白日梦

陈嘉莉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我站在学校围墙外,仔细找寻熟悉的面孔,望穿秋水怎么也不见他的踪影。他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今天请假没有上学?自责自己是个失败的妈妈,孩子的成长过程只能在一定的距离外旁观。远远看着一天天渐渐长高茁壮的孩子,不晓得他现在看见我是否还认得出我是妈妈。十年前我怀了第一胎,第一次当妈妈紧张又喜悦的心情,经历阵痛十二小时候,终于把怀胎九个月的孩子顺利生了下来。

紧接着,身旁的护士和医生惊慌失措的忙碌了起来,我突然失去意识,进入一个纯白的空间。低头望着孩子不停地哭闹,医生护士忙乱地帮我止血,心跳声倏乎哔一声停止,医生往我的胸腔压了又压,替我电击。我迷糊了,前一秒钟我还沈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和感动中,后一秒钟却置身于完全陌生的空间。产房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一旁不断哭泣的婴儿,彷佛与我无关。医生电击无效后,垂头无言地拉下口罩宣布死亡,我反应不及,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位产妇很面熟,在一旁哇哇大哭的婴儿隐约看得出有产妇的影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我吗?这是我想要的吗?

突然觉得有人使劲摇晃我的肩膀,叫着我的名字,一睁开眼睛是同事小芬。下午上班时间已经到了,小芬看见我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赶紧把我叫醒,免得待会被主任逮到机会训斥一番。

看着大腹便便的小芬,不禁嘲笑自己真是胆小鬼,早上听小芬讲朋友的难产经验,午睡遂做起恶梦。心中暗自窃喜自己目前待字闺中,但其实压根不想结婚,只好对父母亲谎称先拼工作,再好好寻觅结婚对象,可是心中早打好如意算盘,想当个不婚主义者,更不想要小孩来扰乱我的人生。

好险!痛苦难过的记忆只存在梦境中,不过是一个日有所闻日有所梦的虚幻记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亲的一位老朋友娶媳妇,与父亲交情深厚,母亲为感念老朋友的情深意重,尽管设席远在台湾另一方的台南,母亲排除万难也要莅临分享喜悦。父亲的一群朋友浩浩荡荡从花莲出发,边玩边向台南前进,一群将近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在游览车上丝毫不无聊,轮唱着一首接着一首的歌曲,完全不感到疲惫。
  • 有几分钟的时间里,我不想活着,沮丧到极点。可是谁懂得处置悲伤的死亡,内心深处恐惧死亡,但在这一刻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与希望。不想照镜,不敢裸著身子站在镜子前,不愿意和朋友联络,似乎即将陷入被揭穿的场面,谁能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平时冷静理智的自己没个准,瘫坐在客厅的角落,让失去思考的灵魂在房子四处游荡,一步也踏不出大门。
  • 茹芬外表看起来有点高傲,但事实上她并不是骄傲,她对于人际交往显得手足无措。从幼稚园到国小毕业,她一直是老师眼中的资优生,也是爸爸妈妈心中聪明的乖女儿。老师交代的作业,茹芬绝对准时缴交,作业完美的程度令老师啧啧称奇。

  • 一个人的孤单还是两个人的寂寞?你有想过某些时候,一个人比两个人好?谁能坦然享受独身的生活,而不觉得孤单?谁能自在沈浸于两个人的生活,而不觉得烦闷?
  • 背叛后的原谅是对人格道德的考验,经过百思千想之后,还是难以找到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而唯一仅存的理由只剩下爱,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但背叛的杀伤力和后作力实在强大到无法想像和预测,倾斜的天秤是无法平衡的,连爱也支撑不了倾斜的天秤。
  • 对天气本来没有爱恶,却因为搬新家,做了遮阳顶之后,开始讨厌起下雨天,尤其滴滴答答的雨声总搅我得快要发怒发狂。如果一阵大雨瞬间霹雳啪啦下完,停止吵闹喧哗,我可能还会感谢天空做美,滋润大地生息,顺道清洗一下布满灰尘的遮阳顶。
  • 不管是教育工作者或是家长,不要把两性的教育看得过于敏感与严肃,师长应该以自然、正向的态度和观念灌输两性关系与教导身体保健的观念,让孩子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始,学会让自己身体健康着手,让小朋友学习照顾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的身体并且尊重他人。
  • 婉佳婚后不久即怀孕,先生和婆家体恤她怀孕辛苦,要婉佳把工作辞掉专心在家待产。产后,婉佳专注于照顾孩子,疏忽经营和先生的感情。先生是一家贸易公司的经理,时常和厂商应酬,夜夜笙歌,有时凌晨才回家,彻夜不归的情况越来越频繁
  • 从一场意想不到的祸事中寻得幸福,这一切归于开阔的心胸和内省的自觉。如果能一直以这样的心态面对一切失意与不顺,内心就会更加平静从容了。换言之,那不就是逆境中取得的胜利吗?
  • 原本以为美国不会被在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武汉肺炎所侵袭,不料在欧洲沦陷之后,美国也跟着陷了下去,而且来势汹汹,让原本不以为意的川普总统慌了手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