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像五百只青蛙

黄桐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流言蜚语是一只缠扰不休的黄蜂,我们对它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反击会比从前更加凶猛。──法国剧作家尚福尔

有个男子每天疑神疑鬼,觉得身边的人都对他说三道四,人人都不喜欢他。

男子于是进入一座寺庙短期居住,希望寻得身心的安定,却仍然无法压抑住内心波涛汹涌的猜忌。

这寺庙后方有一座池塘,每天晚上都会传来阵阵蛙鸣。旁人可能认为这是上天赐与的天籁,但男子却感觉这是恐怖的噪音,吵得他夜夜无法安眠。

某天,男子又被蛙鸣声吵得睡不着,干脆走到寺院的庭院中,心中仍是千头万绪,不断思索着“为什么我这么倒楣?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喜欢批评我的不是?”

这时,寺庙住持走了出来,问道:“怎么这么晚还没有歇息呢?”“都是池塘里那些青蛙。”男子气愤地说:“我快被那些青蛙吵死了。”

“您猜猜看,池塘里大概有多少青蛙呢?”住持问。“我猜一定超过五百只!”“否则不可能发出这么惊人的噪音!”“是这样吗?”住持说:“不如请施主帮老衲一个忙,把池塘里的青蛙全都抓起来,放生到别处去吧!”

男子为难地说:“这么多青蛙,怎么可能抓得完呢?”住持说:“能抓多少,就算多少。”于是,隔天夜里,男子开始很认真地设下陷阱抓青蛙。

不过才两天的光景,池塘里就再也听不到青蛙叫了。住持对男子说:“现在池塘里似乎已经没有青蛙了。想必这两天你一定抓了不少只吧?”“师父,不瞒您说,其实我只抓了两只。”男子说。“两只?怎么会呢?”住持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不是说,池塘里应该有五百只青蛙吗?”

男子不好意思地抓抓头:“不,师父,是我弄错了。我以为有五百只青蛙在叫,其实只有两只。”

“呵呵,这不就对了!”住持拍拍男子的肩膀:“批评你的人,不也如同这些青蛙吗?因为我们总是习惯把不中听的话放大啊!”

【心的体验】

某天与一个朋友在宁静的山上小酌。朋友突然说:“你有没有听到卡拉OK的歌声?好吵!”仔细一听,远处果然传来阵阵歌声。奇怪的是,没注意则已,一开始注意,那歌声似乎就愈来愈清晰,最后连我也认同那样的声音是“噪音”了。其实,若不是朋友提醒,我根本没有听到那样的声音。

这似乎是人的惯性:愈是繁杂的声音,愈让人难以忽略;愈是伤人的话,愈让我们铭记在心。故事中的男子错估了青蛙的数量,而我们面对生活中的不如意,心态往往也是如此──我们总是把一句不好听的话,放大成一百句、一千句;把一个不喜欢我们的人,想像成一百个、一千个。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放宽心胸?只要问心无愧,又何需七上八下呢?@

摘自 《人生就像下棋,真正的对手是自己》沙发书坊文化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和尚这下子明白了师父的用心,他跪下来,恭敬地说:“师父,我明白了!弟子现在马上就出发,什么也不带!”

  • (大纪元记者关式明香港报导)近日内地政府准许澳门在回归前,父或母已取得居留权的内地子女,可申请到当地定居。港府日前表示,相关政策大致适用于香港,现正与内地商讨有关安排。不过,有关注中港家庭团聚的团体批评有关的政策限制太多,条件非常苛刻,只有小部分人能受惠。居港权家长协会则表示,如新政策落实,对争居权的子女很不公平,并质疑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实际上是谎言。
  •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冯日遥报导)陕西省访民封西霞在北京遭截访人员抓捕时,与两名稚龄女儿失散,大半年来她多次重返北京寻亲及不断向当局求助均不获受理。直至日前封西霞态度软化取消绝食,才突然短暂重见两名女儿。她惊喜的同时揭发女儿一直在公安手中,作为打压她的筹码,封西霞批评当局狠心令她们骨肉分离。
  •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时谴责联合国安理会,为塔利班辩护,并且批评数十年来的历史事件。卡扎菲在冗长的96分钟演讲中对广泛议题发表评论,其中包括甲型H1N1流感、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1963年被暗杀的事件,以及非洲需要从前殖民主义国家拿到7万7千7百亿美元赔偿。
  • (大纪元记者华慧清编译报导)中共试图阻止异议作家戴晴和贝岭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研讨会在德文媒体引发的批评浪潮余波未断。哥廷根大学汉学系的教授海维希‧史密特格林策(Helwig Schmidt-Glintzer)近日在«新苏黎世报»发表题为“中共得经受多少批评?”的评论文章。
  • (大纪元记者华慧清编译报导)中共政府利用低息贷款和低价倾销供应,企图在非洲国家和东欧国家获得大型项目合同, 德文媒体批评中共没有承担应尽义务,促进这些国家经济、政治改革,而只是趁机扩大自己势力范围,并提醒国际社会警惕中共政府在提供巨额贷款的背后将输出其不良政治影响。
  • 从一场意想不到的祸事中寻得幸福,这一切归于开阔的心胸和内省的自觉。如果能一直以这样的心态面对一切失意与不顺,内心就会更加平静从容了。换言之,那不就是逆境中取得的胜利吗?
  • 原本以为美国不会被在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武汉肺炎所侵袭,不料在欧洲沦陷之后,美国也跟着陷了下去,而且来势汹汹,让原本不以为意的川普总统慌了手脚。
  • 做裁缝这个行当,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能碰到,经常是这个嫌价格高了,那个觉的款式不新潮,这个嫌瘦了,那个嫌肥了。我牢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