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雅
这是一本从多角度透视“八九-六四”事件的文集。在纽约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研讨会的基础上,由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资助和主持出版。本文集收录的24篇文章,体现了海内外(主要为华人)学者在过去的十五年间对“八九-六四”事件的思考与研究成果;在选稿上紧扣“八九-六四”事件研究中的重大问题,力求体现这项研究的客观、理性与多元特点。
张耀杰先生的《民权保障同盟的暗箱黑幕》(以下简称《黑幕》)在明镜出版社出版后,嘱我为他写一篇书评。其实,不论是对上世纪30年代的这段史乘,还是对“人权”问题,我都没有深入的研究,奉命捉笔,只能谈一点粗浅的感想。
香港“七一”大游行,再次表达了港人对未来本土社会的理想追求。凡政治家都不能漠视。此时的《亚洲周刊》也及时地提出了一个命题:爱国与民主并不矛盾。以此推理,港人的民主诉求,并不表示他们不爱国。
如果真正理解和实践了那些道德律,人们就不会在政府对“‘一二九'一代”的代表人物实施打击时,刻意在民间肃清其影响,因为那正是你今后要面对的结局;如果真正接受和尊重了那些道德律,你就不会在法庭上大骂中国知识分子“道德沦丧”,因为你得承认你们一开始就没有共同的契约;如果承认和遵循了那些道德律,你就不会认为在你和学生、工人、市民之间是一种军队指挥员与士兵的关系,前者...
我们现在看到的许多文革回忆录中,常常记叙人们当时的心态:大家在表面上都说“毛主席热爱我热爱,毛主席支持我支持……”,但真正面对打倒老干部的事实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就会自问:难道他们不是对革命有“重要贡献”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吗?张志新就是为这种信念付出了生命。可见,这个人们心目中的“重要贡献”和“汗马功劳”,是有“价值”的、有“权威” 的,是不依“最高统帅...
最近,有消息称,据河北省一位官员说: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新一代中共领导人决定取消夏季到北戴河避暑胜地办公的惯例。这是一个好消息。
正如笔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海涛的采访时所谈到的,史书的“政治价值”与“学术价值”有时是矛盾的。当你怀抱为某种派别或利益集团“澄清历史真相”的目的而工作时,你很可能不自觉地掩盖了另一些真相,而只有当所有这些真相都揭示无遗时,读者才有可能接触到名副其实的真相。本文的目的,就在于试图揭示被《真相》忽略或不自觉地掩盖了的那些真相。
人人都说美国的幸运:是上帝赐给了它如此丰饶的土地。
哈佛大学的麦克发夸尔先生,他的一部《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已经写了六十多万字(全书三卷,共有一百万字),几乎给我们搬出了整整半部中国现代史,却还没说清楚这“起源”究竟在何处
中国大陆政治股市的云诡波谲,不能成为稳定盘升的“蓝筹股”,除了缺少制度性保障外,与政治股民的“投机文化”也不无关系。而这种投机性多少皆由庄家教育而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庄家呼风唤雨,散户推涛作浪。能捞则捞,获利走人。正应了股市的一句俗话:没有“善庄”,难有良市。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