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泰
毫不夸张的说,《共产党宣言》是暴力的宣言书,是暴政的宣言书,其实,也是淫乱的宣言书。 要在中国重新恢复传统的婚姻观和对家庭的责任,摒除共产流毒是第一步。
中共搞“百万扩红”,完不成目标,娃娃也就成了招募的物件。
官方舆论上“长征”一致是个高大上的话题,但是其中的西路军,却讳莫如深,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西路军问题才开始打破禁区。 我们都很熟悉黄河的形状,是个“几”字形,红军“长征”是从这个几字形的底下过来的,面临的情形就是,往西、往东都需要渡黄河。 1936年10月,以红四方面军为主力,占红军五分之二强的一支部队,有21800余人,西渡黄河,企图打开与苏...
中共喉舌新华社10月16日发文,称在武汉大学召开的“国际X教研究前沿问题学术研讨会”上,有国外学者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帮中共月台,认为“活摘”没有依据。
中共这次抵赖活摘、污蔑法轮功、煽动仇恨的一个很重要伎俩就是用个别国际移植专家的嘴来说事。
适逢2016年第二十六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在香港召开之际,中共喉舌和附庸媒体开始了一轮攻击“活摘器官”指控的宣传炒作。
三中全会为什么特别受关注?按惯例,每一届中央委员会要召开七次全体会议,也就是七个中全会。一中全会和二中全会主要集中于党政军各方势力人事安排的较量内斗,等到各个山头埃尘落定,三中全会就登场了。通常在此会上要为本届党和政府做一个“大题目”,亦幻亦真,画个蓝图。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1978年的“三中全会”启动了改革开放,成为“三中全会”的一个经典。所以,每...
天下有没有这样一种好事,既能让老百姓表达对中共的不满,又保证中共抓不到借口去整你,还能延年益寿,并对中共造成巨大无比的压力?
老百姓没有能力去改变中共,但是,我们有能力去退出中共。人们都退党了,中共还能存在吗?没有了中共,不能说马上就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但至少为中国人民理性地推进各种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改革开启一个没有包袱的新平台,一个可以理顺各种矛盾的新起点,一个没有共产邪灵附体而真正融入民主自由世界的新机会。所以,在中共忙保先时,老百姓与其忙“股市”,不如忙“退党”,这才是解决...
千百年来,遥远的中国对于西方人来说,总是蒙着一层东方特有的神秘面纱。
“反恐”本身是世界潮流﹐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要“反恐”﹐都在情理之中。但是﹐值得警惕的是﹐有人正利用“反恐”的名义来更加隐蔽地镇压自己人民的和平请愿﹐把“反恐”作为其“国家恐怖主义”的新手段。
83岁的中共就是在共产主义全面失败﹑气数已尽之时﹐“运数”上却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机遇﹕长期政治运动后的中国人民对于短期经济实惠的莫大满足和对于共产强权的无可奈何的默认﹐给了中共暂时的“伦理上的合法性认可”﹔而被耽误了几十年的巨大市场潜力引发的一波又一波浩浩荡荡的海外投资热潮﹐则给了中共“经济基础上的紧急输血”。
中共的政治生态文化的典型特点就是“走过场”﹑“假大空”﹐伴随着“强权高压”﹐为中共的“利益取向癌变”提供了发酵的土壤。
中共患上严重偏向“个人利益”和“集团利益”而忽略“国家利益”和“普世利益”的“利益取向癌变症”(W1+W2 〉〉W3+W4)﹐除了上一篇叙述的历史内在原因之外﹐存在一个适于癌细胞生存的外部环境﹐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中共患上严重偏向“个人利益”和“集团利益”而忽略“国家利益”和“普世利益”的“利益取向癌变症”(W1+W2〉〉W3+W4)﹐有其历史的﹑内在的原因。
中共能够生存下来﹐不断适应形势而变化是其一个根本的法宝﹐是谓“不改革就亡党”。所以﹐历史上中共的方针政策是不断改变的。正因为它的“变”和“变的姿态”使人们总是能对它怀有期望。
对于管理国家的执政党来说﹐“国家政策”就是政府用来操纵国家的“控制变量”﹐执政党寻求的“最大化利益”是它的“目标函数”﹐政府制定政策面临的国际国内党内党外的“各种制约”就是其“约束条件”。
“崩溃论”通常从中国GDP增长率包含的水分﹐如何数据造假﹐四大银行被隐瞒的高额呆账﹑坏账﹐国有企业的巨额不良资产﹐资本外逃的多少﹐严重缩水的城乡失业率﹐生态资源恶化的程度等来分析预测中国的走向。
中国的走向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有人说正在“崛起”﹐有人说面临“崩溃”。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和巨大的市场潜力有目共睹﹐同时﹐不平衡发展引起的社会矛盾﹑腐败问题﹑金融风险﹑生态危机﹑政改滞后﹑道德下滑等也是不争的事实。“崛起”与“崩溃”不过是人们对同一问题的不同解读。
新华网2004年8月3日首页登载了一篇题为“反腐者﹑腐败者﹑制度谁更聪明﹖”的评论﹐指出“反腐者赶不上腐败者聪明﹐这不是自然智商角度的对比判断﹐而是从利益驱动来讲的。而腐败者再聪明﹐也是赶不上制度之智的。”
这是中共《人民日报》在7月12日头版发表的6000余字的长篇评论“再干一个二十年﹗──论我国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的第一句话。文章坦承改革碰到的阻力越来越大﹐警告没有理由固步自封而止步不前。这些话让外界不少人猜测中共是否会在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上推出什么“新政”措施。
2004年6月28日﹐南非约翰内斯堡附近高速路上发生枪击华裔法轮功学员的谋杀未遂案﹐使用的是火力强大的军用AK47﹐来自澳洲的司机梁大卫双脚中弹﹐一只脚粉碎性骨折。
中共领导人的选拔留任是一个神秘的难题。后来,国家就出台了一些标准,来平息纷争。比较常用的就是“年龄”和“学历”。
“六四”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群──“共和国卫士”,不明不白地被整死,不明不白地被捧起,不明不白地被抛弃。
虐囚案不但在美国掀起了惊涛骇浪﹐就连大洋彼岸的中共也义愤填膺﹐电视﹑报纸﹑ 网路﹑论坛齐上阵﹐狂轰滥炸﹐喧嚣声不绝于耳。然而﹐光是发泄多年的积怨是远远不够的﹐中共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制止美国政府的卑劣行径﹐旗帜鲜明地捍卫美国大众和伊拉克人民的基本人权。为了美国和伊拉克的长治久安﹐特建议中共立即向国际社会
在高速经济增长掀起的“中国热”中﹐却从来都不乏“唱衰”者﹕章家敦﹐何清莲﹐张清溪﹐草庵居士等等﹐他们认为中国的金融危机﹑分配不公﹐迟早要引发经济崩溃和社会动荡﹔最“危言耸听”的是著名作家郑义的“中国生态之毁灭”﹐整个一个一了百了。
“六四”过去15年了,在人们要求平反的时候,在中国的精英阶层和年轻一代中竟涌动着一股强烈的“镇压有理”,反对给“六四”正名的逆流。
大陆这几年在能使鬼推磨的“金钱”驱使下﹐毒米﹑毒油﹑毒奶﹑毒烟﹑毒酒﹑毒茶﹑毒火腿﹐大量流入社会﹐集体中毒事件更是频频发生。日积月累﹐中国人可谓百毒不侵了。但是﹐那些抗毒本领还未练到火候的婴儿﹐就惨了。
今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共连续第11次挫败美国谴责中共人权的企图。人生能有几个11次﹖当然值得庆幸﹐中共媒体也真的热热闹闹地炒了起来。细读中共的文章﹐倒也能发现许多有趣的事﹐不妨摘录几例。
共有约 6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