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涟漪】左邻右舍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刚拐进巷子没几步,就听到贝多芬那著名的命运之神敲门的声音,是如此的沉重有力,是这样的急促与不可躲闪,一拍拍、一节节的直击你灵魂深处,谁也逃脱不了宿命的摆布……!不用问就知道是三楼的“音响世家”开始了日间的音乐欣赏。高级的音效器材、优质的喇叭设备,开启了“重低音”与“大音量”,于是古典的“命运交响曲”音符,充塞这附近的空间,连门窗玻璃都为之震动!

对于以往是音响迷的我来说,除了那些什么嘻哈、饶舌、摇滚等怪异的机械音乐之外,都在可接受度之内,乐得也利用这个机会调剂一下身心。这一家四口,为了不妨碍夜晚邻居休息的时刻,选择利用白天大部分人都上班、上学的时段,机动性的调整自己的作息与工作时间,找机会过足音响迷的瘾。当得知我俩也是同好,曾连袂上五楼来交换心得,对外子拥有的那全套古老真空管音响设备,羡慕不已!还开玩笑说:等你们年老耳背、无法欣赏时,可以转让给我们接收……。言犹在耳,而外子却遽然去世,真是始料未及!我早就想找个机会送给他们,才算物尽其用呢!

刚准备掏出钥匙,想不到大门却由里面打开了,一条硕大的白色狼狗窜了出来,狗链的那头是二楼的“洁癖先生”,打过招呼,不忘叮上一句:“下雨时,屋顶还会往下漏水吗?”我忙答道:“太感谢了!自从您帮忙堵上墙边漏缝之后就绝迹了,楼梯间到处乾乾爽爽的,您真是功德无量!”

看着他迈着被狗急速牵动的大步伐奔出巷子,心中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儒家提倡的中庸之道,我们这些凡夫俗辈有几个能做得恰到好处的?因为军中的规定,他才五十五岁就退休了,于是成了标准的“家庭煮夫”,家中患痴呆症的老父与从小就有糖尿病的幼子都由他照管,又由于爱干净,因此成天忙个不停。过年前自动粉刷本栋的楼梯间,油漆扶手,并征得我的同意,独力将外子过世前早已疏于修整而干枯荒废的屋顶花木盆栽清理干净,清爽空旷的场地,有利于邻居们晾晒棉被或赏月聊天。可由于爱洁成癖,看不顺眼或觉得没用的东西,立刻就清除,马上就丢弃!弄得家人动辄得咎,时时小心翼翼、刻刻不敢疏忽。于是妻、女、儿子怨声载道,不愿与他相处,不肯和他说话……。其实任何事处理起来,尺寸拿捏之间的学问,确实可够大的。

还没上到五楼,突然一声霹雳怒叱穿门而出,震得楼梯间空气翻涌、激荡回旋,紧接着变了音的狂吼倾泻而出,声嘶力竭的叫骂连绵不断,心中着实为这与我对门而居了二十几年的“怒火女士”难过和担心,高血压的患者最忌如此频繁的大动肝火,声震屋瓦的在电话里这样的和丈夫、幺弟生气、对骂。想着她的满腔热情和每日无私的帮我倒垃圾却无以为报,更明白这一切都有其因缘关系而爱莫能助,又牵涉到个人隐私,不好贸然劝慰,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她这两年多来日渐憔悴的面容而束手无策……。

吃过晚饭的上网时光是我的最爱,正感动于同修的无私付出而热泪盈眶,但意料中的高亢笑声也于此时越窗而入,略带沙哑的咯咯笑声,源源不绝,在连喘带笑中夹杂着点点滴滴的述说,可是所有的叙述都被发自肺腑的笑声切得断断续续的,谁也听不清,谁也凑不出完整事件,只有那串串的笑声充塞、盈耳。我猜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琐事,再平凡不过的事件,但在这位“笑弹太太”的眼中却是超级笑料。特大号的嗓门,再加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呵呵、哈哈,总在这个时段充斥着,一方面受到不少干扰,但一方面也佩服她的乐观、单纯,在这污浊复杂的环境里,尚保有一颗欢乐易感的心,确实是不容易的!

从没见过面,更不知她住哪栋几楼,一切全靠‘听音辨“貌”’的猜测,大约一年前方搬来的吧?在持续的哈哈笑声里,偶尔会飘来几句迟缓、衰老、有气无力的应对,由此揣摩出可能是一对老夫少妻或她是个外籍新娘。笑声频率偏高造成了聒噪不休的后果,周围的住家只能以“忍”来包容不同的习性,以欣赏的角度看待她乐观处世的胸襟了。

由左邻右舍这个小圈子来观照如今的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生,喜怒与哀乐掺半,悲欢与离合满布:既无一帆风顺,更没皆大欢喜;即使腰缠万贯也不能保证一日安宁;即使无灾无病,也无法长生不老!每个人都在红尘万丈里沉沦、在六道轮回中反复,无可奈何的对扳不回的宿命俯首称臣。由此也能体会到古人所云:“无知就是福”的另一层涵义:少动心思,别想太多,乐天知命,无忧无虑,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一种人生态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那物质不丰厚的古代,人们道德水准高,自我约束力强,思想单纯,胸襟开阔,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一旦成为知己,则义重情深,纵使中途分离,因着山川阻隔,往来不易而造成了连系困难,再难聚首,但美好的短暂相聚时光,永留心底,那股温馨的回忆、坚定的情谊,总是隽永而绵长:那伯牙为钟子期碎琴,只因知音难觅;甚者为一句承诺,可以牺牲性命,肝胆相照。
  •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留意美好的周遭,感受美好的触动。很小就惊异于事事物物都存在着左右对称的美,是这样的不偏不倚;从少不更事就观察到自然界中循环往复的规律,是如此的和谐与公正。心中认定冥冥中一定有个至高无上者在默默的控制着所有,均衡着一切!只是谁也没见着,谁也说不清,更没人会给你正确的答案,那就不花脑筋去穷究啦!
  • 总在这条巷弄中,总在这固定的时刻,我会与她俩不期而遇:那轮椅上,佝偻的身躯裹在厚重的冬衣里,低垂的头颅,只在毛线帽与口罩的缝隙中露出一双茫然无助的眼神。推者是个肤色稍黑的年轻外佣,稳健的步伐,急切的面庞,只想早一步到小公园里,与和她同样际遇的同胞相见闲聊。只一转眼就将我这个每日碰面、不良于行的“老友”抛下,在辘辘的车轮转动声里,出了巷口,横过马路……
  • 常怀念幼时短暂的农家生活,按着季节在循环往复中,不停的变换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而印象中固定不变的是那皎洁的月光、闪亮的夜晚;银盘似的满月、玉钩样的弦月。望着那一轮明月,将自己化身为嫦娥,浮想连翩。
  • “奶奶!我们四个人今天早上到山上看爷爷了,妈妈敎我用两个十元铜板问卜,爷爷说他很想念你耶!”孙女的小脑袋一点一顿真诚的诉说着。“对呀!你怎么不去看他呢?”孙子在一旁同声附和。长媳望着她俩笑开了!
  • 去年初,在电视台看了一部希腊片子——月光提琴手:身世坎坷的私生子,颇具音乐天分,住在爱琴海的一个小岛上,看守灯塔的老人,把自己珍藏的琴送给他,并敎了他拉小提琴的基本技法。因他整日与大自然为伍,经常在钟乳石洞里流连忘返,在悬崖峭壁间奔窜探险!那海浪的浅拍重击、海风的穿梭呼啸、海鸟的哀鸣泣诉、泉水的叮咚滴落……这一切自然的律动、大地的脉搏,都给他易感的心带来了启发与智慧,于是“自然”成了他的教授,“天籁”成了他的导师,慢慢的他有了自己独特的表达技巧与不同的乐曲诠释,清新脱俗、不染尘埃……
  • 清晨的小公园是银发族的天下,尽管动作不流畅,节拍跟不上,可这元极舞的浩大阵容里,闪闪的银发光芒,耀眼得很!那绕圈儿疾走、挥汗如雨的身影中,那气定神闲、慢悠悠跨步出手的太极拳法,那甩动双臂、偶尔吐气开声的外丹功,开合自如的扇子舞,如灵蛇出洞的剑法演练……在在都是老年人占多数。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