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中國瓷器在歐洲掀起的風潮

作者:劉曉

18世紀尼德蘭燒製的邁森硬瓷茶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藏。(World Imaging, 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19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德國柏林有一座現存的巴洛克式的雄偉宮殿,它是18世紀初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的王后索菲‧夏洛特委託建築師約翰‧阿諾德‧奈林(Johann Arnold Nering)設計的。在1705年夏洛特去世後,為了紀念她,腓特烈一世將宮殿和附屬產業命名為「夏洛滕堡宮」,此後幾經擴建。

在這座宮殿中,到處瀰漫著中國元素,幾乎每個房間都可以看到來自中國17世紀的瓷器裝飾品或中國風格的繪畫和家具;尤其在夏洛特的一個房間中的四面牆壁和屋頂,布滿了中國青花瓷飾品,有畫有鳳凰的中式花瓶,也有觀音造型的瓷器瓷瓶。這是因為多才多藝的夏洛特王后有一個非常大的愛好:收藏中國瓷器,而這源於她對中國文化的熱愛。

中國瓷器在歐洲掀風潮

像夏洛特王后如此喜愛中國瓷器、熱愛中國文化的歐洲王室和貴族,在16至18世紀的歐洲上流社會並不罕見。彼時在歐洲市場上,中國的瓷器與黃金一樣貴重。

在中國瓷器進入歐洲之前,西方人日常使用的器皿都是以陶器、木器和金屬為主。由於中國從漢代就通過中亞與歐洲有了貿易往來,瓷器應該很早就進入歐洲,只是數量不多。目前找到的最早的文獻記載,中國瓷器正式登陸歐洲是在16世紀初。當時葡萄牙航海家科爾沙利等人於明朝正德九年(1514年)來到中國,買走景德鎮的五彩瓷器10萬件,運回葡萄牙。1522 年,葡萄牙國王下令所有從東印度回來的商船所載貨物的三分之一必須是瓷器。

16世紀中期,隨著葡萄牙人大量從中國帶回瓷器,收藏輕薄漂亮的中國瓷器成為歐洲王室和上層貴族的一種風潮,而且擁有中國瓷器成為權貴的象徵,也是當時歐洲社會最為珍貴的禮物。如最早和中國進行貿易的葡萄牙的王后、公主的手鐲都是中國瓷器,葡萄牙國王贈送給意大利國王的禮物也常常是中國瓷器。1662年英國查理二世與葡萄牙王室聯姻,葡萄牙公主的嫁妝中就有中國瓷器。現藏葡萄牙里斯本科特斯陳列館中繪有曼紐埃爾一世紋章的青花執壺,是中國最早為西歐特殊訂貨製造的外銷瓷。

繪有曼紐埃爾一世紋章的青花執壺,葡萄牙里斯本科特斯陳列館藏。(公有領域)

此外,葡萄牙若昂三世的王后科特琳娜1550年至1554年的財產清單中,就有許多中國瓷器,現在被收藏在歐洲各大博物館內。法國國王亨利二世(1519年-1559年)和其王后美第奇也為法國王室收集了很多中國瓷器。英國國王亨利八世(1491年-1547年)的財產目錄中記載他收藏有兩件青瓷,在德意志地區的費迪南二世大公(1529年-1595年)的2萬件藏品中,則有中國瓷器233件。

16世紀後期在位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也擁有一批中國瓷器。1587年,女王還接受了財政大臣贈送的新年禮物——中國的白瓷碗,「瓷器」這個名稱開始在英國傳播。

1607年,法國皇太子用中國的瓷碗喝湯,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1670年,法國國王「太陽王」路易十四在凡爾賽建了一座「中國宮」。整個中國宮的簷口楣柱、牆角四邊屋頂都貼著豔麗的瓷磚。室內充滿了中國的青花瓷器,綢帳則是中國的絲綢。有意思的是,路易十四還命令宰相馬扎蘭創立「中國公司」,前往中國訂製帶有法國甲冑、軍徽、紋章、家族人像等圖案的瓷器,這些紋章瓷器都是按照他們的設計圖樣由中國工匠燒製。

巴黎集美博物館收藏的18世紀中國外銷瓷器。(Vassil, Wikimedia Commons)

而德國薩克森的奧古斯特二世,對中國瓷器的熱愛更是到了狂熱的地步。1717年,他以600名全副武裝的薩克森騎兵,向普魯士帝國腓特烈一世換取了127件中國瓷器,其中有18件高度在90至130公分以上的青花瓶,這些瓶子被人們稱作「龍騎兵瓷瓶」,部分收藏在德國德累斯頓美術館。

德國德累斯頓美術館展出的龍騎兵瓷瓶。(user:Dr. Meierhofer, Wikimedia Commons)

 

王室如此熱愛瓷器,各國貴族也同樣熱衷收集中國瓷器。法國、英國、德國、葡萄牙的貴族們就是其中的代表。法國的貴族與中產階級們紛紛仿效路易十四,將自己的房屋院落改造成中國式的,並高價購買中國瓷器,裝飾自己的屋子。英國的王公大臣和上層社會的貴族等也莫不如此。他們也仿效王室,訂製有家族族徽的中國瓷器,這類專門為歐洲王室和貴族訂製的精美外銷瓷器,被稱為「官窯」。

18世紀初,伴隨著中國絲綢和茶葉等中國元素在歐洲上流社會的流行,穿絲綢衣服、喝中國茶、欣賞中國瓷器成為歐洲達官貴人的最愛。而且,17世紀末至18世紀末的一百多年間,在歐洲形成了前所未有的「中國熱」。不僅神秘東方古國的奢華讓歐洲王室和貴族們趨之若鶩,而且包括園林建築等中國文化和政治制度方面,也為歐洲人所追捧,1769年曾有歐洲人寫道:「中國比歐洲本身的某些地區還要知名。」

瑞典貴族與中國工匠的故事

在瑞典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二百多年以前,瑞典有個地位顯赫的貴族,他酷愛中國的彩繪瓷器,因此不惜重金派遣專人萬里迢迢到中國來訂做瓷器。他嚴格地按照貴族等級的標準預先繪製了成套的圖案,要求中國工匠必須依照他的圖案燒製彩繪瓷器。

這位貴族派遣的人的船隻在海上漂泊了好幾個月才到達中國,不幸的是攜帶的製瓷圖案被海水浸濕了,周圍還滲出一圈淡淡的水痕。中國工匠接到圖案後,發現了上面的水痕,但由於無法核實這水痕是否是作者的本意,只好忠實原作,把水痕也當作圖案的組成部分燒製在了瓷器上。

這位貴族收到成品後,起初有些不高興。但當他認真地拿成品跟原稿核對,才驚奇地發現瓷器上水痕的成因,情不自禁地讚歎中國製瓷工匠的技藝高超絕倫。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前來觀賞的人絡繹不絕。

19世紀瑞典曾通過東印度公司在中國燒製成套瓷器2000萬件以上。其中3萬套有瑞典貴族家徽。這些瓷器很多如今都收藏在瑞典東方博物館。此外,瑞典哥德堡歷史博物館也收藏了一大批18世紀的中國外銷瓷。

謎一樣的瓷器

最初,對於很多歐洲人來說,他們並不清楚中國瓷器的成分是甚麼,有的人認為是由貝殼製成的,有的人認為包括破碎的貝殼、蛋殼以及石膏。而中國人都知道,瓷器是依靠陶車進行手工拉坯製成粗形,然後利用陶范來規整形成製作的。隨著製瓷工藝逐步發展,瓷器由青瓷發展到白瓷,再由白瓷發展到彩瓷,唐宋青瓷發展到了頂峰。

唐宋文人是用「類銀」、「類雪」、「薄如紙,明如鏡,聲如罄」等語句來讚美白瓷的。唐末詩人陸龜蒙用「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的詩句來形容越窯(今浙江紹興)青瓷動人的色澤。明清時期,彩瓷發展起來。明代的青花瓷、斗彩和清代的素三彩、五彩、琺琅彩,都聞名中外。1610年,有一本名為《葡萄牙王國記述》的書中,讚美中國瓷器說:「這種瓷瓶是人們所發明的最美麗的東西,看起來要比所有的金、銀或水晶都更加可愛。」

19世紀中國外銷瓷,清五彩三國人物故事紋棒槌瓶。(King muh, Wikimedia Commons)

 

16世紀,因為歐洲的中國瓷器稀少而且昂貴,因此被認為具備一種超自然的魔力,甚至中國瓷器可以驗毒的觀念一度在整個歐洲都很流行。在歐洲人看來,如果在中國瓷器裡盛放毒藥的話,瓷器就會開裂。到了17世紀,進入歐洲的瓷器越來越多,如1602年到1657年間,從中國運往歐洲的瓷器約300萬件,這種觀念才消失。

瓷器進入歐洲普通家庭

18世紀初,由於清政府允許歐洲國家在廣州開設貿易機構,歐洲國家的船舶可以直航廣州,這樣中國瓷器大量進入歐洲市場,瓷器也成為歐洲人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如做餐具,鑲嵌在牆壁、家具或屏風上來裝飾房間。歐洲對於中國瓷器的大量需求,一直延續到18世紀晚期歐洲開始大量生產瓷器為止。有人估計,從16世紀開始,二百年間,絕不會少於一億五千萬到二億件瓷器流入歐洲。

儘管中國燒製瓷器的歷史已有兩千多年,但歐洲最早的瓷器則始於德國。當時一個被判處死刑的煉金術士,因國王對中國瓷器的愛好,提出燒出瓷器換回自己的生命。於是,就有了1706年開始燒造的邁森瓷器。法國人是在中國學習了多年後,於1768年擁有了自己的瓷器。英國人是在法國之後有了自己的瓷器。

大英博物館展出的明代永樂海水白龍紋青花瓷扁壺。(Patche99z/維基百科)
大英博物館展出的明代永樂海水白龍紋青花瓷扁壺。(Patche99z/維基百科)
邁森陶瓷博物館收藏的邁森陶瓷餐具。(Ingersoll, Wikimedia Commons)
18世紀法國的凡森軟瓷,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藏。(World Imaging, Wikimedia Commons)

在經過進口、模仿、變種、創新等過程後,歐洲如今也擁有了自己的瓷器,尤其是其精美的機械瓷,但其手工製作的瓷器仍然無法趕超古代中國的水平。

瓷器的英文是小寫的「china」,將古老的中國(China)與小小的瓷器聯繫在一起,折射的是歐洲人對那個遙遠國度的嚮往:如果瓷器是如此貴重,是人間仙品,那個古老的國家便是人間仙境和樂土。這怎能不讓今天的我們也想穿越與古人對話?@#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說文解字》中說:「信,誠也,從人,從言。」也就是說,「人言成信」,「誠從成言而得」。要做到「信」,必須說話誠實,言出必踐。三國時期統一北方的魏武帝曹操就是這樣一個「以信待人」之人,天下英雄因而多歸附他。
  • 魏武帝曹操詩歌有云:「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其濟世安民、肅清寰宇之志及一統天下的雄心和抱負,躍然紙上。而為了實現這雄心和抱負,曹操憑藉其非凡的政治和軍事才能,金戈鐵馬,歷經三十餘戰,終於統一了北方,結束了北方的分裂狀態,延續了漢王朝的統治。期間,多少英雄歸附,多少豪傑嚮往,多少經典故事流傳。宋代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上說曹操「有大功於天下」。
  • 古往今來,能成其大業者,都必定具有淡泊精神,即收斂「天下唯我獨尊」的物質和精神慾望,而以天下之大業為己任。三國時期的奇才諸葛亮自甘淡泊隱居隆中,之後才有了負天命輔佐劉備成就基業;而身處同一時代的曹操,同樣甘於淡泊,放棄物質享受,並虛懷若谷,從諫如流,廣招人才,實現了其濟世安民、肅清寰宇之志及一統北方的雄心。
  • 或許受《三國演義》的影響,很多人將周瑜與「心胸狹窄」、「嫉賢妒能」聯繫在一起,但歷史的真實卻與之相反。(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宋代大文學家蘇軾這首氣勢磅礡的詞作中提到的「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周郎正是三國時的風雲人物之一:江東孫權的大將周瑜,周公瑾。
  • 對於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偉大功績,唐太宗李世民曾說過:「近代平一天下,拓定邊方者,惟秦皇、漢武。」唐朝大詩人李白在詩《古風》中也寫道:「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揮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明斷自天啟,大略駕群才。收兵鑄金人,函谷正東開。銘功會稽嶺,騁望琅琊台。」而民國史學家柳詒徵的評價是:「蓋嬴政稱皇帝之年,實前此二千數百年之結局,亦為後此二千數百年之起點,不可謂非歷史一大關鍵。」
  • 看,那一個個表情栩栩如生,無一雷同,或跪或站的秦軍將士;看,那一匹匹昂首嘶鳴、奮蹄欲奔的戰馬;看,那一排排整齊、嚴謹、氣勢恢宏的隊列,漫步在兵馬俑俑坑旁的你仿佛穿越到了兩千年前的古戰場,在北風瀟瀟戰馬嘶鳴鼓聲陣陣中,親身領略秦國將士的勇猛!這是怎樣令世人歎為觀止的千古奇蹟!這個奇蹟的締造者依舊是那已做了諸多震古爍今之事的秦始皇帝。
  • 在古希臘和羅馬人眼中,遙遠的中國有一個好聽的名字「絲國」,直譯叫「塞里斯(Seres)」,意思就是「絲的」或者「絲來的地方」。Seres被認為是源於漢字「絲」,也是拉丁文中的「絲」(serica)一詞的來源。
  • 秦國以及統一後的秦朝非常重視治吏。為了加強吏治,秦法對官吏的選任、官吏的職責、官吏的考核以及官吏的獎懲方面都有著嚴格的規定。
  • 在歷史的舞台上,中原王朝上演的劇目,每每觀來輝煌壯觀,其中大明王朝為挽救瀕臨滅亡的朝鮮王室,演繹的「存亡繼絕」正統王道,以天朝雄風,驅除外邦覬覦,揚大明國威於芸芸大千。這場大戲,因青史一筆「東洋之捷,萬世大功」,成為支撐朝鮮王室再生的主軸。
  • 在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上,秦始皇堪稱是一位雄才大略、無比偉大的皇帝,他在其近五十年的人生中,卻做了如下震古爍今之事:統一了天下;確定「皇帝」稱號;廢封國,實行郡縣制;採取三公九卿制;統一文字,統一貨幣和度量衡,統一法令;使車同軌、道同距;修建長城;修建靈渠;修建阿房宮;留下了世界奇蹟驪山陵墓⋯⋯可以說,歷史上沒有哪一個改朝換代的皇帝如他這般具有開創性,他所建立的全新的政治、文化和經濟制度,不僅影響了當世,而且垂范後世,影響達兩千年之久,迄今中國人仍深受其影響。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秦始皇,誠可謂是千古一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