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名人
通曉陰陽術數 醫術奇特的元代名醫葛可久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現代法醫之父   為民洗冤的宋慈
自古為官,如果是廉潔公正、能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無不受到百姓的推崇愛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聞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於破解懸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稱奇叫好。
想殉國未成 清朝舊臣錢能訓得神示知命數
曾短暫擔任中華民國總理的錢能訓,字幹臣,是清末人,1869年出生於浙江嘉善縣,是吳越武肅王錢鏐的第三十六代孫。他的父親錢寶廉是道光年間的進士,曾任吏部侍郎和刑部侍郎,為正二品官員。
古風悠悠:房玄齡功高德廣(上)
房玄齡十八歲時,本州舉薦他應進士考,及第後被授羽騎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認為有知人之明,見到房玄齡後深加讚歎,對裴矩說:「我見過的人多了,還從未見到像這位郎君那樣的人。他將來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會位高凌雲。」
為三朝天子所愛重的明代御醫戴思恭
被載入《明史‧方伎傳》中的御醫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令三朝帝王愛重的御醫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禮,號肅齋,明朝浦江(今諸暨市馬劍鎮馬劍村)人。他「生儒家,習聞詩禮之訓,惓惓有志於澤物」;「自幼莊重,不苟言笑,孝謹溫良」;「讀書明大義,穎悟絕人」;「暇日於星象堪輿風鑒之術,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軒岐書」。
南朝循吏孫謙 清正廉潔造福一方 猛虎竟也避讓
在西漢史學家司馬遷撰寫的《史記‧循吏列傳》中,春秋時期楚國的令尹(宰相)孫叔敖被其列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義、順應時勢,也就是說,孫叔敖被視為遵循道義、順應時勢的官員之首。
大書畫家董其昌資助窮算命先生
明末書畫家董其昌的書畫享有「宗師」、「明朝第一」等讚譽,民間爭購。是什麼機緣下他以書畫資助一位算命先生?結果又如何呢?
清代仁醫王士雄福星高照 夢境中神明為他治病
與葉天士、薛生白齊名的清代溫病學大家王士雄(1808~1868年),字孟英,號夢隱。他曾「居於杭,世為醫」,雖「抱有用之才」,卻「無功名之志」;雖「操活人之術,而隱於布衣」。
懷橘陸郎孝母至純 臨終預言天下一統
《三國演義》中有寫到一幕是諸葛亮到江東舌戰群儒,在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陸績,字公紀。他從小就非常孝順,年紀輕輕就頗有名氣,後被拜為太守,其為政清廉,深受百姓愛戴。
大唐仁義武將李愬或為天上謫仙
大唐近三百年的歷史中,少不了諸多耀眼的文臣武將。他們同樣秉承著天命,輔佐著一代代帝王,在讓帝國平穩運轉的同時,抵禦外來的侵擾。這中間就包括唐朝中期名將李晟、李愬父子。本篇說說李愬。
【元曲大家】關漢卿的散曲本色
俗語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文學藝術領域,要想評選出個名次或是第一人,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比如元曲四大家的甄選,在歷史上就爭議頗多。不過對於誰是元曲作家中的魁首,大抵無異議,此人正是譽滿天下的關漢卿。
陰德動天的「醫林狀元」龔廷賢
龔廷賢(1522~1619),字子才,號雲林。他「少為儒」、「業舉子,飽經術」,雖科舉不第,但「雅好醫病」,「遂纘父業,精於醫」。他的父親龔信,號西園,「負才玄覽,為世儒醫」,曾任太醫院醫官,「尤為醫林所宗」。雖說父子二人皆「以醫大行於世」,但「蓋世醫云∶余以知西園, 故因知其子」,可見龔廷賢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應夢兆張儉輔佐遼帝 為相二十餘載清簡自律
在中華歷史上,北方少數民族契丹建立的遼國也曾輝煌過,而這與遼國皇帝仿漢制治國、推行中華文化密不可分。從遼太祖耶律阿保機開始,遼國就逐步實行漢化政策,尤其是契丹貴族們的漢化程度非常高。遼道宗曾說「吾修文物,彬彬不異於中華」。自然,在遼國的朝堂上,漢人朝臣也不在少數,而且能力出眾者亦被重用,這其中就包括輔佐遼聖宗遼興宗兩朝、為相二十多年的張儉。
【成吉思汗】征西夏留滅金遺策 回歸長生天
當成吉思汗帶著一車車戰利品和眾多被俘之人返回蒙古草原時,蒙古草原沸騰了,人們通宵達旦載歌載舞,飲酒慶祝。然而,成吉思汗卻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去休息,他的雄心促使他走向下一場征戰。他西征回來後選擇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背叛自己的西夏。
「以著述自娛」的明朝嵩陽名士蘭茂
明初時,在雲南嵩陽(今嵩陽縣楊林鎮)一帶,有這樣一位才華橫溢的名士,從不惑之年到古稀之年,至少撰寫了19部(明正德《雲南志》載)為「滇人多傳之」並影響至今的經典巨著。他所著之書不僅數量驚人,且涉獵廣泛,從中草藥、音韻學、詩詞歌賦到軍事要略,足見其對「醫道、陰陽、地理、丹青無不通曉」。這位名士就是被時人稱為「小聖」、被後人稱為「隱士」、「理學宗匠」、「百世之師」的蘭茂。
【成吉思汗】耶律楚材展抱負 木華黎征金
在成吉思汗的戎馬一生中,無論是統一草原各部落,還是征服西夏、金國和中亞諸多地方,都少不了忠心不二輔佐他的文臣武將。在他們眼中,秉承著天命的成吉思汗勇敢剛毅、胸襟廣闊、寬容誠信、眼光遠大,善於識人用人,而這也是讓他們心甘情願為其效力的原因。他們在成吉思汗的麾下,東征西討,出謀劃策,為成吉思汗和他的後人打造強盛的蒙古帝國,盡心竭力。
少年李白 心靜飛鳥親 道高猛虎伏
一千三百年前,有個在庭院玩耍的小男孩追著螢火蟲朗聲誦道:「雨打燈難滅,風吹色更明。若飛天上去,定作月邊星。」 後來這個男孩子成為光照千古的天皇巨星——萬世流芳的偉大詩人。2015年「世界詩歌日」,他的《靜夜思》呈現於聯合國發行的郵票上。那言簡意深的詩句,從幼童到老翁都能脫口而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強國利民 孫威父子善為鎧甲
孫威是金末元初的人,作戰勇敢,聰明靈巧,尤其善於製造鎧甲。他曾經獨立設計製造了一具「蹄筋翎根鎧」,獻給元太祖鐵木真。
「幼科冠絕一代」的北宋名醫錢乙
錢乙(公元1032~1113年),字仲陽,北宋東平鄆州(今山東東平)人,因一劑流傳於後世、被用來滋陰補腎的良方「六味地黃丸」以及一本流傳至今、現存最早的兒科專著《小兒藥證直訣》而聞名於今。
【成吉思汗】征高加索與南俄 建四大汗國
1222年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馬爾罕城東下營,十月下詔回師,被俘獲的長長的商隊走在蒙古大軍前,朝著布哈拉前進。
隋朝大將離世後做了閻王
佛教認為人生死皆是命中注定,人死並非如燈滅,而是在六道中輪迴轉生,至於決定人在哪個「道」中轉生、何時轉生,則是由其生前造下的善業、惡業決定。行惡業者,進入地獄接受懲罰;作善業者,投生於天界;修行者,則可脫離輪迴。地獄或冥界、冥府、陰曹的主宰者被稱為「閻王」或「閻羅王」。
王羲之入木三分與范仲淹斷齏劃粥
王羲之是東晉著名的書法大家,擅長隸書、楷書、行書等多種字體。他博採眾長,卻又自成一家,剛柔並濟,有著「書聖」的稱謂,並影響著後世的書法大家。南朝梁武帝蕭衍讚歎道:「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酷愛其書寫的《蘭亭集序》的唐太宗亦給了相當高的評價:「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
「不為良相 便為良醫」的祁門名醫汪機
安徽祁門一帶自古名醫迭出,但因「精通醫術,治病多奇中」而被記載於明史《李時珍傳》的卻只有一位,那就是汪機。汪機(1463~1539),字省之,號石山居士。他生於儒醫世家,其祖父汪輪、父親汪渭及叔伯輩同族汪宦皆為名醫。其父汪渭不僅精於醫術,且著述甚多。而汪宦則是明嘉靖時太醫院御醫徐春甫的老師。
【成吉思汗】花剌子模滅國 丘處機道破天機
蒙古大軍在撒馬爾罕會師後,成吉思汗首先下令掃清外圍堡壘,斷其外援,其後展開合圍。當成吉思汗得知摩訶末已離開撒馬爾罕,立即派哲別、速不台和脫忽察兒率軍三萬,追擊摩訶末。
【元曲大家】如玉樹臨風 張養浩散曲賞析
作為名臣,張養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為文學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對張養浩的了解,大概就是從那首《山坡羊·潼關懷古》開始的。
兩晉郭璞才華高 善觀天象可預知生死吉凶
兩晉時期有一位博學高才、詞賦被視為「中興之冠」的名士,他以「遊仙詩」名重當世,這位名士乃是河東聞喜人郭璞,字景純。《文心雕龍》贊曰:「景純仙篇,挺拔而為俊矣。」他還曾注釋《爾雅》,又為《爾雅》作了《音義》、《圖譜》,又注《三蒼》、《方言》、《穆天子傳》、《山海經》及《楚辭》、《子虛》、《上林賦》數十萬言,都流傳於世。除了才華出眾,郭璞還精於天文、曆算、占卜。
姜子牙之女做王后 歷經千年賢名傳
典故「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說的是有著雄才大略和治國安邦之能的姜子牙與周文王相遇的故事。一直隱居海濱的姜子牙在72歲時,在渭水之濱的磻溪(今陝西寶雞境內)釣魚,以便與姬昌,即後來的周文王相見,並輔佐其消滅無道的商紂政權。而姬昌在此期間外出狩獵前占卜的卦辭說:「所得獵物非龍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是成就霸王之業的輔臣。」姬昌出獵,果然在渭河之濱遇到姜子牙。姬昌與他交談後大喜,還一同乘車而歸,尊其為太師 。
【元曲大家】賢臣張養浩 用盡為國為民心
自孟子道出「我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千古名言,其剛正、博大的氣魄深受歷代文人仰慕。他們甚至化用這句話為名取字,時時激勵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還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學大家——張養浩。
【成吉思汗】蒙古商隊遇害 西征花剌子模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國的同時,位於中亞的花剌子模國國王阿拉烏定‧摩訶末(穆罕默德)於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為首的使節,覲見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國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軍力以及各方面情況。
今世貴為宰相 唐朝袁滋前生為和尚
古往今來,不僅是帝王的來歷不凡,身居高位者同樣如此,或是秉承天命下世,或是前世所積福報而致。本文的主人公、唐朝順宗和憲宗時的宰相袁滋的前世就是修行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