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東周
所以這段歷史,從軍事方面,它是一個軍事史上非常重要的時期;從政治方面,它是從世卿世祿到官僚制的轉變,從分封制到中央集權制的轉變;在文學史上散文的發達;哲學上是先秦諸子的出現。所以這段歷史,這個五百年的變局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中一個非常大的,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變化的時期。
秦兵幾乎如摧枯拉朽一般,橫掃六國統一了天下,春秋戰國長達五百年,這一場歷史變局使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等到三晉、燕國和楚國被滅掉之後,就剩下齊國了,齊國才感覺到自己的危險,這才開始準備做一些防禦,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秦國大兵壓境,齊國四十多年沒有經過戰爭,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是幾個月的時間,秦國就完全占領了齊國。
我們看到法家的代表人物都不得善終,商鞅、李斯、韓非子三個法家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商鞅是車裂、李斯是腰斬、韓非子被毒死。
當年秦穆公稱霸的時候靠的是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孫枝,他們有的是謀臣、有的是勇將,都不是秦國人;後來商鞅從衛國來幫助秦國變法圖強,張儀從魏國來幫助秦國解散了諸侯之間合縱的聯盟,范雎從魏國來幫秦國制訂了遠交近攻,統一天下的策略,所以外籍的客卿對於秦國的貢獻是非常大的。
當時蔡澤跟范雎之間有一場辯論,蔡澤的辯論,如果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就是勸范雎「功成身退」。他舉了三個非常有名的大臣:一個是幫助秦國實現富國強兵的商鞅;一個是幫助楚悼王實現富國強兵的吳起...
呂不韋通過遊說華陽夫人和安國君,將異人從一個階下囚變成了秦國的王位繼承人,又將絕色美女趙姬送與異人為妻,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即西元前259年,趙姬產下一子,因為是正月在趙國出生,所以取名趙政,他就是三十八年後,統一天下的秦始皇。
是平原君前往楚國求救,在毛遂的威脅下,楚王答應救援趙國,但出兵後卻駐軍武關,魏國的援軍則駐紮在鄴城,救兵不至,趙國已精疲力竭,無力再守,那麼趙國能躲過這一劫嗎?
毛遂自薦說服了楚王,同意建立合縱聯盟,於是楚王派春申君黃歇帶領八萬士卒前往救趙,同時魏王也命令將軍晉鄙帶領十萬人前往邯鄲,那麼諸侯聯軍能夠戰勝秦國嗎?
長平之戰,趙國屢屢決策失誤,趙國接受上黨本身並不是錯,秦趙之間的戰略決戰也不可避免,但是趙國在西元前262年接受上黨後,竟然兩年內不做戰爭準備,這是第一個失誤;到西元前260年,秦國進攻上黨時,趙國又在和戰之間首鼠兩端,向秦國求和而不是向諸侯求救,這是第二個失誤...
戰場上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瞬息萬變的,作為一個將軍,你肩負得不僅僅是一個戰爭的輸贏,而且是所有士兵的生命,一個錯誤的決策就可能把幾十萬的士兵送入死地,這是一個多麼重大的責任。所以作為將軍應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上一樣,要非常地謹慎小心,同時要博諮於眾,廣泛地徵求各方面的意見,即使這樣還生怕有甚麼不周的地方。
他想了一個計策叫做李代桃僵,他沒把這十七個城給秦國,要把這十七座城送給趙國。如果趙國接受這十七座城,趙國一定會激怒秦國,因為秦國拼戰,死了那麼多的人,花那麼多錢,要落到口袋裡的這塊地方突然間落到趙國了,秦國和趙國之間就必然會發生戰爭,等於把這個火引到趙國那兒去了,這樣韓國就安全了。
秦王認識到光靠武力擴張等於四面樹敵,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卻是通過謀略和外交手段取得勝利的捷徑,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遠交近攻」,這四個字把韓國和魏國作為秦國首先攻擊的對象。
經歷了九死一生之後,范雎終於得到了人身安全,當時秦國正是在軍事戰爭中節節勝利的時候,靠著名將白起,剛剛在南面打敗了楚國,迫使楚國遷都,在東面打敗了齊國,多次打敗韓趙魏的軍隊,從秦王到相國魏冉都不喜歡辯士,那麼范雎在秦國又是如何出頭的呢?
藺相如一看廉頗「負荊請罪」也很感動,出了門把廉頗扶起來。廉頗說,像我這樣一個見識淺陋的人,沒有想到你是如此的大度,於是兩個人握著手,相持泣下,結為「刎頸之交」。「刎頸之交」、「負荊請罪」 這兩個成語就是這麼來的。
趙何猶豫地問,那如果不給我們城怎麼辦?藺相如說了一句很著名的話:「城入趙,而璧留秦,城不入,臣請完璧歸趙。」「完璧歸趙」的成語就是這麼來的。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趙武靈王趁著秦國內亂,西邊暫無危險之際巡視全國,定下了先滅胡、中山,然後爭霸天下的戰略,而一個重要的步驟就是胡服騎射。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因為齊國和燕國都曾被滅過一次國,元氣大傷;楚國由於張儀欺楚,國力一天天地削弱;魏國也在削弱,韓國本來就是一個很小的國家,根本就無力和秦國抵抗。所以這些國家在秦國眼裡,都已經不再成為對手。而就在齊國滅亡時,趙國卻迅速的崛起,成為戰國後期唯一的一個能抗衡秦國的國家。那麼趙國是如何崛起,在崛起之後又發生甚麼事情呢?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比如說,有一個人叫鄒衍,在戰國百家爭鳴時,他是陰陽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說他是五行家學說的開創者;還有一個人叫做劇辛,他是戰國時的一個將軍;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個從魏國來的樂毅,來輔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黃金台招來了很多人才。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到了戰國時代已經變成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三家分晉、田氏代齊、大臣弑君篡位在春秋、戰國時候經常發生。這時你還想把王位讓出去,那肯定會有很多人,或者是沽名釣譽,或者是靠暴力來搶奪,根本就不是一個適合禪讓的時代。在人的道德走向敗壞的時候,禪讓已經不再是一個合理的選項了。
戰國時養士是當時非常風行的一件事。孟嘗君是戰國的時候四公子之一,戰國時四大公子都養士。司馬遷為四大公子每個人做了一個傳。《孟嘗君列傳》講的是孟嘗君田文,《平原君虞卿列傳》講的是趙國的平原君趙勝,《魏公子列傳》講的是魏國的信陵君魏無忌,《春申君列傳》講的是楚國的春申君黃歇。
君宮中積珍寶、狗馬實外廄、美人充下陳,你甚麼都不缺,你拿了這些債券,那些人反正也還不起了,還不如就買他們一個民心,所以我給你買的是道義。你缺的不是錢,你缺的是你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民心。
文采好的我們叫做文士、武功好的我們叫做武士、謀略好的我們叫做謀士、口才好的我們叫做辯士。所以在戰國時候就出了這麼一個非常特殊的階層,就是士,他們以一技之長遊走在各國之間,以他們的學問、他們的才能,去謀生。孟嘗君所做的這個工作就是養士。
童謠最後還是一語成讖了。褒姒長大後以美貌迷亂周幽王,最終以女禍惑亂了周王朝。圖為《帝鑑圖說》插圖《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公有領域)
知道了有關王朝滅亡的一個預言,周宣王竭力去解除預言中的徵兆,為此不惜妄殺賢臣,他能避免惑國之亂嗎?
打通三川的道路,讓秦王去參觀周天子的都城,這是張儀的一貫主張。早在西元前317年,在秦惠文王面前與司馬錯爭論是否伐蜀時,張儀已經提出了進攻韓國的計畫。十年之後該計畫終於被秦武王付諸實施,然而秦武王也因為覬覦周天子的九鼎莽撞行事而身亡。
張儀以他的詐術玩弄楚懷王於股掌之間,他以六里的土地為代價騙楚懷王和齊國斷絕了外交關係,並以秦國強大的軍事實力兩次打敗楚國之後,他冒險來到楚國,利用楚懷王的寵臣靳尚和寵姬鄭袖躲過殺身大禍,並說服楚國放棄合縱,加入張儀的連橫策略。
司馬錯當時跟秦王講,一個國家如果要強大就必須擴大它的疆土;如果要加強它的軍事實力就必需要讓它的民眾富裕起來;如果一個國君將來想成就王者之業就必需要醇厚他的道德。你的國家疆土擴大了,人民富裕了,道德醇厚了,你想不成就王業都不可能。
合縱誓約在西元前333年前簽訂,一直到西元前318年,整整15年的時間,秦國除了和魏國之間發生了幾次非常小的軍事衝突外,一直不敢出兵函谷關,合縱對秦國確實產生了很大的威懾力。
最後六國諸侯在洹水舉行盛大的盟會,訂立了洹水之誓,定下了合縱抗秦的大略。為保證策略能夠執行,六國都把他們的相印交給了蘇秦,不但讓他一人挎六國相印,並封他為「縱約長」。
旁邊的人都不理解他,就問他說,你獻一次寶玉被砍一條腿,已經砍斷兩條腿了,難道你還想再獻一次嗎?這次去獻玉,你可能連命都保不住了。卞和說,我哭的不是我自己,我哭的是明明是一塊寶玉,卻被說成是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