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六

【曾國藩·亂世自警】納妾風波

文/宋寶藍
曾國藩畫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2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前言:瘟疫,兵禍,天災相繼而至。晚清風雨飄搖,災異不斷。身逢亂世,應當隨波逐流,渾噩且過?還是砥礪猛進,慧眼警醒?曾國藩感嘆身在亂世,實為不幸。面對欺辱、毀謗、功名與誘惑,他戰戰兢兢遵循傳統,勤謹修身。經歷千百險阻,不屈不挫,終於亂世中脫穎而出。他立德立言立功,是大清第一位以文臣封武侯,雖位極人臣,功高震主,仍能善始善終。我們擷取曾國藩家書、日記及史稿,從財富觀、修身思想、治家智慧、養生之道等不同層面,呈現曾國藩秉承的傳統價值,為讀者再現遺忘的精華傳統。

同治八年(1869年),曾國藩五十九歲。宦海濤浪載著暮日扁舟,此起彼伏。曾國藩宛如扁舟上的釣客,獨自迎著風浪,沉默地看著茫茫大海。宦海沉浮三十多年,他老了,也累了。為大清力挽狂瀾,他傾盡了心力。為國立功、立言、立德,每一項都耗盡了他智慧的極限。他的家人無怨無悔地支持他,在每一個領域協助他樹起了豐碑。然而就在這一年,他的一封家書,引起了軒然大波。其子曾紀澤「違逆」父命,發起了全家總動員,千里迢迢去找曾國藩。

同治七年(1868年)十一月,曾國藩奉旨北上入覲,面謁同治小皇帝和兩宮太后,即慈禧和慈安。因他進京面聖,所以此行沒有攜帶家屬親眷。曾國藩啟程之際,為他餞行的人非常多,途中觀者如堵。幾乎家家燃香燭、放爆竹恭送他入京。一路上,有八旗佐領、鹽商、紳士,甚至船戶等搭建的戲台、酒席為他送行,場面很氣派。但隆重的儀式倒使曾國藩想到人情之厚、船隊之盛,猶如盛開的繁花太過於爛漫,那麼凋謝的日子恐怕就要來了。他想到這兒身上一陣寒顫,心裡感到害怕和恐懼。

為了大清社稷,曾國藩傾盡心血和智囊,平定了太平天國,鎮懾捻匪之亂,被朝廷封為一等侯爵;又因他學養高深,修身有道,受到時人敬仰。曾氏一族享譽風光無限,羨煞旁人,但也引起不少人嫉恨。曾國藩在進京途中,看見敖陽旅店的牆壁上題寫的一組詩,其中有一首就是諷刺他本人的。對此曾國藩說道:「慣聞譽言,得此即藥石矣。」他認為在官場聽慣了太多的讚譽之辭,看到這首諷刺詩,正好是「中和」美譽的一劑良藥。

曾國藩來到京師,數次進宮面見慈禧太后,並參加了廷臣宴。他在第四次見到慈禧後,就出京赴任直隸總督,練兵鎮匪,整頓吏治。

時間飛逝,一轉眼幾個月過去了。曾國藩每天泡在一堆公事中,當聽到地方發生蝗災,以及永定河決堤時,他的心裡尤其焦慮鬱悶。身為封疆大吏,期待和仰仗的無非是五穀豐登,百姓安樂。當時他接管的每件事都很棘手,那日子過得像在桎梏中。於是同治八年(1869年)三月,他突發奇想,寫了一封信,結果引起了一場風波。

先前曾國藩的夫人歐陽氏舊病復發,經治療後已經痊癒。長子曾紀澤寫信稟報其父,說母親舊病痊癒。曾國藩回覆了一封信函,對紀澤先講了一些公事,繼而請兒子給他買一小妾,以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時年曾國藩已經五十九歲了,精力日衰,官場進退也不自由。他患有瘡癬病,皮膚常年奇癢,久治不愈。每天瘙癢抓撓,幾乎體無完膚。曾國藩每天困在一堆公務、古籍中,這樣的日子讓他忽然覺得索然無味,以致萌生了想要娶妾,享受晚年幸福生活的念頭。

他讓兒子準備三百兩銀子,交給水師提督黃翼升,請他在金陵、揚州或蘇州買一妾,性情要溫和順柔,且心智不要太蠢就行。在這封家書中,曾國藩還說:「六十歲老人買妾,我死後即刻把小妾遣嫁。我看蘇東坡朝雲的詩序,說家裡有幾個小妾,四五年之間相繼辭去她們,即便沒死而遣送小妾,也是古來老人之常事。」

回顧當年,曾國藩剛入仕途,在京師與幕僚結交。京師有位理學大師名為倭仁,是文淵閣大學士,蒙古正紅旗的博學之士。曾國藩經常把日記拿給倭仁批示。日記所記之事瑣碎且隱晦,包括他所說的戒惡習「房闥不敬」,指在臥室內,言行舉止不夠端莊,對妻子不夠尊敬。這類隱晦之事,曾國藩都能直戳心底,公開地講出來。因他不想做個假道學,想在日常生活中,切實地修身,注意克制好名、淫心、毀譽之心等等。曾國藩年青時在克制淫心色慾上,下了很多功夫,他曾說:「聞色而心豔羨,真禽獸矣。」誰想到,當他漸入老邁時,反而寫信讓兒子給他物色一個小妾,而且託辭也很冠冕堂皇,照顧他晚年的生活起居。

曾紀澤又是怎麼做的呢?他自幼耳聞目染,接受父親的良好教誨。咸豐六年(1856年),曾紀澤十八歲,曾國藩憂心兒子太過散佚,於是在信中教導他說:「古人云:『勞則善心生,佚則淫心生。』孟子曰:『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他希望兒子少些安逸,勤懇持家。即便是紀澤新娶的媳婦,曾國藩也要求她下廚煮飯,紡紗織布,不能因為出身富貴,就不事家務。凡是父親教誨的,叮囑的,曾紀澤悉數遵從。

然而,這一年當他收到父親的信函後,這位未來的外交官,大清的駐外公使,做了一回「不孝」子。或許在他的眼中,父親的要求實在不像父親平日的所言所為,曾國藩日記中曾寫道:「大抵人常懷愧對之意,便是載福之器、入德之門。」意思是一個人能常還有愧對之心,感恩之意,便是承載福分的器皿,進入福德的大門。曾紀澤忤逆父命,以行動駁回了父親的要求。他立即收拾行裝,帶領母親、妹妹紀芬、妻子和兩個小女兒,以及弟弟曾紀鴻的妻子及兩個兒子,共計九人,前往直隸。

同治八年四月十七日,曾紀澤帶著母親等人來到了總督府。曾國藩的夫人、兒子等人都很有教養,並沒有和他大吵大鬧。他們不辭辛苦,來到直隸陪伴他。歐陽夫人先前身體已痊癒,不料現在雙目失明了,頭上還腫了一個大包,醫生說是風火症。或許,因曾國藩想納妾,原配夫人急火攻心,致使雙目失明。除了歐陽夫人,孫子孫女由於旅途勞累病倒了,沒過幾天紀澤也病了,上火牙疼,疼痛難忍。曾國藩以寥寥數語「滿室呻吟,殊覺愁悶」,形容內心的苦悶。

曾國藩早在幾年前,也就是咸豐十一年(1861年)曾納過一妾。他的麾下有一下屬韓正國,負責帶領曾氏的親兵衛隊。韓正國為曾國藩訂納了陳氏女,送到公館。陳氏入室行禮,曾國藩接納了她。然而陳氏過門不到二年,就因咳血病逝。此後七年,當曾國藩再次萌生了納妾的念頭,卻遭全家人以行動無聲地抵制。

於是曾國藩想納妾一事,就此終止了。一場風波也成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小花絮。曾國藩不是聖人,是身陷滾滾紅塵的凡夫俗子,擺脫不了生老病死的規律;身為浪跡官場宦海,孜孜不倦律己修身的官員,必然要面對七情六慾的挑釁與考驗。

此事之後,他反思過往,寫道:「天下萬事皆有前定,絲毫不能以人力強求。紛紛思慮,亦何補耶?」他認為天下萬事都是有定數的,一絲一毫都無法用人力強求到。即使思緒紛擾,又於事何補呢?他寫說,以後每天應當在「樂天知命」四字上下功夫,「治心則純任天命」,遵循天命修養內心。

為了自我規諫,曾國藩還作了一首韻語,其中幾句云:
「心術之罪,上與天通。
補救無術,日暮道窮。
省躬痛改,順命勇從。」(節錄自《曾國藩日記》同治八年)

參考資料:
曾國藩家書
《曾國藩日記》道光二十二年,同治七年,同治八年

點閱【曾國藩·亂世自警】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同治九年,曾國藩邁過了六十歲的門檻,到同治十一年他去世,這三年他也沒讓自己閒下來,仍舊奉旨辦差,清理文件,會見外國使臣,並處理了棘手的天津教案。翻閱這三年他的日記,給人最大的感觸是,他認真地度過了每一天。他生前,其祖父夢到巨蟒降落;他死後,金陵湧現火光異象。生前身後皆有奇異,皆伴瑞兆榮光。
  • 禮儀有其神聖的智慧。它是一種文明的藝術形式,跨越文化和時代,造福所有參與其中的人—— 如果得到實踐,可以防止我們偏離變成無知粗魯的凡人,並使我們的意識更接近這個物質世界之外的領域。
  • 他在書信中,提到一些有趣的觀點,諸如治身以不藥為藥,養生要訣「懲忿窒欲」「覺有病時,斷不可吃藥」「藥雖有利,害亦隨之,不可輕服」「不特無以養德,亦非所以保身」等等。他列舉了一些實例,提醒弟弟們保身之道不在於服藥多少,而在於修身養德。
  • 自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國藩入仕,到了咸豐十年(1860年),他以欽差大臣身分督辦江南軍務。此時的他是大清朝廷倚重的大員。家族中不僅曾國藩大權在握,他的弟弟們也相繼建功立業,為保大清立下赫赫戰功。然而他行事仍舊格外謹慎。對待諸弟和子侄,他苦口婆心地督導,要戒掉驕、奢、佚(淫逸)。
  • 同治六年(1867年),沅弟曾國荃寫信請求兄長訓示,讓曾國藩給他一些修身上的建議。因為這一年,曾國荃諸事不順,剿賊無功被摘去了頂戴,並託病以請假開缺,朝廷同意免除他的職務,他心裡著實難堪。
  • 同治元年(1862年),大清發生瘟疫。染疫的軍民大量死亡,屍體順著河流漂浮而下。由於屍臭彌漫,凡是聞到穢氣的人,十個人中就有八九人病倒。曾國藩看著河中堆積的屍體,大嘆:「誠宇宙之大劫,軍行之奇苦也。」意思是這情況真是宇宙天地間的大劫難,行軍打仗遇到的奇苦!
  • 清軍常年與太平軍戰爭,導致百姓饑饉,民不安生。面對人間疾苦,曾國藩除了傷嘆,別無選擇。他不是聖人,只是朝廷的欽差大臣。當戰局扭轉,清軍接連反敗為勝,曾國藩總督的軍隊所到之處,面對黎民塗炭,他無法再袖手旁觀,置若罔聞。於是在轄區發放米票,賑濟百姓。百姓憑米票換取救濟糧。然而當米票回收後,曾國藩發現竟然多了二千三百多張假票。在如此艱難的時局下,地方官員竟敢公開造假,與民奪利。他直嘆:「人心之壞,殊可痛恨。」
  • 同治元年(1862年),正值亂世之秋。朝廷對內忙著剿匪,對外屈膝簽訂辱國條約。曾國藩在宦海浮沉愈久,愈渴望家族平安。
  • 身為封疆大吏,朝廷重臣,有人想著趕緊撈錢,趁著還在權位,為子孫多辦家產。曾國藩和曾國荃兄弟二人,一個封侯爵,一個封伯爵,在當朝風光無限,家門顯赫。然而在錢財問題上,曾國藩做出了與眾不同的選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