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與出路

辛丑年尋天機 一甲子前的大事巧合對應

作者:荏淑一
2021辛丑年的危難,出路在何方?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29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話說歷史是重複的,中國易經學說早有預示。再從庚子年運來看,此話不虛,劇禍災變在庚子年的歷史中一甲子又一甲子地循環著。那麼緊接著庚子之後的辛丑年又如何呢?辛丑年的歷史理當也有循環的宿命,今年和一甲子前的大事果也出現了巧合對應。

60年前:大飢荒

回顧60年前的1961年,誰能忘記大饑荒!從1958年—1961年(或指1958年—1962年)的中國正處在人類史上規模最大、餓死人最多的大飢荒的隆冬。這是在共產黨專制和毛澤東領導的「三面紅旗」錯誤政策造成的最嚴重的人為災難,數千萬人餓死在風調雨順的年代,且慘絕人寰的人吃人的事件幾乎遍及全中國。(參見 賈斯柏.貝克:《餓鬼:毛時代大飢荒揭祕》)

曾任新華社高級記者的楊繼繩調查統計,估計那時全中國發生了四五千起人吃人事件。楊繼繩的著作《墓碑》中寫道:「飢餓的民眾甚至去吃死屍,在冬天,墳地裡死屍埋得不深,就被人挖出來吃。還出現了人吃人現象,有人把自己孩子吃了。」

更讓人不敢置信的是,就在大飢荒時期,中共卻在大量輸糧、輸金援外。根據其《關於1961年和1962年國家決算的報告》,中共從1958年到1962年一共對外援助23億6200萬元。研究者指出,這些錢若給國人買糧食的話,可以救活餓死的三千萬百姓。另外還有1959年和1960年兩年淨出口136億斤糧食,相當於3,400萬人一年的口糧。在1961年,援外支出和償還外債的支出幾乎相當。也就是說,所謂的「三年困難時期」事實上一點也不困難,但是中共完全不顧中國人的死活,只看共產黨推進赤化世界的目標。

六十年過去了,1961年過去了,數以千萬的人死去了,但是三年大飢荒製造的惡果依然荼毒當今的中國人。大飢荒倖存者、旅美作家王平說,五年大飢荒開啟了中共撒謊文化,當時水稻的產量虛報到畝產20萬斤,小麥畝產12萬斤,甚至一流的科學家也發表文章支持這種觀念。到後來是餓死人不能說餓死,必須報病死。明明是五年大飢荒,說成「三年自然災害」。(引自《大飢荒60周年 一張血腥合照震驚全世界》可點閱)

歷史重演  說謊造假草菅人命

對應到一甲子之後當今的中國,赫然發現「餓死人」的慘劇又發生了。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籠罩下,中共強行封城,又封小區、封各家戶之門。中共所說的送糧送菜政策,卻高抬物價且次數少、數量少、不顧衛生條件,形同趁人禍洗劫人民,可憐的百姓有的就餓死在家裡。

封城閉戶下,百業蕭條,就業更加困難。近日,網路上哀悼中國偏鄉青年「墨茶」孤單死在家中,死於長期的飢餓,好生悲涼!從他在「bilibili」(全稱為嗶哩嗶哩彈幕網)站上傳的動態上可以看到,在他死前好些日子拮据到只能吃方便麵維生,甚至吃不到,有一天他說去打了工,總算回來可以吃方便麵了。看到這現實死人慘境,再看中共的「脫貧」說,謊言唱腔蒼白無力,不辯自明。

那麼,對應1961辛丑年人為的大飢荒年,2021辛丑年也會是大飢荒年嗎?在去年中,長江大壩加劇的全國大面積的水患,還有蝗災、疫災,造成中國農作物大量流失或無法種植,秋穫大減,食物價格已見高高漲起。傳統民間《黃曆》中的《地母經》預卜辛丑年人口會死一半,上半年災情非常嚴峻:「辛丑牛爲首,高低甚可憐。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綜合現況與預言來看,跨入2021辛丑年,中國百姓同樣要面臨1961年一樣的飢荒難題。

這些都是中共的說謊、造假、草菅人命的邪惡本質造成的。如今,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大疫再發,疫情加劇且延燒不止。在過程中,世人多少都看到中共之惡黨本性不改,惡質不變。到如今如果還未能看破中共的謊言,還在支持它,執著迷障也太深矣!還未能選擇「三退」,退出中共一切組織──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或是遠離它,危險也深重啊!不想重蹈人為大災難的覆轍,要想安然度過辛丑年,唯有遠離中共邪黨。實際上,從中共的權貴階層到普通百姓的心底,絕大多數都清楚極權制度已經走到了盡頭(看中共權貴高官個個安排後路,在海外安巢置產,就是明證)。

柏林圍牆的危機再示現

1961年還有一件世紀大事、世界大事,那就是共產東德在首都柏林建了「柏林圍牆」,阻止嚮往自由生活的東德人通過相連的西柏林前往西德。「柏林圍牆」標誌東歐共產社會的「鐵幕」,分明形成民主自由和共產奴役的壁壘。

歷史一波落一波又起,從「柏林圍牆」建起的60年後,世界又建立起了一道道圍牆──左媒大佬和控制互連網發言平台的科技新貴圍起了「取消文化」的圍牆,消滅了不同於左派的聲音,取消了其與人交流的網路空間。在他們背後,有一個共同的特色,緊密與中共利益掛勾,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控制世界的魅影亂舞,昭然裸現。而在中國大陸,這一甲子中,中國人早已經被共產黨意識形態和假惡鬥圍牆牢牢圍堵。

當年的柏林圍牆已經在1989年被東德人不滅的自由意志推倒了,成了東歐及中歐共產政權接續倒台的前哨。在世人心中,「柏林圍牆」倒塌是共產黨的奴役統治倒台、罪惡的共產社會破產的精神標誌。

2020年以來,無形的「取消文化」的圍牆突起,詭詐的網路「主管」殺聲高張;2021年勢必是人類的善根對抗顛倒錯亂價值觀的一刻,人類的自由心靈對決共產邪惡勢力的一年!「柏林圍牆」倒塌的歷史給2021年的人類點起一盞反省和回歸真自由的精神燈塔。

長安城遺跡再現  唐風文明復活希望

1961年12月11日,唐代長安城遺址被發掘出來,埋藏在地下千年的古文明遺跡重現人間。唐代的首都長安城的規模是清代西安城的五倍,居住人口上百萬,城市和居家環境都有相當良善的規劃建設。皇都長安的規模和建設展現巍巍大唐風範,透露唐代泱泱盛世的文化輝煌。

在一千多年前,唐朝深厚的文明、富庶的經濟實力與恢宏包容的盛世風範遠披海外,聲譽遠揚朝鮮半島、日本列島、西域諸國和埃及,盛唐時開闢了裡海到君士坦丁堡的絲路,大唐文化的光輝直耀歐洲。歐亞非各國的仰慕者透過陸、海絲路進入唐都長安瞻仰學習。長安在當時成了一個人文薈萃、舉世慕名的朝聖之都。直到今日,海外仰慕者讚羨傳統中國文化為唐文化,稱中國人為「唐人」,稱中國城為「唐人街」。60年前出土的唐代長安城遺跡,標誌著神傳文化的美好與輝煌,給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錯亂的現代社會透露出歸正的曙光。然而,美好唐文化的復興,當下卻不在中土。

相對於唐文化的絲路,當下中共處心積慮經營的「一帶一路」已經被認清是一條貪婪魔路,把邪惡箝制世界的計劃以假大空的利益包裝帶路輸向全球。它的處處陷阱,埋伏巧詐魔兵,企圖奪取他國的精血,人類對這個邪惡的黨若再存著一絲期待,再給予任何一點時間等待,就是自毀前程!

可喜的是,世人看到唐風文明復活的帷幕已經展開,2006年「神韻」藝術團成立於美國紐約,大批菁英藝術家在這裡雲集,突破中共的封鎖和破壞,「為恢復與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藝術,不斷締造新的奇蹟與輝煌,倍受世人矚目」;世人歡欣得到了洗禮,回饋心靈觸動的喜悅。(點入神韻官網)。

後語  救劫真言

歷史在重演著,六十年一還曆。辛丑年世界處在危難中,人人無法置身其外。而且這一年的險境比起過往更是艱困,疫情、人際溝通的封閉,共產黨邪靈處處亂舞,敗壞人心。

《劉伯溫碑記》預言中共病毒瘟疫這場大災難淘汰人,碑記警示人「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明白告訴人作惡的人將遭殃,行大善的人才能避禍。中國共產黨禍亂全人類,又作出了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罪惡──活摘器官販售,跟著它走的,為它站隊的,不論中外,鐵定是要遭大殃。如何解救自己?唯有懺悔、改過!用高道德標準要求自己。《劉伯溫碑記》碑記結尾有一拆字謎,預藏救劫真言:「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這字謎的謎底就是「眞、善、忍」。這條天道示人間的真機,指引給亂世中人一條「人人喜笑,個個平安」的出路。

《劉伯溫碑記》的拆字謎語和謎底──「真善忍」。(明慧網)

@*#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古老的中華文化傳續至今,離不開先賢嘔心瀝血的錦繡篇章。這些經典作品,經過歷代流傳、各地輾轉,終於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們探究歷史、對話古人的橋樑。這一切,更要感謝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藏書活動。古時候的藏書人,主要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大夫,這就註定了藏書不僅僅是一種風雅的文化現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項事業,寄託了他們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 「人生唯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東坡留在詩集中的生老病死的人生,幾度交織著寒食、清明的時空經緯,展現予人清明又厚重的感悟。
  •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古老的中華,水是生命之源,亦是文明之源。有水的地方,總有一段段風流倜儻的高情雅事,讓人心馳神往。比如逝者如斯的水調歌吟,少長咸集的曲水流觴,新科進士的曲江盛宴⋯⋯
  • 在見到一些人蠅營狗苟,盤算如何賺取更多,而另一些人爭相搶購廉價的商品時,蘇格拉底有感而發道:「知足常樂者最富有,因為知足本身就是財富。」老子拈鬚微笑道:「是啊,知足者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