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奇人奇事】

【奇人】孤僻呆兒 獨得異人傳授神針異術

作者:泰源整理
清代奇人、針灸醫家黃石屏有「江右金針」的美稱。(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448
【字號】    
   標籤: tags: ,

一個在父親眼中是蠢材白痴的兒子,竟然變身成為一代大醫師,神乎其技的針術不僅在上海傳名,還絕倒外國人。他到底有什麼特質,有什麼奇遇呢?

黃石屏(名黃燦,1850-1917年)是清代中晚期針灸名醫,祖籍清江(今江西省樟樹市)大橋鄉程坊村。他先後在江蘇上海、揚州、南通一帶掛牌:「江右金針黃石屏」。他不用藥石,只以針灸治療內外科,疑難病症,出神入化,一時無雙。1916年著有《針灸銓述》,張謇(1853-1926年,字季直,號嗇翁,翰林院修撰、實業家)為他作序,說他針刺時「全力於指,然後審證辨穴,金針乃得而度」。

黃石屏的父親黃良楷,在山東做了好幾任的府縣官,得到地方百姓的愛戴。老父為官清廉正直,家中少有積蓄。晚年時他得了宜昌的一個厘金局差事,然而不久,就得了個風癱,半身不遂,終日躺著不能動彈,延盡了名醫,服盡了湯藥,也不見起色,就等著嚥下最後一口氣。

一天忽然門房進來報道,來了一個約莫七八十歲的遊方老和尚,口稱要見黃老,特為給黃老治病來的。

和尚精神矍鑠,身體魁梧,步履矯健,毫無一丁點兒龍鍾老態,除了一臉鬚眉如雪,絕對看不出他有了年紀。那和尚進房,即合掌當胸,向黃老笑道:「施主還認識老僧麼?」

黃老聽他說的是山東口音,只是想不出曾在哪裡見過。

和尚笑道:「無怪老施主沒印象,俗語說得好,百個和尚認得一個施主,一個施主認不得一百個和尚。老僧便是蓬萊千佛寺的住持圓覺。十多年前因寺產的糾葛,曾受過施主的大恩,時時想報答施主。無如施主榮升去後,一路平安,沒有用得著老僧之處。近日才聽說施主在宜昌得了半身不遂的病症,多方診治不好。老僧略知醫術,因此特地從蓬萊縣動身前來,盡老僧一番心力。」

黃老聽了他一番話,才回想起自己任職蓬萊知縣的時候,有幾個痞紳,陰謀奪取千佛寺的寺產,雙方告到縣裡。前面幾任縣官,都因受了痞紳之賄,不能公正判決,直至他到任,秉公決斷了該案,並刊碑勒石,永斷糾葛。

這時他不覺欣然點頭說道:「圓覺和尚提起那事讓我想起來了。那是我應該做的事,算不了什麼。請快不要再提什麼受恩報答的話。」當即請圓覺和尚就床緣坐下。

圓覺問了問病情,診察了好一會,說道:「施主這病非用針不能好,便是用針,也非一二日所能見效,大約多則半月,少則十日,才能恢復原來的康健。」

黃老一聽能恢復康健,喜上眉梢道:「莫說十天半月,就是一年半載,只要能治好,即十分感激了。」

此時,圓覺從腰間掏出一個布包,打開來裡面全是細細的金針,粗細長短不一。他用金針刺入黃老周身的許多穴位上,留針不到一刻,病人就覺得周身舒暢多了。

次日,緣覺和尚又為黃老施術下針,黃老感到比前日更舒暢些。就這樣,每日下針二三次不等,到第五日,臥床半年的病人已經能起床行動了。黃老感激圓覺和尚,自不待言,這幾日裡的相處,他才知道圓覺和尚不但嫻熟醫術,而且文武雙全。他們談得投契,彼此竟成了知己的朋友。

針灸(Fotolia)

有一日,圓覺慨然說道:「我生平學問中,針科獨得異人傳授。當今之世,沒有能彷彿我萬一的。我多年想傳授一個徒弟,免得我圓寂後此道失傳,但是多年物色,不曾遇著一個可傳的人。這種學術若傳之不得其人,導致的為害,不堪設想;因此寧肯失傳,也不敢濫傳。」

黃老問道:「要怎麼樣的人,方能傳得呢?」

圓覺道:「這頗難說,能傳此道之人,使見我的面,我即能一目瞭然。」

黃老有四個兒子,老大到老三個個精明幹練,只有老四黃石屏,身體既瘦弱,性情又孤僻。他從三四歲起,就不大歡喜說笑;越長大越像個蠢人,受玩耍的夥伴欺侮、捉弄,他不但不抵抗,竟像沒那回事一般。因此左右鄰居以及親戚故舊,都認為黃石屏是個呆子。

黃老也無念於他,只認真培植那三個精明幹練的。這時聽了圓覺的話,便說道:「不知我小犬三人當中,有能傳得的沒有?」

圓覺詫異道:「早先就聽說施主有四位公子,怎說是三位呢?」

黃老難為情地說道:「說來慚愧,寒門無德,第四個真不堪造就。前面三個雖也不成材,然而學習什麼,尚肯用心,所以我只能期望這三個。」

圓覺點頭道:「三位公子我都見過,只有四公子不曾見,莫非是不在此地。」

黃老嘆道:「我不許他出來見客,並非不在此地。」

圓覺笑道:「無妨,可否請出來見見。世間多有痴於人事,而不痴於學術的。」

黃老聽了,甚是不安,只管閉目搖頭。圓覺不放棄,連催促了幾遍。黃老無奈,只得叫家人將黃石屏帶過來。

這時黃石屏才十四歲,楞頭楞腦,來到圓覺面前,被當差的從背後推著他上前請安。

圓覺連忙拉起他,渾身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之後滿臉笑容向黃老說道:「我說世間多有痴於人事,而不痴於學術的。這句話果然應驗在四公子身上。我要傳的徒弟,正是四公子這種人。」

黃老見圓覺不是開玩笑,才驚訝問道:「這話怎說,難道愚犬真能傳得嗎?」

圓覺拉著黃石屏說道:「萬不料在此地,無意中能得了這個可以傳我學術的人。這也是此道合該不至失傳,才有這麼巧合的事。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說罷,仰天大笑不止。

黃老雖然莫名其妙,只見圓覺這麼歡喜,自己也不由得跟著高興,當日就要黃石屏拜圓覺為師。

圓覺從此就住在黃家,但是初時並不見他教黃石屏針灸之術、醫學之理。他早晚教黃石屏練拳習武,日中讀書寫字。黃石屏專心潛修,黃家人至此才知道黃石屏並不痴。

黃老任滿後,交卸差事歸返家鄉,圓覺也隨他們到江西。黃石屏從圓覺讀書習武三年後,圓覺才用硃筆在白粉壁上畫出許多的紅圈,隱然自成脈絡,教黃石屏拿竹籤,直對向紅圈中心扎去,每日扎若干回。扎到每扎必中之後,便將紅圈漸漸縮小,又如前一般的扎去。扎到後來,將紅圈改為芝麻小點,竹籤改為鋼針,仍能每扎必中。

最後他才拿出一張銅人圖來,每一個穴道上,有一點繡花針孔大小的紅點,黃石屏也能用鋼針隨手扎去,想扎什麼穴便中什麼穴。極軟的金針,能刺入粉牆一寸多深,金針不曲不斷,圓覺始欣然說道:「你的工夫已到九成了。」

自此圓覺和尚將經脈穴道以及種種病症對應的針灸方法傳授於他。黃石屏領悟得很快。待他學成,圓覺方告辭回山東蓬萊寺,又過了十多年,才坐化歸西。

黃石屏的父親從宜昌歸返原籍後,又過了好幾年才去世。

黃石屏生性異常冷靜,不僅不願意到官場中鑽營,也不願經營家業。所以兄弟分家,他分得很少。過了一些年,為了維持生計,他就到上海掛牌替人治病,得些診金度日。門診費不論誰都收診金二元二角,每日至少有病人二三十號。

那時南通的張嗇翁(張謇),日夕愁煩沒有兒子。黃石屏和他有世誼的關係,交往也很相投。張嗇翁將自己難以啟齒的毛病告訴他。黃石屏道:「這病容易,我包管你一索得男。」後來,黃石屏施針術幫他解決了問題,他真得子了(後來出任智利公使)。張嗇翁喜極之餘,又感激、又欽佩,想要大大酬謝黃石屏。

黃石屏卻毫不在意,一點兒沒有藉此依賴張嗇翁的心,仍是繼續在上海行醫。後來連外國人都對他的醫術嘖嘖稱奇。

有一個德國婦人,腰上生了一個碗口大的贅疣,到德國醫院裡去求治,醫生說非開刀不可。那婦人怕痛,不敢開刀。有人介紹她專長用針治病的醫師黃石屏。那婦人邀介紹的人同到黃石屏診處,只去了三次,共花六元六角錢,贅疣就完全消失了。德婦感佩至極,凡遇同國人,就替黃石屏宣傳,引自己為實證。後來她的朋友中,有個和她幾乎病症一模一樣的婦女,也是這樣治好的。

這第二個婦女的丈夫和德國醫院的院長陪同她就醫,目睹了黃石屏施針治贅疣的過程。這德國醫生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用中國話請教了黃石屏,問到「點穴」是否真有其事,還請求黃石屏讓自己親身作試驗。黃石屏在德國醫生身上神不知鬼不覺地點了穴,讓他在回到居所後渾身發冷發熱,吃藥也不見效,後來黃石屏再幫他一點穴,病症就解除了。

德國醫生想學他的醫術。黃石屏告訴他經脈之學、《黃帝內經》等的醫理,外國人學不來,更何況過了二十歲更難成。德國醫生說:「我可拍電到德國去,要醫科大學選派二十個年齡最輕的學生來學如何?」黃石屏不肯,那醫生只好作罷。他饋送黃石屏種種貴重物品,黃概不收受。後來那醫生和黃石屏來往了七八年,始終摸不著一點兒竅門兒。黃石屏晚年時也傳了兩個徒弟,讓師傳絕學不失傳。

資料來源:平江不肖生《短篇小說集》

─點閱【中國古代奇人奇事】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羲之《蘭亭集序》(簡稱《蘭亭序》),為何聲名蓋世?三百二十四字的序文,一情三轉,上下跌宕,到底表達了什麼,讓代代回味?文中有沉重的「悲」,他又怎樣脫開自己沉重的悲傷?怎樣悟道而開懷呢?
  • 雖然現今「貧窮」常並列出現,「貧」與「窮」也都有缺錢少財之意,不過貧、窮意義並相同。生活清貧無須擔憂,如果走到「窮」的境況,那才真正考驗意志。
  • 古典漢文(Classical Chinese)簡約、精鍊,數不勝數的名家名篇散發著音韻之美,以及微言大義的感染力。當我們提倡恢復傳統時,不应忽略文言文——漢語言文化的源頭。在浮躁動盪的當下,古文佳作展示的恬淡心境與睿智哲思正是今人所需。
  • 赴考的考生為何把身上所有的錢財都捐給了一個嬰兒?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商家賠償了客人大筆的損失,得到了什麼最好的回報?看身外之物—錢財的大用。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紅樓夢》是中國四大章回小說名著之一,不同年紀的人看本書,會有不同的體會。少時看《紅樓》不知所云,滿紙紅男綠女、男歡女愛;成長時看《紅樓》宦海沉浮、焦大罵街、世態炎涼。不惑之年再看紅樓,恍若隔世,內容深奧,何以見得?
  • 精神上深植於古老基督教信仰傳統的俄羅斯在文學藝術上具有深刻的内涵,是世界文化中彌足珍貴的瑰寶。這也一部分根源於酷寒的西伯利亞北國淬煉而生出來的一種内斂的精神力量。
  • 《紅樓夢》中有面「風月寶鑑」,任你多美的事,隨你多好的情,都禁不住這寶貝鏡子一照啊,往「中共」一照,將照出它什麼原形呢?跛足道人的《好了歌》與作者《倒了歌》寶一對。
  • 姻緣天定嗎?夢兆預示姻緣,真有這回事嗎?不管是女子還是男子都有人作過這種夢……結果還真是好姻緣。
  • 最早的《白蛇傳》故事,本色為何呢?南宋說書話本《清平山堂話本》有個故事《西湖三塔記》,就在西湖的舞台上搬演,說了一段變化人身的白蛇妖找人「作夫妻」發生的故事。
  • 中國現代小學堂第一套漢字教科書是《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它怎樣教孩童傳統文化,怎樣教育孩童看世界呢?中共「文字改革」又是怎樣移植無神論的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