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談】什麼樣的人容易得到貴人幫助?

作者:泰源
貴人星人人愛,何人容易得到貴人之助?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20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會發現,有的人一生的處境,自有人代為籌謀設法;其前程地位,自有關切之人,替他設計。一生舒適,不勞自己奮鬥。也有些人,並沒有刻意去追求什麼事情,卻無意中得到貴人幫助而意外的成功,正如成語中所說:無心插柳柳成蔭。這些都是偶然發生的?或是說看似偶然其實並不偶然?

命中貴人

如果探索八字的規律,會發現一個現象,那就是這些人的命中都有一顆星——印綬星,當此星為喜用神時,就會出現這種情況。印綬星又名文星,魁星或稱文章。

命書《淵海子平》說:「夫印綬者,生我之謂也。印授之人多智,而一生少病,能飲食豐厚,享現成財祿。若兩三命相併(拚),當以印綬多者取之。」

《相心賦》說:「印綬主多智慧,暨身更且心慈。」「月印附日無財氣,乃為黃榜招賢。文章顯著,榮登黃甲姓名香。」

先賢萬育吾說:「印綬者,乃五行生我之名,乃我氣之源,為生氣,為父母(生我者是父母),能護我官星,使無傷剋;譬人生得物相助相養,受現成之福,豈不為妙。」

印綬又名文星,魁星或稱文章。「印綬不逢損傷,多受父母庇蔭,資財現成,安享富貴。」

近賢徐樂吾說:「生我者為印,故印為父母;其實環境中,力能蔭庇我者,皆其類也。故命造之中,以用印者為最舒適,與在父母蔭庇之下,一切自有父母代為策到,不必自己勞心者同,此用印之義也。」

上面這些都是命書中關於印綬星的論述,有些文字可能不易懂,綜合來說:印綬星是一顆貴人星、福星,人命中有印綬星且為喜用,此等人常會得到他人幫助,安享現成,不必太過勞心勞力,所以在各種命造之中,以用印綬者為最舒適。

既然印綬星有這麼多好處,是不是也想看一下自己的命中是否也有這個星呢?

其實很簡單,印綬星就是生我日主之五行,例如,出生日是壬申日,上面的壬水就代表自己,亦稱日主,即是壬水命,五行之中金能生水,所以命中見到有金,就是此命的印綬。這個印綬,最好是在月柱的地支,例如黃曆月七月,屬申金月;其次是在日柱或時柱;若出現在年上天干時,必須其它地支有根方可用。

再有一點,就是這個印綬,必須是命中的喜用神,才能發揮上述所說的優點。怎麼樣能知道它是喜用神?這就要通過日主和其它七個字的生剋辨證後,證實日主本身是身弱,需要印綬來生助自己,那麼這個印綬就是喜用神。否則,如果日主是身旺,就不需要見印綬來生助,見到印綬反而是忌神,就不會有上述的優點,反而是母慈滅子,猶如母親對兒子太過溺愛,從而妨礙了兒子獨立發展,而害了兒子。

貴人星照拂哪些人? (Pixabay)

得貴人之助的實例

下邊就舉幾個歷史上的例子,有些人並沒有想要得到官位,但卻無意中得到貴人幫助而得到了官位。

例一:因緣際會  無巧不巧

唐朝時,道王李元慶四世孫李實,以宗室的身分當官。後來升任司農卿,督辦徵收官稅的業務。平民蕭佑家裡因有喪事,沒能如期交稅。李實發怒,把他召來。此時,他繳納賦稅的車子也隨即來到,因此沒有治他的罪。

這時候,恰好李實這時得到皇帝賞賜,可是官府中負責書寫文書的人卻有事外出,無法立即上書謝恩。李實心急,就隨口命令:「把那個穿著喪服的人叫來。」蕭佑被叫到,讓他立刻起草了謝恩文書。沒想到蕭佑還真的善於寫文章,又擅長書法,很快就完成了。李實高興極了,他在延英殿上直接向唐德宗推薦了蕭佑。

德宗聽說蕭佑正在服喪,就數著日子等待。到他服喪期滿的次日,就提拔他為拾遺(諫官)。一介平民蕭佑雖然善於寫文章,擅長書法繪畫,又喜愛彈琴這些文人雅興,但他當官的事卻純屬偶然。看他這番遭遇,恰是「天上掉下來的」所形容的,也就是命中有時終須有了。(出唐‧李肇《唐國史補》)

例二:被說壞話反升官

文定公楊溥(湖廣石首人,字弘濟),於明英宗初年,進武英殿大學士,後來出任宰相。那時,他的兒子從故鄉到京城探望他。

楊公問兒子:「你一路上經過的府縣中,哪個地方官員好?」
兒子說:「我路過江陵時,那裡的縣令很不好。」
公問:「為什麼呢?」
兒子說:「就是接待我的時候太隨便,太馬虎了!」

楊公了解一下這位縣令原來是天台人范理。文定公暗暗記在心裡。不久就推薦范理升任為德安府的知府。范理出任德安府知府,果然很有治績,人民的讚揚不斷。

接著楊公又提升他為貴州的左布政使。有人勸范理應該致書表示感謝。范理說:「宰相為朝廷選拔任用人才,並不是徇私情,有什麼需要謝的呢?」

范理始終沒送出隻字片語表謝忱。直到文定公去世時,范理才哭著去祭奠他,感謝楊公的知遇之恩。這個范理升官更是偶然,實際上他秉公而為,不逢迎拍馬的操守是裡子,表面的因緣際會是有人說他壞話,反而讓他被注意了,展露頭角,連連得到提升,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吧。(出明‧耿定向《先進遺風》)

例三:因詩才得薦舉

明朝時的少師、工部尚書兼謹身殿大學士楊榮,一次被一首送行詩中的佳句觸動,特別留意作者,原來是出自崑山縣的屈防之手,便默記下他的姓名。

有一天,崑山知縣羅永年因事到京城,投拜楊公。
楊榮藉機問羅永年道:「崑山有個叫屈防的,是個什麼樣的人?」
羅永年茫然不能回答。
楊榮接著問:「讀書人還不知道嗎?」羅永年慚愧地告辭了。

知縣羅永年回到崑山後,特地去訪求屈防,並結識了他。不久,朝廷有詔薦舉經術通明,品行修潔之士,羅永年便薦舉了屈防去應召。(出明‧焦竑《玉堂叢語》)

反之,也有一些人長時間在皇帝身邊,卻得不到攜提的。

宋太祖趙匡胤在太原鎮為鎮將時,住在縣中一李老婦人家。老婦人事奉趙匡胤很恭謹。後來趙匡胤當上宋太祖訪問她家時,老婦人已經死了,就找到她的兒子,用他做御廚使。但很久沒有再提升他,他便請求離去。

太祖對他說:「按照你的才能,難道可以做御廚使嗎?官爵和俸祿是給賢能的人的,我卻私下授給了熟人,使我見到士大夫就感到羞愧,而你還不滿意呢!」實際上,老婦的兒子就是沒有這個命。(出宋‧陳師道《後山談叢》)

又有一例:郡守想推薦一位幕僚,後又不再推薦了,那人命中無貴人助力。

仇悆(或作忬),是益都人,累官宣撫使,郡守。仇悆出任明州郡守時,曾想推薦一位幕僚,問這位幕僚道:「您每天費用多少?」幕僚說他家是「十口之家,每天費用二千錢」。

仇非常吃驚道:「我身為郡守每天的費用也到不了這個數,作為僚屬費用比我多一倍,怎麼能不貪污呢。」就不再推薦他了。(出《宋史‧仇悆傳》)

古人說「富貴在天,聖賢由己」:要得富貴福澤,天主張,由不得我;要做賢人君子,我主張,由不得天。

實際上賢人君子也因為自己的賢能和高潔的操守而得到天賜的貴人星,伴隨左右!
@*#

─點閱【命相漫談】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