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私人象牙收藏展:溫克勒的「珍奇屋」

德國法蘭克福的列比之家雕塑收藏近期推出「Splendid White」展覽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佚名藝術家的作品《哀悼基督》(The Deposition of Christ),17世紀下半葉。象牙;21.25英寸x11.75英寸。這件浮雕作品咸認製作於德國南部,很可能是奧格斯堡。(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專家。

他專門收藏17和18世紀的作品,這段時間是象牙雕刻的黃金時代。溫克勒習慣將收藏留在自己家中,首先是擺在家裡客廳的櫃子裡,和其它瓷器與木製小雕像一起展示。隨著象牙收藏逐漸增多,他開始將作品分散在家中的各個空間,最後才特別為此在家中設計了一個房間,將大部分作品移進去,這間房間他稱之為「我的藝術與珍奇小屋」。

馬提亞斯‧斯坦因的作品《地球上的克洛諾斯》(Chronos on the Globe)約1720年。這件作品公認製作於奧地利維也納。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賴訥‧溫克勒象牙收藏(The Reiner Winkler Ivory Collection)。(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不過,溫克勒從未打算將象牙雕塑留給自己;他經常邀請藝術專家來觀賞並研究這些作品。在他年邁時,他決定將大部份收藏贈送給德國法蘭克福的「列比之家雕塑收藏」(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該收藏至今已取得了他大部分的收藏品。

列比之家於近期展出了「Splendid White」的展覽,將超過200件溫克勒的巴洛克和洛可可象牙雕塑開放給大眾觀賞。直到溫克勒於2020年過世時,仍有21件作品保留在他的私人收藏中,這些作品首次於這場展覽公開亮相。該展覽的策展人為列比之家的文藝復興至新古典藝術收藏負責人瑪萊克‧布克林(Maraike Bückling)。

賴訥‧溫克勒收藏的象牙雕塑於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的展覽「Splendid White」中展出。(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展覽作品來自英國、法國、義大利、德國、西班牙、奧地利、荷蘭和法蘭德斯等地區,甚至還有兩件來自印度和中國的作品也在展場中亮相。這些象牙作品從浮雕、小雕像、人物群像、肖像勳章、大啤酒杯到禮儀器皿,種類相當豐富。

展覽之最

在溫克勒的收藏中最受矚目的作品是《奔馬上的憤怒女神》(Fury on a Charging Horse),由一位匿名為憤怒女神大師的藝術家所做。在招標過程中,溫克勒差一點就和這件描繪希臘神話中騎著奔馬的憤怒女神像擦肩而過。他在回憶錄中寫道:「幸運的是,原本裝這件雕像的木箱很髒,上面還殘留了大量的膠水。湯姆森公爵的代理人並沒有重視它⋯⋯突然,我震驚地意識到這件作品即將被標下了——錘子都已經舉起來了。我立刻集中精神並最終贏得了這座雕像。」

匿名藝術家憤怒女神大師的作品《奔馬上的憤怒女神》(Fury on a Charging Horse)是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展覽「Splendid White」中,最受矚目的作品之一。這件雕塑的大小為16.125英寸x18.5英寸x10.25英寸,被公認為製作於奧地利的薩爾斯堡。(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這件作品充滿了強烈地活力和情感張力,看起來既不十分舒服也不優美。藝術家精湛地透過肌肉和臉部的特徵表現出憤怒女神的情感張力。她的怒火幾乎要把她從馬背上扔了出去,奔馬在如火焰般的草地上跳躍。

在這件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收藏家如此珍愛象牙雕刻的原因,它們就像稀有珍貴的寶石一樣。象牙有著絲綢般平滑又完滿無瑕的表面,溫暖的明亮色調和細緻的紋理,贏得了無數藝術愛好者的心。

藝術收藏家們通常將象牙雕塑品保存在珍奇屋(又稱藏珍閤)中。珍奇屋是15至16世紀發展出的一項傳統;博學多聞的人們喜歡在那裡擺放珍品,並以此作為交談的話題。他們會收藏具有異國情調、耐人尋味或有時晦澀難懂的珍奇藝品,通常來自於大自然,像是貝殼、椰子,也有科學儀器和用珍貴石頭裝飾的鼻煙盒等等。有時也會有他們在歐洲遊歷時帶回來的紀念品。在宮廷中甚至還會請最卓越的藝術家會為這些珍奇屋製作藝術品,他們被稱為珍奇屋藝術家。

象牙雕刻藝術

自石器時代以來,藝術家們就已開始使用象牙創作藝術品。賴訥‧溫克勒收藏的象牙作品皆製作於16至18世紀之間,並不會對象群的繁衍構成威脅。

一頭成熟大象的象牙可長達9至10英尺(約三米),重達154磅(約半公斤)。象牙的結構有著中空的根部和堅硬的尖端,尖端部分可以用作藝術品。雕刻師在創作時,需要配合象牙的大小和形狀設計,因此需要很多技巧,有時會選擇加上另一塊象牙來完成作品,來補足象牙尺寸和形狀不符的問題。

根據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網站的介紹,象牙雕刻師會利用象牙的尖端來製作完整的立體雕像,而象牙空心的根部則會切片製作成浮雕。有時候空心的根部也會用來做成器皿,有時候還會使用類似木工的車床機具來加工象牙物件。

他們偏好使用非洲象牙,由於其質地堅硬又具有彈性(其分子排列呈現細緻的網狀交叉形式),讓象牙作品得以保有精美的細節,卻不會碎掉或削弱其它部分。例如在雕刻精細的臉部細節,像是臉上的皺紋時,使用這種象牙更能達到維妙維肖的效果。

象牙藝術的種類

象牙雕刻師時常從其它藝術媒材提取靈感,像是繪畫或小型銅像。

巴洛克藝術家善於創作理想化的肖像人物,描繪主人公的個性和社會地位。在古代,具有高尚品格的人物肖像也常出現在錢幣和勳章上。

佚名藝術家的作品《羅馬教宗克萊孟十一世肖像》(Portrait of Pope Clement XI, Rome),約1710年,重製於查爾斯‧克勞德‧杜布特(Charles Claude Dubut)的勳章作品。象牙、木框、鍍金黃銅、軟質木;4英寸x 3.375英寸。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賴訥‧溫克勒象牙收藏(The Reiner Winkler Ivory Collection)。(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梵蒂岡常會以教宗的肖像作為贈禮,贈送給皈依天主教的王子。像是一幅象牙雕刻的教宗克萊孟十一世(Pope Clement XI)的肖像,就是非常好的禮物,儘管這件作品的來歷尚待考證。大約1710年,在羅馬的一名匿名藝術家以精湛的工藝雕刻了這幅肖像,幾乎整個平面都填滿了細緻的紋路,直到邊緣。

大衛‧勒‧馬尚(David Le Marchand)於18世紀初製作了查爾斯‧馬布里(Charles Marbury)肖像,至今我們對這位藝術家所知甚少,不過在他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一樣高超的技巧。他將馬布里描繪成一位身著披風、戴著完美卷假髮的紳士。

大衛‧勒‧馬尚(David Le Marchand)的作品《查爾斯‧馬布里肖像》(Portrait of Charles Marbury),1704年─1720年。象牙;5英寸x3.75英寸。製作於倫敦。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賴訥‧溫克勒象牙收藏(The Reiner Winkler Ivory Collection)。(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在溫克勒的收藏中也有大量聖經主題的作品,帶領觀眾親近上帝。其中一些作品表現的是舊約聖經中的場景;其它的則是關於耶穌、聖徒的生平和他們的殉道,也有一些展現人生短暫的寓言故事。

佚名藝術家的作品《哀悼基督》(The Deposition of Christ),17世紀下半葉。象牙;21.25英寸x 11.75英寸。這件浮雕作品咸認製作於德國南部,很可能是奧格斯堡。(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巴洛克藝術家也常以「聖母無染原罪」(Maria Immaculata,又稱聖母無原罪始胎)的主題進行創作,他們常會在地球模型上描繪著聖母,下面碾壓著代表邪惡和原罪的蛇。

根據展覽目錄,17世紀的象牙浮雕《懺悔的抹大拉瑪利亞》(St. Mary Magdelene, Penitent)反映了當時小型私人禱告聖像的典型構圖,這種作品通常以黃楊木或梨木為媒材。這件象牙作品的獨到之處,在於這名佚名藝術家使用了珠寶和彩色顏料、金箔、金屬粉末來裝飾這件作品。

佚名藝術家的作品《懺悔的抹大拉瑪利亞》(St. Mary Magdelene, Penitent),17世紀上半葉。象牙、部分彩飾:金屬粉末、金箔、各式黏著劑、裝飾嵌花;6.125英寸x約4.125英寸x約1英寸。這件浮雕作品公認為製作於德國南部奧地利,現收藏於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賴訥‧溫克勒象牙收藏。(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聖母領報》(The Annunciation of Mary)這件浮雕是18世紀法國雕刻師讓‧安托萬‧貝爾泰斯特(Jean-Antoine Belleteste)所做,象牙的質地看似堅固,卻像粉筆一樣脆弱。可以想像製作過程中,貝爾泰斯特是多麼細心地使用鑿子雕刻這塊象牙表面,才能創作出這麼細緻超凡的作品。

讓‧安托萬‧貝爾泰斯特(Jean-Antoine Belleteste)的浮雕作品《聖母領報》(The Annunciation of Mary),約1770年─1780年。象牙、木板、木框、龜甲、黑漆;17.375英寸x12.25英寸。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賴訥‧溫克勒象牙收藏(The Reiner Winkler Ivory Collection)。(Liebieghaus Sculpture Collection提供)

「Splendid White」展覽針對巴洛克和洛可可象牙的藝術之美、精湛的技藝和多樣的種類提供了豐富的背景資訊,同時也介紹了精美小型雕塑的特色。

溫克勒透過收集他自己的「藝術與珍奇小屋」來承傳文藝復興的藝術傳統。現在,在列比之家雕塑收藏的訪客也可以一同欣賞這項傳統。

展覽「Splendid White」於德國法蘭克福列比之家雕塑收藏展出至2023年1月8日,更多資訊請參閱這裡

原文Beauty Meets Virtuosity: Baroque and Rococo Ivory Sculptu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