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美国画家深入巴西丛林描绘蜂鸟之美
美洲蜂鸟的魅力无限,令人难以抵挡!优雅敏捷地移动着,闪耀着七彩羽衣,观赏蜂鸟是人生命中一种美妙的喜悦。震动着快到几乎看不见的翅膀,蜂鸟用它那细长的喙,不停地吸采花蜜,娇小的身躯穿梭在花丛之间,好像鸟类世界中的仙女般展现出一种纯真、超凡脱俗的特质。这种独特又迷人的特质,长久以来成为艺术迷和商业偏好的对象,打破藩篱,迷倒了艺术和园艺装饰爱好者。
艺术生活
《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一)

上天赋予了拉斐尔所有诸如谦逊和善良的品行,而这些美德有时只在超凡脱俗的人身上方能看到:他们天生亲切温和,又彬彬有礼、风度翩翩,总是对各种人、各种行为表现出得当的友善包容,令人舒心愉悦。

田云:走近神韵年轻艺术家 艺高境更高

提起中国,人们应该意识到,那是五千年的宽广,“每一朝每一代都有特色,很有意义,我喜欢我的工作,我很想与世界观众分享我的文化。”

消失三百年的大师雕像 重新于凡尔赛宫展出

《仄费罗斯、芙萝拉与爱神》全由大理石雕刻而成,上面共有三个人物:西风之神仄费罗斯、花神芙萝拉以及爱神,描述着希腊神话中仄费罗斯和芙萝拉相遇的爱情故事。首先,年轻英俊的仄费罗斯展开翅膀,优雅地从天而降,迎接花神芙萝拉。芙萝拉转身朝向仄费罗斯,她的姿势非常优雅,好像在跳舞一般。他们两个一见钟情。在他们的膝前则是小巧可爱的“爱神”,以男孩的形象出现在他们的前面,象征着纯洁的爱。

《神韵作品:后台奇遇》唤醒尘封的记忆

这是一部由飞天大学的学生创作的视频作品,讲述了一位神韵演员在幕后的离奇经历。故事中的小林是位年轻的神韵舞蹈演员,练舞认真刻苦,但就是不太爱惜演出的道具,接连弄坏、弄丢了多把扇子、警棍等。

2022年美国春季3场值得参观的艺术展

大约有150年的时间,文艺复兴时期一些艺术家把石头当作画布或面板在上面作画。这种艺术形式非常美妙却鲜为人知。来自全球58位艺术家、70多幅石头绘画艺术正在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St. Louis Art Museum)展出,展览主题为“石头上的绘画:科学与神圣(1530—1800年)”(Paintings on Stone: Science and the Sacred 1530–1800年)。博物馆负责欧洲艺术的策展人朱迪思‧曼(Judith Mann)策划了本次展览,展出也包括她对艺术和地质的研究。

米开朗基罗的密室与他的信仰

1975年,对美第奇小堂(The Medici Chapels)博物馆馆长保罗‧达尔‧波格托 (Paolo Dal Poggetto) 来说,是个令人振奋的时刻。他在圣罗伦佐大教堂的新圣器室(New Sacristy,祭衣圣器储藏室),发现了一个隐藏在橱柜下的活板门。活板门下,有石阶通向一个小密室,这个小密室被遗忘了500年之久。一开始以为它只是一个煤炭储藏室,然而,经过仔细思考该密室所处的位置后,波格托馆长怀疑在墙壁的泥灰层后方暗藏玄机。

英国海事杰作:格林威治海军学院

位于泰晤士河南岸的海军学院,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纳入世界遗产,是“不列颠群岛上最精美、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和景观组合”。 自1873─1997年间,海军学院矗立于此,见证了英国当年叱诧风云的海事史;为海军军官提供高级培训,也曾为中国晚清海军培养了资深军官和技术人员。

超过三百年历史的法国古董挂毯 重现四季之美

岁月不待人,昼夜轮替,日复一日,不断更迭的四季带领着我们度过了一生。四季,也因此成为经典的艺术题材之一。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 CMA)最新的展览“生命的周期:四季挂毯展”(Cycles of Life: The Four Seasons Tapestries)中,访客将可以亲眼观赏到一组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的稀有挂毯。

德国洛可可建筑之美:维斯朝圣教堂

维斯朝圣教堂(Wieskirche,英文Pilgrimage Church of Wies)建于1745至1754年间,可说是洛可可艺术的经典之作。198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维斯朝圣教堂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伊凡‧舒尔茨:专门描绘光影和雪景的画家

北方地区的风景画家们向我们展示了冬天的美好。他们的艺术让我们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雪天使、堆雪人,或在寒冷宁静的天空中越野滑雪。他们给予我们最冷季节里的大自然。

湿壁画《雅典学院》: 向西方大思想家致敬

《雅典学派》是西方艺术史上最重要、最迷人的湿壁画之一。教宗尤利乌斯二世委托多产的年轻艺术家、来自乌尔比诺的拉斐尔‧圣齐奥(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装饰他在梵蒂冈住所的四间私人客房。

超越写实的写实世界──陈夏雨的雕塑艺术

陈夏雨先生的雕塑作品看似朴实静默,但内部满蓄的生命力却暗涛汹涌。我们欣赏他的作品,常会感到不仅是我们在观赏它们,它们也反过来在观察我们。他的雕像,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似乎都是有灵性的,有内在生命在里头的。

文艺复兴的圆梦故事 内利修女克服万难圆画家梦

伟大的艺术家不需要透过言语,就能够与我们的心灵沟通。从非常逼真的战场景象到令我们为之欢唱的神圣庆典,艺术家将生活中最辉煌和最悲剧的时刻注入了更深一层的活力。不过,我们却很少关注艺术家们的生活经历:他们如何克服困难,如何坚守自己的价值观,或如何对待身边的亲友。您或许不知道,这些故事其实也如他们的作品一样精彩动人。

绽放美丽!荷兰花卉画130周年纪念展

没有什么足以媲美17世纪荷兰的花卉静物画了。华丽的花瓶里,绽放着盛大、色彩鲜艳的花束,伴随着昆虫和异国风情的水果、花瓣与贝壳,这样的画面再熟悉不过了。不过,在1600年代,这可是一种新颖的艺术形式,从栩栩如生的花束到如梦如幻的创作,尽管风格各异,这些花卉静物艺术家都忠实地描绘着花卉的自然样貌。

巴黎圣礼拜堂: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艺术

如果用“叹为观止”形容一座建筑,可以说非巴黎的圣礼拜堂(Sainte-Chapelle)莫属了。这座外表低调、内在壮观的圣礼拜堂位于法国巴黎塞纳河中的西堤岛(又译西岱岛),与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的宫殿毗连。

圣彼得大教堂:基督教世界中最宏伟的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成为巴洛克艺术重要地标,归功于伟大的建筑师和雕塑家吉安‧洛伦佐‧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

“传统艺术”有话要说

“真正的绘画艺术,不只带给人们惊喜,还像在向我们招手;她充满吸引力,让我们不自觉地想要亲近她,倾听她想要诉说什么。”法国艺术评论家罗杰‧德‧皮尔斯(Roger de Piles)在他1708年的《绘画原理》(Principles of Painting)中写到。

2022年年初在美国值得看的五场艺术展览

18世纪时,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贾克-路易‧大卫(Jacques Louis David)通过他的画笔,传达了经典不朽的主题,包含政治动荡的题材。作为革命支持者,大卫见证了法国大革命并将其画了下来——也因此,他后来成为了拿破仑的御用画家。

凡尔赛宫花园里的小城堡:小特里亚农宫

1761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1710-1774年)委托建筑师昂热-雅克.加布里埃尔(Ange-Jacques Gabriel)在凡尔赛宫的花园深处设计一座朴素的宫殿,作为暂时远离宫廷压力的休憩处所。这就是至今著名的小特里亚农宫,不仅是路易十五和家人修养生息之所,在路易十六登基后更成为了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专属的私人宫殿。

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壁挂:“妇女贵族”

英国“哈德威克厅”(Hardwick Hall)顶楼的墙壁上,挂着五幅“贵族妇女”(The Noble Women)的贴布绣壁挂,她们分别是芝诺比娅(Zenobia)、卢克丽霞(Lucretia)、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潘妮洛碧(Penelope)和阿尔特米西娅(Artemisia)。这些壁挂曾经用来装饰贝丝夫人(Bess of Hardwick)私人小房间的高墙。壁挂中的女性不仅出身高贵,而且品格高尚,让我们想起了十六世纪女性的美德。

米开朗基罗有砸毁他的雕塑《卸下圣体》吗?

到了晚年,米开朗基罗开始雕刻《卸下圣体》和《朗达尼尼圣殇像》(Rondanini Pietà,现保存于米兰)。在此期间,他还身兼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师,这是他毕生最艰难的工作之一。

走进文艺复兴肖像画的世界 寻找昔日梦想与希望

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家博物馆(The Rijks Museum)推出新一期特展《记住我》(Remember Me),重现超过一百位文艺复兴画作中的人物。透过这些肖像画,我们可以看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心中珍视的事物:他们的希望、梦想和成就。

【舞蹈三剑客】神韵舞蹈专业考核幕后花絮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将面临巨大考验——这周是神韵艺术团的专业考核周。这意味着七个艺术团都要接受严格的专业考核。到了三剑客--李宝圆、蒲彧和金志成,背水一战的时候了!

木雕界的米开朗基罗: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上)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要和时间赛跑,从零开始排练一个节日庆祝活动。

贝尔福的雄狮

《贝尔福的雄狮》,这只灰红色的狮子长二十二米,高十一米一,由粉红色砂岩块组成,安置在贝尔福城堡悬崖下的灰岩墙边,至今仍是法国最大的石像。作品表现的是一只被逼到角落的狮子,愤怒中却令人生畏,正如战士们抵抗强敌的英勇与坚忍——这是千百个真正的胜利也无法相比的不屈精神!

画中时空(四)

在绘画上自然也涉及到对时间的表现,比如作品里对动势的描绘、连续的叙事画构图等等,就是将时间因素投射到所对应的平面上的办法。最常见的画法是通过构图、光影、色彩,表现一种动势,这种表达方法看似表现了空间定格的一刹那,但又明显包含着时间延续的趋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动势感”。

【舞蹈三剑客】神韵新泽西演出幕后花絮

何以炼就舞蹈三剑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兼神韵演员:李宝圆、蒲彧与金志成,将正面迎击紧张而忙碌的日程所带来的压力。

画中时空(三)

绘画所表现的情景其实是对可视空间的一种模拟,这种模拟建立在人们已有的视觉基础之上,但又并非完全复制现实中的一切。有写生经验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对繁琐衣褶的概括或削减,还是对物像细节的处理与调整,都会让作品最终的效果与实物或模特之间出现一定的区别。这是因为作画者的主观因素参与到了艺术活动中。不仅如此,人的大脑甚至还能对一些客观现象做出自动处理。

共有约 258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