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著名宮廷樂舞與月亮的故事

文/高天韻
月夜(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8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傳說中,登月的記錄是中國人開創的。嫦娥之後,一位唐朝皇帝也曾遊覽月宮,這段故事不僅有文字描述,還被選入頤和園的長廊彩繪呢。2013年,神韻藝術團據此創作了舞蹈《唐玄宗遊月宮》,再現歷史片段。

開元年間,中秋之夜,唐明皇手執酒樽,對月獨飲。他醉意朦朧,恍然入夢。這時,一眾仙女飄然而至,在宮苑優雅起舞。當中的粉衣仙娥「喚醒」玄宗,邀請他赴月宮一遊。於是,大唐天子飛到廣寒宮,欣賞超凡脫俗的仙樂仙舞……夢境消失,玄宗凝望夜空,回味那奇妙而短暫的神遊。

這件軼事在唐朝中期以後就有了文字記錄,版本各異,但主題相同。安徽省還出土了宋朝的「唐王遊月宮」銅鏡,鏡上刻著宮殿、高大的桂樹,身穿長袍、頭戴高冠的男子和迎客的侍女,生動地描繪了人間皇帝造訪廣寒清虛之府。

唐玄宗尊佛重道,治下三十年開元盛世乃唐朝國力巔峰時期。他並且多才多藝,尤擅音律,喜歡演奏琵琶和羯鼓,因而被稱為「音樂家皇帝」。唐代最著名的舞曲《霓裳羽衣曲》便是玄宗回憶其在月宮聆聽的仙樂歌聲而作,他譜曲又編舞,並親自教梨園弟子演奏,可惜舞、樂現已失傳。

有關《霓裳羽衣曲》的表演情景,著名詩人元稹、白居易都曾題詩讚詠,特別是香山居士的《霓裳羽衣歌和微之》對該曲的結構、曲調、服裝、舞姿等方面進行了細緻的記述和刻畫,為後世留下珍貴的見證。

詩中寫道:「案前舞者顏如玉,不著人間俗衣服。虹裳霞帔步搖冠,鈿瓔累累佩珊珊。」詩人盛讚道:「千歌萬舞不可數,就中最愛霓裳舞。」

那優美的曲調,飄逸的舞姿,來自天上仙界,如今在神韻舞台上大放光彩,妙不可言。

神韻作品的編舞、配樂、服裝和背景等都透出飄渺的仙氣,亦幻亦真,引人入勝。鑼聲開啟大幕,深藍色的夜空下,一襲黃袍的天子舉杯問月。深沉的銅管烘托出宮廷的華貴、神祕,悠揚的琵琶、長笛與弦樂交織,渲染輕靈、玄妙的氛圍。仙子們身著素色衣衫,裙䘧飄飄,纖塵不染。

神韻獨創的動態天幕是舞台的延伸,從長安城到廣寒宮,景象的變化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在拓展視野的同時也擴大著思維和心境。網上觀賞,已感相當震撼,若能親臨現場,將會是怎樣的驚歎!

一名觀眾在「神韻作品」網站留言說:「很喜歡看這個舞蹈,了解了霓裳羽衣舞的由來。神傳文化鋪就了傳統的路,人的心地善良,神韻告訴了人真正的大唐盛世文化的輝煌歷史。」

唐玄宗遊月宮,頤和園長廊彩繪。(維琪百科)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李白《把酒問月》)。月亮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元素,也是古代文學頻繁出現的主要意象,她溫柔、皎潔、靈動,引人遐思。黃曆八月十五慶中秋,賞月、食月餅,是漢文化圈的標誌性節日之一。幾千年來,對月亮的讚美反映了古人對生命的思考及對另外空間的嚮往。

今天,神韻藝術團以創意非凡的舞蹈和音樂還原盛世風貌、演繹帝王傳奇,啟發眾人邁向新的探索、新的天地。

點擊觀賞《唐玄宗游月宮》的完整影片

歡迎欣賞更多神韻作品:

乾淨世界: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TW/channel/uKDuVZFTkSNei

IG:https://www.instagram.com/shenyunworks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henYunZuoPin

推特:https://twitter.com/sycreations_ch

責任編輯:李沐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66年,一群「破四舊」的紅衛兵來到法門寺,先是搗毀了佛殿內的銅像,又試圖挖開真身寶塔。住持良卿法師上前喝阻,被打得頭破血流。法師隨後披全身澆滿煤油,在寶塔前自焚。
  • 《可愛的牧羊女》展現了莫扎特在音樂創作各方面嶄露頭角的才華。這位年少的作曲家模仿法國、意大利和德國的歌劇樣式,加入通俗的曲調,同時表現出對音樂風格及其語言的自信。他在巴洛克風格和古典風格的交匯點上譜寫了一部作品,開創了一種新類型歌劇──後來成為18世紀古典主義風格,為他後來的音樂創作奠定了基礎。
  • 就像學習西方經典一樣,東方的傳統戲曲也值得我們認識。「你會唱一段崑曲,你就懂得欣賞《游園驚夢》,你會唱一段《蘇三起解》你就會愛上《四郎探母》。」陳金次說:「我們從小不讓小朋友喝茶,他長大後怎知品茶呢?土壤的流失,是傳統文化式微的主因。」
  • 留學法國的簡秀珍體悟到,法國的藝術當然很棒,大家隨口就可以說出莫內、梵谷……這些藝術大師,然而,這些所謂的「大師」能夠廣為人知,是因為有非常多人在幫他們寫詮釋、寫介紹,人們才知道怎麼去欣賞,知道他們好在哪裡。
  • 陳冠霖給自己的「終極目標」是「把李天祿演過的戲演過一遍」。這個目標並不意味著把前輩演師留下的劇本原封不動的重現。「基本上要抓住觀眾,劇情、音樂、口白都非常重要,要注意的應該就是要讓觀眾看得懂,覺得音樂好聽,劇情合理精彩。」陳冠霖說。
  • 加官進祿、長命百歲、金榜題名、家庭團圓,都是人們對幸福的想望,但看了戲就能得到嗎?非也。天官出場時的定場詩講得清楚:「瑞靄祥光紫霧騰,人間福主慶長生。欣看四海升平日,共沐恩波享太平。」
  • 七年出國三十多次,足跡幾乎踏遍全球之後,陳錫煌不免感慨,懂得文化的外國人,願意千里迢迢來看戲,但傳統戲劇在台灣卻非常弱勢。憑著一股「藝術的東西不能給外國人看不起」的志氣,2009年,陳錫煌以自己的名字成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
  • 大幕拉開,雄渾的圓號響起,氣氛凝重。只見江水滔滔,霧氣瀰漫,一艘艘戰船正在行進。諸葛亮一襲白衣,羽扇輕搖。面對沉沉夜色,他胸有成竹。兵士們奮力搖槳,向曹營進發。接近對方水寨時,諸葛亮命士兵擂鼓吶喊,鼓聲引來曹軍箭如飛蝗,射中船上綁紮的草人。很快,孔明收箭十萬餘支,滿載而歸。
  • 皚皚白雪,連綿青山,芳草萋萋,悠揚的笛聲緩緩而出。隨之,樂曲節奏轉而明快昂揚,一群藏族少年們躍然而至。他們揮舞著的雪白長袖飄曳在雪域高原的藍天白雲下,純潔無瑕。這是神韻作品的早期節目《為神歡歌》的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