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道如修行:觀天下 識神機 通古今(上)

——弈道文化探索
作者:梅花一點
弈道,不僅僅是藝術之道,遊戲之術,它運行易數弈理,蘊藉高尚智慧。 圖為五代十國南唐周文矩《重屏會棋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0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圍棋,也稱「弈」。弈者,音同「藝」,也音同「意」、「易」。所以,弈道,不僅僅是藝術之道,遊戲之術,它運行易數弈理,蘊藉高尚智慧。《論語‧述而》篇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沉潛用意之人細研之,明悟修心之人善用之,莫不有益,皆可悟理。

圍棋主要有兩種類型的人。一種是「競技派」,一種是「證道派」。「競技派」講求競技能力的提高,以勝負為弈棋的最終目標,類似兵戰四方,成就霸業。弈道廣大,兵道兵法相關的弈理甚多甚廣。眾所周知,《棋經》模擬《孫子兵法》十三篇,也被後人稱之為《棋經十三篇》。像圍棋界稱道的「五賦三論」,其中的東漢馬融《圍棋賦》、三國曹攄《圍棋賦》、西晉蔡洪《圍棋賦》、南朝梁武帝《圍棋賦》、三國應瑒《弈勢》等等,都是以兵道兵法論圍棋。如今各式各樣的圍棋比賽,數不勝數,圍棋的競技水平也在全面提高。兵法兵道與圍棋弈理的互動關係,更容易為大家所知,此是共識。本文權且不論,讀者自可參考原著。

另外一種是「證道派」,現在有人也把「證道派」稱為「求道派」。這一派的圍棋愛好者,還存在我們社會生活之中嗎?他們會是以怎麼樣的形象和狀態呈現給我們呢?據《弈人傳》卷十六記載:「聞《梨軒曼衍》云:弈初非人間事,乃仙家養性樂道之具。」古人敬神拜天、重德修道,自然而然在對弈活動之中能夠體悟到「證道」的樂趣。本文嘗試從幾個角度探尋古人「弈棋證道」的特徵,以待方家再證。

一、弈道之源:周天畫地,河洛易數

相傳晉朝張華《博物志》記載,「堯造圍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這是我們能夠知道上古堯舜時代,就已出現圍棋這項遊藝活動了。至於堯舜是以什麼原理和機制製作圍棋遊藝的,確實無從得知。

反而是,中國象棋產生的原理和機制,人們很容易理解。象棋裡的每一種棋子,都有命名:帥、相(象)、士、車、馬、炮、卒(兵),是以國家軍事機構層級為命名系統,每一種棋子行走的方式也有固定規則。這就說明,象棋的產生,至少是在國家軍事建置比較完整的情況下,人們開始熟悉國家軍事的層級操作後,才逐步創制出象棋的遊戲模式和規則。有了國家體制,然後建立完整的軍事建置,接著規範軍事部門的運作,指派軍事人員的具體操作,形成一種軍事活動的整體設計和理念,最終形成具體戰爭的行動。象棋依此成型的軍事程序,就有了可以模仿遊戲的標杆範式。那麼,從思想史角度看,或是從道術理念看,中國象棋完全是以軍事性的兵法兵道為思想核心來創制的遊藝。

相對於圍棋的形制特點而言,僅有黑白兩種棋子,則很難想像圍棋的產生會與「國家軍事建置」的文化歷史背景有關係。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圍棋之道,確實與兵道類似,也能夠促成對兵道兵法的認識和發展。儘管如此,對於圍棋的產生原理與運作機制,一直沒有得到非常確切的看法。

《周易‧繫辭》:「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依此為原則,圍棋被認為是按照天地形制創作成了一種遊藝活動的。漢代李尤《圍棋銘》:「棋法陰陽,道為經緯。」陰陽,就是黑白兩道棋子。這個「道」,是線條、線路的意思。那麼棋盤的「道」,就如同天地的經緯線。故而,棋盤如同天地的經緯網。漢代班固《弈旨》非常明確地說:「局必方正,象地則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棊有白黑,陰陽分也;駢羅列布,效天文也。」天文地理、黑白陰陽,構成創制圍棋的基本道術元素。《玄玄棋經‧邵庵老人序》總結稱之為「周天畫地,制勝保德」。

直到南宋有一則名人與圍棋的互動故事,又增加了另外一個更為神祕的文化角度來推測創制圍棋原理。故事記載在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丙編卷一裡:

陸象山,就是南宋儒家心學大師陸九淵,因為後人尊稱他為「象山先生」,故而也稱他為「陸象山」。他少年時經常去南宋都城臨安市集店舖裡觀棋,一連看好多天。其中一位圍棋高手也看見他了,就說:「官人日日來看,必是高手,願求教一局。」陸象山回答:「我不會啊。」就拒絕了。三天後,陸象山又來,但他只是買一副棋局,拿回去懸掛在室內牆壁上。陸象山連續兩天,躺著仰視這棋局,忽然悟到,說:「這就是《河圖》數理啊。」陸象山起身再去臨安集市找到那位圍棋高手,和他對弈起來。結果,陸象山連勝兩局。那位高手起身稱謝說:「某人本是臨安第一棋手,凡是來和我對弈的,都要饒他一手。今天官人的棋力,反而是先饒我一手。您真的是天下無敵手了。」陸象山就笑著離去了。

陸象山連續兩天,躺著仰視這棋局,忽然悟到,說:「這就是《河圖》數理啊。」圖為宋朝劉牧《易數鈎隱圖》中的河圖八卦和洛書五行生數圖。(公有領域)

從此,圍棋增添一個別稱:「河洛」。河洛就是河圖、洛書。他們應用黑白圓點,表示數字一到十,奇數為白色點,偶數為黑色點,並且擺放在東西南北中的方位,形成一種特別的組合格局卦圖。

《河圖》口訣是:

一六共宗,為水居北;
二七同道,為火居南;
三八為朋,為木居東;
四九為友,為金居西;
五十為途,為土居中。

《洛書》口訣是: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
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居中宮。

我們拿圍棋來對比河洛之圖,真的差別不大。從北宋初期開始,儒家學者們如周敦頤、邵雍、劉牧、朱震、朱熹等等,開始研究太極、河圖、洛書的各種形制圖畫,開闊人們對易學研究的視野,人們開始將圍棋的形制特點,拿來與河圖洛書做比較。想必時代機緣已成,由此產生南宋陸象山弈棋這則故事,以棋悟理,依理照圖,由圖成技,運技勝算。此公案在棋界傳為美談。清代汪縉《汪子遺集・弈喻》篇,有一名段說:「弈之為言,易也。弈之數,周天之數也。弈之子分黑白,陰陽之象也。而運之者,心也。善弈者,不泥象數而求心,不遺象數而求心者也。」這段弈理,非常洽和陸象山的弈棋故事。

更為重要的是,人們因此對於圍棋創制的理念,由簡單的黑白陰陽概念出發,轉入更深層次的陣圖,直接抵達易學的河圖洛書領域裡,擴大了人們推測圍棋弈理機制創造的範圍。

由「天地經緯、周天畫地」到「黑白陰陽、河圖洛書」的探賾索隱,一直到今,留下無數圍棋弈理創制起源的謎團,或許讓充斥著現代文化在頭腦裡的我們有更多的深思與啟迪吧?

行棋過程中,「觀」很重要。局外人要靜心觀察,局內對弈人也不可妄言,而是專心細緻勘察棋局。圖為清 徐天序〈山水畫冊.坐禪》。(臺北故宮博物院)

二、弈道之觀:盡覽天下古今,明人世,知天道

觀,就是觀察,觀看。馮夢龍《醒世恆言》卷九有句流傳甚廣的俗語:「觀棋不語真君子,把酒多言是小人。」行棋的過程中,「觀」很重要。局外人需要靜心觀察,不可妄言而打破棋局,攪亂對弈者的行動;局內對弈人,也不可妄言而是專心細緻勘察棋局。所以,「觀」是局內人與局外人都應該具備的基本作為。

然而,修行人會有更深的感觸。在佛教的「天台宗」也非常重視「止觀」的修行方法。「止」就是屏息各種各樣的思想念頭,止息妄念;「觀」就是靜心觀照萬事萬物,如實觀察一切事物變化。就這樣,「觀」這樣最平常的個體行為,成為修行方法的一條路徑。

早在《周易・觀卦》有言:「中正以觀天下。」用公平正道的眼光觀察,對於「觀棋」與「觀天下」二者而言,道理一致,道義也一致。而如何觀察「中正」,如何行之「中正」,如何堅持「中正」,這些都是一種嚴格的修行行為,真修之人方有所悟。「中正」之觀,考驗的是個人的心態,昇華的是個體的境界。

邵雍《皇極經世書・觀物外篇》說:「以物觀物,性也。以我觀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大意是說,以人的純真天性觀看事物,自然就公允清明;以人的情感和個人立場觀看事物,自然就會偏頗晦暗。

邵雍在《皇極經世書・觀物篇》繼續強調:「道為天地之本,天地為萬物之本,以天地觀萬物,則萬物為萬物,以道觀天地,則天地亦為萬物。道之道,盡於天矣,天之道,盡於地矣,天地之道,盡於物矣。」(《邵雍全集》第三冊一一五〇頁)也就是說,天地依照大道運行,人要了解大道就需要修煉。一位修煉者如果依照大道的準則來觀照天下,那麼,天地萬物的運轉規律,也就盡在其中。而如今,現代社會裡有幾人能夠修行大道、體悟大法而觀照天下萬事萬物呢?

邵雍繼續讚歎道:至人,「謂其能以一心觀萬心,一身觀萬身,一物觀萬物,一世觀萬世者焉;又謂其能以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功,身代天事者焉;又謂其能以上識天時,下盡地理,中盡物情,通照人事者焉;又謂其能以彌綸天地,出入造化,進退古今,表裡人物者焉。」(《邵雍全集》第三冊一一四九頁)邵雍明確表達了,修煉有道者能夠通過身邊的一人一物,通達天地人三才的各種古今智慧,所謂「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通人事」是也。就連先秦老子《道德經・第五十四章》也說:「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邦觀邦。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如此類推,入棋局,觀天下,明古今,恐非虛言。班固《弈旨》裡就讚歎弈棋行局之象:「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權,下有戰國之事,覧其得失,古今略備。」宋朝宋白《弈棋序》也說:「散木一枰,小則小矣,於以見興亡之基。枯棋三百,微則微矣,於以知成敗之數。」觀那小小棋局,如同觀天下,那幾乎等同於仙人的遙視千里眼,通古貫今的宿命通功能了。《周易・觀卦》說:「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天有天象,地有地理,人有人事,天地人三才莫不遵循天意神道,古人早已明此理而觀此道了。可惜,如今的當代人,有幾人會意識到「天之神道」呢?天,如果有神道,那麼天就有神管理著,天地運行就有天象變化的安排,就有天意的指引,就有天道的原則。所以,邵雍《觀物吟》嘆道:「時有代謝,物有枯榮。人有盛衰,事有興廢。」(《伊川擊壤集》卷十四)

邵雍就通過「悟易觀棋局」(《天悶幽居即事》,《伊川擊壤集》卷四)的方式,寫就一首長詩《觀棋大吟》,共三百六十韻,一千八百字。因為該詩太長,在此不便輯錄,讀者可參考《邵雍全集・伊川擊壤集》卷一。裡面內容涉及:造化乾坤,得失禍福,古今因革,人情世故,吉凶動靜,道德性理等等。此詩以弈棋為主題,對映天地萬物因革,觀化古今歷史興衰,並非簡簡單單的「觀棋」的行為所能及也。《觀棋大吟》可以說是邵雍巨著《皇極經世》的詩歌註解,表現了邵雍「觀天下,測萬物,知未來」的史學道術歷程,如同司馬遷說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

若是知曉邵雍的道術文化背景,則可以意識到邵雍巨著《皇極經世》是推算古往今來的史學測算書。該書中由唐宋時代逆向推算出歷史史料沒有準確記載的「堯舜禹到西周共和年間」的紀年,以此為範例,暗示世人也可以以此類推,推算出未來的種種歷史狀況。只不過天機不可洩漏,觀棋不便言語,《皇極經世》在書中內容只有運算古今、明悟世人,已經足矣;至於邵雍以後未來的情況,只需以書中之理推算即可。這也是一種「觀棋不語」的真君子境界吧。

有人說,今之下棋對弈者成千上萬,局譜鋪陳也是成千上萬,怎地就沒有通古貫今的能耐呢?很明顯,現代人沉浸在現代文化之中,做的許多事情與古人修道之意相差甚遠,當然也就很難理解什麼是「以道觀萬物」,也就是沒有把握古人修為「觀」的本真含義,故而侷限在棋局的行棋形勢和爭爭鬥鬥之中,如此的個人狀態如何能夠成就得了「觀天下」的修為與人生格局呢?

以凡俗之氣,觀察天下萬物,得到的是偏頗晦暗之理。以修煉之道,觀察天下萬物,得到的是貫古通今之三才智慧。修煉之人觀棋悟理,這可能會獲得什麼樣的智慧,成就什麼樣的造化呢?(未完待續)◇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典漢文(Classical Chinese)簡約、精鍊,數不勝數的名家名篇散發著音韻之美,以及微言大義的感染力。當我們提倡恢復傳統時,不应忽略文言文——漢語言文化的源頭。在浮躁動盪的當下,古文佳作展示的恬淡心境與睿智哲思正是今人所需。
  • 漢代學者所著《毛詩·大序》是一篇古代詩歌理論專文,系全部《詩經》作品的序言。全文僅六百餘字,闡明了詩歌的性質、分類和社會作用,其論理遠超詩外,涵蓋人倫、治國、文學藝術、道德等多個層面,對今日的執政者及百姓大眾仍有啟示意義。
  • 春秋時期,衛國國君衛襄公(?—前535年)訪問楚國。衛國大夫北宮文子,即北宮佗,也隨襄公出訪。在楚國,北宮文子從楚國令尹圍(?—前529年)的儀表,看出了他的不臣之心,並預知此人不會善終。
  • 〈鹿鳴〉是一首中國古代朝廷宴群臣及嘉賓所用的配樂詩。「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野外的萍草乃天生地養,鹿在野外得到萍草食物,呦呦然鳴,發自於內心的感恩上蒼。
  • 中華文明能五千年一脈相承,綿延不斷,這是否是上天的眷顧與選擇呢?那麽神為什麽要如此安排這台戲呢?
  • 宋詩講究「理趣」,像「柳暗花明又一村」,「遠近高低各不同」,「淡妝濃抹總相宜」,「為有源頭活水來」等等名句,塑造意境之中凸顯出哲理,推衍意象之內暗含著義趣,大宋文化風貌,意韻煌煌燦爛。
  • 邵雍使用淺顯平淡的說理詩句,開闢儒家「以理入詩」的風氣,引領大宋詩壇增添許多「理趣」與「意韻」的詩風。本文所舉的幾首邵雍詩,則是邵雍重新再現「誠明」文化的精髓
  • 無極至廣大的天地淵源,流淌億萬年的永生奧義,在世間生命的記憶之先昭現,若隱若現的玄機 映照寰宇的瀚浩,運行天人歷史的神性祕密。
  • 圍棋,是中國古代一大發明。晉代張華《博物志》說:「堯造圍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可知,上古早有圍棋之遊藝了。
  • 「殘心」是什麼?它普遍存在於日本文化中,是日本傳統美學思想的一種體現,不論是劍道、茶道、舞蹈……都帶著禪意的表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