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象示警】

「天變」不是偶然的 有歷史事驗

作者:允嘉徽
從天人合一的史觀來看,「天變」不是偶然!(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5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天空中出現的異象比如:日食、月食、彗星、暴風雨、落雷等,這些不少見,古史書中稱為「天變」,尋根究底,都有其對應的人間人事異變的現象,「天變」原來是上天預示的凶兆。還有較少見的,或較少人注意的「天變」現象,如天裂天鳴,也都有相對應於人間的異常大事。

根據劉向的說法:「天裂,陽不足;地動,陰有餘。」就說天裂對應的是人間陽氣不足的現象;地震則是顯露人間陰氣過盛的現象。在房玄齡等人合著的《晉書》的天文志中有一些記載。

西晉時的天裂天鳴和史傳事驗

元康二年 天裂

在晉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空西北方的天空出現了大裂縫。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大裂。按劉向說:『天裂,陽不足;地動,陰有餘。』是時人主昏瞀(*瞀音冒,愚昧無知),妃后專制。」

《晉書‧列傳第五十九》說到:「晉自元康之後,政亂朝昏,禍難薦興。」愚昧無知的晉惠帝司馬衷登基後昏庸無能,朝政昏亂,元康時期,禍亂接連不斷發生,內有賈后和權臣賈謐等等掌權亂政,外有戎狄交侵,民生塗炭。

《晉書‧志第十七 五行上》記載「賈后凶恣,賈謐擅朝,惡積罪稔」。晉武帝死後,晉惠帝無能力治理朝政,以致後來引起宗室、外戚爭權奪利,賈南風得以專權。賈謐是西晉外戚、權臣,本姓韓,過繼賈家,襲承了其外祖父賈充的魯公爵位,姨母是賈后賈南風。

永康元年(西元300年)賈后與他聯手殺害被他們廢黜的晉惠帝唯一的兒子、皇太子司馬遹(後稱愍懷太子,母謝玖)。賈后從此專擅朝政八年。

皇太子被廢黜引起朝臣不滿,後來趙王司馬倫藉口為太子報仇,盡誅賈氏。晉朝陷入八王之亂的的黑暗動盪時代。

太安二年天裂

晉惠帝太安二年八月庚午日,天空正中裂為兩半,發出三次如雷鳴般的聲音。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太安二年八月庚午,天中裂為二,有聲如雷者三。君道虧而臣下專僭之象也。是日,長沙王奉帝出距成都、河間二王,後成都、河間、東海又迭專威命,是其應也。」

天裂天鳴的現象,根據占卜的解釋,這是「人主失位,兵起」的徵兆,預示著國君將喪失地位,將爆發臣下興兵作亂之事。

當日發生了長沙王奉安帝討伐成都王、河間王的事。次年發生趙王司馬倫篡位,改元;後來被齊王冏興兵討伐推翻,但齊王冏卻掌握兵權,不向朝廷稱臣,專權淫奢,次年,被處死。之後,成都王、河間王、東海王相繼專政。這個天裂現象對應了此歷史事件。

升平五年天裂

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卯夜,天空從中裂開,寬度達三四丈,發出如雷鳴般的聲音,田野裡的野雉鳥都鳴叫相應。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卯夜,天中裂,廣三四丈,有聲如雷,野雉皆鳴。是後哀帝荒疾,海西失德,皇太后臨朝,太宗總萬機(政務),桓溫專權,威振內外,陰氣盛,陽氣微。」

這是國家陰氣強盛,陽氣衰微的顯露。

升平五年(西元361年)五月丁巳,穆帝崩。皇太后令以琅琊王奉正統(晉成帝之子)繼位,是為哀帝。哀帝雅好黃老之術,斷穀,興寧二年,服食長生藥過多而中毒,完全無法處理政務,崇德太后復臨朝攝政。那是發生在天裂之後二年。興寧三年二月哀帝死,無子嗣,皇太后的意旨,讓琅邪王司馬奕即位。

此時,桓溫掌握了朝政,他的威勢在朝廷內外都非常顯赫。儘管他不守臣道,有篡位的野心,但因為皇上無過,他不敢公然行動,怕招來眾人的非議。於是,他採用了陰暗的誹謗手段,散布容易造謠的宮闈床笫之事,稱皇上不能人道,並誣陷帝的三個皇子(妃嬪田、孟美人之子)是帝的男寵所生,以此來達到廢辱皇上的詭計。

桓溫和崇德太后合意,在太和六年(西元371年),他宣讀崇德太后令,指稱:「有此三孽,莫知誰子。人倫道喪,醜聲遐布。」將帝司馬奕廢為東海王,之後再貶為海西縣公,遷居吳縣西柴里,並將其田、孟二妃及三皇子處死。

史稱被廢的司馬奕為廢帝。皇太后垂簾聽政,桓溫專權,朝中陰氣強盛,陽氣衰微。

太興二年天鳴

元帝太興二年八月戊戌日,天空東南方響起鳴聲,聲音如強風激烈吹在水上一般。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元帝太興二年八月戊戌,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京房《易妖占》曰:『天有聲,人主憂。』三年十月壬辰,天又鳴,甲午止。其後王敦入石頭,王師敗績。元帝屈辱,制於強臣,即而晏駕,大恥不雪。」

京房《易妖占》說:「天有聲,人主憂。」三年十月壬辰日,天再次發出聲音,連續三天,直到甲午日才停止。第二年的永昌元年四月王敦入石頭城(建在長江畔石頭山上的江防要塞,於今南京境內),結果征討王敦的王師打敗仗。元帝屈辱,被強臣所控制,不久就駕崩,未能洗刷大恥。

隆安五年天鳴

閏月癸丑,天東南方發出鳴叫聲。六年九月戊子,同樣在天東南方又發出鳴叫聲。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六年九月戊子,天東南又鳴。是後桓玄篡位,安帝播越,憂莫大焉。」

京房《易妖占》有說:「天有聲,人主憂。」

孫恩(中書令孫秀之後)於安帝隆安三年起兵反晉,隆安五年三度攻擊浹口(今鎮海口),於次年敗死,餘兵由他妹夫盧循領導,世稱「孫恩盧循之亂」。

在隆安五年的二年後——元興二年十二月壬辰日,桓玄篡位,安帝被降為平固王,第二十天,安帝流亡尋陽。元興三年閏五月己丑,桓玄故將揚武將軍桓振攻陷江陵,安帝被劫入賊營,晉朝陷入巨大的危機。

義熙元年天鳴

晉安帝義熙元年八月,天空發出聲音,聲音來自東南方。

《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記載:「義熙元年八月,天鳴,在東南,京房《易傳》曰:「萬姓勞,厥妖天鳴。」是時安帝雖反正,而兵革歲動,眾庶勤勞也。」

京房《易傳》說「萬姓勞,厥妖天鳴」,指出天鳴是妖異作亂,百姓勞苦的徵兆。此時,儘管晉安帝雖然擊退了作亂的桓溫,但兵亂不斷,人民辛勞,國家仍然陷落動盪之中。

「天人合一」 的處世哲學

中華文化遵循「天人合一」的生命哲學,追尋著神指示給人的路。古人所說的「天」是大自然的天,但不僅止於表象的天,而是內在的天意顯示給人的指引。古代的史官,觀察天象,歸納出各種對應人事的徵兆,包含凶兆和吉兆,呈給帝王作為施政的依循,落實了《易·繫辭上》、《史記》所說的「天垂象,見吉凶」的內涵。

從上述《晉書》的天文紀錄中,可以看到天象異變顯示的凶兆在史事中都能得到證驗。從這些歷史中,我們也可觀察到天象異變的顯露到人間異變事件的發生之間,往往有一、二年時間的延宕,這也是給世間人悔咎改善的機會。

資料來源:《晉書‧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晉書》◇

─點閱【天象警世】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與其它文明相比,中華文明的一大特色,是對家、祖先、孝道的高度推崇。本章就是鮮明的體現——曾子說:「敬慎地辦理父母的喪事,虔誠地追祭歷代的祖先,老百姓的德行就會歸於淳厚了。」在親情中,人心有了依歸,人生有了溫暖,社會道德由此奠基,社會秩序由此擴展(古代中國是家國同構),所以說「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 天燈, 放天燈, 天燈節, 台灣, 平溪
    黃曆正月十五夜稱「元宵」,又稱「上元」「元夕」「燈節」。這一天裡,人們鬧元宵,吃元宵、猜燈謎、結伴賞花燈,古代詞人也把賞燈會情景寫進詩詞。寫元宵燈會的詞,不計其數,而南宋辛棄疾的一闋《青玉案‧元夕》,則千古長在人心。詞中有元宵的勝景,詞中對燈節寄情,更有人生的深意。
  • 在古代留下許多龍的故事;對現代人來說,有人認為「龍」只是一個概念,也有人認為龍的故事只是一種神話傳說。有意思的是,為何自古以來每個民族都離不開神話故事呢?歲逢甲辰龍年,我們也來回味一些龍的故事。
  • 「不重則不威」。君子一定是自重的,否則就沒有尊嚴、威嚴。這裡的「重」,始自內心, 「正心誠意」,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威」就表現出來了,如:「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相反,如果一個人不自重,言行輕佻,勢必招來侮辱,所謂「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也。
  • 「觀止」一詞出自《左傳》:吳國公子季札在魯國觀賞周樂,至《韶》舞,說:「德至矣哉!大矣」,認為已達到盡善盡美,無以復加,讚嘆道:「觀止矣。若有他樂,吾不敢請已!」
  • 《論語》開篇講「學而時習之」,這個「之」指什麼呢?就包括本章所說的四者——「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孔門教學是順著人性施教,不是教人禁慾,而是教人修心,比如教人:好色之念減輕一點、賢賢之心加重一點,使生命境界不斷提升。
  • 黃曆甲辰年,龍年,是個「無春年」,受到閏月的牽連,立春早於除夕,落在黃曆前一年年尾。而且從甲辰年開始連續五年的時間,「朔望月」周期將出現異於尋常的狀態,造成連續五年「沒有年三十」。
  • 傳統的中國新年到底有多少天?每天應該做什麼?從臘八節開始一直到晦日結束,咱們來看看古人過年和今天有多少差別。
  • 要說全中國14億人口每年過的都是假春節,這話可能很多人不信。但是你知道中國新年在過去一百年間曾經被封禁過三次嗎?那你知道這三次封禁又對這個節日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呢?
  • 本章強調學習以修身、踐行為本。孔子教學,強調「文質彬彬」,因為「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就是說,質多於文就難免粗野,文超過了質又難免虛浮,文和質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才是君子。子貢也說,「文猶質也,質猶文也」,假如毛都去掉了,虎豹的皮革和犬羊的皮革就沒多大區別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