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三堂會審

蘇三從魔難中走出來
袁榮易
  人氣: 76
【字號】    
   標籤: tags:

《三堂會審》用三審一答的問案場景形成獨特結構,突顯戲曲濃縮、精華的演出型態。敘事最忌流水賬,傳統戲曲善用巧妙,營造出發人深省的主題,從頭到尾間不容髮,讓人看的目不轉睛,溶於琴弦與鑼鼓之中。《三堂會審》又名《玉堂春》,是善良蒙冤的一首「命運交響曲」,蘇三遭人誣陷,已被貪官問成死罪。昔日戀人王金龍出任巡按,急於平反,但官場有其步驟,不容造次,他需謹慎從事。

蘇三用倒敘的形式交待案情。三位審理者:一是當事人(王金龍)、一是批評者(藍袍劉秉義)、一是同情者(紅袍潘必正),用三種不同的觀點觀看此案情。舞台表現手法高明,即使比之今日電影最時髦的多觀點敘述技巧,也毫不遜色。

藉這四位演員的做表、神情,引領觀眾進入過往情境;觀眾本身也成了審理者,參與在抽絲剝繭的問案中。然而近代的編劇者,不能理解此劇的奧妙手法,嫌《三堂會審》沒頭沒尾,竟將蘇三所倒敘的事情,增編演在前面(為的是告訴觀眾蘇三講的是真的,如此卻讓審案喪失懸念的趣味);最後又加演王金龍與蘇三結婚團圓(古人的智慧早就有「開放式」結局的編劇法,觀眾自可聯想,實不必一一道盡)。這其實是不尊重古人,自以為是的「改良」京劇,卻不折不扣改成流水賬的結構,讓人看的累贅與乏味。不但不能使原劇加分,反將原來的精彩,變成黯然失色。

開場是都察院三位官員會審的大場面,蘇三戰戰兢兢的上場,跪在堂下。王金龍高高在上,乍然見到已嫁作他人婦如今身陷囹圄的舊情人,立即氣血翻湧,昏厥過去。舞台立即起了大變化:解差帶著蘇三暗下,潘劉二位也暗自下場;王金龍的「大帳」放下,衙門改成病床(如此俐落的場面調度令人驚奇)。接演「請醫」,胡琴演奏「柳青娘」的曲牌,醫生隨著背藥箱的童子出場。老醫生戴白「八字」髯、小帽頭、便裝,手持馬鞭,到台口下馬,從藥箱內取出官服(紗外套)換上。然後請安、進院、就座、把脈。中規中矩又突梯滑稽的「啞劇」,將王金龍的心中「隱情」烘托出來。這是個很短的橋段,卻起著平衡的作用,它沖淡了都察院的嚴肅,讓大家輕鬆以對。有些演出將它省去,這是不理解劇情的轉折與層次,「請醫」暗喻王金龍是如何著急的想平反這個案子,是不能省去的。

《三堂會審》蘇三(顧正秋飾演)跪著陳述案情。情深義重的蘇三,是顧正秋最喜歡的戲曲人物之一,這是顧正秋早期在台北永樂戲院演出的實況。

審案開始,劇情進展的很緩慢,蘇三戒慎恐懼的唱著,每唱一句三位審判官就議論一番。王金龍護航心切,但是總被不留情面的藍袍劉秉義打斷;王金龍強忍,以陪笑撐過。蘇三跪在台口面對觀眾(這類似電影的特寫。如果按寫實劇場的辦法,蘇三只能背對觀眾,那就太不知變通了),由西皮倒板、慢板、原板(原板用的最多,是這齣戲的主要節奏),進而二六、流水、快板與散板,幾乎將西皮所有的板式都唱全了。尤其梅蘭芳1935年在百代錄製有這些唱段的唱片,因之這齣戲傳唱的很廣。

隨著音樂的結束,觀眾對案情也了解了,同情心油然而生。蘇三的為人明白若揭,她雖然出身風塵,但在王金龍落魄時不斷伸出援手,她從沒被勢利的環境掩蓋住她本性的善良。這齣戲的重點並不在於如何洗脫蘇三的冤枉,而是蘇三的「愛」讓人感動:關王廟她見到淪為乞丐的王金龍,「不顧骯髒懷中抱」。這種對所愛者的不嫌棄,儘管他是個失敗者,她照樣寬容、接納他,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蘇三與王金龍分離後,經歷惡劣的命運:她被誆賣為妾,又被大太太妒忌,誣陷她謀殺親夫,收賄的知縣將蘇三屈打成招,眼看就要喪命,但最後她能堂堂正正的走出魔難。這是她光明的本性,有以致之。命運安排蘇三處在吃虧的環境,但她不屈服,她的意志堅定、心境皎潔;所以能被她所關愛的人感應到,為她出面重審冤案。蘇三不被障礙限制,她有正念,因而促使了命運的改變,《三堂會審》演示出這個動人的脈絡。這齣戲進展的很平和,沒有什麼激烈的抗辯與強求的手段,在音樂的旋律中,自然而然的洗刷了蘇三的冤屈,觀眾也見証了正義的可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復活節(4月12日)當天進行獨唱表演,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傳遞愛、療癒與希望的訊息。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