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 —《鎮潭州》岳飛救回迷途的楊再興

袁榮易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鎮潭州》是程長庚經常演出的劇目之一,他演岳飛端凝肅穆,有力的塑造出一代大將的典型,令觀眾不自覺生出對岳飛的崇敬心。在戲台下,程長庚是三慶班的班主,為人處世,寬厚正直,很受戲曲界尊敬。他被推舉為梨園公會「精忠廟」的會首,大家叫他「大老板」,稱呼中帶著親切的意味。

《鎮潭州》一名:《收楊再興》,演出岳飛在棘手的一場戰爭中終獲勝利,險境化成順境。《鎮潭州》和《定軍山(又名一戰成功,戲名帶吉祥意)》是春節期間的兩齣應節戲,祈望新的這一年,如逢艱辛或滯礙,都能積極突破、所向無敵。這種不畏苦、勇於面對挑戰的精神,其實是國人的生命態度,非常務實(安逸享樂要看命,一般人不會做此非分之想)。春節演這兩齣戲是程長庚帶頭定下來的規矩,譚鑫培恭敬奉行,跟著大家流行開來,成為春節不可少的祈願戲。

余叔岩(右)飾岳飛、程繼先飾楊再興,這是在余叔岩北京家中的庭院照的《鎮潭州》劇照。

但是最後,只演定軍山而不演鎮潭州,理由很無奈,因為進入現代,《鎮潭州》被迫取消其中迷信的情節,這樣一來戲中最精華的部份不見了,味道盡失,看的人意興闌珊,演的人也意興闌珊,春節誰也不願帶著個「殘缺感」,就少見在春節演出了。這是「泛科學論」入侵藝術帶來的災難,現在的人比較有「文化人類學」的觀點,知道尊重原始典型而不去隨便更改。因為這牽涉到民族集體潛意識,以及心靈的豐富內蘊,粗魯的用迷信兩個字抹煞掉,其實是個大損失。

《鎮潭州》具有終結對立、化敵為友的內涵。楊家將後代楊再興不滿朝政,佔據九龍山為盜,挾勢進攻潭州,岳飛奉命率兵到潭州鎮守。名門之後淪為匪類,岳飛不忍用官方的優勢兵力殲滅他,而是另想方法,藉以喚醒他不要逞一時之快,造成國家出現分裂的狀況。岳飛於是採用一對一的方式,親自與楊再興比個高下(約定楊輸歸降、岳輸退出軍職)。交鋒前雙方嚴令部下,不許助戰,違者斬首。楊再興施展家傳槍法,岳飛無法招架,眼見落入下風。岳飛沒想到救人那麼難,甚至可能賠上自己的性命;憨直魯莽的牛皋很著急,叫剛送糧草來的岳雲去救,岳雲不知軍令,救下岳飛,這卻犯了斬首之罪。

對楊再興的誠信受到考驗,岳飛顏面無光。牛皋再三講情,岳飛衡情量理,改責岳雲四十軍棍,並送岳雲至楊再興處驗傷。如此一來,楊再興願意第二天再與岳飛決一勝負。

楊再興(程繼先飾)少年英雄,岳飛(余叔岩飾)難以取勝。

戲進行到這裡,就到了關鍵點,也就是最富戲劇性的地方。岳飛能怎麼轉敗為勝?白天一整天的紛擾,到了晚上沈澱下來,舞台上利用文武場音樂的演奏,讓人轉換心情,暗示出難題有解。如果岳飛勝不了楊再興,那就既救不了楊再興,自己也沒有了出路。照一般人的想法,岳飛是名將,應當戰無不勝,哪需要編這種自找麻煩的劇情,費那麼大的心思在一個小小毛賊身上。

二位士兵掌燈護送岳飛回到營房,寧靜的夜色,心靈有被更新的感覺。岳飛唱起那段著名的二黃原板:「清晨起會一陣龍爭虎鬥,—–」,他在展轉反側中睡著了,順著這個板式(二黃原板),楊家先人楊繼業(楊再興是他的後代)在夢中與岳飛會面,主要表達說「都只為楊再興落草為寇,岳元帥無良策怎把他收」,他來教岳飛楊家槍法。當黎明降臨,岳飛唱「二黃倒板」醒來,事情已有新機。

泛科學理論家不容許楊繼業出現,說這是迷信鬼神。於是劇本就把這段戲「馬」掉,改成岳飛在那裡自說自話,說他想起以前老師還教過他三個絕招可以出奇致勝。這個改法,看得觀眾滿頭霧水,懷疑岳飛何以如此遲鈍,當時在戰場上為什麼沒想到,舞台上經營夜深人靜的場景,結果只帶出「記不準」的三個絕招,未免顯得小題大作,根本用不著安排這一場夜間的戲。

如果能按照原來劇本,恢復楊繼業前來囑託、教槍的這段戲,配合上神秘幽深的鑼鼓場面,效果好、張力足。忠良與忠良交會,兩代名將,相互輝映,形成能量加倍擴大的影響力,對劇情進行的推動,勝過千言萬語。

第二天岳飛將楊再興打落下馬,楊折服投宋,惡緣轉成善緣,楊家將變成岳家軍,齊心共禦外侮–金國。

北宋楊家將、南宋岳家軍,都是國家棟樑,藉著《鎮潭州》這齣戲,巧妙的把他們聯合在一起。岳飛給予別人機會,努力挽回一個走偏鋒的青年,如果岳飛視楊再興為過氣的前朝舊黨,抵制打壓,就顯不出岳飛的胸襟懷抱,這一齣戲委婉的揭示岳飛心如日月的光亮照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