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配樂作曲家:神韻蘊涵哲學思想

江亦帆在博客抒發觀看神韻晚會有感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9日訊】(明慧記者李慧容台灣報導)第二十屆金鼎獎最佳編曲得主、第十三屆金曲獎評審委員,資深電視電影配樂作曲家的江亦帆與夫人觀賞了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神韻藝術團在台灣台北最後一場演出。江亦帆接受採訪時表示節目很經典,他說,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純粹的、真正能夠把中國的味道表達的那麼完整的舞蹈,讓他打從心裏感動。

當晚,江亦帆在他的博客寫下心中的觸動--“觀看紐約神韻舞蹈團有感”:

在學生的引薦下,我觀看了一場令人驚豔的表演--紐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之前我對這個團體並不熟悉,從活動的文宣看來,這應該是一個極為傳統的中國民族舞蹈的演出,只因為學生盛情的邀約,並不對這樣的演出抱有任何期待。但是看完整個表演之後,我深受震撼!

上半場的演出,大部份是非常純粹的中國古典舞,過去我在服兵役時曾在藝工隊服務,看過很多中國民族舞蹈,也曾為這樣的舞蹈做過配樂,但是那時所看到的完全不會引起我任何興趣,更別說任何感動。

中國民族舞對我來說,是一個過時的、傳統的表演,當時甚至覺得是一個應該被淘汰的藝術形式。但是看完神韻的表演,心中產生了一個極大的疑問,這真是中國古典舞嗎?(據相關人士的說法,神韻經過考究,維持了中國舞蹈的古典傳統精髓,是一個非常純粹的古典藝術),為甚麼完全不會有古老陳舊的感覺?而且任何一個舉手投足,都直接打動了我,說真的,過去看過那麼多國內外的舞蹈表演,這是第一次真正被感動!

純粹的古典藝術為甚麼讓我這個現代人可以完全沒有障礙的接納,在演出的過程中,我幾乎完全的投入,我真的可以說,我是在享受、感動的過程中看完這場表演。我在神韻的演出中,看到了我不曾發現的動感,這種動感幾乎可以用行雲流水來形容,是出乎於自然,每一個身段都被一種看不見的“氣”所帶動,沒有一剎那是造作的。肢體的姿態所畫出來的,是一個完美的“圓”,這個圓也像極了太極,裏頭有天有地,人在其中,並呈現出一種極致的動態平衡。第一次感受到一種充滿哲學思想的舞。

過去常無法深入的說出中國古典的哲學思想和西方的差異,但沒想到這次的演出,讓我對中國的文化領悟更深,原來古典文化之美是可以歷久彌新的。另外,我也要一提的,在展演的過程中,能讓觀眾感動,除了對文化精髓的掌握及技巧之外,表演者的用心我想也是關鍵因素。會後我和我的學生針對這個部份做了討論,我們相信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用最“真”的心投入演出,自然更能接近“善”和“美”的境界。

──轉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新唐人電視台》舉辦了兩場大賽,一個就是全球華人中國舞舞蹈大賽,另外一個是全球華人聲樂大賽。這些大賽中有些獲獎人甚至有幸能夠參與神韻全球巡迴的演出,登上世界的舞台。
  • 基隆舞蹈學會結合學校發展舞蹈藝術教育,5日晚上在基隆文化中心演藝廳,交出漂亮成績。由許志豪擔任主持,300多名兒童舞動柔美、活潑、快樂的節奏,現場座無虛席。
  • 中國古典舞揉合了中國武術、戲曲和中國傳統審美觀,就像詩畫一樣,不僅講形像,更重神似,是既無形又有形的。形是外在動作姿態,神是神韻和內涵。一個好的演員,需要方方面面都跟上,而不僅僅是外在的表演,平時要保持一種好的心態。
  • 詩國耀熠放光彩,
    情采協和風雅近。
    大地神州傳文化,
    唯美絕唱存神韻。
  • (大紀元記者李佳多倫多報導)中秋節對華人而言,是一個充滿情感的溫馨節日,今年中秋期間,神韻藝術團將在加拿大多倫多會展中心的約翰百賽特劇院(John Bassett)於9月24日至28日,上演6場大型神韻藝術團中秋晚會,和多倫多人共度第二個中秋佳節。
  • 五四以後,經過近百年西化教育,中國人對於自己的東西常妄自菲薄,認為中國沒有舞蹈、京劇不如歌劇……而今,神韻藝術團以中國古典舞的舞蹈風格,傾倒東西方各族裔的心。

  • 風靡全球的2008年神韻藝術團巡迴演出中,蒙古舞蹈《筷子舞》受到觀眾們的高度評價。遼闊的蒙古草原、健壯的遊牧民族,一群男子舞動著手中的筷子;緊湊的節奏、剛勁而又整齊劃一的動作,豪氣蓬勃,勢不可擋的強大力量,如地動山搖般震撼人心。
  • 亞力桑德拉(Alexandra Serney Re)是巴黎一名畫家並兼通音樂和舞蹈,三天之內她連續觀看了兩次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她稱讚:「真是一個完美的演出!每一個節目都是完美的!我感受到了純正的能量,那是一種宇宙的能量,我整個人彷彿經歷了一次重生!」
  • 認識東君差不多已有半年的時間了,那還是年初在倫敦皇家節日音樂廳看神韻藝術團演出的時候。那是神韻在倫敦五場演出的最後一場,看完演出後,大夥還都沉浸在意猶未盡的興奮中,很多觀眾還流連在休息大廳裏和其他人分享著自己的感受,東君也是這些人群當中的一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