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警世
文革迫害了文化界的全部精英,更核心的破坏,是全面毁佛(铲除对一切神的信仰),在稍高层空间看,就是中共赤龙邪灵自立教主,建立起一个唯它独尊的完善的宗教。
习的生日在双子座第三区间,在数字学中人格生命数字是 39/3、对应塔罗牌小阿克纳系列圣杯骑士逆位,生命数为3。这样的人一般只能听歌功颂德的话和赞美崇拜的话,这也是他大搞个人崇拜的原因。这样的人不能听一点批评的话的;一点点批评对这样的人来说简直是可以记恨一辈子的,而且习近平是属蛇的,属蛇的人最擅长记仇和报复。当然属蛇的人也是最擅长在长期的逆境中不折不挠坚持下来的人,青少年时代的习近平在文革中已经将这种坚忍的特征表现得很明显了。
1999年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说是祸从天降的一年,从7月20日开始了20年来无辜被害的不幸命运和英勇惨烈的抗争。迄今为止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怎么好好地炼炼气功就成了被中共官方定义为“邪教”而要赶尽杀绝的对象呢?
从2019年6月开始爆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今年最大的新闻,也是空前而绝后的新闻,是世界民主和人权运动史上光辉的一页。运动至今仍在继续着,很多可歌可泣的青年人的表现和大部分港人不屈不挠、和平、理性、互助且又毫不畏惧强权的精神令人赞叹不已。香港的荣光是在提醒着全世界三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刽子手依然是杀人者和欺骗者,这个政权并没有改变性质,“仓廪实”了,“礼节”反而更坏。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62~1963年土星顺逆两守女的天象下,中华女主王光美从风光无限的母仪天下,到引领中共四清运动的奇特历程。也展示了1964底~1965年初,在水守斗尾、水金缠斗的天象下,毛泽东终于以死缠烂打的方式,斗败了刘少奇,应了中华易主的天象,毛再度成为中华的实权天子,那么天象对应的女主,也自然从王光美,改成了江青。
最近两天传出薄熙来在秦城监狱内死亡的消息,两年未露面的薄熙来之子薄瓜瓜被爆出在加拿大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做分析师的新闻,甚至有人说薄熙来即将东山再起。
世运占星学(Mundane astrology)是关于太阳、月亮和行星的位置变化对世界事件的影响的研究。最好使用国家的出生盘来进行分析和预测。中共国于1949年10月1日15:01分在北京宣布成立,于是从中共国的出生盘就可以准确地判断这个国家的性质、发展趋势以及结局,因为在每一个出生盘上都有第八宫的宫头和第八宫内的行星及交点的信息来判断它死亡的方式和时间。
(shown)我母亲一生笃信神佛,与世无争,少言寡语,但却出语不凡。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拨开伪史的迷雾,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会的天象下,展开了大跃进-大抢粮-大饥荒的劫数沧桑。饥荒饿死人的惨剧,直到1962年才过去,随之而来的三个天象:把刘少奇和王光美托上云端,又摔向深渊。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在人类的历史上,疾病不仅能影响个体的命运、决定人的生死存亡,大规模的疫病通常还能改变历史的前进方向,击响改朝换代、王朝兴衰的节奏,从东方到西方,莫不如此。
古人认为,天体变动对应着人间的变化。所以历朝历代,司天监负责观察天象异象,以察国运兴衰、皇权变更、天子生死等诸多大事。在众多的异象中,天降陨石,历来被视为不祥之兆。
1958年刘少奇首创人民公社,得到毛泽东的肯定后,在农村铺开,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现,先后有一千多个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没有泛滥成灾、没有饿死人,并不是因为城市人民对“共产风”、“公共食堂”的抵制比农村强,而是因为中共没有敢用对农民的残暴手段,来对付城市人。
这一章,我们来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顺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战争;水星白而大,裂地,贿赂可以得利;对应的诸侯国有屠杀之灾,政权变革。”[1]前面讲过:1937年南京大屠杀,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饥,人相食,君子卖儿卖女,百姓逃荒、逃离分野国。”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饥一起,在人间兑现之余,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灾劫,泛滥全国。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中,我们对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现了这两次天劫相同的实质因素和内在因果,特别指出1950年中共镇压反革命,是钻天象的空子,而且当年天象的劫数本在吴越地区,被中共泛滥全国,那次逆天招来的天谴报应,来得非常快。
1950年中共发起抗美援朝运动之前,发动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两大运动,延续到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这两大逆天运动,屠杀了中国当时数百万的精英,招来空前的天谴。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被迫停战……
中共打着抗日的旗号迅速发展,成为民国的心腹大患。长征其实是逃跑,跑到大后方嘴上抗日,中共当时最坏的打算是逃往苏联。八路军只跟日军打过几场小型战斗,就被吹嘘成“林彪平型关大捷”、“彭德怀百团大战”,实际林彪只是袭击了日本一个补给小队,彭德怀在敌后打麻雀战、游击战。“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平原游击队》这句台词,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日军占据野人山天险,在必胜的天象下作战,只对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有效,对孙立人无效,因为孙立人在战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变天象。他发明丛林迂回战法从背后奇袭,日军战力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连战连败,屡被歼灭,接连补充兵员15次,对孙军闻风丧胆。
中研院环境变迁研究中心的王宝贯主任,除了以云物理的研究闻名,也致力于历史气候的研究。他从古代文献中寻找线索,了解过去的气候变迁,也发现气候经常影响着人类历史。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孙立人指挥新38师重回野人山,从印度反攻缅甸日军,发明了丛林迂回战,先后攻克了于邦、乔家、太白家等要塞。捷报频传,举国上下欢腾一片,孙立人将军,再次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媒体赞誉的焦点。
1942年,诸葛草在缅甸盛开,缅甸人惊呼:诸葛孔明要来拯救我们了!4月20日,孙立人在缅甸创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迹,震惊世界,但无力改变上司们乱指挥造成的大溃败。他掩护主力撤退之后,冲出日军重重围困,神话般地合著天象的脚步撤到印度。离开是暂时的,千年承诺在,王者必归来。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抗日缅甸战场上,孙立人冲入、冲出日军包围圈的杰作,是与高层天象精确对应的,孙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队展现的超常体力、超常战斗力,是历史上修行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讲,1700年前,孙立人的前世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获,北伐五进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为了改变未来——既然三国时蜀国北伐失败的天象无法改变,那么可以在修行中积累威德,改变未来,改变缅甸战役的大溃败,甚至到现在……
穿越古今的轮回,跨越千年的征程,这8章的讲述我们能看到,戴安澜实际是为孙立人打前锋的,征战野人山的主角,还是孙立人。孙立人尽管有他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泸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平定南中(涵盖野人山)”的历史奠定,这一世再战野人山,依然是千难万险,没有超人的意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线。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在凶猛肆虐的大瘟疫中,隐士庾衮为了照顾哥哥;高僧虚云为了满城百姓;孝妇钱氏为了照顾染病的夫家,无论事情大小,他们都为了他人,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结果却出人意料。
上一章讲述了1942年缅甸仁安羌之战的历史奠定,这一章开始深入细节,品味神迹。
前面几章,我们从1942年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和错位中,展现了远征军初征缅甸的历史真容,揭示了远征军因天象而胜败的深层原因,以及4万将士屈死野人山的真正功德所在——为今人逆天毁佛预演结局,为人类走过末劫而演义教训。
历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历史,都在为当今铺垫,为今人能够走出人类的大劫而上演?什么大劫?人类最后因为灭佛而遭受的天谴末劫,这是5000年演义的核心主题。
前面几章,我们拨开伪史,在天象之下还原了1942年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的真实影像,展现了几场胜仗和整体惨败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读,当时的天象只是注定了中国大败,而钻行野人山的不战惨死,却是杜聿明逆天毁佛的巨大罪业招来的——但真相远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