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名人
唐时中央朝廷方面延续三省六部制。中书省发布命令,门下省审查命令,尚书省执行命令。此三机构分工合作、互相制约的制度称为“三省合议(驳议)制”。其最突出点即是立法、审查、行政“三权分立”。鉴于隋炀帝“法令尤峻,人不堪命,遂至于亡”之教训,太宗主张“宽简刑政,审慎法令”。
曹操征张绣,讨袁术,伐吕布,此后,长江以北扬、徐、兖、豫四州均归曹操所有。
话说王安石40岁担任制诰时,有一天,他的妻子吴夫人替他买了一个小妾回来,想要小妾好好侍奉平时公务繁忙的王安石。想不到,王安石下班回来看到陌生且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自己家中,吓了一跳...
玄武门之变后,太宗执掌朝政,武德九年八月八日(626年),大唐帝国首任天子李渊正式下诏,禅让帝位于太宗。太宗力辞不受,致《陈让禅位表》。高祖手诏再表禅让帝位于太宗,太宗不敢再辞,接受帝位。
在古人眼中,星空是人间在天上的投影。《后汉书》记载,有一次太史令从星空中观测到:有客星冒犯帝座。原来,不过是当时有人把脚搭在光武帝的肚子上睡觉……
曹操尽收豫州之地,奉天子以令诸侯,关中诸将望风服从。
名句故事:孺子可教也。
陈抟 像(公有领域)
古代修佛修道的人有一种奇特的修炼方法,那就是长时间睡觉,有的甚至可以睡上几十年。五代至宋初,就有这样一位嗜睡的修道人,名叫陈抟,人称“陈抟老祖”或“睡仙”。他经常闭门睡卧,往往累月不起。
若太宗果真想夺位,何时不触手可及?时值生命攸关,太宗仍叹息:“骨肉相残,古今大恶!吾诚知祸在朝夕,欲俟其发,然后以义讨之,不亦可乎?”倘有他路,绝不择此。 太宗犹豫不决,众府僚意见一致:“齐王不甘太子之下,谋乱还未成功,已有除掉太子之心。齐王贪得无厌,心狠手毒,没有做不出之事。如此二人得志,恐天下不再属唐!”
康熙皇帝曾赐赠胤禛一方砚台,名为“松花石苍龙教子砚”,砚背铭文是:“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康熙帝勉励雍正,颇有苍龙教子、殷切期盼的意义。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崩,十四岁皇子刘辩登基,即是汉少帝。尊母亲何皇后为皇太后,何太后临朝。以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何进与袁绍密谋尽诛宦官,太后不听。绍等又为划策,多召四方猛将及诸豪杰,使其引兵向京城,以胁太后;何进采纳之。曹操闻而笑之,不以为然。
孟珙像,取自1928年修《江苏毘陵孟氏宗谱》。(公有领域)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岳飞含着莫大的冤屈赍志而殁,但北伐扛金、一雪国耻成为后来有志之士的壮志宏愿。终于,在岳飞离世90多年后,一位大将——孟珙,立下这个不世之功,成为南宋末年的大英雄。
大业十三年(617年),太宗谋略,李渊起兵。李渊曾对太宗说:“事业成功,天下都是你所带来,该立你为皇太子。”太宗拜谢推辞。高祖登基,仍想立太宗为太子。太宗坚辞不受。高祖遂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四子李元吉为齐王。高祖私许立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与齐王元吉潜谋作乱。
大汉天朝,经三百余年,奠定该朝留予千秋万代之“内道外儒”、“天人合一”汉文化本质,并传播大中华文化于域外。盛极而衰,帝纲不振,宦官为患,权臣作乱,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大汉天朝气数已尽。天意当此,遂有一代英雄转生世间,成就后续大业。曹操为政于乱世则独担大任,不屈权势,为政清正,正邪分明,匡正世风。
虽然宦海浮沉,但林则徐不论到哪儿,都依然守着浩然正气,为民之心始终不变。即使在充军伊利期间,熟悉水利工程的林则徐,在当地协助治水。他详细探求水道,开凿河泊,既调济水量,避免洪灾,又便于百姓灌溉农田。所以西北的百姓都称林为神人。
贞观十二年(638年),太宗陕(今河南陕县)、洛(洛阳)旧地重游,抚今追昔,写下不朽名篇《还陕述怀》: 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 星旗纷电举,日羽肃天行。 遍野屯万骑,临原驻五营。 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 在昔戎戈动,今来宇...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素以仁孝治理天下,并以此教育皇子皇孙。他告诫自己的儿子,“凡人尽孝道,想要得到父母的欢心的,不在衣食之养奉,只在于要保持善心,所为合乎道理,慰藉父母从而得到他们的欢心,这才是真正的孝道。”
人生百年,相比人类长河之历史,微不足道!即使较之这人类最后五千年文明史,亦不过白驹过隙。然欲造就人类辨真伪、识善恶及应对各种世事之思想、能力、行为,则是漫长、巨大之灵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创世主通过漫长岁月对具有神佛体形却无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类一点一点注入思想内涵,培养诸方面能力及行为,包括让人类所称之“自然现象”——风、雨、雷、电等成熟亦需要时间过程。很多人类应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蕴、修养内涵,皆通过几代人或一整个朝代,多少众生参与所完成。
风雨过后,应是枝叶繁茂、鲜花凋谢的景色。比喻春末夏初的风景,以及惜花、伤春的心情。语出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王蒙《摹王维〈辋川图〉》
史书称王维“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晚年的王维,素食素衣,退朝下班之后,便独自静室焚香,摒弃杂念,冥想诵经。只要不乱于心,官场名利不影响他的修道。在朝不保夕的仕途上,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泰山不舍弃任何土壤,海水不排斥任何水流。比喻心胸宽广,目光远大,能包容不同的人或事物。语出《史记·李斯列传》。
在大唐统一天下的最重要战役中,太宗玄甲军屡以千骑大破十倍于己之敌。武牢关前,太宗又是以玄甲军为前锋,大显神威,三千铁骑直捣敌营,大破窦建德十余万军队,俘获五万余人,生俘窦建德、迫降王世充,唐朝统一大业由此奠定。
人事有更替变化,旧的去、新的来,最终都会成为历史。社会兴衰、人事离合都在不断变化中,表达怀古伤今的沧桑感。语出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
松树古来拥有百木长的桂冠,千岁材的美称,说松树有灵性的故事,拾掇史书间也不少。苏武“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伟丈夫若松之常青。
帝舜归天后,服丧三年完毕,禹为了把帝位让给舜的儿子商均,躲避到阳城。但天下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来朝拜禹。禹继天子之位,国号夏。
打开中国历史画卷,不难发现,那些留下千古英名的帝王不仅有运筹帷幄的能力、如金刚铸造的超常意志,而且均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和助力,在危难时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并最终成就了一番伟业。这其中就有开创“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希冀天下共享太平盛世的明成祖朱棣,以及缔造“康乾盛世”的康熙大帝。
清任颐《丹桂枝芳图》
窦燕山是范阳人,五代时期的人物,到了三十多岁时还无子嗣。一天,窦燕山梦到爷爷与父亲对他说:“你要早修正行为啊,你没有儿子,寿命也不会久。”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一生不仅文治武功卓绝,彪炳青史,而且谦逊自律,且以仁德为怀,体恤臣民,其去世后被尊谥为“圣祖仁皇帝”。《清世宗实录》(卷一)记载了众人选择这一尊谥的原因:“谨按《传》云:为人君,止于仁。《礼运》曰:‘仁者,义之本,顺之体也。得之者尊。’《说文》云:‘在天为元,在人为仁,故《易》曰,元者善之长,仁者德之首。’大行皇帝体元立政,茂育群生,以义制事,绥安兆姓。史称帝尧,其仁如天,惟大行皇帝实与并之。”也就是说,康熙的仁德可以与“五帝”中的尧并行。
仁慈宽厚的华夏君子唐朝开元年间进士元德秀,一生仁慈宽厚,紫芝眉宇善自心中来,以其“仁”治乱源,古道流芳的卓行被后人称颂。
自前朝隋炀帝取得政权后,东都洛阳便为全国中心,其地处中原,位于大运河中心。但此时,洛阳已为王世充所占。大唐王朝若欲一统天下,必取洛阳。李渊攻取长安时,王世充正与瓦岗军交战。瓦岗军声威赫赫,但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几十万大军最后都败在王世充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