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笔记本的故事

秀玫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大多数人的政治笔记都是抄的,抄完之后都不知道抄的是什么。

一天,和我关系很好的杨大姐到我办公室来,朝我要她的政治笔记本,说我借来她的政治笔记本抄过。我清楚的记得从没借过她的政治笔记本,她却说清楚记得是我借过,这没有证人的事情实在没法说清。这时我马上想到我是个修炼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按“真善忍”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要忍让,要善意地对待别人。她很着急,说:“我不心疼这个本子,关键是政治笔记本的后边记的是同事之间礼尚往来的红帐,没有这个以后我怎么和同事礼尚往来,怎么还礼,心里没有数啊,多了少了怎么办?”她说的也是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看到她着急,我就耐心的安慰她,让她静心想想是谁借去了,就算暂时想不起来,借本的人也一定会还的。我这一劝她倒更急了,站在我面前指着我说:“就是你借的,你往谁身上推啊!”我再也没有辩解,只是微笑地看着她。她一看我不吱声,说了一句“你好好找找吧”,就走了。

第二天一上班,她又到我办公室来,问我找到没有?我笑着对她说:“我没借你的本,我可以帮你找一找。”我起身到另一个办公室,她也跟在我后边,来到另一个办公室。我问大家:“谁借了这位杨大姐的政治笔记本?”都说没借,她又指着我说:“就是你借的!”这肯定的话语又把我说笑了。我转身就出了这个办公室,她在后边又和同事讲着此事,一位和杨大姐关系不合的同事小李,快步追上我,小声对我说:“她这么赖你,你还笑?和她干!”我同样对小李笑了笑。

来到同层楼的又一个办公室,也没人借过这位杨大姐的政治笔记,我只好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楼下一位张同事来我办公室办事,随后杨大姐又来了,朝我要政治笔记本,用同样的话语重复着这件事。张同事听明白了,立即说:“杨大姐,政治笔记本是我拿去了,上个礼拜二吃午饭的时候拿去的。”这位杨大姐当时没返过劲来,指着我说:“是你给她的吧?”张同事笑了:“别冤枉人家了,确实是我从你那拿走的,对不起,让你着急了,办完事我就去给你送本。”

这时,这位杨大姐两天的急劲彻底消了,对着我说:“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好人啊!真能忍!大姐委屈你了,大姐给你鞠躬赔礼!”说着来了三个九十度的大鞠躬,边鞠躬边说对不起。旁边的张同事感慨地说:“以后我也炼法轮功。”

(责任编辑:简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大多数人的政治笔记都是抄的,抄完之后都不知道抄的是什么。
  • 作者是中国大陆南方某偏僻山村的农民,今年四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有缘有幸得遇法轮功后,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蹲过大牢的恶人、浪子归正为家人、村民都称赞的好人。
  • 二零一一年,正是玉珠处于最低潮的时候。那天,医生告诉她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医师都束手无策。
  • 我曾是一个癌症病人,身患乳腺癌和多种疾病,做过多次手术,满身都是刀疤,最后医生给我判了死刑,说我最多还能活3-5个月,只能回家等死。无奈之下我抱着一线希望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一封信咨询,很快就收到回信并建议我:炼法轮功。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我为那信仰“真、善、忍”的同事而祝福,赶紧回到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身边来,别给那些邪恶行恶的机会,也祈望那些绑架好人的人,能够在风雨之后清醒过来,不要堵死自己将来的生路。
  • 2012年8月25日,中国大陆一位修炼法轮大法17年的西医大夫在《明慧网》上撰文,叙述了他这17年来如何面对形形色色的名、利、色、情的诱惑,他严格按照大法要求,稳住自己的心,不为之所动;同时,按照大法 “做事先考虑别人” 的要求,时时为病人着想,赢得了病人、病人家属、医生、护士、医院领导、推销员及维修医疗器械的工程师等人的一致认可,认为“修炼法轮功的医生就是不一样,法轮功的师父能教出这样的徒弟,法轮功的师父真了不起!法轮功真了不起!”
  • 夜深了,风起微凉。想到在当今的中国,有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中共瞬间拆散,但是,无论怎样,也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持。无论中共如何的残忍黑暗,都无法在法轮功学员的脸上留下些许的痕迹,他们那充满希望的脸上永远挂着最真诚的笑意。就像乐观的二姐一样,历经风霜雪雨,依然无所畏惧。期盼着二姐早日回来,继续看着她那美丽的笑颜如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