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走卒竭尽心力 知恩图报

作者︰谈古 整理

汪应辰当初仗义执言并无求报之心,而王超知恩图报,以一个小小的走卒,竭尽智力,终于暗中保护了自己的恩人,两者都属难能可贵。(大纪元╱宇莲)

  人气: 786
【字号】    
   标签: tags: ,

汪应辰(1118~1176),字圣锡,信州玉山(今江西玉山县)人。宋高宗绍兴五年(1135年)科状元及第,年仅l8岁。因反对秦桧议和,被贬出京城,在两广一带辗转任职十七年。

他在静江府(治所在今广西桂林市)当通判时,有一次,静江知府吕愿忠命走卒王超进京办事,并跟他约定了归期,但是王超因故迟了三天才返回,吕愿忠大怒,命推出斩首。

当时满府上下都不敢为王超说情,唯独汪应辰挺身而出,认为王超仅仅只是误期,罪还不至于斩首。

他直接去见吕愿忠说:“王超只是误期,且非军情紧急之时,还不致死罪。如果您对他施用极刑,将来再有人误期,一定会逃亡不归了。倘若有急事要奏请皇上批示,就没有人敢去出使,这样一来危害可就大了!”

吕愿忠这才醒悟,很后悔地对汪说:“命令已下,我不好改口,明天我推说有病,不理事,此事由您全权处置吧!”

第二天,吕果然称病不露面。应辰将王超喊到跟前,先是进行抚慰,然后稍加杖责就释放了。王超感激应辰的救命之恩,暗下决心要以死相报。

当时府中有个姓周的录事参军,年轻时与秦桧同过学,一贯依仗其威势,在同僚中颇不守规矩,曾于国家忌日让妓女歌舞沽酒。汪应辰向来讨厌这个人,开始他想借这件事对周进行弹劾,后来考虑到秦桧一手遮天,便又作罢了。

但汪应辰的动静已被周察觉,衔恨在心,悄悄写了一封给秦桧的信,拟派一位典狱官送去。

王超得知此事,十分不安,心想“周录事给秦太师去信,一定跟我的恩人有关。”就径直来到典狱官家中,想探访究竟。

典狱官愁眉苦脸地告诉他:“我平生未曾出过远门,更何况是京师!再说我们这些人出差,不像州府的兵差那样,可以事先支借路费。现在我连路费都筹措不起来,一家人都为此事发愁,不知该怎么办。”王超十分同情地说:“我倒有个办法,可以为你借一万个铜钱,请你稍等一下。”

不一会王超真个弄了钱来,交给典狱官。典狱官高兴了就打酒请客,并把要送的信拿出来给王超看。喝着,喝着,典狱官不觉大醉如泥先躺下了。王超赶忙熔开信上的蜡封,偷偷打开来看,真的是诬陷汪应辰的。看罢又照原样封好,典狱官一点也不知道。

过了两天,王超又去典狱官家,对他说:“突然有令,让我到临安(即今浙江杭州市,南宋时为都城),要求马上动身。如果你实在不想走这一趟,就干脆把那封信和钱都交给我,我顺便替你送去。你只要好好躲藏在家不出门就行。”典狱官大喜,按王超的要求办了。

过了三个月,王超才归来,将秦府的回帖交给典狱官。这时,汪应辰已任满回到了玉山县老家。

次年,王超特地到汪家拜访,拿出周某的信给他看。上面写的是:汪应辰经常派人渡海,送礼物给原丞相赵鼎(1085~1147年,字元镇,因反对秦桧议和,当时流放在吉阳军,即今海南省三亚市),和原参知政事李光(1078~1159年,字泰发,因面斥秦桧“怀奸误国”,当时流放琼州,即今海南省琼山县)。

这两人都是秦桧的主要政敌,那时候秦桧正千方百计、捕风捉影地整治他们及其同情者,如果这封信送到秦桧手中,汪应辰定将大祸临头。

汪应辰当初仗义执言并无求报之心,而王超知恩图报,以一个小小的走卒,竭尽心力,终于暗中保护了自己的恩人,两者都属难能可贵。@*#

资料来源:《夷坚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个人的作为也能改变命运......
  • 代时江苏常州府无锡县东门外有一户人家,兄弟三人,老大吕玉,老二吕宝,老三吕珍。吕玉家的儿子叫喜儿,六岁那一年,喜儿跟邻居家孩子去逛庙会,结果一去不回,吕玉与妻子王氏一连找了数日都不见踪影。
  • 白居易,字乐天,他与李白、杜甫在中国诗坛同负盛名,成为享誉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写下大量反映社会现实、抒发报国之志的诗篇。
  •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叛乱,攻占洛阳,次年称帝,入长安,并遣部将史思明占河北广大地区。玄宗逃往四川,肃宗在灵武(今属宁夏)即帝位。
  • 颜氏家训》是南北朝时期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和教育家颜之推,对自己一生有关立身、处世、为学经验的总结,被后人誉为家教的典范。
  • 祸临恶人,吉神佑君子
  • 忍,是修身处世的“法宝”。孔子曾告诫子路曰:“百行之本,忍之为上。”现在人们也常常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忍不是无原则的顺从,也不是懦弱的表现。往往有德有志的人,才能够容人所不能容。
  • 淸咸丰年间,湖北东湖有一个民妇某氏一向孝顺婆母,每天早晨起来洒扫庭院,料理饮食。然后到婆母房间问安,把一盆洗脸水和二个鸡蛋放在桌上,像这样已经习以为常了。
  • 古语云:“古之君子,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是说古代的君子对自己要求严格而全面,这样就能及时改过,不断向上;对别人宽容而平易,使别人乐于为善。
  • 一言而兴邦,一言而丧邦”出自《论语》的子路篇。鲁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回答:“人们说:‘做国君很难,做臣下也不易。’如果真能知道做国君的艰难,不就近于一言而兴邦了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