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11)

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11)《圣经.启示录》中的救世主

作者:壬静思
凡.艾克兄弟的《根特祭坛画—神秘的羔羊》(«Retable de l'Agneau Mystique»),作于1415年—1432年,整幅祭坛画约343×440厘米,题材取自圣经《启示录》,表达了对神在末世时慈悲救度众生的赞颂。画中树脂油多层罩染技法的出色运用与静谧精细的写实风格让此画成为油画史上最为重要的杰作之一。(维基公共领域)

凡.艾克兄弟的《根特祭坛画—神秘的羔羊》(«Retable de l’Agneau Mystique»),作于1415年—1432年,整幅祭坛画约343×440厘米,题材取自圣经《启示录》,表达了对神在末世时慈悲救度众生的赞颂。(维基公共领域)

      人气: 24804
【字号】    

《圣经.启示录》中描述了两位“救世圣人”

《圣经.启示录》中描述了两位“救世圣人”:“主神”和“羔羊”。

“主神”又称“坐宝座的”、“父神”、“上帝”或“神”(God)。“羔羊”又称“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神之子”、“人子”或“神之道”。

然而,在《圣经》中,“主神”有的称谓和“羔羊”有的称谓却是一样的,比如他们都自称为“首先的,末后的”。

其实,《圣经.启示录》的第五章中,在“羔羊”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用七印封严了的书卷时,描述到羔羊“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即“羔羊”具有的就是“神”(God,即主神)的灵,奉差遣往普天下。换句话说,“羔羊”就像是“主神”在不同时空的分体或显像,从主神那里来到了“普天下”,而他们却具有同样的“灵”,是一体的神。

《圣经.启示录》在第二十二章中,描述了创世主神在“将一切都更新了”之后,“圣城”中的一个景象:“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见他的面”──这时“神”和羔羊已经合为一体,坐同一宝座,成为“他”。

简而言之,“羔羊”就是“主神”。

在《圣经.启示录》中,“羔羊”是大灾难中的“救世主”,即希伯来语中的“弥赛亚”。“弥赛亚”与希腊语词“基督”意思相同,直译为“受膏者”。其实“基督”并不是基督教的专有词汇──基督徒认为耶稣是“基督”,而犹太教徒仍然等待着“弥赛亚”的到来。

《圣经》有关于“基督”或“弥赛亚”于历史末期再来救世的说法,而佛经有未来佛弥勒于末法时期再来救世的说法,道家经典《太上洞渊神咒经》也有关于末劫时期“木子弓口(真君),当复起焉(再来)”的说法。

从《圣经.启示录》中人类历史重复的时空观来看,“再来”的真实含义可能不是指同期历史之内神的再来,而是相对于以前那期历史,圣人从大灾难中救世,在这期历史的末期,圣人将“再来”从大灾难中救世。

《圣经.启示录》中描述羔羊“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羔羊也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这可能是指在以前那期历史结束时,为了使得当时的生命不遭到毁灭,而能够在这期历史真正大结局的时刻有机会得到真正的拯救,羔羊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换来了所有那些生命的延续;而且,在这期历史的末期真正拯救生命时,羔羊再次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换得了那些最终获得拯救的生命。

基督徒以“复活节”来纪念耶稣被钉死后第三天复活的神迹。其实,神安排一个历史事件可能不会只是一个孤立事件。因为如同序文所言,人类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其中的所有安排都是为了大戏的最高潮作铺垫。而所有中外预言都显示,这场历史大戏的最高潮是:大灾难中,圣人出世,拯救世界。“复活节”可能是神在暗示世人关于圣人“再来”(复活)拯救世界的信息。

“复活节”和救世圣人的巧合

其实,如果将“复活节”在西方社会的一些特点同中国历史预言中关于救世圣人的描述相比较,会发现一些惊人的巧合,比如:
(1)“复活节”Easter一词的来源至今仍然是谜。East是东方,-er是表示人的后缀,所以Easter有“东方人”的意思。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出生于中国。
(2)“复活节”的主要象征之一是复活节兔。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属兔。
(3)“复活节”的主要标志之一是百合花。在几乎所有的主要西方语言中──包括历史上对于西方语言影响最大的拉丁语和希腊语,以及使用人数最多的西方语言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百合花的发音或拼写都以“Li”开始。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姓李。(关于中国预言对于圣人描述的详细解析请见《历史预言中的“圣人”之解密》一文)
(4)“复活节”日期多在西元年历的四月,黄历的三月。《五公经》有关于圣人出世拯救世界时,展现神迹,显现于天空的描述:“辰年辰月圣人出,五龙托起上天台”,即圣人于某个辰年的辰月展现神迹,拯救世界。“辰月”是农历三月,可能就是那个“辰年”的“复活节”所处之月。还有其他巧合,恐怕不会尽是偶然。

《圣经.启示录》中的“圣人出世”及其后续事件

下面解析《圣经.启示录》中关于“圣人出世”,及其后续的“大审判”、“头一次的复活”和“第二次的死”等事件的描述。

(1)圣人出世

《圣经.启示录》在第十九章尾描述了在大灾难中,圣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即羔羊)出世,拯救世界:“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著公义。……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带领“天上的众军”同“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争战,扫除了邪恶势力,并将“那兽”和“假先知”(撒旦代表,或其在低层时空的表象)擒拿,“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从上段提及的生命型态来看,这里似乎描述了“圣人出世”这一事件在不同时空中都有显现:既显现于“那兽”和“假先知”所处的另外时空,也显现于“地上的君王”所处的人类时空。

前文第三节分析了在一些中国的历史预言中,也有对于“圣人出世”这一事件表现于人类时空的描述:比如,《推背图》第四十四图的谶文“日月丽天,群阴慑服”,《步虚大师预言》描述“相将玉兔渐东升(升于空中)”,以及《五公经》描述圣人“辰年辰月圣人出,五龙托起上天台”等,都是描述圣人出世,拯救世界时显现于天空的神迹。

从《圣经.启示录》接下来的事件描述来看,以上第十九章描述的“圣人出世”,其实是发生于“一千年”以前那期历史的末期。(未完待续)@*

点阅【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系列文章。

**转引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严禁抄袭或变更内容**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fotolia)
    《金陵塔碑文》预言全文的仅仅是二十世纪以后中国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金陵塔碑文》是在所有的中国历史预言中,对于二十世纪以后的中国历史描述最为详细的预言,并且时到如今其所预言的准确程度达到百分之百。可以说,刘伯温认为从二十世纪国共内战开始至圣人救世,这段时期才是最接近和包含整个人类历史大戏最终主题的历史时期。
  • “中国”是人类历史大戏的最终关键时刻的舞台,其中有圣人出世救世,也将有大灾难的淘洗。图为故宫西北角的角楼与护城河。(Czzhermit/维基百科)
    世上拥有历史预言最多的是中国,其中很多著名预言的准确程度令人惊叹。这可能有多个层面:中华神传文化,自有其精深玄奥的内涵;再者,中国历史上儒、释、道三教辉映,许多修炼人具备了这样的超常能力。此外,还有一个更为重大而隐密的原因……中国人有句俗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些著名预言都指向了一场人类即将上演的历史大戏。
  • 美国弥赛亚学院大学生学炼法轮功。(明慧网)
    3月28日晚,悠扬的东方音乐在美国宾州弥赛亚学院(Messiah College)的课堂上响起。受大学教授帕特女士之邀,法轮功学员前来介绍法轮功。
  • “一唱雄鸡天下白”一句竟然一语成谶,同刘伯温《金陵塔碑文》所预言的中共灭亡事件完全吻合,不仅预言了灭亡中共的人物,而且还预言了灭亡中共的时间。(大纪元合成图)
    大汉天子汉武帝开辟丝绸之路,可谓是中国历史上将中华文化远扬万邦的千古一帝。其后两千年,毛泽东强行使外夷的“共产”异说入侵中华大地,将中华文化摧毁殆尽。这两个对中华民族功罪截然不同的人物却有一事相同:他们都在自己的诗文中预言了其各自朝代的取代者。
  •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网络图片)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世界上不同地区的先哲都为后人留下了一些预言。几乎所有的中外预言都预言到人类历史上将会出现一位来自东方的救世圣人。尤其是中国历史上的预言,对于此救世圣人从许多的角度,给予了相当细致的描述,并且各种描述高度吻合。似乎留下这些预言的先哲们,在无法泄露天机的情况下,费尽了心思,想尽了办法,希望后人能够破解一点天机,得到关于这位圣人的信息。他们用心良苦这样做,恐怕有难言之隐,原因重大‭。
  • 美好的传说世代颂唱 弥赛亚是久远的盼望 真正的救主何日降临 万年的等待艰辛漫长
  • 凡尘族裔众,末世迷物新。信神渐淡薄,纵欲失天真。 魔蛊谎言惑,危像乱纷纷。死海显古卷,传世神谕闻。
  • 甘肃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中未来佛弥勒造像为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谕示弥勒佛已起身离座,带着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新纪元资料室)
    《圣经》预言,在人类的最后时刻,以色列复国之后,救世主弥赛亚将来到人间;而东方的佛经也称,在优昙婆罗花开放之时,未来佛弥勒已下世普渡众生。现在,所有预言中的事已相继出现,东西方的救世主是否已来到我们的身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