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体验

作者:张卉中
天使

眼见为实的观念,造成人的灵性越来越消减,和先天的神性失去联系。(pxhere)

  人气: 9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儿子五岁时跟父母去美国,在当地入小学。他没有英语基础,但由于孩子们很纯真,玩在一起自然而然地沟通了起来,他很快就学会了英语。这让我联想起一件事。

在美国,有个独生女出生于农庄,她的玩伴是森林里的动物,还有精灵,他们很自然地互相沟通。上中学时,她到城里上学住校,谈到自己和动物、精灵之间的互动,被那些城里的孩子取笑,说她瞎编,她就不再说了。等她回到农庄,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和森林里的老朋友沟通,也没再看到精灵。

我自己曾有过一些超常的体验,因此相信精灵还在,依旧存在于另外的空间,只是我们丧失了先天的本能。我们的“天眼”,或称第三眼,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但被后天“眼见为实”的观念所封闭,所以才看不见。

回想起幼年时,天未亮前,有时会被厨房和浴室里传出的炒菜声、洗衣声、说话声吵醒,有些纳闷,怎么天黑黑的大人就那么忙碌,而且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因为年纪小,没有多想就再度入眠,等到天亮醒来时,那一切都已终止,也就忘了这码子事。因为反复发生,实际上已深印脑海,因此长大后回想起来,依然清晰。

教书之初,兼育幼儿,忙碌不堪,神经紧绷,身体僵硬。有一天,翻阅一篇瑜珈放松法的相关报导,就照着做。平躺地板上,四肢摊开放松,未料瞬间意识竟脱开身体,感觉在高处,有种新奇感。随即想到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但却连系不上也指挥不动自己的身体。试着动一动指头,无效,动动身体哪个部位,可是都关联不起来,感到着急。后来想起,人活着就一口气,于是使劲想使自己吸一口气,一再使劲,一试再试,终于在吸进一口气的瞬间,意识回到身体。后来发现这种现象即所谓的“灵魂出窍”。

也曾在半夜,被一种仿佛来自天际非常辽阔遥远洪亮的声音吵醒,感觉整个大地笼罩其中,不自觉地走到落地窗前,抬头遥望天空许久,不明白其中奥妙。多年后听到国乐“天籁”,才恍然大悟,虽然比自己听到的那种来自天际的感受相差甚远。这和我们一般形容人唱歌如天籁之音是两回事。事实上这种声音并非一般的耳朵所能听得到,是所谓“天耳”,听到的是另外空间的声音。

其实,这种超常的现象在古书中记载很多,古时的环境比较单纯,人心纯净很多,越是久远之前,人们越觉得这是自然不过的事。然而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的这种先天本能渐渐丧失,对于古人的体验只当是虚拟出来的神话故事。眼见为实的观念,造成人的灵性越来越消减,和先天的神性失去联系,成了失根的人,以致道德沦丧,为所欲为,是当今社会的写照。

物极必反,人们在寻求人间失落的灵性,意图摆脱全球化的划一、繁复、浪费,追求小社区小农式的个性化生活,反璞归真。即使在城市中,现在有越来越多个性化工作坊。或许大部分人的心中都潜藏着这样的渴求,因为那才是人过的生活。期许灵性复苏,珍惜上天的恩赐,恢复失落的先天本能。@*#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瞬间自己和地板上的身体失去联系,感觉好像在高处,意识和身体彻底分离。新鲜感终于不敌家庭和工作的呼唤,却一时关联不上自己的身体。无论多强的意念,身体依旧不听使唤,任何部位都动不了。
  • 美国女子霍克斯(Joyce Hawkes)是一名生物物理学家,她自称在年轻时曾因为被东西砸到头而灵魂出窍,见到另外空间的奇景,而这个特殊经历改变了她往后的生活。
  •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活着的人经历过灵魂出窍,他们的这些经历对其他人来说会觉得匪夷所思,但他们却实实在在亲身经历了。他们在灵魂出窍后看到听到了什么?做了什么呢?一起来听听他们怎么说吧!
  • 当人们欣赏自然界的生物时,会认为那些罕见和奇异的动物更加美丽。而自然也非常有创意,可以奇迹般地让一个平凡的生物变得很非凡!
  • 美丽可爱的精灵——一只小鹿,怎么跑到人家的门廊里来了?还非常不幸地卡在了门廊栅栏的空隙里!看看谁来解救它。
  • 33年前,金伯利‧克拉克‧夏普(Kimberly Clark Sharp)女士创建了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IANDS)的西雅图分会,此后一直从事医疗服务与科研工作的她,在护理“濒死体验者”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听了她在近日落幕的IANDS年会上讲述的亲身经历,读者在莞尔之余也会惊奇不已:在一次心脏骤停经历中,她不但去了一方天堂,和光构成的神、和茵茵小草沟通,神还向她展现了她未来生活的地域,并让她见到了素未谋面的未来密友、同事和邻居。
  • “当他们送我到医院时,我已经死过去了——那是我的身体;我呢,我上了天,向下看到我的轿车着火了,我的身体在那里。我说,如果那是我的身体,我是谁?耳边传来疾速的风声,我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光明美丽的地方……我转向神,说:‘我才不想离开这儿。’他看看我,向我传达了这样的讯息:‘你其实一直在这里,只是你不知道。’……”神学博士爱德华.萨利斯贝里(P. Edward Salisbury)有过好几次濒死体验,在近日于德州圣安东尼奥落幕的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IANDS)年会期间,他向记者回溯了其中的两次经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