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深巷传香 到温哥华必尝的印度美食

温哥华Dosa Corner试吃小记

人气: 3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9日讯】文:于景元 | 图:于景元,Dosa Corner

从温哥华Marine Drive车水马龙的大道上向南拐入Fraser街,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这僻静的街道中,坐落着一家外表不起眼、但却热火朝天的小餐厅。住在周边的居民每天将餐馆挤得满满的,更有刚下飞机的游客闻名而来,赶到店内尝鲜。

这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小餐馆,就是我和朋友今天要去试吃的印度菜餐厅——Dosa Corner。推开门,宝莱坞充满活力的舞蹈音乐伴着浓浓的咖喱香气扑面而来,倒让我们瞬时有些却步-我们不会是这里的唯一的中国食客吧?

入座之后,我们环顾四周,除了店员全是印度面孔之外,食客中夹杂着不少华人、白人和东南亚人的面孔,当然也少不了成群结队的印度人。在老板Selvam Mariappan的热情推荐下,我们点了据说是华人在店里最爱的三道菜——羊肉印度香饭(goat biryani)、羊肉卷饼(lamb dosa)和“65鸡块”(chicken 65)。

“65鸡块”的故事

“65鸡块”(chicken 65)没有正式名字,却因美味而在印度历史上流传了下来。
“65鸡块”(chicken 65)没有正式名字,却因美味而在印度历史上流传了下来。图为温哥华印度餐厅Dosa Corner的65鸡块。

这“65鸡块”可不是“65块鸡”哦!当服务员上菜时,我们才知道这名字奇特的菜肴是一盘印式炸鸡。和西方常见的黄色炸鸡不同,这种印式炸鸡块遍体通红,入嘴香辣又有嚼劲。浇上几滴柠檬汁,再蘸一点盘边附送的酸酸甜甜的印度酱料,作为餐前开胃菜可是正好!

那么,“65鸡块”这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名字,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老板Mariappan笑着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传说中,有一个印度厨师做出了一种炸鸡块。他想不出来给这道菜起什么名字,于是只在菜单上给它编了一个号码——65号。结果呢,顾客都特别喜欢吃这种炸鸡,点菜的时候都点‘65鸡块’,这个名字就这样传开了。”

印度香饭香袭人

印度香饭(goat biryani),“香”字点睛。
温哥华印度餐厅Dosa Corner的印度香饭(goat biryani),“香”字点睛。

开胃菜下肚,现在是开动正餐的时候了。我们首先下筷的是“羊肉印度香饭”。那一粒粒金黄发亮的米饭,满夹着一块块的羊肉和各类认不出的蔬菜,似乎是中国扬州炒饭的“晒黑版”。然而,一杓米饭刚下嘴,就把我们着实惊异了一番——浓烈的香气在口中突然炸开,其中的微辣又让所有味蕾更加精神起来,迎接这突如其来的“香味袭击”。

印度香饭果真名不虚传!而饭中满载的羊肉,软嫩到了几乎入口即化的程度。这样的羊肉,不会是炒出来的吧?我们心中的疑惑还没有说出,老板Mariappan就说道:“印度香饭可不是中国的炒饭。我们要把肉、香料、米饭一层层摆好,放在水上,盖上锅盖,用小火蒸至少两个小时呢!”

羊肉卷饼手撕更有味

包裹着羊肉土豆咖喱的卷饼(lamb dosa),手撕更加美味。
包裹着羊肉土豆咖喱的卷饼(lamb dosa),手撕更加美味。

在我还舍不得停下吃香饭的时候,我的同伴已经在打量着一旁的“羊肉卷饼”了。印度卷饼,也叫dosa,就是这家店的店名来源,想必也是镇店之宝了。可是,这底部填菜、肚子中空、长度超过盘子的大卷饼该怎么吃呢?我和朋友正准备用餐刀将卷饼切成小块时,突然发现在邻桌,一位华人顾客正熟练地用手撕下卷饼的一角,然后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我和朋友相视一笑:就用手撕!不知是因为手撕卷饼、直接入嘴带来的原始感和新鲜感,还是卷饼本身的功夫到家,撕下的卷饼带着淳朴至极的咸香,越嚼越美味。我们一边撕着一块又一块的卷饼,一边用杓子舀出饼内裹着的热腾腾的羊肉土豆咖喱酱,一起送入嘴中,真是绝配!

咖喱鸡饭(butter chicken)是Dosa Corner餐厅最受欢迎的主食之一。
咖喱鸡饭(butter chicken)是温哥华印度餐厅Dosa Corner最受欢迎的主食之一。
印度炒羊肉(goat pepper fry)。
印度炒羊肉(goat pepper fry),是温哥华Dosa Corner的印度美食。

Dosa Corner:

地址:8248 Fraser St, Vancouver, BC V5X 3X6
电话:(604) 324-3672
网站:https://dosacornervancouver.com

【注】
1. Dosa Corner餐厅为周边地区提供公司团体优惠订餐和送餐服务,需要提前预定。
2. Dosa Corner餐厅提供纯素食选项的用餐,且素食餐点和非素食餐点分开制作。◇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