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女赴港参与反送中 写下巷弄战现场纪实

曾参与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台湾女孩黄燕茹,到香港声援反送中,她说:我愿意具名力挺,尽管无法再入香港,我在台湾等待香港光明那日。(黄燕茹脸书)

人气: 158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整个荃湾周遭,就是战场。”这是曾参与2014年太阳花学运的黄燕茹香港声援反送中时,写下的现场纪实。她说,许多人感谢她写出港人在抗暴最前线所遭遇的现场状况,“因为港人不能写,一旦写了等于自首自己在场”,在参与过程与港警多次交锋的过程中,发现警民装备落差极大,心中默默祈祷“愿台湾永远没有用上这种经验的时候”。

黄燕茹香港的这段时间中,参与多场抗争,甚至与港警陷入巷弄战。她写下在荃湾的现场纪实并在脸书上发表,透过立场新闻的登载及上万点赞和数千分享之后,收到很多港人的感谢。

她说,香港人连亲身经历都无法记录书写,这是享有言论自由的台湾人无法轻易想像和体会的,同样都身在警方发射催泪弹的现场、同样都在荃湾港警开真枪的现场,“我能够说,但港人不能说出口的,这些都是无比深刻的体会。”

亲身前往香港参与反送中活动的黄燕茹,向关心她的亲友们报平安。(黄燕茹脸书提供)

碰触催泪弹烟雾 皮肤疼痛难耐

“虽然我已经懂得发展出淡定作乐的方式,但一回想起几十颗催泪弹从眼前、从头顶上飞过来真实弹雨画面,白烟弥漫的马路上看不到镇暴警察会从何处冲过来的恐惧迅速袭来,所有接触到白烟的皮肤开始发疼并蔓延。”这是她在参与台港两地社会运动的感叹。

台湾人没有接触过催泪弹,以为只要别吸到就好。”黄燕茹说,“不,烟雾会攻击身上每一处的肌肤,因此在台湾从任何新闻频道上所看到的,香港有催泪弹的现场,那里在场的每位港人的身体都在疼痛,衣服越单薄越痛,但却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在痛,所以不曾特别强调。”

她在8月25日荃湾的抗争现场看到,许多示威者在警方初次黑旗发射催泪弹前奔入商场内寻求避难。在商场外的示威群众,于沙咀道搭建起路障。

“啊!水炮车啊!”一旁的港女示威者发出一阵悲愤的呐喊。黄燕茹看向她所指的方向,两辆水炮车就在眼前,荃湾抗议当天是香港第一次出动水炮车驱离示威者。

这时大批重装镇暴港警围绕着水炮车,“突然,港警转弯朝向正在沙咀道的我们而来,救护义士和手足(一同参与抗争的示威者)大喊:‘跑啊!!’”

到傍晚入夜时刻,参加荃葵青游行的人潮在催泪弹的驱赶下分散或到附近商场躲避。(黄燕茹脸书提供)

Telegram发即时讯息 示威者可掌握情况

Telegram上持续不断更新现场资讯中有线新闻i-Cable News跳出文字通知:“18:01 警方水炮车沿大河道向沙咀道前进。”

黄燕茹分享,有线新闻i-Cable News上的每一则反送中现场资讯,都代表着有一批冲冲子/女正在奋斗当中,这是台湾所没有的大量与最及时的情报传送;台湾多是透过直播主的影片,但也很难抓取和发布现场情报,除非刚好有看到。

跟着示威者绕到海坝街和众安街口,尝试往联仁街行进的示威者们正在筑胶板防线地点会合。同行的手足也开始在众安街设置路障,时间已完全入夜,荃湾街坊红绿灯停了,进入可怕的巷弄战。

与防暴警察的夜间巷弄战,等到能目视到警队时往往已经距离不远,因此精神压力非常大,警民之间装备又落差极大,“此刻在荃湾巷弄街坊当中的我,愿台湾永远没有用上这种经验的时候。”

催泪弹成家常便饭 港人:最可怕的是黑社会

“催泪弹还可以看发射出来的路径,但其实最可怕的是黑社会……”港女压低音量说道,手放在腰际的红十字急救包上,真心希望不会有用到它的时候。现场的上百位手足聚在街头讨论,决定一起行动往德士古道前进。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支数人的小队警察从街角转弯处冲出来,街头冲突爆发,其中一名港女医疗义士说:“台湾人别去太前面,等等真的很危险时候,你就直接躺下吧,我不想你被抓走啊!”

曾亲眼目睹港警粗暴对付抗争者

黄燕茹回忆,她五年前参与雨伞运动时,一次在旺角亲眼看到港警在面前打爆一个男生的后脑,瞬间人倒地血喷出来;另一个香港女生被港警打到骨盆腔粉碎骨折。“绝对不靠近港警,是我的生存本能。”

她谈到,8.25反送中,荃湾杨屋道是当日警方初次施放催泪弹的地点。在现场港警亦采用封锁街头与街尾包夹包抄的方式逮捕示威者。在催泪弹迷茫的雾霾中,防暴警突然从杨屋道与联仁街方向攻入,示威群众的两端四方都遭包抄冲入,现场所有人慌张地翻越马头霸道的围墙逃离现场。

“这时在场的所有男生们都迅速翻过去了,只剩我和另一个港女面对高墙。眼看港警就要冲上来,我肾上腺素激发,反正把自己甩上墙之后再说,翻过去后人也跟着摔了下去,现场有四名港男共同接住自由落体的我和另一个港女,众人再一起逃离。”黄燕茹说,“至今我仍不知道他们是谁,我相当感谢他们。”

大骂警方是黑社会 市民与示威者站在同一线

此时荃新天地outlet外变成战场,许多人奔进了荃新天地商场内和天桥上,在群众当中黄燕茹大喊:“不可以奔进去商场和天桥!这是死路!”黄燕茹谈到,这是在台湾2014占领台北忠孝西路的经验。

最后改方向奔向荃湾大马路:往大河道北奔跑,一路奔到了购物街大马路,现场示威者只剩黄燕茹和那名港女,疲惫地在人行道上立刻席地坐下,脱下防毒面罩和头盔好好呼吸一大口气。

“你……不是香港人?”港女特地用北京话提问。“嗯……我台湾人。”黄燕茹疲惫地回说。她喘气当中手指着防毒面具,“这个,很好。”黄燕茹则手比出爱心,还在大口喘气。

这时突然有一辆警车经过,这时现场原本在等待公车的民众,对着警车破口大骂:“黑社会!!!”“黑社会!!!”“仆街!!!”

这时有一个阿伯对警车扬长而去的方向骂了很长一串的句子,“别以为警察现在可以嚣张!以后就糟了。”

黄燕茹最后和抗争者一起在远离战场的观光街区里穿梭重返战场,途中路过许多市民街区。有的群众拍手鼓励义士到来,更有一名年轻男生站在街头转角处,突然递出饮料说,“请各位手足喝。”

重返回到荃湾战区后,遇见其他正在建立路障的示威者们,这时港女和其他男性示威者打招呼,并指着黄燕茹大声喊说:“这个!是台女!台女啊!!”众港男们听到后立刻奔过来:“台女!是真正的台女耶!!”“我喺台湾黎既!”黄燕茹挤出唯一会说的一句香港话。

“谢谢你啊,有些香港人都不愿站出来了。”“小心啦,不可以被抓。”“有雨衣吗?”“台湾女生觉得香港男生怎么样?”各种问题都出炉了,当下令人无法招架也十分热情,黄燕茹说道。

黄燕茹说,“多么希望,这时候的我们相遇是在交谊咖啡厅里,而不是荃葵青游行抗暴现场,而今夜,却才刚刚要开始而已。”#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