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阿逊平克溪战役

作者:宋闱闱
美国独立战争成功指挥特伦顿战役时的华盛顿将军。(维基公共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8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进攻,明早再战。当晚的军事会议上,有军官提醒康沃利,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大陆军一夜之间渡过东河的往事——说不定今夜又会重演,所以,应该连夜再度发起进攻,不然,明早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士兵就不见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围大陆军,有如囊中取物一样容易。

军饷

华盛顿将军的恳请被士兵们接受,为表赞赏,每个士兵都将得到十美金的月薪。当时,华盛顿将军向他的好朋友、《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之一,费城富商罗伯特·莫里森紧急求助。

这是很大的一笔钱,要得又特别急,要立马兑现。莫里森是国会任命的负责军需供应的专人,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他自己掏腰包的。话说独立战争胜利后多少年,国会还在忙着分摊债务的事情,可见战争时期的财政艰难。这个在枪炮战火中宣告独立的国家,没有征税权的国会,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供养大陆军。所以,独立战争期间,想法设法让这支军队存活下去,便是军事战争之外,华盛顿将军需要挑起的另一副重担。

这一次,罗伯特·莫里森刚刚付了给美方情报人员的费用,又收到了华盛顿将军的急信,要一笔钱付给所有留下来的士兵。莫里森来不及歇口气,又在风雪天里四处敲门张罗钱。这次他找的是费城贵格会的商人朋友,掘地三尺地借来了钱,终于在1777年的新年第一天,把需要的钱如数送到了华盛顿将军帐前。在整个独立战争时期,罗伯特·莫里森一直这样忠心耿耿地支持华盛顿将军和大陆军,有求必应,从来不对华盛顿将军的需求打回票。

而在莫里森忙着张罗钱的时候,约翰·卡华达拉和他的费城民兵团一直在河对岸盘踞,坚持喊话,要求再战。这群人强烈渴望轰轰烈烈一战的心愿,终于要达成了——华盛顿将军带领大陆军,再次渡过了德拉瓦河,开始布阵应对必然发生的第二次特伦顿之战。约翰·卡华达拉也领着他的民兵,奉命在必争的军事要地阿逊平克溪岸边布阵。

阿逊平克溪在新州的山谷和森林间蜿蜒流淌,途经普林斯顿,又在特伦顿的河谷汇入德拉瓦河,入河口有一座石桥横跨河谷,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必守要地。

话说,1777年1月2日,当康沃利爵士领着上万兵力的精锐部队,终于抵达普林斯顿,已经是日落时分了。路边遭遇埋伏在树林中的大陆军的伏击,英军的大炮对准树林,猛烈轰了半个多小时!大战打响了。

康沃利爵士派兵将特伦顿围得严严实实,形成了包围圈,到达阿逊平克溪头后,双方交火,英军的掷弹兵轮番上阵,试图抢过石桥。而另一端的大陆军,则火力密集地向敌军开枪,死守石桥。易守难攻是常理,英军的进攻者在桥头轮番中弹倒下,死伤者的鲜血,染红了石桥,染红了桥底下的溪水。战场上的当事人留下的史料,读来也是极为怵目惊心的。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进攻,原地扎营,明早再战。石桥上堆满了英军战死者的尸体,石桥表面已经被血浆覆盖,成了一座血桥。英军死伤枕藉,子弹射中双腿的英军,急需截肢,后方医院忙于抢救,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饶是如此,英军的人马已经包围住了大陆军,在康沃利爵士看来,大陆军来不及渡河撤回宾州,悬殊的兵力也不足以持续抗衡,明天还是胜券在握的。当晚的军事会议上,有军官提醒康沃利,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大陆军一夜之间渡过东河的往事——说不定今夜又会重演,所以,应该连夜再度发起进攻,不然,明早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士兵就不见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围大陆军,有如囊中取物一样容易。 因为华盛顿将军在战前是一名出色的猎狐猎人,康沃利对他的部下放言,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We’ve got the Old Fox safe now. We’ll go over and bag him in the morning.”(我们已经把那老狐狸团团包围住了,只等明早将他抓住)。

一夜北风紧

同样的,在阿逊平克溪对岸,大陆军驻地,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将士们也召开了军事会议,根据诸位军官得到的各路信息——包括刚刚俘虏的英军俘虏和从普林斯顿来的青年爱国者主动贡献的情报,大陆军得出同一个结论: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去偷袭普林斯顿的英军。于是,大陆军连夜拔营出发。

话说圣诞夜渡河后的天气一直是雨雪天气,道路泥泞,所以英军从纽约到普林斯顿这一路,走得无比艰难。然而,就在1月2日深夜到3日凌晨,气温骤降,寒风凛冽,将原本泥泞的道路,一下子冻得结结实实,路面干爽。这使得大陆军连夜行军赶往普林斯顿的路途,异常顺利。

历史就在这样,看似偶然的小细节里,发生悄然的本质性的改变。也让后世的史学家们欤叹,上帝一直和华盛顿将军站在一起!◇#

<文史>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11年波士顿圣派翠克日(St. Patrick's Day)游行于3月20日在最多爱尔兰后裔聚居的南波士顿举行。来自爱尔兰和美国各地50多个军、管乐队及五彩缤纷的花车,历时三个小时的游行,吸引超过60万人观看,汹涌的人潮将南波士顿挤得水泄不通,热闹非凡。
  • 7月4日下午6点半以后,川普和第一夫人抵达林肯纪念堂,川普发表向美国致敬主题演讲。MANDEL NGAN / AFP)
    7月4日是美国独立纪念日(也叫国庆日),对美国人来说是重要纪念日之一。今年的独立日和以往有两大不同,川普(特朗普)下令美军展现强大的武器;川普(特朗普)本人在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前发表“向美国致敬”演讲。
  • 纽约,一个振奋人心的地理名词,一个世界性的座标,一个具有灵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们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时光最初时的纽约往事,美国历史。我们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独立革命时期的东河。
  • 独立宣言,这个美国最重要的立国文件,由五人小组共同上呈大陆会议。事实上,托马斯·杰斐逊一个人完成了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为写作小组成员的约翰·亚当斯和德高望重的富兰克林老人只是为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单词,以及末了删除了一段指责英帝国贩卖黑奴的文字。
  •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 1775年6月,华盛顿成为大陆军总司令,大陆议会主席汉考克授予了华盛顿将军象征权柄的佩剑。他将带领着一只由农夫、铁匠志愿集合,以及地方各州的民兵汇聚起来的军队,开始八年的独立战争。
  • 在后世史学家的眼里,托马斯·杰弗逊是一个谜语,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人,因为他太庞大,太壮阔,犹如大雾笼罩的千丘万壑,你看见的,永远只是其中一峰一峦。
  • 彼时,华盛顿将军早已向国会屡次报告大陆军必须放弃纽约,他知道纽约已经保不住了,国会也明确指示放弃纽约。然而,他的部下和挚友格林将军与之意见相反,积极主张守住华盛顿堡,不能将纽约这样帝国根基的重地拱手让给敌军。曾在前几次战役中重创敌军的麦高上校也拍着胸脯保证,与三千士兵留守华盛顿堡,至少可以坚持到来年二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