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的江湖梦

作者:黄致凯
这个“去我”的过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观来看世界,过度单一的视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监视器,这样拍出来的人生风景,也太过无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小时候游戏中的刀光剑影,

延伸为日后剪不断的江湖;

当我们长成悲伤超载的大人,

幸好还有那些故事,还有梦。

*我找我

这本书出版前,有个小插曲。

我找了几个艺文界的朋友来挂名推荐,其中一位是三金视觉设计师方序中。他看完我的某篇文章之后,沉吟了一下,淡淡说了句:

“你用了好多的我……”

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他接着说:“你看这段,每一句话的开头,都会重复一次主词。”

我一看文章,果然如此,当下对他设计师的敏锐感有点小小的佩服,也有点小小的不服气。我解释那篇文章是在很赶的状态之下写出来的,所以还没有润过。

他老兄不知哪来如诗人般善感地说:“你有没有发现,‘我’跟‘找’,这两个字只差一撇。”

我小声惊呼:“真的耶,你这么一说,这两个字好像真的有某种关连……”

事后我问自己,为何没有用力经营文字时,就会潜意识地用“我”当每一个句子的开头?

或许因为这些文章都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书写的过程中,也算是在耙梳自己纷乱的前半生,所以会不断地出现“我”这个字;但润笔之后,剔除了一些赘字,许多平白直叙的句子也变活泼了,“我”这个字似乎也消融在文章当中……

这个“去我”的过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观来看世界,过度单一的视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监视器,这样拍出来的人生风景,也太过无趣。

“去我”的过程,抹除了那撇自己的主观,让“我”变成了“找”,寻找的过程中,反倒可以让自己重新整理和定义对世界的看法。

但换个角度,“我”和“找”,差的这一撇,也仿佛是种价值的追寻,或者是找到自己舒适的生命姿态,一种不须向人解释、不在意他人是否理解的怡然自得。有了这撇,就成为了“我”,少了这撇,就还在“找”。

从二○○二年进入屏风表演班担任见习生,从此正式踏入剧场,在二○一三年恩师李国修过世后,成立了故事工厂至今,算一算,我在剧场工作了十八年。十八年的时间,刚好让一个小孩从出生到成年。这些日子来,我没有一刻不在思考:观众为什么要看戏?我又为何要做戏?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我们在故事里,投射内心的欲望与恐惧;我们在舞台上的角色,看见那个还没有完成的自己。”

对我来说,戏剧并不是给观众一个人生的标准答案,而是向观众提出许多问题。今天我做一出关于爱情的戏,例如《男言之隐》,并不表示我对于爱情有多了解,反倒是透过作品呈现出自己对于爱情的困惑,让观众看戏时,与角色一同为了人生难题来苦恼。我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位观众因为看完这出戏之后,立马成为恋爱达人,从此感情一帆风顺;但许多人会因为这个作品,而开始思考用不同的方式和态度来面对感情问题,这就够了。

“剧场编导”用白话文来解释就是“说故事的人”,听起来是个蛮浪漫的职业。所以这本书可以算是“说故事的人的故事”,里面有我充满惊喜的成长历程、创作排练时的点滴心情,还有荒诞不经的亲子趣事。散文集中的每篇文章,几乎都有一个我所经历过的心灵冲突,而冲突正是戏剧的本质,冲突就是自我固有的价值观与他人或是外界的矛盾,面对冲突时必须做出抉择,从抉择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把抉择的答案连在一起,就可以看到一个人的人生。

也因此,这本书是一个“我找我”的过程,希望我的剧场故事学,能对各位有所启发,祝福各位朋友都能找到“差的那一撇”,完整了“我”;或者抹除“执念的那一撇”,让“我”成了“找”,重新追寻对于世界的新定义。◇

——节录自《二十分钟的江湖梦》(自序)/麦田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 所谓的母亲,就是“觉得给孩子的不够,忘了自己要什么”的那种人。而所谓的懂事,就是从“意识自己得到够多了”的那一刻开始。
  • 在其他篇文章中,我曾说过慷慨给予赞美的重要性,赞美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好,也让你成为懂得欣赏别人、大器的人。但我忘了说正确赞美的重要性,如果要返回那篇补充说明篇幅会太长,所以另起一篇,希望你别见怪。
  • 许恒康
    喀嚓,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记录下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模样。孩子的笑容对我意义非凡,触动了心底深处的幼时记忆......旅行的故事就是如此触动心灵
  • 如果不是因为重大事件 ,以我保守胆小的个性,是不可能选在今(2020)年5月,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的紧张时刻,携家带眷搭机的。带着试图平静的备战心情,硬着头皮踏上这次充满挑战的历险之旅。
  • 如果不是因为重大事件 ,以我保守胆小的个性,是不可能选在今(2020)年5月,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的紧张时刻,携家带眷搭机的。带着试图平静的备战心情,硬着头皮踏上这次充满挑战的历险之旅。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