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爱苏
一个政府通过驻外使领馆影响的媒体,勒令“任何国家、任何官员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这不仅在加拿大、渥太华闹出国际水平的大笑话,中共曾庆红特务系统在...
美国华侨热爱祖国,尤其芝加哥华人多次举办过以岳飞为主题的音乐会。杨逢时博士更是每年举办纪念六四音乐会。1999年12月江泽民在莫斯科密签《中俄边境协定》承认沙皇帝俄侵略中国所有不平等条约,并为换回区区珍宝岛弹丸之地,又新划出吉林、黑龙江两省150个地区,无偿奉送,(其实是为换取江氏在1955年留学苏联因入党时隐瞒其父江世俊与其本人汉奸身份,被前苏联胁迫加入克...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名家云集﹐世界级珍品﹐交相辉映﹐造诣略逊一筹的艺术家很难引起观众注意﹐但中国独舞《喜》一出现﹐从头到尾吸足了全场观众的目光﹐给人以强烈印象﹕中国少女是那样美﹐那种善良﹑热情﹑真挚的美﹐中国的民族舞是那样的丰富﹐璀灿﹗没有大型乐队﹐巨型舞美设备﹐完完全全中华纯朴风韵﹐博雅气派﹐完完全全只凭舞蹈艺术本身的魅力﹐倾倒了中西观众。
猴年元旦夜﹐纽约曼哈顿中心高高的穹顶上精致﹑飘渺的天使画图笼罩下﹐一个和谐﹑瑞气﹑新颖的晚会﹐在天使得歌声中﹐画卷般地一幕幕展开。
一次偶尔闲聊,我问:“法国是文化贵族之乡,艺术欣赏力很高,怎么就没发现大陆的葛优——“李冬宝”?(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中主角)”
2000年8月一位香港公民与一名北京公民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呈递了对江泽民、曾庆红、罗干三人的起诉状,详细陈诉了法轮功无罪及无数残害事例。江氏如果光明磊落,问心无愧,这本来是表明镇压有理,向世界宣传“法制国家”的机会,不想被告人却将两名原告秘捕,至今不明失踪。
路过芝加哥中领馆,谁都可以看见它对面大墙上累累酷刑至死的中国人的照片:
现代艺术家不少怪模怪样,长头发居多,特立独行,波希米亚的浪漫大都展示在外表,但并不见得都有独特艺术个性。
徐悲鸿先生曾为抗日战乱中《87神仙卷》遗失而痛心疾首,后失而复得又欢欣若狂,足见摹写神仙之难能可贵,唐朝吴道子以上,唯有东晋顾恺之《洛神图》传世,东汉末曹操次子曹植《洛神》一赋,给了画家以丰富想象,但顾恺之毕竟无缘亲睹洛神,“翻若惊鸿,宛若游龙”其飘逸仙姿无法画出。
前些日子《上海宝贝》作者来到美国﹐向海外介绍此书﹐引起不小争论﹐肯定者以其真实反映了新一代女性的生活及灵魂﹐否定者以其反映龌龊﹑肮脏的丑恶现实﹐给中国抹黑﹐毫无教育性与认识价值﹐违反中华自古“文以载道”的传统。都有其部分真理﹐至于以此划分政治上的亲中与亲美似乎过于曲折﹐非笔者所能论述。
610办的寸平头窜到前面“夹塞”竟然成功﹐招呼黑脸墨镜离开购票长龙﹐抢先进入﹔穿黄T恤的一群到长龙后面排队﹐背后闪过篮篮的“停止镇压”的英文字样。
鲁迅说﹕悲剧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了给人看。罗马皇帝苏禄却把大群美丽的女郎让狮子撕裂了给人当喜剧看﹗这种异性变态心理﹐连希特勒都会敢告不敏﹐在今世大概只有江泽民才能心领神会。
人类的审美趣味及艺术鉴赏力与文化一同生长﹐但一搀和政治﹐便失去童真﹐一如西汉宫廷画家毛延寿﹐为了“利益”可以画丑为美﹐画美为丑﹐既使美如王昭君似地丽人也会糟蹋在他笔下。
文学爱好者年轻时﹐往往有作家梦﹐以为名利双收﹐无限风光。其实文学高手﹐为忠于真实﹐被砍头的不少。屈原不肯歌颂当局已经投江﹐后汉孔融﹐晋代陆机﹑郭璞都亡了头颅。俗说唐诗晋字汉文章﹐其实司马相如的汉赋﹐毫无美学价值﹐铺陈词藻﹐佶屈聱牙﹐言之无物﹐只因是汉武帝御用文人﹐奉旨歌功颂德﹐粉饰太平﹐头是保护得很好﹐但文章也就成了废物﹐只能在文学史上聊备一格。
高行健君的著作不免招来误解﹕如过于冷漠﹑欲大于情﹐未写出现代理想女性甚至于不爱故土﹑不爱家乡等等。这都与批评家与作者对人生观察角度或高度有关。
美学作为新兴艺术科学﹐本应反映艺术创作的规律﹐但迄今经典大作创作规律并未发现。
当代各界精英,利则求世界富豪榜上名列前茅,名则求诺贝尔奖青史上留誉,而为世界首富及诺贝尔奖获者又大都当初未曾想到,所谓有心裁花花不发,无心种柳柳成行,为人类奋斗史上值得研究之现象。
我以为高行健君巨大成功之处即在于“没有主义”。作为无神论者的艺术家,超脱了批判现实主义,拒绝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以“没有主义”洞察大陆中国,模仿自然。这是一切大陆作家不可企及的。文革中红极一时的浩然写“金光大道”歌颂人民公社化,完全被后天形成的观念所左右,这在中国左倾文学中是普遍现象,连鲁迅、茅盾、郭沫若等杰出作家也不例外。
初到苏联留学,无人不深深为苏联人民对苏联共党领袖斯大林同志的热爱所感动,记得一进校舍就被热情的苏联大学生包围,教我们唱的第一支歌就是列宁山,记得歌词是:“莫斯科,我爱列宁山上两个人!”当然这是指列宁和他的忠实战友斯大林。
俄国文学开山祖是普希金(或译作普式庚),名作是叙事长诗“叶甫格尼,欧根,奥涅金”及历史小说《大尉的女儿》(甲必丹之女)。他师从法国诗歌文学而更上一层楼,培育了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绥斯托叶夫斯基、契珂夫、普宁以及高尔基等一大批文学巨匠,而最直接又别具一格开拓新域的学生,便是讽刺大师果戈里,他的喜剧《钦差大臣》,拍成电影,影响到世界。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