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算命之路(9)︰轉運的開始

泰源
  人氣: 776
【字號】    
   標籤: tags: , ,

現在論到第四柱大運:三十四歲(一九八O年)--四十四歲(一九九O年)的大運是甲辰,甲屬木,辰為濕土。先從大方位來看,從第四柱大運起是一個轉角運,即從早年的三十年南方火運,轉到中年的寅卯辰三十年東方木運。

前面的文章(3)「取用神」一篇中說過,此命最忌火土運,主大凶;行木運遇命中有金回剋則凶,但命中有水化解則無妨。(因金能生水,水可生木,可逢凶化吉)換言之,早年三十年最不好的大凶火運已經過去了,現走木運,關鍵是看命中有無水來化解。有水來化解則吉,無水來化解則凶。

現用大運天干一甲字與命中四個天干來比較,看其生剋制化如何?此外,此甲字運又主前五年,即一九八O至一九八五年的運程。命中天干透出丁火、戊土、壬水、庚金。庚金可剋甲木,理應為凶;但此造為壬水命,壬水透出,水可化金生木,從而成庚金生壬水,壬水再生甲木,成逢凶化吉之象。

甲木又是壬水日主的食神,指智慧、聰明可得發揮。故此運與早年的三十年大凶火運相比,實在是應該有所好轉才是。雖然不是最好的運,但至少是可逢凶化吉發揮的運。事實的應驗又是如何呢?

果然就在一九八O年初,工廠見我堅持了五年多都不上夜班,寧可請假也不要工資。況且那時每個班組有評比,評出優秀者有獎金,班組的出勤率也是一個考核的指標。

班組長們見我已經是鐵了心不開夜班了,因而有我在就會影響他們的出勤率,剛好那時要成立一個開日班的後勤組,於是我便理所當然地被他們調出去開長日班了,從而解決自己長久以來最顧忌的開夜班問題。開長日班後,開足了功,工資自然也多了,獎金也有了,這在當時吃大禍飯時期的中國,亦算得上是自己行運的一種表現。

其後在一九八三和一九八四年,自己研究的八字命理有了決定性的突破。一九八四年屬甲木子水年,水木對自己命中的發揮都有利,此年是自己正式開始幫人算命的一年,連至一九八五年,更大範圍地幫親朋好友等推算,大量地實踐自己剛上手的八字理論。

此時,也因算命而結交了不少朋友,一個傳一個,被邀請去參加各種民間的研究會議,那時大陸不敢講算命,於是美其名曰「生命節律學家」。

當時大陸正值氣功高潮,有不少氣功師來辦班和交流,自己也被算命認識的朋友拉入「氣功協會」和「人體科學研究會」等,自然也和這些氣功師有所接觸和交流。

記得有一次和一個有特異功能的氣功師交流,當時在場還有另外三人,我用批八字的方法算出其餘三人命中的五行喜忌,看誰的氣場對誰有利,誰的氣場對誰不利;他則是用特異功能去測這三人的氣場,然後大家將結果寫在紙上,拿出來一對,結果我批八字得到的結果,和他用功能查到的結果都一樣。

例如:我算某甲的八字是喜金水,忌火土;而某乙的八字是喜火土,金水太多,則此兩人的八字可以互補合得來。他閉眼調息後,查到的結果也說某甲和某乙的氣場可以合得來。可見,五行學說的理論的確是存在於每個人的生命氣場之中。

又有一次,當時大陸有一位已經很有名氣的氣功師來辦易經學習班,經朋友介紹,我們相互交流了好幾次。我用八字的方法來批他的一生,他用氣功的功能來查我的生命氣場,結果大家都與事實很相符。

所以那期間,來找自己的人很多,也常被朋友拉去參加各種活動,如常人所說:「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大概就是指此類的行運表現吧。

自一九八五至一九九O年,大運交入辰土運,辰土為濕土,因算出命中忌土,本為不利;但辰土與命中的申金、子水三合成水局(「申子辰三合水」的準則),化忌為喜。

此命最喜走水運和金運,所以此運是第一次遇到的水運,也是真正的好運。那麼應驗在哪裏呢?好在哪裏呢?那時自己雖然算到是好運,但具體應驗在哪裏,自己也不知道,唯有一切順其自然,交給命運自然發展。遇到的事情,既不去強求,也不會拒絕。

很快交入一九八六年--丙火、寅木年,丙火是壬水日主的偏財星,那年頭何來偏財?買獎券是中了幾次三等獎,而財星在八字裏又是指妻星,那時自己仍未結婚,所以這裏的財星就是指桃花運了。

以前的文章曾寫到過,自父親去世之後,偷渡不成,後來在圖書館搞黑格爾,逢夜班請假,每月工資三十多元,僅夠自己開銷。那時住在親戚留下來的一個五平 方公尺多一點的小房裏,所以根本不敢考慮結婚的問題。

朋友、同學也可能看到我當時的處境,十多年下來,真的一次也沒有人主動介紹女朋友給我。當時在大陸要結婚,一要有錢,二要有房,否則免談。自己這兩樣條件都沒有,所以就拖到一九八六年了。

但一交入一九八六年,從年頭到年底,突然間多了許多人給我介紹女朋友,我也覺得很奇怪,唯有順天意而行,來者不拒。但事先聲明,一既無錢,二也無房,願者「上鉤」。

果然也有些不嫌棄的,願意見面談。可能介紹我的朋友,知道我搞黑格爾哲學和命理,替我吹噓了一翻。而那些不愁房、錢,仍未結婚或失婚的女子,或許正可以成為相互彌補的對象吧!

那時我已實踐命理理論一段時間了,更相信姻緣是天註定,但自己要去碰,是你的走不了,不是你的也強求不成。所以來者不拒,順天意盡人事努力後,最後一切交給命運去決定。

一年下來,給我介紹的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了,但每次都是天意或命運之手將事情阻擋住而談不成。不是女方提出分手,或是我的預感不對而退出,我都以平常心對待之。

其中有三次幾乎談成,一次是一位幹部的女兒,三十歲了,仍未找到合適的對象,朋友介紹給我。她錢財和房子當然不成問題,想找個人才,可能她看我也是一個吧。

談了幾個月,本來也談得可以,後來她將我們的事告訴她母親,她母親是中共黨幹部,知道我從事算命行業,認為當時是被取締的封建迷信的東西,於是提出要我放棄算命,才同意他女兒和我結婚。我知道後,當然不同意,因為這是我用半生的經歷和魔難才換來的東西,而且經驗證過是真實存在的,我不會因為要結婚而放棄它。

如果她同意她母親的意見,我唯有選擇分手,後來便分手了。事後一段時間裏,她仍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於是很後悔,告訴介紹人,但那時我已經在辦出國的手續了。

另一次是一書店的女子,朋友在介紹時已告之我大她十幾歲,要她考慮清楚才談,她說不成問題。也是談了一段時間,後來她母親知道我大她十幾歲,憂心得睡不著覺,高血壓發作,她哥哥便說她要氣死母親。
她抵擋不住家庭的壓力,跑來說不談了。我也理解她的處境,後來就分手了。反而是介紹的朋友覺得對不住我,去責怪她,我說一切命中註定,成與不成皆天意,順其自然吧!

最後一位是一事業單位的副總經理,她先前的丈夫因心臟病突發去世,有朋友介紹我們認識。她有個女兒正在考中學,怕考不上,我每個星期一晚去幫她補習物理和數學,前後也談了九個月。後來她母親知道,十分憂慮我倆身分不配,她也遲疑不決,我知道後便主動退出了。

當時也有一些寫作能力好的朋友跟我學算命,經常介紹他的朋友讓我批算,他從中學習批算的經驗。也借我的書和筆記本去閱讀,常提一些命學中的難解問題。後來,此朋友果真寫了一本關於命運學的書,而且在大陸出版,相信是此類書籍在當時大陸出版得最早的一批吧!

此朋友也看出我八字中妻位是申金,是喜用神,申金可以生壬水日主,說我應該得到妻子的助力,婚姻不成問題。他曾介紹他單位的一位女資料員給我,後來沒成。所以他問我:你妻位不錯,應得助力,為何總談不成?我笑而答曰:「理論上是這樣看,時候未到,順其自然吧。」

其實我也知道,一九八六年是丙火寅木年,木生火旺,我命中是忌火的。丙火偏財也是指「偏妻」,所以此年的桃花運只是一場桃花虛耗,只是一種預習,不得 實在。

幸而自己的大運已起(申子辰三合水局的水運是當時的大運),只因流年不利而多幾次桃花虛耗而已,沒有實質的相害,因為大運的力量大於流年的力量。@*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七四年下半年,自己從水路偷渡香港,功敗垂成,被香港當局遣返回來後,在單位裏...
  • 在人生的歷程中,我經常感受到,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好像是一對互相倒立的王國...
  • 「從強」、「從旺」格行運的特點是,無論逆運或順運,來的時候都是氣勢洶湧,阻擋不住,猶如錢塘江的大潮,洶湧澎湃。爲何會這樣呢?
  • 命為先天格局,決定一個人的富貴貧賤程度,是由一個人過去累世的德和業所決定。
  • 這裡的「大運」和常人平時說的「某人行大運」的意思不同,常人一般說「走大運」,是指好運的意思。但命學中的「起大運」,是指十年一換,或五年一換的運程,大小的大,與好壞無關。
  • 能懂些八字命理的基本知識,就不至於被一些信口雌黃的江湖術士之言所欺騙。
  • 命書上有一種說法「先論從化,後論財官」。就是說,論命首先第一要義就是要分出「從化格」或「財官格」。
  • 清朝人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寫了一位神奇道人談論命理的事,內容深刻,切合實際。至今讀來,仍覺富有教育意義...
  • 事實上自四歲後(即中共占據大陸後),父親被抓去勞改三年,說是「歷史反革命」的罪行,從而便開始經濟上的貧困潦倒,政治上被的歧視打壓的黑暗時期,直到我啟蒙師父幫我批命之年(大概是三十歲),亦是他說我「三十六歲前一事無成」之期,那怎麼會是好運呢?
  • 古人通常喜歡將房子建在坐北向南、或坐西向東的方位上,這固然不錯,讓房子採納更多的陽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