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四季(四)

font print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文化是文明的靈魂與支柱,中華傳統文化是修煉文化,貫通天、地、人,他決定中華文明的天人合一性。

當傳統文化被邊緣化、被理解成為一種思想學術時,其修煉內涵已經喪失;中華文明也就隨之失去了方向,文明的冬季宣告降臨。這時從遙遠的西伯利亞吹過來的馬列邪說及其共產主義運動,正是中華文明冬天裏肆虐的北風,把神州大地五千年的神傳文化森林吹滅無蹤!

民國建立,傳統文化退位。國民黨是在中國傳統社會的上層嫁接了一個西方式的政府與西方式的政治操作流程,這樣的政府與政治操作是建立在法律與契約基礎上的;它與建立在道德和宗法基礎上的傳統中國社會很難在短期內融合,就造成了中國社會思想上與政治上的諸多混亂。

這種混亂恰好被剛剛奪取政權的蘇俄見縫插針,向中國大肆空投馬列邪說,在中國孵化出了一個中國共產黨,由此拉開了神州赤劫的序幕,這是中華文明的初冬。

民國建立時間不長,知識界就展開了一場全盤西化運動--新文化運動。在這場中國文人們的自我精神閹割運動裏,馬列邪說夾雜在其中,慢慢在人群中傳染,就像初冬的北風開始在中華大地刮起。

這種源自於西方的幽靈邪說,經過俄羅斯的實踐與進一步加工,已變成一種文明劇毒,被蘇俄植入了中國社會,很快便培育出了一個魔鬼組織--中國共產黨。從此之後,自晚清以來的文化西風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源自蘇俄的文化北風--共產主義邪風。

中共所到之處,帶去的都是屠殺、淫亂及種種人性泯滅的惡果;就像冬日的北風,寒刺入骨、滅絕一切生機。以蔣介石為首的民國政府雖然能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對其進行過軍事上的數度清剿,但在輿論宣傳上卻落了下風,導致無數民眾連同許多國民黨的核心人物紛紛中了邪,上了中共的賊船。

蔣介石雖然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內」這一內涵深刻的文化理念,但卻沒能做到這一點,坐視中共的洗腦報紙自由發行,極盡欺騙煽動之能事。最後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大陸淪陷,飲恨千年。中華文明也隨之進入中共統治的隆冬季節。

中共篡政成功,神器在手,馬上就把它們的魔鬼意志付之於實施,對創世以來一切的文化、文物及文人、文心進行系統的大顛倒、大滅絕、大改造。把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從中國人的生活、思想中活活的剝離下來,把中國人的價值觀、宇宙觀、生命觀徹底的顛倒過來,對中國的山河地理來一次大破壞。

這個過程伴隨著中共的大搶劫、大屠殺、大洗腦,最後把中國大陸變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大監獄,這個監獄不光限制人的身體自由,還有文化自由、心靈自由、繁衍自由。

毛時代的中國大陸,就像一座文化冰原,就像是冬日裏北風呼嘯下的萬里冰川,看不見一絲生命的跡象。

曾經在這片土地上昌盛了五千年的中華神傳文化,成了人們記憶中的空白,聖賢、修煉、仁愛、神佛這些神聖的辭彙,在人們的心目中變的遙遠、茫然,甚至讓許多人感到恐懼。

覆蓋在中華大地上的是黨文化的千層堅冰,堅冰上凜冽的是黨媒的遮天謊言,是毛粉們的紅色喧囂。冬日的冰川是白色的,而在這個中共營造的文化冰原上,卻是鮮血般的紅色,從天空到大地再到人心,都浸染著血淋淋的紅色。

這紅色是數千萬無辜同胞的鮮血染成的,可悲的是大多數人卻習慣了這種血腥的、暴虐的顏色,因為他們的內心被中共植入了一道道紅色的魔障,把罪惡當成了神聖。

毛澤東血腥的二十八年大破壞,中國已被折騰得血枯油盡,經濟瀕臨崩潰,這也使得中共自己元氣大傷。

1976年恰如中華文明的冬至日,三大魔頭之死讓中共的殘酷血腥難以為繼,於是在毛死後,中共改變了作惡的方式,把毛時代的政治運動模式改為經濟掠奪模式,通過經濟上的轉型來盤剝民眾、養肥自己,通過發展經濟來破壞環境、敗壞人心,更通過開放市場來引進外資,積蓄挑戰世界的經濟能量。

但就是這一點點的政治鬆動,給中國這座大監獄帶來了一股民間的自由思潮與海外的清風,中華文明由此進入了最後的殘冬季節。

殘冬的嚴寒一點也不比隆冬差,只是中共的思想管制出現了裂縫,人們有時能呼吸到一點溫暖的人文氣息。這時頻繁的政治風暴換成了洶湧的經濟洪流,衝擊著人們既有的一切價值觀。

中共的極權暴政一旦過渡到以經濟為中心,其政權就會迅速的走向腐敗、腐爛,毛時代邪教式的政治狂熱被後毛時代一切向錢看式的經濟狂熱取代,金錢逐漸成了中共黨官們的唯一信仰。

而這時的中國知識界卻在有限的自由思潮下,獲得了一定的甦醒,這種甦醒與中共的腐敗產生了糾集,最後釀成了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這場運動以中共的血腥屠城收場,數千青年學子與市民的血灑在那個春天裏,許多良知人士陷入了政治上的絕望。中華文明陷入了歷史的最底層,黑暗如漆。

然而否極泰來,就在中共6.4屠城後的第三年春天,傳說中的猴年馬月,一種讓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卻悄悄的在東北長春傳出,他使得中華大地源自於八十年代的武術氣功熱達到了最高潮。

短短數年間,法輪功吸引了上千萬中國民眾,而法輪功最大的特點是不僅能迅速的祛病健身,其倡導的真、善、忍修煉原則,更能淨化人們的心靈。在中華大地被中共滅絕了四十多年的傳統文化修煉理念,竟神奇的以氣功的形式再度回歸,法輪功迅速的傳遍神州,以至於海外、港臺。

這在中共控制的無神論社會環境下,在這樣一個文化生機滅絕的共產社會裏,無疑是一個奇跡。

法輪功的傳出,好比是中華文明在殘冬季節裏的一氣回陽,雖然中共的暴政依舊是寒風刺骨,但世道人心卻在佛法的感召下慢慢覺醒,數千萬覺醒的心靈給中國社會帶來了一股向善的清流。

不過這股清流漸漸讓中共感到不安,中共歷來是以假惡暴來控制中國,真、善、忍直點中共的七寸,衝擊它們的統治基礎,使其政治洗腦失去作用。所以中共又一次毫不猶豫的舉起屠刀,開始它們令人神共憤的信仰大迫害。

1999年,中國再次陷入了腥風血雨中,這場迫害就像殘冬裏的最後一場暴風雪, 中華大地上正邪兩種力量展開了最後的對決。

而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有十四年,這十四年應是中華文明史上最黑暗、最荒謬的十四年,雖然短暫卻異常邪惡。一個武裝到汗毛的邪教政府以傾國之財力物力來迫害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平和民眾,無數反人類的暴行在這十四年裏集中上演。

然而在這個文明的殘冬裏,眾多大法弟子就像冬日裏綻放的梅花,頂風傲雪、挺立在天地間,與邪惡勢力作不屈的抗爭。他們頂著中共暴政最殘酷的迫害,把最寶貴的真相傳遍千家萬戶,他們的堅韌也必將迎來中華文明新世紀的春天。

結語

簡短的回眸,只是五千年文化的雪泥鴻爪,然我們於此中不難看到,在中華文明四季的流轉之中,始終有一條主線貫穿其中,那就是文化的演繹。

從黃帝創世時的大道治國,到春秋戰國的百家爭鳴、大唐盛世的三教鼎立、明清之際的文化集成,最後到中共統治下的文化滅絕,中華文明走過了一個完整的生命週期;沉甸甸的文化果實被埋藏在民族記憶的深處,等待春風的喚醒。

與之相伴的是在世界範圍裏,現代西方物質文化的氾濫,從物質與思想上把人類文明的積蓄已然耗盡,人類文明也走到了一個拐點,等待更新。

在這文明的冬日裏,法輪大法的洪傳,恰似天外吹來的春風,給人類文明注入了新的精神原動力,他也喚醒了潛藏在無數顆心靈深處對傳統文化的記憶。在大法洪傳的二十一年裏,雖然邪惡勢力千般迫害、萬般阻撓,但終究無法阻擋正法的浩蕩洪流;就像冬日裏的酷寒,怎能阻擋春天的到來!

舊文明即將過去,新文明等待降臨,活在世上的人們也無可逃避的面對善惡的抉擇,那些認同邪說、追隨中共的都將化作敗物淘汰,因為春天裏不會再有冬天的事物。正是:

華夏文明五千年,神傳文化牽一線。
風雲跌宕演義多,核心主旨是修煉。
大道修真事無為,佛法無邊重行善。
崇忍愛仁成儒家,三教並立是鋪墊。
末劫共產魔道起,反天反地虐人間。
文明四季看將過,佛道神魔皆聚全。
只為今日傳大法,入道得法好回天。
正邪相搏看人心,跨過赤劫得平安。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鄰村有位姓張的老人,向人講述了他家往上第十六代祖先「張百忍」的故事。
  • 南山寺是漳州一座有名的古剎。在漳州南門外中山橋之南,廟宇宏大,佛像尊嚴,為此地古蹟名勝之一。每逢節日,仕女優遊,絡繹不絕,尤其新年,車水馬龍,途為之塞。
  • 老子提出效法天道,尊崇道德,返本歸真,清靜無為。唐代很多人求仙訪道,唐代社會瀰漫著濃厚的神仙氣息,詩歌的創作更是充滿仙風道味。很多道士詩人及文人士大夫如初唐的王勃、盧照鄰、陳子昂,盛唐的李白、賀知章,中唐的劉禹錫、李賀,晚唐的杜牧、李商隱等,都受道家思想影響較深,對道家的無為、清靜、抱樸、守真的思想多有涉及。從其詩中可以體會詩人內心的平靜怡然和對「道」的崇尚。
  • 光緒年間,有一個江蘇人某甲,在上海租界某洋貨商行從商,主人欣賞他的誠實,對他很信任。某年端午節前幾天,主人派某甲帶著小皮囊去南市收款。某甲從早上到中午,收得銀洋一千八百餘元。某甲又飢又渴,又惦記趕緊回去,匆匆在十六鋪茶樓喝點茶,就回商行了。
  • 古人心目中,「知恩圖報」、「受人點滴之恩,當思湧泉相報」等,都是最為醒目的格言。「有恩不報非君子」、「忘恩負義」、「以怨報德」等則歷來為世人所不齒。恩德有很多,養育之恩、救命之恩、知遇之恩、培育之恩等等。
  • 所謂「義」,是指道義、正義等超越物質利益之上的道德價值;所謂「利」,是指金錢、財富等物質利益。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君子做事以道義衡量,「見利思義」,而小人只講究私利,以利來衡量,會為利益捨棄道義。
  • 佛家講佛法無邊,慈悲普度眾生。唐代人們普遍敬信神佛,深信因果,民風淳樸,八方來朝。唐詩中空靜的境界,淡泊而又深厚的含蘊,包容萬物的精神,就是從這裏來的。
  • 代的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敘述了這樣一件事....
  • 玉器店看到一個價格不菲的精美掛件,那是一塊天然的翡翠玉石依其原型分色雕刻而成,白色通透的部分雕成一隻形神兼備的「知了」,翠色部分雕成清秀堅挺之竹節,知了附在竹節上,整體看來惟妙惟肖,動靜合宜。
  • (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