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賢士會失民心

作者:辛棄名
font print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白馬非馬的新證

公孫龍是戰國時代著名的名家(邏輯學家)。有一次,他在趙國平原君家中,與孔子的後人孔穿相見。孔穿對公孫龍說:「我早就聽說您道義高尚,很有學問,我很想做您的弟子。但我不贊同您提出的白馬非馬(白馬不是馬)的學說,只要您肯放棄這個說法,我就做您的弟子。」

公孫龍笑著說道:「您的話錯了,我所以出名,就是因為我主張白馬非馬的學說呀!現在讓我放棄這個學說,那我還教授弟子甚麼呢?您想拜我為師,一定是因為智力和學術不如我吧。可現在您要我放棄我的學說,這是你先來教我、而後才拜我為師,這不是搞錯了嗎?」

公孫龍停了一會兒,又說:「我聽說這樣一個故事,楚王曾經帶領群臣在雲夢澤中打獵,他拉開大弓,搭上箭,向野獸猛射。可不知怎麼搞的,楚王把弓弄丟了,大臣們都請求去尋找,楚王卻說:『不用找了。楚國人丟了弓,楚國人拾了去,又何必去找呢?』孔子聽說這件事後,說:『楚王的仁義還沒做到家,他應該說人丟了弓,人拾了去,何必要加上個楚國呢?』可見,孔子是把楚人和人區別開來,你認為孔子的區別是對的,但卻說我區別白馬和馬是錯的,這有道理嗎?」

孔穿聽了無話可答。

公孫龍用孔穿的先人孔子的事例,來證自己的學說「白馬非馬」的邏輯的正確性是對的,並且很有說服力。(據《荀子》)

殺賢士會失民心

晏子曾任齊莊公的大臣,由於他足智多謀,許多建議都被採納。每次朝見,莊公都賞給晏子許多禮物,並增加食邑。可是沒過多久,莊公聽信讒言,不再重用晏子了,每次上朝,都消減晏子的食邑和爵位,最後,把晏子的爵位和食邑削減完了,晏子成了平民百姓。晏子仰天長歎,突然又哈哈大笑,他的僕人很奇怪,便問道:「先生為甚麼時而歎息,時而又大笑呢?」

晏子說:「我歎息,是哀痛國君快要遭到殺身之禍了;我大笑,是慶幸我得以保全自身啊!」

果然,沒過多久,大夫崔杼殺死了齊莊公。晏子前去弔唁莊公,來到崔杼的家門口,隨從人員問他:「你是來為國君而殉死嗎?」

晏子說:「難道國君只是我一個人的嗎?為甚麼要讓我死?」

隨從說:「你現在逃走還來得及。」

晏子說:「為甚麼勸我逃走,難道是我有甚麼罪嗎?」

隨從說:「你趕快回去吧!」

晏子說:「國君已死,回到哪裏去呀?國君為了國家的利益而死,臣子就為他去死,國君為了國家的利益而逃亡,臣子也跟著逃亡;國君只是為了自己的私利而死或逃亡,臣下為甚麼要為他去死或逃亡呢?現在讓我去死或逃亡,理由在哪裏呢?」

剛說完,崔杼的家門開了。晏子快步走進去。崔杼見到晏子,連聲說道:「你為甚麼還不死,你為甚麼還不死?」

晏子反駁說:「禍亂開始時,我不在場;禍亂結束了,我也不知道,我為甚麼要死?我聽說,把逃亡看作是忠君的人,不足以保全國君;把死看作是有節義的人,不可以為國立功。我難道是國君的宮妃侍女嗎?他上吊我也隨著上吊,他死我也隨著死嗎?」說完,晏子袒臂脫帽坐在地上,把莊公的屍體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放聲大哭。哭了一會兒,晏子站起來就走了。

崔杼的手下人勸他說:「一定要殺掉晏子,不能放了他。」

崔杼說:「晏子十分賢德,是位賢士。他的作為和言行,全沒有錯。老百姓都擁護他!不能殺他,殺了他,我就會失盡民心,我就完了!」(據《晏子春秋》)

晏子教齊景公求雨得雨

有一年,齊國一連幾個月都沒下一滴雨,土地十分乾燥,老百姓根本沒法子播種,眼看著就要錯過了播種季節!

齊景公十分著急,他召集群臣詢問對策:「天很久沒下雨了,老百姓都沒糧食吃了,個個面黃肌瘦。我已叫人占卜了,說是山神河伯作怪,我想稍稍徵收一點兒錢,來祭祀山神和河伯,你們說可以嗎?」群臣聽了,不知可否,誰也不敢吭聲。

景公看看相國晏子,晏子走上前對他說:「我看不行。」景公問:「為甚麼?」

晏子說:「祭祀山神、河伯,有甚麼用呢?山神本來就是用石塊作軀體,用草木作毛髮。長時間不下雨,山神的毛髮,也會被曬得枯焦,軀體將曬得滾燙,它還不知道求誰下雨呢?您去祭祀它有甚麼用呢?」

景公歎口氣說:「既然這樣,那祭祀河伯可以吧?」

晏子說:「也不行。水是河伯的國土,魚鱉是河伯的臣民。長久不下雨,泉水都已枯竭,大小河流也將要乾涸,河伯的土地將要喪失,他的臣民也將要乾死。難道河伯不想要雨嗎?它也是沒有辦法呀!」

景公問:「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晏子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您應該離開舒適的宮室,到野外去露宿,經受風吹日曬,誠心誠意地為自己的國家和老百姓,同患難、共辛苦,然後擔憂祈禱,這樣也許會下雨的。」

景公無奈,只得按晏子說的去做。他離開華麗的宮室,來到荒野,不顧酷日當頭,不怕夜宿野外,日夜察看民情。過了三天,果然下起了傾盆大雨,老百姓都及時地把莊稼栽種完了。(據《晏子春秋》)

齊景公占夢

有一次,齊景公得了腎病,一連十幾天臥床不起,大臣們都十分著急。

一天晚上,齊景公作了一個惡夢,夢見自己和兩個太陽打了起來,最後自己被打敗了,景公十分不高興。

第二天,晏子上早朝,景公對他說:「昨天晚上我作夢和兩個太陽打了起來,最後我被打敗了。這是不是預兆我的病沒救了?」

晏子沉思片刻,回答說:「您不必擔心。我去請占夢人,讓他為您占卜吉凶吧。」說完,晏子便出宮派人去找占夢人。

不一會兒,占夢人被接來了。占夢人問晏子說:「您有甚麼急事找我嗎?」

晏子說:「昨天夜裡,國王作了一個惡夢,夢裡和兩個太陽爭鬥起來,結果被打敗了。國王覺得此事很不吉利,懷疑自己的病沒救了,所以特意讓我請您來占卜一下,看看這個夢是吉還是凶?」

占夢人聽了,不加思索地說:「請反其意解釋吧!就說被打敗實際上是沒被打敗。」

晏子聽了,連連擺手說:「不要這樣做。國王得的病屬陰,而他夢見的太陽屬陽,他不能戰勝二個太陽,正是一陰不能勝二陽,這是預兆國王的病,馬上就會痊癒。請您照我說的這樣,去告訴國王。」

占夢人進內宮見齊景公,景公對他說:「我夢見和兩個太陽爭鬥而不能取勝,是不是我將要死了?」

占夢人按晏子所說回答道:「大王您不必擔心啊!您所患的病屬陰,您夢見的太陽屬陽,一陰不勝二陽,這是預兆您的病將痊癒了。」

齊景公聽了,十分高興,心情也暢快起來。過了幾天,他的病果然痊癒了。

景公找來占夢人,要好好地賞賜他。占夢人說:「這不是我的功勞,是晏子教我這麼說的。」景公又派人召來晏子,問晏子其中緣故,晏子說:「是我教占夢人這樣說的。如果我自己說,您一定不相信,所以我讓占夢人說,占夢人說了之後,果然產生奇效,所以這是占夢人的功勞,我並沒有甚麼功勞。」

景公稱讚他們說:「晏子不爭奪別人的功勞,占夢人不隱瞞別人的智慧,你們都是有才德的人啊!」於是重重地賞賜了他們二人。(據《晏子春秋》)@*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古語云:「禍由惡作,福由德生」。古人認為世事無常,人生如夢,莫費盡心機貪求名利等身外之物,唯有積德行善,向道向善才是人生之正途,因為天道佑善。反之,貪圖利慾之人,必定只有自我的私念,少有大道的追求,也就不配上天的輔助與護佑。人若是想要趨吉避凶,前程光明,必定要遵循天理而為善,正信因果客觀規律,方能不迷不謬。
  • 中國明朝英宗時期,石亨、曹吉祥誣陷徐有貞,為了給徐有貞定罪,酷刑拷打其友人馬士權,逼取口供。觸怒上天,導致了兩次天災。這兩次天災在正史中都有記載。
  • 黃河以北的懷縣,發生火災,燒燬房屋一千多家。漢武帝便任命汲黯為欽差大臣,前往視察,救濟災情。
  • 司馬光說:「以鮮於優之賢明,不應出任地方官。但顧及齊魯地區民生凋敝,日甚一日,必須有像鮮於優這樣的福星去解救才行!」
  • 歐陽修十分厭惡這種文風,有一次,恰好由歐陽修主考,他決心予以痛懲。凡是用這種所謂文體者,一律不予錄取。
  • 如願是水府龍宮中的女神,也就是當年彭澤湖龍王清洪君,贈送給廬陵人歐明的那位如願。因她事事能滿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願」這個名字。據說,水府中處處都有如願,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簡肅擔任成都長官時,范蜀還是一個被推薦應試的讀書人。
  • 劉行本走上前去說:「陛下認為臣正派,才讓臣在您的左右。臣說的話如果對,陛下怎麼能不聽?臣說的不對,也應當說明道理,怎麼能輕視我,連看都不看?我說的話不是出於私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