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 少女盜寶

作者:武德 整理

(Fotolia)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唐朝時,京城有位豪士潘將軍,住在長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陽漢口一帶,原是乘船販貨做生意的。有一次,船隻停泊在江邊,有個僧人到船邊乞食。潘對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了整天,盡力布施。

僧人離去時說:「你的相貌器度和一般商賈很是不同,他們吝嗇逐利有銅臭太俗氣了,你卻不然且有貴人之相,你的妻子兒女相貌也都是享厚福之人。」說完取下脖上的玉製念珠送給他說:「你好好珍藏,這串玉念珠不但能使你進財還可使你做官。」

潘做了幾年生意十分發達,後來果然在禁軍的左軍中做到將軍,在京師造了府第。他深信自己的富貴都是這串玉念珠所帶來,所以對之極為珍惜,用繡囊盛了放在一只玉盒中,供奉在神壇內。每月初一便取出來對之跪拜。

有一天打開玉盒繡囊,這串念珠竟然不見了。但繡囊和玉盒並無移動開啟的痕跡,其他物件也一件不失。他嚇得魂飛魄散,以為這是破家失官、大禍臨頭的惡兆,便嚴加訪查追尋,卻毫無影蹤。

潘家的總管認識原是京兆府負責緝捕盜賊的小頭目王超,王超年近八十歲了,便悄悄向他說起此事,並請他設法追查。王超道:「這事可奇怪了,這決不是尋常的盜賊所偷,我想法子替你找找看,但能不能找到就難說了。」

王超有一日經過勝業坊北街,其時春雨初晴,見到一位十七、八歲少女,頭上梳了三鬟,衣衫襤褸,腳穿木屐,在路旁槐樹下和軍中少年士兵踢球為戲。士兵們將球踢來,她一腳踢回去,將球踢得直飛上天,高達數丈,腳法神妙甚為罕見,閒人紛紛聚觀,采聲雷動。

王超心下甚感詫異,從少女踢球的腳法勁力來看,必是身懷絕技、功夫了得的武林高手,於是站在一旁觀看。眾人踢了良久興盡而散,而少女也獨自一人回去。王超悄悄跟在後面,見她走進勝業坊北門一條小巷中。王超向街坊一打聽,知她與母親同居以做針線過日子。

(大紀元圖片庫)
(大紀元圖片庫)

王超於是找個藉口,設法和她相識,盡力和她結納。聽她說自己母親也姓王,王超就認少女作甥女,少女便叫他舅舅。少女家裡很窮與母親同臥土榻,常常沒錢買米,王超時時周濟她們。但少女有時卻又突然取出些來自遠方的珍異果食送給王超。

蘇州進貢新產的洞庭橘,除了宰相大臣得皇帝恩賜幾個外,京城中根本見不到。少女有一次卻拿了個洞庭橘給他,說是有人從皇宮中帶出來。少女性子十分剛強,說什麼就是什麼,王超心下懷疑,但一直不動聲色。

這樣來往了一年,有一天王超攜了酒食請她母女,閒談間王超問道:「舅舅有件心事想和甥女談談,不知可以嗎?」少女答道:「深受舅舅照顧常恨難以報答,只要甥女力所能及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王超單刀直入便道:「潘將軍丟失一串玉念珠,不知甥女有否聽到什麼訊息?」少女微笑道:「我怎麼會知道?」

王超又問道:「甥女若能想法子尋得,當以財帛重重酬謝。」少女遲疑了一下說道:「這事舅舅不可跟別人說起,甥女曾和朋友們打賭開玩笑,就把這串念珠取來了,但不是真要這串念珠,會找機會歸還,只不過一直沒空罷了。明天清早,舅舅到慈恩寺的塔院等我,我知道有人把念珠寄放在那裡。」

第二天,王超如期而往,少女不久便到了。那時寺門剛開,寶塔門卻還鎖著。少女道:「等一會你瞧著寶塔吧!」說罷縱身躍起,便如飛鳥般越躍越高直上寶塔。她鑽入塔中,頃刻間站在寶塔外的相輪上,手中提著一串念珠,向王超揚了揚,縱身躍下將念珠交給王超笑道:「請舅舅拿去還他,財帛等酬報不必提了。」

王超將玉念珠拿去交還潘將軍,並說明經過。潘將軍大喜,備了金玉財帛厚禮,請王超悄悄送給少女。可是第二日送禮去時,人去室空,少女和母親早已不在了。@*

資料來源:唐代康駢《劇談錄》

責任編輯:王書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華傳統武術博大精深,貫穿於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文化長河中,並留下了不朽的傳說與故事。老一輩武術名家昊和(筆名)先生為弘揚和繼承中華傳統武術,曾經參加過兩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以及其它國際武術節,日前在接受大紀元記者參訪時,他講述了傳統武術的理念與在世界的弘揚。
  • 回顧這些歷程,劉正認識到武術對他而言就是保命,是武術幫助他承受更多的壓力,堅持生存下來,喜得佛法…
  • 所謂「文能安邦,武能定國」,中國武術淵遠流長,近年來卻有淪於表演雜耍的危機。欣逢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的舉辦,數位資深武學家齊聚台北,暢談傳統武學國粹的可貴。
  • 為了練好點穴功夫,十年來,張建光在工作之餘投入所有精力研究點穴理論、掌握點穴技術,近日通過中國中醫科學院點穴試驗,顯示穴位對經絡是起作用的,從而證實人體經絡確實存在。
  • 悉尼華人武術研究會會長孫大法先生表示﹐練武術一定要重武德。要成為武林高手苦練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人的修養。僅僅武功好是不夠的,這個人一定要有好的修養,包括如何做好人。(大紀元)
    圖﹕螳螂拳張寶環表示,他的師父一直教育他們要重武德,要尊重他人、愛惜他人,為別人著想,每一天都要自省,發現不足,不斷做好,提升自己的道德。
  • 他認為現在世風日下,人要更注重修心。他成立心武門的宗旨就是要挖掘中國傳統的東西,那就是天人合一,身心合一,這是中國的神傳文化。他說:「我認為人生的過程就是要多瞭解宇宙與自己的關係,才能找到真正最好的答案。健康是全方位的,要從裡到外修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