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神遊】沉浮幾翻繁華地 心中一卷道德言

文/宋紫鳳

《道德經》有云「水利萬物而不爭」——薄姬鄭重地捧起經卷,她希望自己能如水——「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597
【字號】    
   標籤: tags: ,

人的命天注定。信也不信,由你;是也不是,交由歷史評說。

西元前二百多年的秦末,在魏地有兩個素不相識的女子。一位姓薄,其母是魏王宗室之女。時逢二世無道,群雄並起,魏國舊宗室也起兵叛秦。公子魏豹被立為魏王,而薄姬則被母親帶入魏宮。另一個女子姓呂名雉。呂雉長到成年時,其父呂公與人結怨,為了躲避仇家不得不舉家離開魏地,往投與他私交甚好的沛縣縣令。

其先,薄母曾請天下聞名的女相師許負為女兒相面,許負說此女當生天子,薄母聞言大喜。而呂雉的父親亦以長於相術而頗有名氣。他說呂雉有大貴之相,一心要把呂雉嫁給貴人。

西元前206年,項羽大封天下,十八諸侯並立,此時的薄姬早已貴為魏王妃,而呂雉則因其夫劉邦被封為漢王亦得妻以夫貴。

然而好景不長。西元前205年的仲夏,漢王劉邦在彭城被項羽打得慘敗,呂雉被楚軍擄走,成了隨時可能被項羽投之鼎鑊的人質。而劉邦的盟友魏王豹也見風轉舵。魏豹知許負曾為薄姬相面,說她將生天子,常常暗自揣度:莫非自己將為天子,不然,薄姬生子如何得做天子。如果自己將做天子,此時又何必依附劉邦,屈居人下。於是趁劉邦新敗,叛漢而去。結果,卻被漢軍大將韓信平滅,魏豹被活捉,薄姬則被送入漢營織室,魏國王妃一夜間成了織工與奴婢。

兩個來自魏地的女子,彼此的命運如此相彷,彼此的軌跡若即若離。兩年後,楚漢休兵,中分天下,薄姬與呂雉終於因緣際會於關中的櫟陽漢宮。

原來薄姬在漢營做織工不久,即被劉邦收入後宮。只是這位薄姬,性情實在清淡,她喜讀黃老之書,整日深居簡出,少與人交往,如果沒有人提到她的名字,連劉邦都想不起來還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

至於呂雉,則因楚漢休兵,才得放歸,可謂九死一生。

而此刻櫟陽宮中還有一位來自定陶的戚姬,只是她少居宮中,常常隨劉邦出征。戚姬長袖善舞,在前方的大帳中,空曠的沙場前,戚姬曳地的鮫綃,如霧如煙。

光陰荏苒,從櫟陽宮到洛陽南宮,再到長樂宮,薄姬走過了一個驛站又一個驛站,無論走到哪裡,她都如同浮世中的過客。陪伴她的是唯一的兒子劉恆,還有案頭的一卷《道德經》,其中的文字,薄姬早已熟讀成誦。有時她憑窗而望,見連甍飛棟,雕欄玉碣,卻想到:書中的那一句「金玉滿堂,莫之能守」說的就是這裡吧?

而當薄姬常常凝神作如是之想的時候,戚姬則常在劉邦耳邊哭訴,請立自己的兒子如意為太子。呂雉則每每枯坐長信殿中,滿腦子揮之不去的是戚姬的巧笑,妒嫉如一棵毒草,在心中瘋長,令她因嫉生恨,令她惴惴不安,令她想到奪權自保。

西元前196年,呂雉謀害了漢朝第一功臣淮陰侯韓信,一個月後,又謀害了梁王彭越,繼之逼反了九江王英布。漢朝一統剛剛形成的太平之局被呂雉打破,一時間人人自危,叛亂迭起。而劉邦則在討伐英布的戰爭中為流矢所中,數月後死於非命。——妒嫉是一劑毒藥,雖然更多時候,它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但如果適逢其時,也未必不是一段亂世肇端的因由。

西元前195年的五月,孝惠太子登基,長樂宮中,呂雉聽到未央宮傳來群臣們山呼萬歲的聲音,心中感慨萬千,此時她雖身為太后,位極至尊,而心中多年蓄積的妒火卻並未因此得以暫熄。很快戚夫人被掖庭帶走,狹長的永巷成了她的不歸路,其餘諸姬凡曾得寵一時的,也都被幽禁宮中。

代王劉恆自幼得到母親薄姬的教誨,深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的道理。(素素/大紀元)
代王劉恆自幼得到母親薄姬的教誨,深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的道理。(素素/大紀元)

而薄姬的宮中卻靜悄悄的,似乎永遠不會被風浪波及。她就要跟隨兒子代王恆去邊遠的代地。常常被人遺忘的薄姬此刻令眾人羨慕不已,人們奇怪,為何呂雉的妒嫉在薄姬的面前總是無從發作,卻想不到,此中的答案就寫在那卷《道德經》中。《道德經》有云「水利萬物而不爭」——薄姬鄭重地捧起經卷,她希望自己能如水——「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薄姬走了,簡簡單單的,如同長信殿前吹過的秋風。在呂雉的眼中,薄姬甚至是愚笨的,卻不知在薄姬的眼中,呂雉坐人間火宅日夜炙烤而不覺其苦,才是真正可怕的愚迷。

在遙遠的代國,薄姬被尊為薄太后,而她的生活卻與在長安時沒有甚麼不同,依然每日焚香,敬讀黃老。代王劉恆白天勤於國政,早晚前來請安,日日如此,寒暑不誤。有時薄太后偶染微恙,劉恆則陪伴身邊,親自服侍,母子間儼如小戶人家的溫馨。

七年後的一天,中朝傳來孝惠帝駕崩的噩耗。天性仁弱的孝惠帝不滿母后呂雉的妒嫉,更為她鴆殺如意,殘彘戚姬的暴行而揹負了巨大的罪惡感,不能自拔,僅僅二十三歲就在病塌之上撒手人寰。呂雉放聲哀哭,卻不明白是自己的妒嫉害死了孝惠。

孝惠帝走了,呂后臨朝稱制,為了制約劉姓王,她將自己的兩個侄女嫁給了趙王友與趙王恢,而這兩個侄女竟同呂雉一樣善妒。劉友的這位呂王后因為妒忌他姬,竟到呂雉面前進讒言,劉友被呂后派兵圍守,飢餓而死。劉恢的這位呂王后,妒忌跋扈,終使劉恢幽憤而死。

趙王友死後,發生了日食,白日昏如冥界。呂雉心知自己作惡太甚,不禁有些後怕,她望天而歎:這都是因為我的緣故。

漢文帝即位後,薄太后便一病三年不起,文帝盡心盡力在床前照顧,幾乎沒有很好地睡過一覺。(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這一年的秋天,代王宮中來了中朝使臣,原來呂后想請代王去做趙王。代王劉恆自幼得到母親薄姬的教誨,深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的道理,尤其是在這樣一個亂世,他既不羨慕趙地的繁華,更想遠離權利的紛爭,於是婉言謝絕了使臣,表示寧願身處邊地,隨遇而安。

第二年,呂雉白日見物如蒼犬,一病不起,命人卜之,云是趙王如意為崇,數月後呂雉病死,隨後,呂氏全族因為呂雉的作惡與用事而被株連。

又值秋天,薄姬回到了長安,回到了她熟悉的長樂宮。她憑欄望去,又見承霄之闕,光碧之堂,一切都與她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兒子劉恆被擁立為天子,是為漢文帝。劉恆登基的這天,薄姬想起了許負,許負說「此女當生天子」——果然其言不虛。而文帝也與母親一樣清淡尚道,他恭儉仁讓,與民休息,結束了漢初的亂局,開創了淳樸而清寧的新朝氣象。

讚曰:
死生有命數在天,
富貴無常若雲煙。
沉浮幾番繁華地,
心中一卷道德言。
冷眼世人多愚迷,
更焚嫉火苦相煎。
願將此身作風信,
東也翩躚,
西也翩躚。#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史上,漢朝出了幾位賢德的君主,開創「文景之治」的漢文帝就是其中之一。文帝劉恆,高祖時期被封在代地稱代王。公元前180年,在專權的呂後去世後,大臣們誅滅了呂氏外戚,並擁立劉恆為天子,後被謚為「文帝」。
  • 幾千年來「緹縈救父」的孝義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公元前167年,緹縈的父親被有權勢之人誣陷告發,地方官吏判他有罪,要處肉刑,當時的肉刑有臉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等形式。緹縈上書漢文帝,為父親求情,文章情辭懇切,打動了漢文帝,使其廢除了殘忍的肉刑,緹縈的父親因此得救。
  • 間者數年比不登(農產連年歉收),又有水旱疾疫之災,朕甚憂之。 愚而不明,未達其咎(我愚眛無知,不明白其過失原因)。
  • 古人認為,「道」生萬物而賦予萬物具備了「德」,故道尊而德貴,倡導「以德配天」、「以德治世」等。中國歷史上出現了許多有名的「治世」,「文景之治」就是其中之一。文景,就是漢文帝和漢景帝,文景時期,仁風德政,國家政治清明,社會繁榮,百姓祥和而太平。
  • 當初,漢文帝朝中,有個寵臣,叫做鄧通。出則隨輦,寢則同榻,恩幸無比。其時,有個神相許負,相那鄧通之面,有縱理紋入口,必當窮餓而死。
  • 漢文帝元年,齊、楚兩地二十九座山同一天山崩,發大水。漢文帝命令各郡國,不必進獻貢品,施恩惠於天下,遠近都歡樂和洽…
  • 有一天,漢文帝乘著漂亮的宮車,在京城裡漫遊,路過郎署的時候,看見有個老人在迎接他,一問知道他是馮唐,兩人熱乎地說起話來。
  • 西漢的緹縈上書救父,漢文帝感之惠及天下,廢除了肉刑。今天的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支持,幫助當代緹縈完成她救父的心願。願每一個善良的人,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去幫助鍾愛,幫助鐘先生。每一份簽名、每一個聲音,都會讓 鐘先生回家的路近一點。幫助良善,就是抑制邪惡,就是幫助我們自己,給我們自己營造一個安全的社會。
  • 在中國數千多年歷史長河中,先後出現過幾個最好的歷史時期,即西周成王、康王時期的「成康之治」;西漢文帝、景帝時期的「文景之治」;唐代太宗時期的「貞觀之治」和玄宗時期的「開元之治」,明代永樂、宣德之時的「永宣之治」和清代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時期的「康雍乾之治」,史稱「盛世」...
  • 據《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記載:漢文帝(劉恆,漢高祖劉邦第四子)在舉行祭祀後召見賈誼。深宮夜靜,燈影昏昏,向賈誼詢問鬼神之事:賈誼低聲絮語、繪聲繪色;漢文帝聚精會神、側耳傾聽,君臣兩人在「宣室」秉燭長談。因為談得投機和興奮,漢文帝全然忘卻自己本應高高在上的君主身份,降尊紓貴,不知不覺間數移座席,雙膝一次次靠近賈誼。漢文帝深為賈誼的高見所折服,說:「吾久不見賈生,自以為過之,今不及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