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世界.茶文化

無水不可論茶 天下第一泉谷簾泉

作者:任采真

無水不可論茶。(pixabay)

  人氣: 13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無水不可論茶!廬山漢陽峰「康王谷」,古來名勝仙境;康王谷深奧處「谷簾泉」,泉美水美,茶聖陸羽品評「谷簾泉」為「天下第一泉」[1]。祕境的美景、茶泉的盛名交集於廬山康王谷「谷簾泉」,引領多少古今文豪、茶人的企望和幽思。

天下第一泉谷簾泉

漢陽峰矗立在江西九江市星江縣境內,是廬山群峰中第一高峰,標高將近一千五百米。巍峰倚天開,青雲俯首來,矗漢陽之北,俯視漢陽燈火,故名漢陽峰。「康王谷」坐落在漢陽峰西北方,峽谷長約七、八公里,是廬山峽谷中最大的一個,景緻深幽。康王谷又名廬山壟,據《星子縣志》記載是因為楚康王逃難入了此山谷,谷因此而得名:「昔始皇併六國,楚康王昭為秦將王翦所窘,逃於此,故名。」所以說「康王谷」在秦代就有了。

明 沈周 《廬山高》。(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們傳說,晉朝陶淵明的垂世之作《桃花源記》的情境,就是以廬山康王谷為模本的。康王谷深處有一道瀑布就是天下第一泉谷簾泉的來源。瀑布一旁矗立著會仙亭。

唐代茶聖陸羽寫《茶經》親履踏訪中國名水,來到陶淵明故鄉九江(潯陽柴桑),來到廬山的祕境康王谷,當他親潤從千仞石上流下來的谷簾泉時,驚為天水!就把「天下第一水」的桂冠給了「谷簾泉」,有詩吟:

瀉從千仞石,寄逐九江船。

甘泉從康王谷深處千仞石瀉下後,幾翻山澗寄逐九江,停駐鄱陽湖,吞吐入長江。《星江志》記載這道瀑布的盛貌:「其流凡三十派,橫澗七丈」。

陸羽在《茶經》中,強調泡茶的水質,以山上的水為上:「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同樣是山上水,又以乳泉、石池漫流者為上。泡茶的好水出於好境,水質清、活、甘、冽最好。明人許次紓的《茶疏》也說道:「無水不可論茶」,好茶深蘊的香氣要借水而發。

清泉從千仞石上瀉下的谷簾泉,橫澗七丈,藏清活甘冽於山谷深處,親近並不容易。明代的詩人錢宰(西元1302〜1397年)作有七言古詩《谷簾泉併序》,序中描述了得通過一番崎嶇山路和溪澗懸崖的險阻,行過十幾里路,涉過近十個溪澗,途中還遇到只能支藤而上的懸崖,上上下下,再踏在亂石上穿崖壁,行百餘丈才能到了瀑布下,一飲甘泉,一揭谷簾泉的面紗,看到不似在人間的勝景。[2]

無水不可論茶,陸羽在《茶經》中,強調茶水以山上之水為上。(pixabay)

那瀑布懸空數十米,彷如天上來,中途遇到巖石阻礙,泉水分成數百縷細流,散落而下。流泉灑珠如簾、珠瓔宛如飛花,在太陽照射下幻作晶瑩無垢的一簾幽影。錢宰又說一年中只有短暫的「盛夏得雨後兩旬(二十天)」,可以涉澗,可以坐澗石上一親谷泉簾的一簾幽夢。觀美景要得良辰,「良辰美景」相得益彰,得之何其不易啊!

甘泉滋茶味 詩人益茶香

中國古來的詩人、墨客、文豪多愛茶;自從陸羽評甘泉好水以來,茶家更知道「無水不可論茶」。谷簾泉經過陸羽品評為「天下第一泉」,使得後代的詩人、茶家紛紛鍾情於它。宋代學者王禹偁愛煞那山谷和山泉,遙想起陸羽仙客,想要長在水簾前結茅廬:

迢遞康王谷,塵埃陸羽仙。
何當結茅室,長在水簾前。
——《谷簾泉》
王禹偁在《谷簾泉序》中說到取用此泉水煮茶的妙處,泉水甘潤自然不在話下,還可以煮出「浮雲散雪」來。(「其味不敗,取茶煮之,浮雲散雪之狀,與井泉絕殊。」)

宋代詩詞大家黃庭堅《西江月‧茶》[3] 也詠唱「谷簾第一泉」之香,早春極品龍團茶在第一泉中翻成雪浪,媲美詩仙李白品仙人掌茶的甘露。

大文豪蘇東坡則讚賞,以天下第一泉點天下第一茶龍團(宋代北苑貢茶),「人、水、茶」共構「三絕」之境:

岩垂匹練千絲落,雷起雙龍萬物春。此水此茶俱第一,共成三絶景中人。

真是「甘泉滋茶味,詩人益茶香」!

甘泉滋茶味,詩人益茶香!(pixabay)

凡塵仙境  甘泉神水今何在

康王谷谷簾泉,從楚人康王避難發跡,經唐人茶神陸羽評勝留名古今。然而,如今廬山、鄱陽湖生態嚴重遭到破壞,低水位年年刷降,冬季時,嚴重乾枯頻頻出現,即便是盛夏雨後還能有往日的仙影嗎?良辰美景,凡塵的仙境;甘茶神水,依舊安在否?

參註:

[1] 陸羽評定天下水二十品。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無錫縣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峽州扇子山下蝦蟆口水第四;蘇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廬山招賢寺下方橋潭水第六;揚子江南零水第七;洪州西山西東瀑布水第八;唐州柏巖縣淮水源第九;廬州龍池山嶺水第十;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十一;揚州大明寺水第十二;漢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水苦)歸州玉虛洞下香溪水第十四;商州武關西洛水第十五;(未嚐泥)吳松江水第十六;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郴州圓泉水第十八;桐廬嚴陵灘水第十九;雪水第二十(用雪不可太冷)。陸羽評定天下水二十品,見《全唐文》卷七百二十一《張又新.煎茶水記》。

張又新為文記載此段際會。元和九年春,他與同年生相約於薦福寺,不期而遇一楚僧,瀏覽其囊中編書見《煮茶記》一卷。卷中記載代宗之朝湖州刺史李季卿,一次江行至維揚,逢陸羽,至揚子驛,李季卿命士兵取享有盛名的南零水煮茶,李親見陸羽鑑別「揚子南零水」之神技,因而問陸羽「所經歷處之水,優劣精可判矣」而得錄下。

[2] 錄明代錢宰《谷簾泉並序》「……涉六七澗,穿林而行,越十里,渺然見泉自山下,未足取也。又二里上山,傍枕懸崖,後推前挽,支藤而上。又一里下坡,有澗,踏亂石,穿崖壁,又百有余丈,至簾下。少憩,回視一簾如瓊瑤珠瓔,從天碎落,恍然非人世間也。」

[3] 黃庭堅《西江月‧茶》:龍焙頭綱春早,谷簾第一泉香。已醺浮蟻嫩鵝黃,想見翻成雪浪。
兔褐金絲寶碗,松風蟹眼新湯。無因更發次公狂,甘露來從仙掌。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