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唐文化遠播‧璀璨中華文化‧工藝之美

古中國最美寶鏡 在日本展放大唐光彩

作者:飛鴻踏雪

唐代 平螺鈿背八角鏡 圖(飛鴻踏雪/大紀元)

  人氣: 17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從漢代開始,迢遞絲路展開中華文化的盛世輝煌。東方絲路的終點止於日本,這裡曾是大唐文化絢爛霞光到達的東端。時代變遷,唐都長安土裡埋,大唐文化風華早已霞光遠射世界各地,日本的東大寺「正倉院」正是收藏一道道大唐文化絢爛霞光的聚寶庫。

如果你在2019年10月中到11月下旬間來到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剛好可以一睹從唐代傳來的寶物風華,助你啟開記憶的通道,上溯一千三百年,接上唐代盛世,一覽唐盛世的工藝、美術和文人風采,貼近中華文化的璀璨。[1]

正倉院的大唐光彩

「正倉院」在1998年成了世界文化遺產,院中保存了9千件的寶物(這次展出的內容僅僅116件),歷史上溯公元八世紀中期(日本奈良時代),主要寶物是與唐朝文化交流的收藏品。[2]

日本正倉院。(Moja/commonswiki)

從展出的寶物上可以窺見唐代文化的造境與成就,比如:平螺鈿背円鏡、平螺鈿背八角鏡、螺鈿紫檀五絃琵琶、紫檀木畫槽琵琶、金銀平文琴、白橡綾錦几褥、縹地大唐花紋錦繡、花氈、銀薰爐、銅薰爐、銅香爐等,這些都是公元八世紀中期從唐代輸入的寶物,今天則是人類的文化遺產。

中國最美的銅鏡  平螺鈿寶鏡

唐朝的銅鏡有中國最美的銅鏡之稱,尤其是以平螺鈿工藝[3]作成的螺鈿鏡,聚集了稀有的螺貝和奇寶。正倉院藏品平螺鈿背円鏡、平螺鈿背八角鏡都是來自八世紀時唐代的高貴華麗寶鏡,集合了當時世界各地的珍寶鑲嵌成的珍貴實用工藝品,展現精良的工藝水準。

平螺鈿背円鏡的圓徑約27公分,鏡背鑲嵌裝飾的珍貴材料有夜光螺貝、中國和緬甸的琥珀、阿富汗天青石、伊朗的土耳其石、東南亞的鼈甲等等。鏡子在中華文化中是闢邪的象徵寶物,平螺鈿鑲嵌背面的豪華鏡子,在夜裡夜光貝會發出珠光,更是珍稀。

正倉院展物 唐代 平螺鈿背八角鏡 局部圖。(飛鴻踏雪/大紀元)

傳自唐代的平螺鈿背円鏡、八角鏡高雅華貴,其製作技術反映唐時平螺鈿的高超水平。螺鈿鑲嵌鏡子展現玲瓏有致的立體感,不同的材料凸顯著各自的光華,又調和地融合成一體,組成美麗的圖案。從八世紀到當今,跨越一千三百年,這平螺鈿背円鏡、八角鏡宛然如新,光華奕奕。

細細端詳,可以發現每一片細緻的貝片上,都有工筆刀畫,刻畫的花、葉、鳥、鴨各有姿態。五彩繽紛的畫面上,若隱若現古典優雅的規律美。象徵天國世界的寶花是螺鈿畫面的主角,花瓣由紅寶石片作成,片片花瓣上都暈染出花心的圖案。四朵、五朵或是六朵寶花組成圓圈,有的寶鏡達到三圈,還有對對鴛鴦、飛鳥相伴隱身螺鈿圓鏡之間,凸顯天上、人間的美好願景。

古代中國平脫螺鈿工藝  深刻影響日本

「螺鈿」又稱螺甸、螺填、鈿嵌,「平螺鈿」就是平脫螺鈿的工藝,是在漆器或木器上鑲嵌螺貝片並且磨出平滑表面的裝飾工藝,常見加上金、銀箔作裝飾。螺鈿片的主要材料是散發美麗光彩的螺貝殼,在夜色中還能散發出光暈,自古以來就受到中華民族先人的珍愛,並且創造出螺鈿裝飾工藝。

周代時,已經有了螺鈿漆器,在漆器的朱畫中用貝殼、金、玉等材料裝飾鑲嵌。唐代經濟發達文化鼎盛,工藝美術更推展一波高峰,成就遠遠超過前期,金銀螺鈿漆器大放異彩,風格華麗精美。白居易的詩《琵琶行》寫道:「鈿頭雲篦擊節碎」,鈿頭雲篦就是裝飾螺鈿的髮梳。螺鈿、雕漆等技法施展在器物製作上相當費時,價格也很昂貴,應用很廣泛,在唐代時極為盛行,並且影響了其它國家。

正倉院的世界展。展出小單張廣告上,左為平螺鈿唐鏡(局部圖),右為平螺鈿琵琶。(飛鴻踏雪/大紀元)

螺鈿的鑲嵌圖案是一絕,將選用的螺蚌殼和各種寶石,細緻地嵌入預先雕成的凹形圖案內,再髹上一層光漆,然後磨平拋光使其露出鈿片,製作成色彩艷麗的嵌螺鈿器物。這製作過程非常繁瑣,而且最關鍵最困難的就是設計,要將貝殼、寶石和各種材料,鑲嵌成一幅綺麗的畫面。在八世紀時,傳入日本天平朝的唐代螺鈿鏡就是極致螺鈿工藝美的代表。

中國漆器螺鈿工藝技術,在往後的歲月中,深刻影響了日本的漆器螺鈿工藝的發展。而且,螺鈿工藝品,除了鏡子,也應用到樂器、香爐上、家具上,展現稀世的華美。鏡子的材料匯集了世界的珍稀之寶,旁證了唐代開闊的文化、貿易交流的景況。

參注

[1]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在2019年10月14日到11月24日,舉行御即位紀念特別展:正倉院之世界。精選了116件寶物與世人會面(分前期和後期兩展程,更換部分展出寶物)。展物區分為五方位,十年難得一見的寶物形成了引人的熱潮。

[2] 本次御即位紀念特別展展出的唐代寶物
一、日本古代天平朝光明皇后獻給東大寺的寶物:
1. 細字法華經(唐代七世紀,西元694年)含經筒
2. 平螺鈿背円鏡
3. 平螺鈿背八角鏡(唐代八世紀)
4. 海磯鏡(唐代八世紀)
5. 銀平脫盒子
6. 紅牙撥鏤碁子
7. 紺牙撥鏤碁子

二、華麗的染織藝術
1. 縹地大唐花紋錦繡
2. 白橡綾錦几褥
3. 花氈

三、名香世界的香爐
1. 白石火舍
2. 白銅火舍
3. 銀薰爐
4. 銅薰爐
5. 黃銅柄香爐
6. 赤銅柄香爐
7. 黃銅合子
8. 赤銅合子

大唐傳日本的銀薰爐,下部是日本明治時代補上的。(公有領域)

四、樂器工藝 琵琶
1. 螺鈿紫檀五絃琵琶
2. 紫檀木畫槽琵琶
3. 紅牙撥鏤撥

五、工藝美的共演
1. 白石鎮子 青龍‧朱雀
2. 白石鎮子 白虎‧玄武
3. 動物紋帶飾板(西元前1—2世紀,西漢)

[3] 螺鈿工藝

螺鈿作法
螺鈿工藝有厚螺鈿、薄螺鈿(又稱青背塗)兩大類,以裝飾的貝殼厚度來區分,工序也略有不同。平螺鈿法先將貝殼內側薄片剪裁成紋樣,再黏貼在器物(如:銅器)的漆面上,接著以漆塗滿周邊,繼而研磨拋光再鐫刻、雕鑿花紋,稱為「鏨花」,製成精緻的藝術效果。

螺鈿技術和漆這種天然塑料結合成一對螺鈿工藝的好搭檔。漆的汁液經過了過濾和精製,可作成生漆和不同種類的漆,漆的膠黏力、防水性、防腐性、耐熱性、耐久性,超越了任何塗料,塗膜的硬度和光澤度、黏合力等都非常優秀,化學漆比不上。

平螺鈿工序

摹稿製圖:在螺鈿片上畫出圖形花樣。
螺鈿材料的處理:事先處理軟化貝殼,切割貝殼,用筆、針刀切割出鈿片花樣
貼付鈿片:在上漆的平滑胎體表面繪製設計圖形,再以骨膠黏貼鈿片,組成圖形,並且用小熨斗燙平(溫度介於60—70度之間)。
擦拭:將多餘的骨膠擦拭乾淨。
固定:上漆細心填滿鈿片的空隙,加以固定鈿片。
髹光漆:放置待胎體表面乾燥後,再塗上光漆數次。
研平磨光:用竹篾尖端刮除鈿片上的漆膜,再研磨貝殼圖案,造出齊平光整的效果。
鏨花:鐫刻、雕鑿花紋。
完工:擦漆推光。

參考資料:

臺灣文化部《臺灣大百科全書》

東京國立博物館  御即位紀念特別展:正倉院の世界(展出目錄與介紹)

@*#

-點閱璀璨中華文化的亮點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501年,26歲的米開蘭基羅回到成為共和政體的佛羅倫斯,此時薩弗納羅拉已被處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於1502年繼任行政首長,呈現一番新氣象。由於羅馬的《聖母悼子像》廣受讚譽,米開朗基羅開始嶄露頭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擁而至,其中最重要的,應屬新共和國政府委託的重要公共藝術工程,一是代表佛羅倫斯精神的《大衛》雕像(1501~1503年),其次是在維奇歐宮的議事大廳與達芬奇《安加里之戰》對壘的壁畫《卡西納之役》。
  • 滝和亭. 博物館
    《借鑑大自然:滝和亭筆下的日本》展覽在利物浦國家博物館共展出了滝和亭82幅畫作,包含雇主委託案的準備作品、試畫作品、授課的教材等。1890年代是日本藝術家滝和亭(Taki Katei ,1830-1901)職涯的顛峰,不僅受頒專家榮譽,委託案更是多的應接不暇。1893年,他為日本皇室服務而受封為「帝室技藝員」。儘管滝和亭這麼有名,你可能從沒有聽說過他。
  • 說到中國繪畫中的白描法,無不想起李公麟。李公麟綜合了吳道子的線條畫精要,提高了表現力,更而開創了白描畫的新局,成為中國繪畫中的獨立畫種。
  • 1492年羅倫佐去世後,米開蘭基羅回到自己家中。這段期間他得到佛羅倫斯聖神教堂院長的協助下,他得以利用教堂醫院(l'hôpital Santo Spirito de Florence)的屍體進行解剖研究,一窺人體結構之奧秘。為此米開朗基羅雕刻了一件木製的耶穌像(wooden crucifix,1492-93)回報給教堂。
  •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時期重新發現了古典希臘的哲學和藝術觀點,在此基礎之上建立了新的一波創作浪潮。直至今日,文藝復興仍被尊為西方的黃金時期。
  • 文藝復興盛期另一位與達芬奇勢均力敵的藝術巨擘是米開蘭基羅。他們先後出生、成長於佛羅倫斯,是同鄉也是競爭對手。米開朗基羅比達芬奇晚23年出生,卻多活了45年,是文藝復興盛期最長壽、影響力最大的大師之一。他一生跨越了文藝復興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羅馬的興衰,也引領著藝術的變革,直接或間接影響著矯飾主義和後來的巴羅克風格。
  • 宋朝白描大師李公麟不僅有「宋畫中第一人」之美譽,更是一位感性又出塵的詩人書畫家。早年他寫生畫馬非常傳神,有哪些卓越之處呢?賞一賞代表作《五馬圖》。
  • 居魯士的兒子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 (注一),以嚴刑峻法聞名。當時有一位法官西薩尼斯(Sisamnes)因接受賄賂而做出了不公正的判決。事發後法官被逮捕,在國王岡比西斯二世的審判下被處以剝皮極刑。而繼承他事業的兒子奧塔尼斯(Otanes)將來必須坐在披掛著父親人皮座椅上執法以為警惕。
  • 她是一位女神。她叫做芙蘿拉(Flora,花神),是倫勃朗(台譯林布蘭)筆下所繪的羅馬春神。還沒走進,起碼還有20英尺(約6公尺)的距離,我就已經深深地被她那柔美、低調的優雅和氛圍給震懾了。
  • 我們今天回頭看達芬奇,好像他在一座了不起的科學探索迷宮中迷失了,但繪畫仍然是他生命的中心。這是他最重要的志業。對他來說,這已經昇華到科學的境界了。他甚至用『神的科學』(divine science)一詞來形容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