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章閣:中國古代專制嗎(上)

皇帝身為九五之尊,他們仍自稱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轄和約束。每當遇到上天降災,天呈異象,還要躬身自省,不時的下罪己詔,向上天懺悔。(Fotolia)

  人氣: 10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8日訊】自從1949年,中共篡權之後,中共大中小學的教科書中,將秦朝至清朝結束,界定為絕對的君主專制,「高度中央集權」、「封建君主專制」成為大陸史學課本常見用語。 在黨文化幾十年的灌輸下,世人的思想被打上深深的「專制」、「中央集權」的烙印。當人們一提起中國古代王朝,認為是「專制」幾乎成為國人的思維定式。更有甚者認為,從秦始皇以來至清朝,中國的王朝歷史都是黑暗的、落後的、專制的。

那麼,究竟什麼是專制

「專制」政體源流

中國古代書籍中,確有專制一詞,但無「專制」政體。在《史記》、《韓非子》、《左傳》等古籍中,所出現「專制」一詞,多指後宮干政,或大臣以下犯上掌控朝政,代替國君擅權獨斷,妄加干涉皇權。倘若國君不聽諫言,濫用皇權肆意妄為,史官也用「專制」一詞作為對人君德行的評價。所以「專制」一詞,在中國古籍中多為貶義。

將「專制」作為政體,來自日本明治維新前後,日本學界所翻譯的西方學說。1866年,福澤諭吉編譯《西洋事情》將「despot」音譯,意譯為「立君獨裁」,將中國政治稱為「立君獨裁」。《西洋事情》在日本明治時期影響非常大,因此書中觀點也廣為人知。1872年,中村正直翻譯穆勒《自由論》,將其中的「despotism」意譯為「霸政」。1876年,日本人何禮之根據英譯本將孟德斯鳩所著《論法的精神》譯成日文即《萬法精理》,書中以「專制政治」一詞對譯「despotism」。此書卷8第21回「論支那帝國」,譯者根據英譯版本,將中國歸納為專制國家。從此,「專制政體」一詞流行於日本。

清朝末年,戊戌變法失敗後,梁啟超流亡日本,從日本引進該詞譯語,其意涵包括「專制主義、絕對君主制及獨裁」多層意思。「專制政體」在中國廣泛流行後,通常用來描述古代中國傳統君主的政治型態。據1908年出版的《東中大辭典》詞條「君主專制」釋義:「君主總攬國務,一切大小政事,均由其獨斷獨行,恣意處理者是也。」

中共篡權後,為破壞民族文化,粉飾自身的暴力統治,為「專制」一詞強加內涵,變成了「高度的中央集權」、「封建君主專制」、「專制獨裁」,以此形容中國古代王朝的政治權力都集中於皇帝一人身上,詆毀古代帝王。企圖用「專制主義」、「封建主義」等字眼,將中國傳統文化一筆勾銷。為挑動仇恨與邪性,中共文痞從浩如煙海的歷史中,搜羅幾個昏君、冤案、蕭牆之亂,為中共的非法統治找依據,為共產邪黨的階級史觀作註腳。

在黨文化一言堂的謊言欺騙下,國人真的以為中國古代就是封建的高度的中央集權,沒有任何力量能夠約束至高無上的君王!

應神受命 爲天之子

古代對天子的定義:「應神受命,爲天所子,故謂之天子」。皇帝身為九五之尊,他們仍自稱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轄和約束。每當遇到上天降災,天呈異象,還要躬身自省,不時的下罪己詔,向上天懺悔。在古人的思路中,神賦予天子權力不是為了讓他享樂,為所欲為,而是讓他用權力為子民做事。用儒家的觀點理解,仁者愛人。作為君王要有仁心、施仁政、順民心,這樣他才能合法的存在下去。君權神授,上天既給了天子權力,同時又給了他限制。

中國古代統政理念認為,敬天法祖,勤政愛民是禮對皇帝的基本要求,也是皇帝行使皇權的基本準則。天子上對皇天、下對庶民,擔負著雙重使命,既要上承天道,建立中正的治國法則,又要下撫黎民,使其順應於道。那些奉天命的人君,不僅要尊重民意,並且還要傾聽民聲,接受民意的考驗。

古代天子聽政,命公、卿以至列士進獻詩章,樂官獻曲,史官獻史書,還有「百工諫,庶人傳話,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然後國君考慮哪些政令利於民生。所以古代政治起著疏導的作用,溝通上下君民之情。

翻開《太平御覽》皇王部,古代帝王學的是如何修繕帝德,育民愛民的王道。《禮記》曰:「天子以德爲車,以樂爲禦」。天子以道德作為車駕,以樂舞作為駕車者。將德與樂推廣到天下,諸侯禮尚往來,大夫以信義相互考察,百姓以睦鄰原則維護鄰裡關係,將這些合在一起,天下就會大順。

帝王小時候讀的是儒家四書五經,史記,詩賦。很多帝王敬天信神,遵從祖訓,敬畏民心。中國古代的宰相制,禦史制(諫諍君王)以及徵辟制(提拔士人從政)、科舉制等,也從道德層面限制著君王的一些權力。歷朝歷代,由史官秉筆直書帝王言行;由人臣評定君王生前德行的諡法,這些都使君王注意自己的言行。

自秦朝至清朝兩千多年來,君權是中樞。整個社會秩序、官僚系統與文化秩序的建立和運作,都依賴於君權的統攝和行使。「夫生法者,君也;守法者,臣也;法於法者,民也」,法自君出,大臣執行律法,而百姓是律法的受領者。但這並不是說,皇帝擁有一切特權,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不受到法律的約束和限制。

中國史上,天子制定法律,必須秉承天意,遵循天地運行法則,即黃帝、老子所說的「道」。漢代大儒董仲舒說:「道之大原出於天,天不變道亦不變。」這裡的天,不是空空如也的蒼天,也不是抽象的自然力量,而是主宰萬事萬物的神。古人對天道的信仰是中國文化的道德基礎,也是帝王統政的基礎。由此派生的制度影響了中國數千年歷史。

詔制敕頒布程序

以隋、唐、宋、明四朝部分史實為例。隋朝時期,通常詔書確立當朝大政方略以及根本制度,包括政經、軍政、律法等方面。制、敕多指天子對具體人事發布的命令。隋朝時,詔、制、敕從形成到頒布,需經幾個環節。

一、文武百官、王公宗親上奏獻策,奏事提議。臣子所奏之事,隋文帝裁定後,直接宣出,由內史省起草。

二、凡是軍國大事,機密要務,須經內史令、納言、黃門侍郎、左右僕射等主掌機密或掌管朝政的宰相大臣集體討論,對可行之事決議後,進行籌劃,並將集體討論的結果上奏於天子,由皇帝裁決予以批准。

三、最高決策一旦形成,詔、制、敕文書則由內史侍郎起草,上呈天子御畫,再經內史令以下聯署,交送門下省。

四、經皇帝御畫和內史省官員簽署的文書,由門下省負責審核。如果對文書持反對意見,有權對原文書驳正封还。

五、經內史、門下二省起草、審核、簽署的詔、制、敕文書,上呈覆奏皇帝御畫之後,完成最後一道程序,就具備法律效力。

從上述文書形成的整個程序看,這一制度很有剛性。開皇九年,隋朝滅陳,內史令李德林曾向隋文帝進獻平陳方策,論功行賞,他被封為柱國,獲得厚賞。晉王楊廣已經宣敕,但因尚書高熲等大臣的反對,隋文帝只好作罷。文帝握有最高權力,如果門下省不同意,即便已經宣布的敕令也是無效。隋朝末年,宇文化及發動江都之變,弒殺隋煬帝,立文帝之孫楊浩為傀儡皇帝。他頒發矯詔,仍會派令史讓楊浩畫敕簽署,才能頒發這封矯詔。

唐朝實行三省六部制。三省即中書、門下、尚書三省;六部指吏、禮、戶、兵、刑、工部。皇帝頒布旨意的程序,先由中書省起草詔令,經門下省同意及副署,再交給尚書省執行。凡是正式生效的詔書上,有皇帝御書「敕」字,敕字之下,加蓋「中書門下之印」,最後由尚書省執行。如果門下省對詔令持反對意見,有權對原詔書塗改批註,再送還中書省重新擬定,此舉稱為「塗歸」,也稱為「封駁」、「封還」、「駁還」等。

武則天臨朝稱制,大臣劉禕之悄悄對鳳閣舍人賈大隱說,不如太后返還朝政,以安天下民心。此話傳到武氏耳中,令其大為不悅。垂拱三年(687年),有人誣告劉禕之收受賄賂,武則天特令肅州刺史王本立審訊此事。

王本立出示武氏敕令,劉禕之看了一下文書,說道:「不經鳳閣鸞台,何名為敕?」武則天稱制,改稱中書省為「鳳閣」,改稱門下省為「鸞台」。 言外之意,不經過下級官員複審簽署,僅憑她一人下的命令,怎能稱為「敕」。

(待續)

責任編輯:古言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現在面臨我們中國人的路,就是清算中共、還原中國傳統文化的真相。
  • 中共的目的就是通過破壞傳統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整個人類。那我們反共的唯一辦法就出來了,就是恢復中國傳統文化與傳統道德,這就是我們反共的唯一辦法。
  • 中共所沿襲的專制體制本質是一個人治體制,而不是法治體制,因此還必須依靠一個絕對權力來執行體制運行的工作。
  • 中共邪黨自其篡得政權以來,對中華的五千年文明歷史進行了全方位的抹黑與歪曲。把中華的文化傳統與政治制度說成是一團漆黑,彷彿天不生馬列,萬年如長夜;地不出毛賊,千載無光明。而無數被邪黨的洗腦弄成白癡的愛國賊們,也跟著邪黨大肆咒罵祖先,咒罵自己的民族傳統,以自虐為榮。即使是受盡邪黨殘酷迫害的人,也無端的把仇恨撒向傳統文化,把中共邪黨的邪惡專制之能得逞歸罪於中國有幾千年的封建專制土壤云云。
  • 在《五四、馬克思主義及對中國知識的問題》一文中,我從弗格林和波普的追求和研究中比較評價了被標榜為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們的追求與反思。鑒於這些馬克思主義者們非常喜歡為自己貼上自由主義者的標籤,因此我們對五四的反思就不得不涉及到究竟什麼是自由主義問題。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引用阿隆的話,強調了信奉馬克思主義的人,不是缺乏才智,就是缺乏良知。在對自由主義思想問題的認識與理解上,中國當代知識精英們的那種在對馬克思主義反省中提出問題、認識問題能力不足的弱點,也再次顯示出來。他們不清楚究竟應該到哪個方向上去尋找,理解自由主義。不患不知,患的是強不知以為知,指鹿為馬、南轅北轍。這不僅成為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問題,而是一個延誤社會進程,敗壞思想、學術的問題。
  • 明確了對象與方法,在討論極權主義(Totalitaere Systeme)和專權主義(Autoritaere
    Systeme)制的問題之前,由於這兩個概念的爭論牽扯到民主與專制問題,爭論的是它們在民主與專制問題中的位置。為此我們首先必須討論民主與專制問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