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矜功伐善的丞相丙吉

作者:甄言

西漢時期的丞相丙吉是一位謙恭低調的賢臣。圖中舉起右手者為丙吉。圖為宋人《問喘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傳統古代社會,人們的道德水準普遍比較高,不邀功請賞、矜功自傲的人大有人在,西漢時期的丞相丙吉就是這樣一位謙恭低調的賢臣

丙吉。(公有領域)

撫養落難中的宣帝

丙吉(前2世紀?─前55年),字少卿,魯國地方的人,曾是魯國的獄史,累功升遷到廷尉右監。武帝末年,漢宣帝劉詢的祖父太子劉據(前128年─前91年)因奸佞江充的陷害而死(史稱巫蠱之禍),襁褓中的劉詢(前91年─前48年)受牽連而被關在長安監獄中。丙吉被委派辦理巫蠱案,心知劉據一族受冤,可憐小生命劉詢,就讓女囚犯渭城的胡組、淮陽的郭徵卿悉心照料劉詢。

後來少內嗇夫炳告丙吉,沒有皇上的詔令,不能供給皇曾孫飲食。丙吉那時能夠吃到米和肉,便每月拿自己的俸祿供給皇孫劉詢,多次向皇孫進奉味美的食品、乾淨的衣服。丙吉有時病了,總是讓手下不分早晚地去問候皇孫的情況,察看被褥的乾濕厚薄。並告誡胡組、郭徵卿,不能遲到早退,不能離開皇孫去遊玩。女囚刑滿後,丙吉自己花錢僱用她們繼續撫養劉詢。

後元二年,望氣者說長安監獄中有天子之氣,內謁者令郭穣連夜趕到郡邸監獄尋找捉拿有天子氣的人,丙吉卻把大門緊閉,不讓使者進來,並說道:「無辜殺死一般百姓都不可,何況皇上的親曾孫?」一直守到天亮也不許使者進入,郭穣只好回去報告漢武帝,並趁機彈劾丙吉。武帝說:「這是上天讓這樣做的吧。」於是大赦天下,五歲的劉詢出獄。劉詢生病時很危險,在死亡線上掙扎,丙吉多次命令撫養皇孫的乳母請醫用藥,將他治癒。那時的劉詢不叫劉詢,叫劉病已,是丙吉取的名字,意思就是大病已遠離,劉病已登基後改名劉詢,並將因劉病已名字諱案入獄的人大赦。

施恩不圖報

公元前74 年,漢昭帝突然駕崩,因漢昭帝沒有子嗣,輔政大臣霍光(?─前68年)和丙吉迎立昌邑王劉賀為帝,劉賀荒淫無度,史載劉賀即位27天平均每天做40件次不合禮法的事情,被趕下了台。此時,已是光祿大夫給事中的丙吉向霍光奏書推薦了劉詢,稱其「通經術,有美材,行安節和」,並建議朝廷結合占卜的結果,立劉詢,被大臣們認可。霍光派宗正劉德與丙吉在妃嬪居住的掖庭迎請劉詢。同年九月,劉詢登基,封丙吉為關內侯。但劉詢並不知道自己小時候就是這個丙吉救下了他的命,並把他養大。

而丙吉自己也從不矜功伐善,沒向任何人提起這事。地節三年(前67年),掖庭(漢朝後宮宮殿的名稱)服侍妃子們的一個名叫則的婢女,讓自己的丈夫上書皇帝,聲稱自己對劉詢有保育之功,並說以前的獄史丙吉知道是怎麼回事。掖庭令於是帶著那個宮婢到御史大夫府讓丙吉看看是否屬實。丙吉認識那個婢女,對她說:「你曾經因為犯了養育皇曾孫不謹慎的罪而被罰鞭打,怎麼能說你有功勞?只有渭城的胡組、淮陽的郭徵卿有功勞。」皇帝詔令丙吉尋找胡組、郭徵卿,二人都已死去,只有子孫還在,都受到重賞。詔令赦免名叫則的婢女為平民,賞給她錢十萬。

皇帝十分感激丙吉,認為丙吉真是一個大賢人,給丞相魏相詔書說:「朕沒有顯貴以前,御史大夫丙吉對朕有恩,他的德行真美啊。《詩經》上不是說過嗎?『亡德不報』(沒有什麼對我有德的人不受到報答的),朕封丙吉為博陽侯,食邑一千三百戶。」臨到受封時,丙吉病了,皇帝擔心丙吉的病好不了,太子太傅夏侯勝對皇帝說:「他是不會死的。臣聽說積陰德的人,一定會享受到那陰德帶來的歡樂,還會延及子孫。現在丙吉的陰德還沒有獲得報答,雖然病得這麼厲害,但這不是要命的病。」後來丙吉的病果然好了。

漢元帝時,長安一個名叫尊的人上書皇帝,說:「臣子我年少時曾做郡邸的小官吏,曾見到孝宣皇帝以皇曾孫的身分關在郡邸獄中。丙吉用自己的錢僱了女囚胡組,撫養了皇孫,可謂功德無量。當時丙吉哪裡會預料到皇孫會做皇帝?哪裡會想到將來要邀功求報!實在是他心地淳厚、仁義、善良的自然表現。即使是介子推那樣割自己的肉給君主吃,以使君主存活的行為,也不能與之相比。孝宣皇帝在時,我曾上書說明當時的情狀,奏書有幸到了丙吉那裡,丙吉十分謙虛,刪去了我奏書中關於他的那些話,而把好處全歸功於胡組和郭徵卿。臣我年紀已老,生活貧困,不知哪時就會死去,想要一直不說出來,又恐怕埋沒有功勞的人。」

漢宣帝畫像。(公有領域)

替他人掩過揚善

丙吉出身於治理監獄案件的小官吏,後來學習《詩經》、《禮》,明了其中大義。到他做了丞相之後,崇尚寬懷大度,好禮讓他人。掾史有了罪遇,或有不稱職的,丙吉總是給他們放長假,讓他們自動去職,一直沒有查辦過。

對待自己的屬官掾史,丙吉總是替他們掩過揚善。丙吉有一個駕車小吏愛喝酒,多次失職。曾有一次跟從丙吉出外,因酒醉吐在丞相車上。西曹主吏對丙吉說想趕走這個馭吏,丙吉說:「僅因為酒醉飯飽嘔在丞相車上的過失就趕走他,讓這個人以後如何容身處世?你就忍一忍,放過他吧,這也不過是弄髒了我車上的墊子。」終於沒有趕走他。

這個馭吏是邊郡的人,熟知邊塞報警警備等事。曾有一次出去,剛巧看見驛騎拿著赤白相間的信囊,是邊郡報告敵人入侵的書信來了。馭吏便跟隨著驛騎到公車打聽消息,了解到敵人入侵了雲中郡、代郡,立即趕回丞相府向丙吉報告情況,並建議:「恐怕胡虜所入侵的邊郡,二千石的官吏中有老病經不起戰亂的,應該預先探察。」丙吉認為他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便讓束曹訪察邊郡的長吏,詳細記錄他們的身世經歷等情況。

這件事還沒做完,皇帝下詔召見丞相、御史,詢問胡虜所入侵的邊郡的官吏,丙吉詳細地予以回答。御史大夫倉促之間卻不能迅速地回答,被皇帝責備了一頓。因此丙吉被皇帝看作是擔憂邊防,克盡職守的好丞相,管理下屬官吏十分得力。丙吉於是嘆道:「士沒有不可容忍的人,他們的才能各有所長。假如我不是先聽到馭吏的勸告,怎麼會被稱讚為勤勞盡力呢?」而掾史們聽到這話,也更加佩服丙吉。

五鳳三年春,丙吉病重。皇帝親自到病榻前問候丙吉,說:「假如您不幸死了,誰可以代替您呢?」丙吉辭謝道:「大臣們的行為才能,聖明的君主您最清楚,愚臣我不太了解。」皇帝堅持要問,丙吉只好頓首說道:「西河太守杜延年明曉法律,知道國家的舊事慣例,以前曾做過十多年的九卿官,現在在西河郡很有政績,名聲很好。廷尉于定國執法公道,天下經他判決的人都感到不冤枉。太僕陳萬年侍奉繼母十分孝順,做任何事都十分公正厚道。這三個人的才能都比我強,希望皇帝留心察訪一下。」皇帝認為丙吉的話都很正確而答應了。後來這幾個人都很稱職,皇帝認為丙吉有知人之明。

丙吉。(公有領域)

事據《漢書·列傳第四十四·丙吉》

──轉自明慧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時的揚州盛產芍藥,種類繁多,其中有一種花朵是上下為紅色,中間有一圈黃蕊,因為很像身穿紅色官袍、腰繫金色腰帶的宋朝官員,所以人們稱之為「金纏腰」或「金帶圍」。根據宋朝官員的官服制度,只有宰相才有資格穿紅色官袍、繫金色腰帶,因此,官員們都以能觀賞到此花為升官的吉兆,坊間也認為若出現了「金帶圍」這種芍藥,是當地要出宰相的預兆。
  • 北宋時期,出了好多個青史留名的賢相,其中就包括仁宗時期的王曾。王曾,字孝先,青州益都(今山東境內)人,他的祖上來自漢朝至隋唐時的著名大族:太原王氏,其遠祖可追溯到周朝王室。
  • 唐朝中晚期時的名臣盧鈞(778年—864年),唐憲宗時中進士,唐文宗時任左補闕,以審理宰相宋申錫之冤獄而成名。此後,在文宗、武宗、宣宗三朝,先後拜尚書郎、常州刺史、給事中、鎮國軍使、廣州刺史、御史大夫、嶺南節度使、山南東道節度使、昭義節度使、宣武節度使、河東節度使、尚書左僕射(宰相)、太保等職,政績顯著,史稱其「踐歷中外,事功益茂」。
  • 唐朝玄宗時出了一個神童,名叫李泌,他7歲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寫文章。玄宗開元十六年,皇帝召集了所有擅長論佛、道、孔子學說的人,在宮中相互答對問難。其中有個叫員俶的人,能言善辯,折服了在座的人,而他只有9歲。玄宗深以為異,問道:「還有其他的小孩子像這樣的嗎?」員俶跪奏說:「臣舅舅的兒子李泌就是這樣文采敏捷的。」
  • 盧懷慎,唐代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他早年以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吏部員外郎、禦史中丞等。在任時,見時政多弊,曾多次上書,請朝廷整頓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貪贓枉法等腐敗現象,惜多未被朝廷所採用。唐玄宗開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時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盧懷慎自已覺得才能不如姚崇,於是事事推讓。當時人因他無甚政績,譏他為「伴食宰相」。不過他倒是很善於推薦人才,臨終之時,還上表推薦宋璟、李傑、李朝隱等人,後來他們均是當時廉政的傑出人物。
  • 《說文解字》中說:「信,誠也,從人,從言。」也就是說,「人言成信」,「誠從成言而得」。要做到「信」,必須說話誠實,言出必踐。三國時期統一北方的魏武帝曹操就是這樣一個「以信待人」之人,天下英雄因而多歸附他。
  •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圖為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公有領域)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面對國破君虜,他無力回天,絕食而亡。死前他曾對金兵說:「忠臣事奉君主,需要死時毫不猶豫。我不考慮家室,但我雙親年老,我死後請不要馬上告訴他們。」他辭世的時候,只有39歲。
  • 梨花雲、梨花月形容什麼?不論日、夜,不論觀賞或聯想,都給你不一樣的美:梨花,允文又允武,梨樹--甘棠遺愛在人間,純白芳菲有如大德仁政化育之美,大道無形無色而長存。誠然,帶淚梨花不是尋常女兒花!
  • 唐朝丞相李固言(782年─860年)出生於鳳翔農村,秉性素直憨厚。不過敦厚的性情,並沒有影響他入朝作官,也沒有影響他的官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