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驕子成吉思汗系列之十

【成吉思汗】占領中都 奪取金國半壁河山

大紀元文化小組
1212年秋,成吉思汗下令第二次攻金。(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15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成吉思汗1211年針對金國的攻勢以蒙古軍隊的勝利結束,蒙古大軍駐紮在金國北部邊境修整,金國將領劉伯林、夾谷長哥等來降,他們後來都成為成吉思汗手下的幹將。而哲別攻克金國的東京,讓那裡一心復國的契丹人、金千戶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開叛金,自稱「都元帥」,數月間發展至十多萬人。其後他遇到進入遼東的蒙古軍,耶律留哥以契丹軍之名依附大蒙古國,並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其後,金國派兵討伐耶律留哥,成吉思汗遣三千騎兵支援,大敗金兵。金人連續戰敗,而且損失不少兵力,且東北失控、河北一翼已失,單憑山西無力支撐。加之金主軟弱無能、朝廷腐敗、財政緊張,還有南宋的牽制,讓金國上下對於戰勝蒙古人已經沒有太多信心。看似擁有5000萬人口的金國,已經是泥足巨人。

連續攻金再圍中都 金國內亂

1212年秋,成吉思汗下令第二次攻金。成吉思汗率主力圍攻西京,金元帥左都監奧屯襄率軍增援,成吉思汗將其誘至西京東北密谷口伏擊圈內,將其全部殲滅。其後繼續攻打西京城,攻城時,成吉思汗中流箭,遂下令撤圍。

1213年三月,耶律留哥在東北稱王,國號遼,史稱東遼國,為大蒙古國的附屬國。七月,成吉思汗第三次南下攻金,先行攻取之前所棄後被金兵復據的長城邊堡,其後攻下宣德府、德興府,並率主力與金軍戰於宣德東南的懷來縣(今河北懷來東)。

金軍由完顏綱、朮虎高琪統帥十餘萬人。幾番交戰,金軍不敵潰退,蒙古軍乘勝追擊直抵居庸關北口。

居庸關乃天險,分南北兩口,兩口間有兩山夾峙,中間還有深澗,易守難攻。金國在此屯下重兵,並冶鐵封固狹窄的關門,還在居庸關外百餘里的地方布下鐵蒺藜,嚴防蒙古人進攻。成吉思汗料到強攻必將危險重重,遂避實擊虛,只留少部分兵力在北口佯攻,另派出使過金朝的札八兒火者引導哲別走小道襲取南口,南北夾擊,奪取居庸關。成吉思汗則親率主力迂迴南下。

清 董邦達《居庸疊翠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金人得知蒙古人的意圖後,急派奧屯襄率軍來阻止。等其趕到紫荊關(今河北易縣西北)時,蒙古大軍已經過了關隘,成吉思汗命木華黎抵禦奧屯襄軍。雙方在五回嶺交戰,金軍大敗,蒙古軍遂向東而去。

此時金國出現了內亂。前文提到的西京守將胡沙虎1211年逃回中都後,不僅沒有被治罪,還被升為右副元帥、權尚書左丞。他更加肆無忌憚,自請步騎二萬屯宣德州,但朝廷只撥了三千人給他,令駐媯川。

1212年正月,胡沙虎請求移屯他處,引起朝廷不滿,被問罪,罷歸田里。次年,胡沙虎又被召至中都,預議軍事,但宰相徒單鎰等人認為不可以任用胡沙虎,其又被罷官。被罷官後,胡沙虎極力結交皇帝完顏永濟左右的宦官侍者,以求再被啟用。五月,他被任命為右副元帥,統帥武衛軍數千人,屯中都城北。

隨著蒙古大軍的日益臨近,作為右副元帥的胡沙虎不僅不準備迎戰,反而耽于田獵。這遭到了完顏永濟的指責,胡沙虎極為不滿,便在八月二十五日晚率軍開進中都城,殺死守軍,包圍皇宮,將完顏永濟等人殺死。本來他想自己登基做皇帝,但徒單鎰勸他說,金國的皇帝歷來都是完顏氏,現在你殺了皇帝,要取而代之,如果天下人都來反對,皇位也是坐不長的。

胡沙虎認為有理,就擁立完顏珣為皇帝,史稱金宣宗。因胡沙虎擁立有功,被封為太師、尚書令、都元帥,封澤王等,掌管朝政大權。

面對蒙古人的攻勢,元帥右監軍朮虎高琪屢戰不利,胡沙虎威脅他說,如再戰不勝,就以軍法論處。再次出戰,朮虎高琪再敗。害怕被殺的他在十月十五日,率軍進入中都,殺死了胡沙虎,然後向皇帝請罪。金宣宗赦免了他,並任命他為左副元帥,一起的將士都各有封賞不等。後來,金宣宗還下詔追復完顏永濟為衛王,諡曰紹,後世稱他為「衛紹王」。

此時的蒙古大軍已經攻破易州、涿州,一路攻占居庸關,兩軍直逼中都。鑒於中都險固,難以馬上攻下,成吉思汗只留部分軍隊圍困中都,其餘分兵三路,掃平黃河以北諸州。

掃平黃河以北諸州

這三路人馬分兵情況是:成吉思汗的三個皇子朮赤、察合台、窩闊台為右軍,循太行而南,取保、遂、安肅、安、定、邢、洺、磁、相、衛、輝、懷、孟,掠澤、潞、遼、沁、平陽、太原、吉、隰,拔汾、石、嵐、忻、代、武等州而還;成吉思汗的弟弟哈撒兒及斡陳那顏、拙赤、薄剎為左軍,遵海而東,取薊州、平、灤、遼西諸郡而還;成吉思汗與皇子拖雷為中軍,取雄、霸、莫、安、河間、滄、景、獻、深、祁、蠡、冀、恩、濮、開、滑、博、濟、泰安、濟南、濱、棣、益都、淄、濰、登、萊、沂等郡。又命木華黎攻打密州。

冬十月,成吉思汗回兵到中都附近,三路人馬都相繼返回,在中都以西的大口會師。這一年,河北郡縣除了十一城沒有攻下外,其餘都被蒙古軍隊攻克。

金都南遷 蒙古取中都

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駐紮在中都北郊直到1214年春三月,諸將請命乘勝破中都,成吉思汗沒有同意,而是派使臣對金宣宗說:「金國的山東、河北郡縣已經悉數為我所占,你們所守衛的只剩下燕京城(中都)罷了。上天既然已經讓你變得虛弱,我再迫使你進入險境,上天會怎麼看我呢?所以我打算還軍,但是(我的手下不同意),你可以用什麼辦法消弭我蒙古諸將的憤怒呢?」

金宣宗與大臣們一起商議,有的主戰,有的主和,即等蒙古人退兵後,再為戰守之計。於是,金宣宗遣使求和,將衛紹王之女岐國公主及金帛、童男女五百、馬三千匹獻給成吉思汗,還派遣丞相完顏福興送成吉思汗一行出居庸關。簽訂和約後,成吉思汗撤兵,全軍北返。金國得到了一個暫時喘息的機會。

金宣宗為了與蒙古和談以解中都之圍,1214年將衛紹王的女兒岐國公主(圖中左邊馬上的人物)送給成吉思汗和親,而後蒙古退回漠北地區。本圖出自《史集》。(公有領域)

五月,金宣宗大赦國內,並以國蹙兵弱、財政匱乏不能守中都為由,且不顧徒單鎰和太學生的反對,決定遷都南京汴京(今開封),希望可以依靠黃河天險來保護京城,並命完顏福興及參政抹撚盡忠輔佐太子守忠,留守中都。不過,真實的原因是金宣宗畏懼蒙古軍再攻中都,以使自己陷入險境。

在金宣宗行至中都西南的良鄉時,命令護送的契丹降軍將原先發給他們的鎧甲馬匹全部交官。由是契丹降軍知曉金國不講信義,便口出怨言,甚至作亂,殺死了金人主帥,推舉斫答等契丹人為帥,向中都進攻。中都主帥完顏承暉派兵阻擋,斫答派人乞降於成吉思汗,並請求援助。

當時成吉思汗在魚兒濼(今河北張北縣西北,地處內蒙古高原東南緣)避暑。當他聽說金主南遷與斫答之變,大怒道:「金主既然與我和好共處,卻選擇南遷,是因為有疑心,不過拿和議來誑我啊。」

成吉思汗遂命撒木合率蒙古軍、石抹明安率投降的金兵入古北口,與斫答的契丹人會合,共圍中都。秋七月,金太子守忠前往南京,中都更加人心惶惶。而撒木合等採取圍城打援和招降之策,迫使金右副元帥蒲察圻等投降,還切斷漕運,殲滅了金國的援兵及運糧隊,使中都糧盡援絕。其間,成吉思汗還採納部將唵木海的建議,吸取中原先進技術,組建了蒙古炮軍,自此注重攻城以炮石為先。

十月,成吉思汗又命木華黎進軍遼東,以支援耶律留哥。木華黎征遼東時,高州盧琮、金朴等降;錦州張鯨殺其節度使,自立為臨海王,也遣使來降。彼時金國派蒲鮮萬奴領大軍進攻留哥,在蒙古人的支援下,留哥在歸仁縣(今遼寧昌圖內)北河上大破金兵,並乘勢占領遼東州郡,定都咸平,號為中京。

1215年一月,木華黎和耶律留哥攻占了金的東京,收降金國守臣寅答虎等47人,定32城。耶律留哥的手下人勸說他稱帝,但他一直拒絕,在十一月耶律留哥祕密與其子薛闍帶著厚禮去漠北覲見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大悅,賜給他金虎符,仍封他為遼王。

三月,金宣宗在守衛中都的主帥完顏承暉用白礬書寫了告急奏章後,詔令元帥左監軍完顏永錫、元帥左都監烏古論慶壽分別率軍三萬九千去救援中都,派御史中丞李英招收河間府清州、滄州的抗蒙民軍,命他從清州出發,督運糧草去救中都。

李英到了大名府之後,招得數萬兵士,命每人背負三斗糧食,他自己也不例外。在途中,李英部和蒙古軍隊在霸州北遭遇,李英因飲酒大醉,不能統軍,金兵大敗,李英戰死,士卒被全殲,所押運的糧草盡被蒙軍所得。烏古論慶壽、完顏永錫率軍已抵達涿州,也被蒙古軍擊潰,他們率軍潰逃而回。

自是援助中都全部失敗,中都與外界斷絕了聯繫,城內饑荒嚴重,甚至還出現了吃人的情況。五月,蒙古人展開攻城作戰,一次用炮即達數百門,迅即破城。無力再支撐的完顏承暉服毒自殺,副帥抹捻盡忠潛逃,餘眾以城降。

蒙古軍占領中都後,將其更名為燕京,成吉思汗派失吉忽突忽、汪古兒和哈撒兒去犒勞,並檢視中都城府庫的財物,將其一概運往蒙古草原。金國守庫的小吏自作聰明將一些財物送給三人,只有失吉忽突忽予以拒絕。他說:「這些東西之前都是金國皇帝的,被我們所占有,現在就是成吉思汗的財物,所有人都不能私占一分一毫。」成吉思汗聽說後,稱讚了失吉忽突忽。

七月,成吉思汗遣使曉諭金宣宗:「如果以河北山東未被攻下的城池來獻,並撤去金主帝號,可以改封金主為河南王。蒙古也將罷兵。」金宣宗予以回絕。

知曉漢人工匠的好處後,蒙古人在攻城略地的同時,特別注重搜尋工匠,有時一城即得數萬。得到眾多工匠後,成吉思汗下令建立工匠軍,設廠冶鐵製造兵器。此外,蒙古人還在通信聯絡上創建「箭速傳騎」,日速數百里,軍令傳遞和軍隊調遣速度加快,善於發揮騎兵之長,有「蒙古旋風」之稱。

1215年,蒙古軍圍攻金國中都。本圖出自《史集》。(公有領域)

奪金國半壁河山

蒙古人的連番攻勢,使金政權岌岌可危。此時,蒙古人業已攻占包括中都在內的城邑共862座,金國的版圖在縮小。

1216年春,成吉思汗從魚兒濼回到廬朐河行宮(今蒙古國東部克魯倫河邊),為了儘快攻破遼西及中原州縣、加重對金國南京的壓力,他派扯兒必(侍從官之意)脫侖和木華黎平定關東一帶尚未攻克的地方。半年內,基本平定。

當年秋八月,成吉思汗又命撒木合率萬騎,經西夏前往關中,從河西地區進入陝西,進攻潼關。潼關固若金湯,蒙古軍初攻不利,就避開潼關,進入南側山地。

山地路況十分艱險,但強悍的蒙古人並不畏懼,他們走在凶險的羊腸小道上,用鐵槍一支支連接起來,在山澗峻谷上搭起「橋梁」。經過重重險阻,他們攀上山峰,從天而降,趨汝州,並突然出現在金國的南京汴京西南,大大出乎金人的意料。金軍沒有敢直接與之抗衡的,紛紛潰散。

隨後,撒木合部直奔汴京,在距其二十里的杏花營,與來增援金人的地方義軍花帽軍遭遇,蒙古人沒有占據上風,撒木合遂率部退到陝州(今河南陝縣)。剛好黃河水結冰,蒙古人乃渡黃河修整。

十一月,蒙古人再次攻打潼關,金國的安西軍節度使泥旁古蒲魯虎戰死,潼關被蒙古人攻下。而被派來救援但因為害怕而不敢與蒙古人開戰、坐視潼關失守的完顏永錫,卻只被金主削去爵位,這使得金軍上下更加人心渙散。

攻下潼關後,經過一段時間修整,撒木合率軍奪取峽州等,然後東進,再次向汴京進軍。到達汴京城下後,撒木合偵查後發現金國屯有重兵,難以很快攻取,於是決定渡黃河北上,圍攻平陽府(今山西臨汾縣)。

深感無力對抗蒙古大軍的金宣宗派使者向成吉思汗乞和,成吉思汗準備應允,便下詔讓撒木合撤兵。不願無功而返的撒木合遂派人向金主再次提出同樣的條件:以河北山東未被攻下的城池來獻,並撤去金主帝號,蒙古就將罷兵。金主拒絕,和談再次擱淺。

從1211年成吉思汗發動對金戰爭以來,蒙古騎兵在長城內外縱橫馳騁,殲滅了大量金軍主力,攻克了金國半壁河山,蒙古軍隊也在擴充,尤其在有了大量製造軍中用具和武器的工匠後,實力大增。不過,同以往一樣,對於很多州縣,蒙古軍占領並掠奪後,即撤走。而金國則在風雨飄搖中繼續掙扎,金國南面的宋朝也由於積弱,無力與金國開戰,只是罷嘉定和議,停納歲幣。宋朝其後終被蒙古人所滅,由此亦可見一斑。

1217年,蒙古軍又在武平和霸州攻破金軍。八月,因其平定遼西、重定遼東之功,成吉思汗封木華黎為太師、國王,賜誓券金印,詔曰:「子孫傳國,世世不絕。」又令其全權統率蒙古兵1.3萬、汪古部兵1萬及降蒙古的契丹、漢諸軍攻金,並諭其招納中原豪傑,建置行省,經略中原,而自己則率主力返回蒙古,準備西征。世界將由此為之震動。(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

《蒙古祕史》
《元史》
《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國歷代戰爭史》(元朝) 台灣出版
《金史》

點閱【成吉思汗】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成吉思汗帶著一車車戰利品和眾多被俘之人返回蒙古草原時,蒙古草原沸騰了,人們通宵達旦載歌載舞,飲酒慶祝。然而,成吉思汗卻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去休息,他的雄心促使他走向下一場征戰。他西征回來後選擇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背叛自己的西夏。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成吉思汗的戎馬一生中,無論是統一草原各部落,還是征服西夏、金國和中亞諸多地方,都少不了忠心不二輔佐他的文臣武將。在他們眼中,秉承著天命的成吉思汗勇敢剛毅、胸襟廣闊、寬容誠信、眼光遠大,善於識人用人,而這也是讓他們心甘情願為其效力的原因。他們在成吉思汗的麾下,東征西討,出謀劃策,為成吉思汗和他的後人打造強盛的蒙古帝國,盡心竭力。
  • 1222年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馬爾罕城東下營,十月下詔回師,被俘獲的長長的商隊走在蒙古大軍前,朝著布哈拉前進。
  • 蒙古大軍在撒馬爾罕會師後,成吉思汗首先下令掃清外圍堡壘,斷其外援,其後展開合圍。當成吉思汗得知摩訶末已離開撒馬爾罕,立即派哲別、速不台和脫忽察兒率軍三萬,追擊摩訶末。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國的同時,位於中亞的花剌子模國國王阿拉烏定‧摩訶末(穆罕默德)於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為首的使節,覲見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國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軍力以及各方面情況。
  • 在獲得部眾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長生天的庇佑後,成吉思汗發動征討金國的戰爭已經是箭在弦上。不過,那時沒有人想到,在針對女真人的戰爭開始後,蒙古大軍不僅將衝出草原,還將馳騁在從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從太平洋到地中海東岸的廣大地區。在未來的三十年間,蒙古人將擊敗他們碰到的任何軍隊、奪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204年征服了乃蠻部落後,鐵木真曾分遣使者前往周邊鄰國和部落,如北部的乞兒吉思(位於今葉尼塞河上游)和謙謙州,責問他們不應收容乃蠻人等,與蒙古人作對,並告訴兩部落,如果不願與蒙古人為敵,就要馬上投降。兩部落首領自知無法與蒙古人對抗,遂向鐵木真投降。
  • 在1206年的忽里勒台大會上,成吉思汗還頒布了大蒙古國根本大法,也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大扎撒》(意為「大法令」),又稱《成吉思汗法典》。這部法典被視為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也被視為世界最早的憲法性文件。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