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聖主康熙的教子「心法」

作者:筆耕
康熙帝在位期間廣施仁政,布恩德於四海,使得天下出現了「萬民康寧、天下熙盛」的盛世景象。而作為中國帝制後期最為聖明的君主,康熙對後代的教育亦是歷代帝王中最為勤謹的一位,故其後代皇子王孫多文武全才,實為中國歷史上極為成功的教育家。(大紀元製作)
font print 人氣: 23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康熙大帝一生,勤政審慎,勵精圖治,以其超群的智慧和遠見,執掌朝政六十一年之久。在位期間廣施仁政,布恩德於四海,使得天下出現了「萬民康寧、天下熙盛」的盛世景象。而作為中國帝制後期最為聖明的君主,康熙對後代的教育亦是歷代帝王中最為勤謹的一位,故其後代皇子王孫多文武全才,實為中國歷史上極為成功的教育家。

而其子雍正為「益圖繼述」,將康熙的日常教誨萃會成編(《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使得我們今天得以窺見其格致誠正,修齊治平之道,也使得後世能有幸領略這位聖主仁皇的教子「心法」。

一、正其身

康熙非常重視規範皇子們的言行舉止和行為規範,反對家長對子女過度的寵愛,因而告誡「若小兒過於嬌養,不但飲食之失節,抑且不耐寒暑之相侵,即長大成人非愚則痴」。

康熙禁菸戒酒,無嗜無欲,「然朕非不會吃煙,幼時在養母家,頗善於吃煙。今禁人而己用之,將何以服人?因而永不用也」。

原夫酒之為用,所以祀神也,所以養老也,所以獻賓也,所以合歡也,其用固不可少。然而沉酣湎溺,不時不節則不可。」「如朕之能飲而不飲,始為誠不飲者。大抵嗜酒則心志為其所亂而昏昧,或致病疾,實非有益於人之物。」「是故朕諄諄教飭爾等,斷不可耽於酒者,正為傷身亂行,莫此為甚也。」康熙點明了酒的作用在於祭祀神明、敬奉老人、宴請賓朋,所以喝酒需要有節制和場合。一旦嗜酒成癮,便會傷害自己的身體,禍亂自己的言行。這與現代中國盛行的「酒桌文化」的內涵截然相反,值得深思。

在吃穿用度的問題上,康熙指明應「恆自知足」,並告訴子女自己「雖貴為天子,而衣服不過適體;富有四海,而每日常膳,除賞賜外,所用餚饌,從不兼味」。

不難發現,康熙在教育子女時常常以身作則,言傳身教,並非那種空洞的理論家。

康熙還告誡皇子們,「污穢之言輕出自口,所損大矣」,不能說污言穢語,因話一出口,即會損德。

在儀容儀表的問題上,康熙要求子孫做到「凡人行住坐臥,不可回顧斜視」。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時常斜視會給人感覺行事猥瑣、不端莊。

康熙在對待子女的教導上事無巨細,「大凡殘疾之人不可取笑」,「大雨雷霆之際,決毋立於大樹下」,「爾等凡居家在外,惟宜潔淨」,讀之則眼前會不自覺地浮現出一位諄諄教導的慈祥長者之形象。

二、治其學

康熙對皇子們的學業非常之重視,他親自挑選人品端方者為師傅,教皇子們讀書。他認為「為人上者,教子必自幼嚴飭之始善」。皇子們天還沒有亮便起床一直要學習到夜深,寒暑無間,一年只休息數日。學習的內容涉及廣泛,除滿文、漢文經典外,還要學習騎射、書畫、音樂、幾何、天文、游泳、火器等等。

康熙認為人在小時候有很強的學習能力,因此提倡早教,「人在幼稚,精神專一通利;長成以後,則思慮散逸外馳」。並指明「讀書以明理為要。理既明,則中心有主,而是非邪正自判矣」。讀書並非為了灌輸,而是為了明白書中的道理,道理明白了,對於是非正邪自然能做出一個正確的判斷了。

這和現代普遍被採用的教育方式大相逕庭,許多西方國家的教育已背離了傳統。而在中共控制下的學校,則成了對學生灌輸黨文化的工廠。這使得學生們只能被塑造成一個個不會獨立思考的機器人,做事自我、偏激,喪失了對是非善惡最基本的判斷力。

康熙指出讀古詩和經史的重要性,並教導子孫不要看閒雜的小說,「幼學斷不可令看小說,小說之事,皆敷演而成,無實在之處,令人觀之,或信以為真,而不肖之徒,竟有效法行之者」。這和現代社會小孩沉迷漫畫、動畫、電子遊戲的情形何其相似。

對於技藝的磨鍊,康熙勉勵子孫要有勇猛精進之心,「人苟能有決定不移之志,勇猛精進,而又貞常永固,毫不退轉,則凡技藝焉有不成者哉?

實踐證明,康熙的教育非常之成功,不但教育出像雍正和乾隆這樣傑出的皇帝,使得盛世延續百餘年之久,其皇子皇孫中亦不乏藝術家、科學家、將軍和能臣。

三、修其心

做人最重要的是善,康熙認為只要行善道,必會受上天護佑,「人生於世,最要者惟行善。聖人經書所遺如許言語,惟欲人之善。神佛之教,亦惟以善引人」,「凡人最要者,惟力行善道。能盡五倫,而一心篤於行善,則天必眷祐,報之以祥」。

康熙還提倡忍耐,「天下未有過不去之事,忍耐一時,便覺無事」。而他本人忍耐的功夫也不一般,康熙可以於六月大暑之時「不用扇,不除冠」。這樣的定力,在現代的社會中已經不常見了。

康熙教育皇子們要隨時歸正自己的心念,他認為「人心一念之微,不在天理,便在人欲」,故要「防於念之初生,情之未起」,隨時剔除不好的私心慾念,起念必與道相合,「惟心不為耳目口鼻所役,始得泰然」。如果內心去掉了多餘的慾念、妄念,內心自然能得到真正的安泰和舒適。

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與不正,只在頃刻之間。若一念之不正,頃刻而知之,即從而正之,自不至離道之遠。」康熙對於修心的論述,和正法正道的心性修煉非常相似,不免讓人感慨其來歷之不凡。

四、正其信

現代社會中許多人拜佛似乎只為求佛保佑、避禍消災、考學、發財和生兒子。很多人更是為了在寺廟中爭得燒頭香的機會不惜一擲千金,而這其中也不乏一些真心崇信神佛之人。可如此的「敬佛」方式和常人中拉關係走後門又有何不同?試想一下,如果一個無惡不作的殺人犯拿出億萬財產捐給寺廟,難道佛就會使他圓滿得正果嗎?

在歷史的發展中,人們已經漸漸地忘記了敬佛的內涵。對於這種情況,康熙告誡子孫們「然敬鬼神之心,非為禍福之故,乃所以全吾身之正氣也」,「朕自幼登極,凡祀壇廟,禮神佛,必以誠敬存心」。

凡人存善念,天必綏之福祿,以善報之。今人日持念珠念佛,欲行善之故也。苟惡念不除,即持念珠何益?」「敬重神佛,惟在我心而已」。

康熙待神佛存至真至誠之心,非為趨禍求福,為正其身也,如果心存惡念,即使手持念珠口念佛號又有什麼用呢?這種敬佛不為求佛而為修身的念頭,唯真修之人才具備的境界。

結語

康熙大帝內聖而外王,以其非凡的智慧和對傳統文化的深刻理解,對後代啟之以蒙昧,教之以規矩,正之以心志,精之以學藝,強之以體魄,親身實踐了中華正統的教育之道。其為後世所留下的教育之「心法」與中華神傳文化貫通融合,實為現代人尋回傳統教育之金匱要旨。(轉自正見網,有刪節)

資料來源:《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聖祖康熙皇帝的聖德神功、千秋盛業給人類留下典範。同時,康熙皇帝是一個孝思、孝行逾恆的聖君。康熙皇帝怎樣重視孝道?又是怎樣實踐孝道的呢?
  • 漢靈帝即位的元年,黨錮之禍剛剛過去一年,名列「三君」的大將軍竇武、太尉陳蕃相繼遭宦官毒手,隨後無數清流名士慘遭迫害,第二次黨錮之禍再掀腥風血雨。 「武等正直,而見陷害,奸邪盈朝,善人壅塞。」
  • 天下大亂之時,亟需一位真英雄治平亂世,開創大業。三國的第一男主角曹操,縱橫沙場,統一北方,奠定曹魏基業;雅愛詩章,自成風骨,開創一代文學。亂世英雄曹操,在被追尊為魏武帝的同時,更因其雄健筆力,成為一代文學巨匠。
  • 曹丕,魏武曹操的次子。在古舊的史書中,他御之以術、矯情自飾,是十年奪嫡最終勝出的王者,也是三辭三讓登基開國的帝君。他給人的感覺,是那樣陰鬱、無情。
  • 「大義滅親」起於春秋時代。衛國大夫石碏為顧及君臣大義而殺了犯上作亂的兒子。正史上記載的漢武帝揮淚斬外甥和朱元璋怒斬女婿又是怎麼回事呢?
  • 所謂鎮山,指的是一個地區的主山。《尚書‧舜典》上有註解說:「每州之名山殊大者,以為其州之鎮。」而說到鎮山的意義,東漢學者鄭玄解釋為:「鎮,名山安地德也」,也就是鎮守一方土地的名山。
  • 明成祖朱棣果敢英武,又善於納諫,主張「用法當以寬」「待人當以誠」;他不僅注重守成,而且勵精圖治,使明朝在永樂年間進入了繁榮輝煌時期,並出現了「萬國來朝」的景象。
  • 察必皇后和皇太子真金的先後去世,讓忽必烈悲痛不已,導致他的健康也嚴重受損。1293年,忽必烈終於病倒了,雖然御醫們為他百般調治,但病卻未見好,反而越來越重。因為重病,與大臣們的朝堂議政也免去了。按照規定,此時除非蒙古人和昔日有功之臣不得進入寢宮探視。不過,有一人例外,那就是不忽木。
  • 歷史舞台上的大戲都有劇本,神傳文化必有神的安排。劉備和劉病已身負天子的使命,上天用什麼異象示人間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