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筆先生」美化罪惡 難逃上天之眼

文/劉曉
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fotolia)
  人氣: 1302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想要找到真實的信息並非易事,尤其在中國大陸。除了中共設置的高高的防火牆外,媒體和不少媒體人以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都秉承著「政治第一」的原則,無時無刻不在顛倒黑白、美化罪惡,用炮製出的謊言毒害著中國人。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古代的「刀筆吏」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

眾所周知,古代的文字是寫在竹簡上的,然後用絲繩一片片穿起來,就成為了書籍。如果寫錯了字,就用刀子削掉,所以削字的刀被稱為「刀筆」。漢代「刀筆」逐漸指代官府中專門寫案牘公文的吏員,便有「刀筆吏」之稱,一開始含有不敬的意思。宋代的大文人黃庭堅(字山谷)把他的一本書信集稱為《山谷刀筆》,這已經不是「刀筆」的原意了,有文章、文集之意。

古代的文字是寫在竹簡上的,然後用絲繩一片片穿起來,就成為了書籍。 (shutterstock)

明清時期,出現了「刀筆先生」 、「刀筆文章」。「刀筆先生」原指一些以專門為他人寫狀子及其它文書營生的文人,後亦指師爺、幕僚、訟師。他們的文章繼承了「刀筆吏」苛察老辣的傳統,「或據律引例,深文周納;或上下其手,顛倒黑白;一語足於救人,亦足於殺人」,其筆鋒銳利如白刃,世人以「刀筆」名之。今人亦用刀筆指代鋒利的文章。

從史籍上看,那些顛倒黑白、害人不淺的「刀筆吏」和「刀筆先生」的下場並不好。

筆下造孽受懲罰

清代大學士紀曉嵐在福建做督學的時候,身邊有個書生因為唆使別人誣告而被罰戍邊。據說,他提筆編造誣陷之詞時,手中的筆突然爆裂,筆桿成了兩半,但他並沒有意識到這是上天的警告,所以最終受到國法的處置。

紀曉嵐還曾見過一個替人包攬訴訟的人,他替某人出謀劃策,陷害一個有錢人藏匿了某人的妻子。有錢人為了打官司,幾乎傾家蕩產。蹊蹺的是,這個案子還沒有了結,這個包攬訴訟的人的妻子卻被人引誘,與人私奔了。他連妻子跟誰跑了都不知道,所有也沒法打官司。

還有一個「刀筆吏」,一天,為他人書寫訴狀,因為要為多人羅織罪名,所以需要靜坐構思,就告知家人拒絕來客,其妻子也去其它房間居住。他的妻子早就與鄰居眉來眼去,但苦於沒有機會。此次趁其忙碌,終於得逞。此後,每當「刀筆吏」忙於寫訴狀,其妻子都會避居他室,並成為慣例。鄰居亦趁亂而來,沒有人知曉。沒幾年,「刀筆吏」就死了,死後一年,其妻子居然懷孕。有人向官府告發,官府將婦人招來詢問,婦人吐露了實情。官員感嘆道:「此生刀筆巧矣,焉知造物更巧乎?」這大概就是報應使然。

他的妻子早就與鄰居眉來眼去,但苦於沒有機會。此次趁其忙碌,終於得逞。示意圖。(fotolia)

余姓幕僚縱容罪惡 屈死冤魂來討說法

清朝乾隆年間,有個姓余的人,在官衙當了一輩子幕僚,掌管刑律四十餘年。後來,他得了重病,在瀕死之時,常常在燈月下恍惚間看見厲鬼晃來晃去。余某慨然說道:「我一輩子心存忠厚,發誓不敢妄殺一人,這些鬼為什麼而來呢?」

當晚,余某夢見幾個渾身是血的人,哭泣著說:「你只知道為官嚴酷會積下怨恨,卻不知忠厚亦能積怨的。想想那些煢煢孱弱之人,被人戕害,臨死之時,是何等的痛苦。他們死後,孤魂飲泣,銜恨九泉。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那些戕害他們的人伏法,以申冤屈,但你只看到生者的可憐,卻沒有考慮死者的悲憤。因此,你揮動刀筆,為他們開脫罪責,遂使凶殘漏網、白骨沉冤。」

「你不妨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無辜之人,受人屠割,假如靈魂有知,眼看著掌管律法者將其罪行從重傷改為輕傷、從多傷改為少傷、把沒理斷為有理、把有心改為無心,從而使你切齒的仇人從容脫罪,仍繼續禍害世間。你對這種情況,是感激還是怨恨?你把縱惡說成陰功,那些被屈死的冤魂,不恨你恨誰呢?」

余某聽罷,在惶恐中醒來,並把所夢到的告訴了兒子。他自打嘴巴說:「我的想法錯了,我的想法錯了。」說著就倒了下去,咽了氣。

後來,他得了重病,在瀕死之時,常常在燈月下恍惚間看見厲鬼晃來晃去。(fotolia)

改過從善得獎賞

紀曉嵐還聽文安人王岳芳說,在他的家鄉有個專門用筆構陷好人的人。有一次,他剛剛寫完誣陷狀,忽然驚訝地發現所寫的字都變成了紅色,仔細查看,發現,血都是從那個筆頭流下來的。他的內心受到了觸動,從此不再做刀筆,最後得以善終。

另有蕭山人韓其相先生,年輕的時候就擅長刀筆,為人包攬訴訟。令人嘆息的是,他久困科場,屢試不中,而且沒有子嗣,這使得他灰心喪氣,斷絕了求取功名之心。

然而,雍正癸卯年(1723),他在湖北公安縣做幕僚時,夢見神明對他說:「你因為筆下的罪孽太重了,所有削去了你的官祿和子嗣。但最近,你治獄仁恕,神決定賞你科場提名,並且將有子嗣。你儘快回鄉趕考吧。」起初,他並未相信,但第二天晚上又做了同樣的夢。當時已經是七月上旬了。他便對神說時間上可能來不及,神說:「我能送你。」

他醒來後,馬上整理行裝出發。果然,行船一路順利,八月初二日竟抵杭州,以遺才之名補選入,中了舉人。第二年,又得了一個兒子。

結語

行文之筆可以救人,亦可以害人,從以上「刀筆吏」的例子來看確實不虛。那些自以為是為了養家餬口卻實則在幹著毒害眾生之事的中共的寫手們,真的以為可以逃脫上天的懲罰嗎?

行文之筆可以救人,亦可以害人,從以上「刀筆吏」的例子來看確實不虛。 (fotolia)

參考資料:《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雖然很多人對這首《金銅仙人辭漢歌》未必熟悉,但對「天若有情天亦老」這千古名句一定耳熟能詳,而這首詩的作者正是唐代天才詩人李賀,他為後世留下的名句還有「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唱天下白」等。
  • 唐朝中葉,貝州清陽(今河北清河)有一宋氏人家,世代書香門第,到了宋庭芬時,更是滿腹經綸,頗有辭藻。宋庭芬生了五個女兒,個個聰慧機靈,名字依次為若莘、若昭、若倫、若憲、若荀。
  • 有一天,一位面貌清瘦、兩鬢鬍鬚皆白的道士喬君,找到契虛並對他說:「你的骨相與眾不同,頗有仙家之氣,以後可以邀遊仙都。」契虛謙虛的說:「我本塵俗之人,怎麼可以去仙都呢?」
  •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慘烈後果,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運兒」平安走過。
  • 古往今來流傳著不少有緣之人遇仙的故事。唐朝玄宗開元年間,一個叫韋弇的讀書人,就有這不凡的經歷。
  • 先賢孔子曾言:「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意思是說,孝是德行的根本,一切教化都由此而生。古人重孝,言「百善孝為先」。孝順之人,也最為上天看重。除了廣為流傳的「二十四孝」外,中國其它典籍中也記述了不少關於孝道的故事。
  • 老話兒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那些暗中做了虧心事的人,上天一筆筆都記錄在案,並在適當時候予以懲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謀財害命之徒,報應是如影相隨,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顯天理昭昭。
  • 清朝嘉慶年間,陽羨(即今江蘇宜興)有個書生,學業有名,家境小康。嘉慶壬辰年夏天的時候,和學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雲南澄江縣),參加選拔貢生的考試。當時這位陽羨書生參加歲考時,在經書和古籍方面的考試都在其同輩中連續考得第一,想著這次選拔貢生的考試也將勢在必得、穩操勝券,因為家境良好,攜帶了很多的銀錢,於是和同來的學子們連日飲酒作詩,好不快樂。
  • 清朝某地有個年輕人,本文姑且稱其為李某,年少時極為貧困,家裡常常揭不開鍋。在他準備去考鄉試的那一年,有位算得很準的算命先生說他在9月的白露節前會橫死。他內心為此十分憂慮。
  • 清朝江蘇的宜興縣曾出了一位藩台大人,名叫萬荔門,他的前世與其父親有著密切的關聯。萬荔門的父親萬彥齋當年還是秀才時,家境十分貧寒,但其為人方正,從不取不義之財,而且他平生以義當先,遇到別人有急難時,即便是委屈自己,也必想方設法予以幫助,即使名節受到損害也在所不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