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的藝術與人生

文/孫書香
南宋 馬遠《寒江獨釣圖》(公有領域)
  人氣: 1838
【字號】    
   標籤: tags: , ,

無畫處皆成妙境

留白,也稱「餘玉」,是中國畫藝術表現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預留空白。留白並不是空無,而是無物勝有物,無畫處皆成妙境。

南宋馬遠的畫,一般只畫一角或半邊,其餘都是留白。《寒江獨釣圖》中,一漁翁垂釣於一葉小舟上,小舟載於煙波之上,整幅無一滴水,卻讓人感到滿幅水汽,方寸之畫竟有空遠浩渺之境。

在長幅的《華燈侍宴圖》上,馬遠將景色分三部分:三分之一寫實;三分之一朦朧虛景;三分之一完全留白。如果去掉留白,這幅畫的意境就沒有了。

山之巔或山腰處的「空白」,可以喻指空靈的浮雲或迷霧,山腳下的「空白」,可以喻指淼淼水域或無垠之塵壤。一幅畫面的不同「空白」,與不同實景相配,便可以產生不同的喻指。

宋 馬遠《華燈侍宴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中國畫中「留白」的處理,也會使畫面「氣韻生動」。畫中空白穿行於畫中空間,形成了「氣」,氣連屬、運轉畫中的空間,帶出一股迴旋而不隨意旁泄的動勢,使畫面仿佛有了「呼吸」一樣,這就是氣韻生動。

說中國畫是「散點透視」,其實還是用西方概念套中國畫,因為中國畫主要是寫意不寫形 ,沒有「透視」 的概念,也不是用「對角線」或「對角構圖」能概分析的,這是另一套審美系統了。

畫面右下或右下角這個位置,是人視線習慣的落點,在《易經》中被稱「亥」位,如果把中國方塊漢字看成一幅畫,其間的疏密流走,最末收筆處也常常是向右或右下,這是氣收局「呼應開合」之處。

李迪的《楓鷹雉雞圖》,踞於左上枝頭的鷹,俯窺右下方的一隻雉雞,急速逃竄向「亥」位而去。從左上至右下方,整幅畫用一個「氣勢」,造成了懸念,使畫面充滿張力。

南宋 李迪《楓鷹雉雞圖》(公有領域)

中國畫的「留白」,也體現了傳統文化宇宙觀,「白」是「無」、是「虛」,落到畫面上,便是「無中生有」的「虛景」,有無之間,虛實相生,如同太極八卦的陰陽黑白圖,世間萬物的生發變化與循環往復,都在其中了。

留白的人生

「留白」不僅是一種藝術表現,更是深植於中華傳統文化的智慧。

留白更像一種中庸之道,所謂「水滿則溢,月滿則虧」,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醺」,這是古人認為的人生最好狀態。而「君子之交淡如水」,從某種角度上,也是為人處世的留白。

知人不必言盡,責人不必苛盡,才能不可傲盡,鋒芒不可露盡,有功不可邀盡,得寵不可恃盡,有理不必搶盡,富貴不必享盡,留三分餘地於人,留些後路於己,便是無聲的成全。人與人、人與事之間多一份留白,可進退自如,達圓融練達之境。@*#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藝術是人類文明的智慧結晶,追溯歷史,藝術的起源往往與信仰有關。當人們的某種思想感情太過強烈時,就會將其表達出來,用歌聲、用圖畫、用舞蹈。在上古時期,人們對神明的敬仰之心、虔誠之意超越於其它的任何一種感情,因此,在任何一種人類藝術的濫觴階段,我們最常看見的就是描繪天國神佛的作品。
  • 除了表達對天國世界的崇敬與嚮往,藝術的另一個重要的功能是忠實的刻畫自然的風景、人類的生活以及其背後所蘊涵的思想精神。中世紀的西方藝術與中國古代的藝術皆偏重寫意,而文藝復興後的西方藝術更為著重體現表面形式之美好、真實和細膩。第二次工業革命以前的傳統藝術,無論東方或西方皆以光明為基調、著力維護人性之善與道德價值觀。
  • 大瘟疫發生最令人恐懼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們大規模的死去,屍骨堆山,多得來不及清理,遺體不分貴賤地腐臭潰爛,悲慘景象就像人間地獄。凡是經歷過大瘟疫的倖存者必然會被這些恐怖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 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歐洲中世紀,也發生過多次瘟疫。這時已經是基督教的全盛時期,那麽基督教徒怎麽面對瘟疫呢?
  • 有一幅法國十九世紀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描寫的《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特別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寫瘟疫的繪畫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為著名,許多關於瘟疫的繪畫都以它為藍本或參考。
  •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馬毛是獨一無二的布料。不僅耐用度超過百年以上,而且也「通過所有的防火測試、火柴和香菸測試」「它也通過了所有聲學測試,所以它其實也有用在許多現代設備像是音響室和電影院裡。」由於這些獨家特性,才讓馬毛成為歷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們祖輩流傳下來的古董家具一樣。
  • 位於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館之一,擁有大量收藏品,經常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造訪。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該館目前關閉。也因為如此,該館將網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約450萬件,供人們在家裡參觀,而且允許人們免費使用其中大約200萬件的圖片。
  • 對於史上的那些藝術家而言,如果有不描繪邪惡內容的正面、傳統、優秀的作品,我們仍然是以慈悲來看待的。在理清脈絡的基礎上去研究前人的作品,才更容易從傳統美術中得到正的參考,回歸神傳藝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