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小故事】

化腐朽為神奇——米開蘭基羅的《大衛像》

作者:秋月

《大衛像》是米開蘭基羅青年期時的作品。(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7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衛像》是米開蘭基羅青年期時的作品,不僅為他奠定了文藝復興大師的不朽地位,也成為佛羅倫斯人的驕傲和佛羅倫斯的精神象徵。

根據瓦薩利《藝術家列傳》中的記載,《大衛像》在米開蘭基羅動手之前,原來是一塊廢棄的石頭。有一位雕刻家西蒙·達·腓耶索在雕製一個人像時不慎失手,將這塊大理石在兩腿位置中鑿壞一個大洞,看來殘破可憐,似乎不可能再雕出一件完整作品了。

當時的意大利首長庇耶羅·索德利尼想把它送給達文西(達芬奇),後來又想交給渴望得到的雕刻家安德列亞·康杜西。米開蘭基羅知道後,想嘗試這件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他為了爭取這塊石頭,事先做了周全的準備。他到現場仔細地把石頭重新衡量,計算好如何依照既有形狀創作雕刻,然後向索德利尼提出計劃,索德利尼最後同意將這塊大理石交給米開蘭基羅。

米開蘭基羅首先做了一件手執投彈器的大衛像蠟模,之後又在大理石四周用檯架和厚板立起屏障(米開蘭基羅在作品完成之前向來不允許他人偷看),開始埋首工作。在大理石原先被鑿壞的部分,米開朗基羅有意在石像邊緣保留下部分鑿痕,細心的觀賞者到今天還可以發現這些細節。

由於米開朗基羅細密思慮的創作,使一件廢棄了的東西,又奇蹟般地復活過來。

《大衛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米開蘭基羅青年期時的作品。(公有領域)

當這座龐大的雕像完成後,要如何運到西格諾利廣場去又引起了討論。結果是基利阿諾·達·桑伽洛和安東尼奧兩人造了一座堅實的木架,把雕像用繩索吊在上頭,以減緩搬運時的擺動,慢慢送往目的地。在繩索上,米開朗基羅設計了一個滑結,當重量增加時,這個結便會自動繃緊,他還畫了素描來解說這個結實和安全的負重設計。

當索德利尼看到大衛像立在廣場上,心裡十分高興。可是他還是故作行家地批評大衛的鼻子太厚了;米開朗基羅注意到這位行政首長說這些外行話時,是站在雕像的正下方,從這個角度往上看是無法看清全貌的。雖然不以為然,米開蘭基羅卻也不想讓長官難堪,便智慧地抓了一把大理石屑,爬到雕像肩部的鷹架上,作勢敲動鑿刀,並撒落帶上去的石屑,然後向下望著這位監督的首長說:「現在再看看如何!」索德利尼答:「好多了!你真把它點活了。」

五百年來《大衛像》的精巧勻稱、優雅的相貌、從容的意態和蓄勢待發的氣勢,都令人讚賞。正如米開蘭基羅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將禁錮在石頭中的生命解放出來」。米開蘭基羅也藉著這尊大衛像,暗示了佛羅倫薩的統治者應像大衛一樣勇敢地保護人民,以及公正地治理人民,才能真正統有整個佛羅倫斯。@#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鍾繇是三國曹魏時的大臣,更是我國一位傑出的書法家。
  • 喬托(Giotto)是14世紀期佛羅倫斯最偉大的畫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紀偶像式的描繪,而以真實表現自然和人類情感的手法創作的畫家,對文藝復興繪畫的成熟影響深遠,因而被推崇為文藝復興之父。
  • 雷歐納多·達·芬奇的多才多藝經常為人所樂道,他身兼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音樂家、工程師於一身,是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過,多才多藝也可能成為一個缺點。人生有無數的選擇,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即使天才如達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們可以從達芬奇一些生平事蹟來看看他怎麼對待自己的才華。
  • 一座吊橋在猛烈沖激的瀑布旁穿過,像古人說的「長虹臥波」。我們走過瀑布旁,會有一股涼意。因為瀑水下沖之際,會激起帶水氣的「澗風」,有時還會冷得令人打顫呢。
  • 台灣處處有這樣的景色——草木蘢蔥、溫暖多雨又潮濕,卻景色宜人。 現在,在這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腳下,有草原向這邊延伸過來,形成一段平坦的階地,遠遠一條流瀑沖瀉而下,漁人在他家附近的溪邊垂釣,畫面很有「詩情」的氛圍。
  •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回鄉(彩墨)
    杜甫詩:「欲浮江海去,此別意茫然。」現在,咱們依杜詩詩意作這樣的構圖。 這名告老還鄉的老將軍,騎著一匹黑驢,走著走著,走到一處懸崖邊,前面已然無路可走,他停馬駐足,遲疑著、斟酌著:是不是走回頭路?該不該……。
  • 大理石雕像
    「托洛尼亞藏品」(The Torlonia Collection)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之一。這項展覽結合了數筆重要的收藏,這些大理石作品是高達600多件托洛尼亞藏品中的一小部分,該收藏可說是無數收藏的大集合。
  • 我常覺得繪畫、詩歌、音樂和文學其實是分不開的,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讓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詩詞,往往都具有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感。而一幅好的繪畫作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裡涵育的音樂性。所以擅於繪畫的人一定擅於唱歌,擅於寫作,擅於彈琴,甚或也擅於下棋,因為這些技藝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見農莊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疊置在屋旁。蓊鬱的樹林識相的讓出一條小路來,好讓騎牛駕車的人可以安然地通過。
  • 陰雨綿綿,淅瀝淅瀝下個不停。所有大地上的樹木、遠山、屋宇、天空都灰濛濛、濕淥淥一片,連綿不斷的雨幕讓人分不清前景、後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