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碑帖:楷书第一人和正书第一碑
唐代楷书碑帖是楷书(正书)的标竿。在众多大家中被戴上“楷书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书第一碑”讲的是哪一碑帖呢?这些赞美由何而至呢?
艺坛博览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秘境(彩墨)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时候也使用积墨或宿墨来处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韵”或肌理出来。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笔底江山(彩墨)

自古以来画画的人都有一身硬骨头,不随便向世俗权贵低头。纵使他已经贫无立锥之地,也不会向权贵求一个官位做做;达官贵人向他求画,他也不一定肯卖,宁愿贫苦一生。这种“傲骨”有时会在画面上表现出来。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旋律(彩墨)

我常一边画画一边听音乐。久了,有一些感触: 天然的美景——浑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乐——自成篇章的旋律,没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樱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经去武陵农场旅游,但见众多老荣民在农场上种植高冷蔬菜,空气中充满鸡屎、猪粪的味道,苍蝇满天飞。后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荣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无去处。原种高丽菜的斜坡改种樱花,因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头。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月夜(彩墨)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红梅(彩墨)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月如钩(彩墨)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仙境(彩墨)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瀞(彩墨)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话牛画──《风雨归牧图》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画家们都可随手拈来,一挥而就。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沁香(彩墨)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一行白鹭上群山(彩墨)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听泉(彩墨)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大话西油】一代宗师:雅克‧路易‧大卫(上)

法国新古典主义的开山鼻祖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生活在波涛汹涌、风云变幻的十八世纪后期。为什么说波涛汹涌呢?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雅各宾派血腥专政,一代战神拿破仑登场!是不是够精彩!这样精彩的时代,也把这位大师推到了艺术的巅峰!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芙蓉(彩墨)

芙蓉很入画,所以很多人都喜欢画它。以前在台北读书的时候,去“国际学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围篱那边看到整排的芙蓉树,群体开花的时候真的是热闹缤纷,美丽极了。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系舟(彩墨)

宋‧辛弃疾说:退隐之后做什么最适宜?——宜醉、宜游、宜睡;那么醉饱、睡饱之后呢?——管竹、管山、管水。这是一个伟大诗人将军退隐之后所表达出来的心情——唉,世事烦杂,国事如麻,我年纪也大了,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就放松自我,醉饱睡饱之后,就去游山玩水,看云海、听流泉,驾着一叶小船,轻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里就在那里上岸吧。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激瀑(彩墨)

一座吊桥在猛烈冲激的瀑布旁穿过,像古人说的“长虹卧波”。我们走过瀑布旁,会有一股凉意。因为瀑水下冲之际,会激起带水汽的“涧风”,有时还会冷得令人打颤呢。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世外(彩墨)

台湾处处有这样的景色——草木茏葱、温暖多雨又潮湿,却景色宜人。 现在,在这么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脚下,有草原向这边延伸过来,形成一段平坦的阶地,远远一条流瀑冲泻而下,渔人在他家附近的溪边垂钓,画面很有“诗情”的氛围。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回乡(彩墨)

杜甫诗:“欲浮江海去,此别意茫然。”现在,咱们依杜诗诗意作这样的构图。 这名告老还乡的老将军,骑着一匹黑驴,走着走着,走到一处悬崖边,前面已然无路可走,他停马驻足,迟疑着、斟酌着:是不是走回头路?该不该……。

托洛尼亚藏品:世纪典藏的古董大理石雕像

“托洛尼亚藏品”(The Torlonia Collection)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之一。这项展览结合了数笔重要的收藏,这些大理石作品是高达600多件托洛尼亚藏品中的一小部分,该收藏可说是无数收藏的大集合。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节奏(彩墨)

我常觉得绘画、诗歌、音乐和文学其实是分不开的,都有其共通性——节奏感。 让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诗词,往往都具有音乐的节奏和律动感。而一幅好的绘画作品更能让人感受到画里涵育的音乐性。所以擅于绘画的人一定擅于唱歌,擅于写作,擅于弹琴,甚或也擅于下棋,因为这些技艺都有其共通性——节奏感。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深水坑(彩墨)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见农庄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叠置在屋旁。蓊郁的树林识相的让出一条小路来,好让骑牛驾车的人可以安然地通过。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雨中行(彩墨)

阴雨绵绵,淅沥淅沥下个不停。所有大地上的树木、远山、屋宇、天空都灰濛濛、湿渌渌一片,连绵不断的雨幕让人分不清前景、后景。

丹佛美术馆展出收藏家珍爱的英国绘画

感谢丹佛出生的艺术收藏家威廉·伯格(William M.B. Berger)和伯纳黛特·伯格(Bernadette Berger),现在我们在美国也有机会亲眼见到莎翁眼中辉煌的英国。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梯田(彩墨)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夜归(彩墨)

李白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我从山上走下来,月亮伴随着我,跟我回家。

英国的企业家精神和美学品味

随着城市逐渐解封,焦点再度回到促进经济发展上,这场展览或可启发我们开拓新的商机,让我们再次成为传统工艺和古典美学的支持者。

不止于浪: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的绘画之海

很多人应该都看过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岛时太郎)的《神奈川冲浪里》(Great Wave off Kanagawa)这幅画。正如葛饰北斋在自己签名里的题字,他是一个“对绘画狂热的人”,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艺术助理策展人弗兰克‧费尔滕斯(Frank Feltens)在电话访问中说道。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蜀葵(彩墨)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共有约 69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