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礼拜堂:美国巡回展览
五百多年来,米开朗基罗让无数教宗、王子和主教们伸长着脖子,只为一仰天堂的景象。现在,来自梵蒂冈的巡回展览“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礼拜堂:展览”(Michelangelo’s Sistine Chapel: The Exhibition)将其雄伟壮观的拱顶湿壁画带入了现实之中。
艺坛博览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泼墨山水(彩墨)

在Facebook上,有一个女网友PO出一张山水画,说她不守“规范”,只是随心所欲的画去,自己快乐就好。之后,有一个网友回应她说:“规范是人定的,如都照规范走,谈什么创新?要怎么突破?又如何超越?——能发自创作者内心想表达的意念,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是艺术的真价值。”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隐居(彩墨)

李白诗:“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你问我为什么要住在这儿?我告诉你,这儿不是人间世俗的扰攘可比,这儿可是桃花流水、风光旖旎的世外桃源呢。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绿幛(彩墨)

有一次,我去散步时,捡到一块人家丢弃的椭圆形海棉,仔细一看,有很多不规则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来作画呢。于是就拿回来沾墨沾色试试,画就许多张不同的构图,这是其中之一。(另一张题为樱花季,于专辑P. 66)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草原放歌(彩墨)

我读钱松喦先生的书,里面提到他好用“单色”,说“山水画,罗列的形象比较复杂,着色却要单纯。”这幅“草原放歌图”就是纯用绿色,在做渐层的处理时,挥洒泼色泼墨的当下,常能得到很大的快慰与满足。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姑婆芋下(彩墨)

古人说:“画有常理无常法”,意思是说画画没有一定的方法,不要有规范,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工细整齐或逸笔草草;大红大绿或渗淡灰暗都不计较,任君挥洒。唯一不变的就是不能有违常理。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秋声(彩墨)

米开兰基罗说过:“绘画是音乐、是旋律,只有天才才能理解其复杂性。”——依我看,米氏前半句说对了,后半句我并不全然认同。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桃源仙境(彩墨)

我读俞剑芳先生的“中国绘画史”,其中提到清初四王时说:“清朝山水画,自四王继董、陈主盟画坛后,竭力推崇元四大家,于黄公望尤为倾倒。风声所树,争相仿效,遂为师法所囿,不能自出手眼……山水画遂尽为槁木死灰,神气索然矣。……”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情深(彩墨)

在爬莺歌山步道途中,有一处供人休憩的场所,那儿古木参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叠,不留丝毫空隙。莺歌区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许多长条铁椅,供游人休息。

【大话西油】巴洛克雕塑第一人:贝尔尼尼

大理石在他手里充满肉感!他的《大卫》可以和米开朗基罗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检点得罪对手,正当红却突遭重击,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珍馐(彩墨)

瓜果满桌。我平日上课,率多由学生指定画题,即依她们的要求来做构图或作发挥。通常她们指定的以花卉居多,如牡丹、芙蓉、四君子之类的;有一组学员特别喜爱瓜果,常指定画香蕉、凤梨、西瓜、竹笋等等,我都尽量依题意信手涂染,以满足她们。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秘境(彩墨)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时候也使用积墨或宿墨来处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韵”或肌理出来。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笔底江山(彩墨)

自古以来画画的人都有一身硬骨头,不随便向世俗权贵低头。纵使他已经贫无立锥之地,也不会向权贵求一个官位做做;达官贵人向他求画,他也不一定肯卖,宁愿贫苦一生。这种“傲骨”有时会在画面上表现出来。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旋律(彩墨)

我常一边画画一边听音乐。久了,有一些感触: 天然的美景——浑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乐——自成篇章的旋律,没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樱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经去武陵农场旅游,但见众多老荣民在农场上种植高冷蔬菜,空气中充满鸡屎、猪粪的味道,苍蝇满天飞。后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荣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无去处。原种高丽菜的斜坡改种樱花,因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头。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月夜(彩墨)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红梅(彩墨)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月如钩(彩墨)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名家碑帖:楷书第一人和正书第一碑

唐代楷书碑帖是楷书(正书)的标竿。在众多大家中被戴上“楷书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书第一碑”讲的是哪一碑帖呢?这些赞美由何而至呢?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仙境(彩墨)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瀞(彩墨)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话牛画──《风雨归牧图》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画家们都可随手拈来,一挥而就。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沁香(彩墨)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一行白鹭上群山(彩墨)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听泉(彩墨)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大话西油】一代宗师:雅克‧路易‧大卫(上)

法国新古典主义的开山鼻祖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生活在波涛汹涌、风云变幻的十八世纪后期。为什么说波涛汹涌呢?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雅各宾派血腥专政,一代战神拿破仑登场!是不是够精彩!这样精彩的时代,也把这位大师推到了艺术的巅峰!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芙蓉(彩墨)

芙蓉很入画,所以很多人都喜欢画它。以前在台北读书的时候,去“国际学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围篱那边看到整排的芙蓉树,群体开花的时候真的是热闹缤纷,美丽极了。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系舟(彩墨)

宋‧辛弃疾说:退隐之后做什么最适宜?——宜醉、宜游、宜睡;那么醉饱、睡饱之后呢?——管竹、管山、管水。这是一个伟大诗人将军退隐之后所表达出来的心情——唉,世事烦杂,国事如麻,我年纪也大了,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就放松自我,醉饱睡饱之后,就去游山玩水,看云海、听流泉,驾着一叶小船,轻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里就在那里上岸吧。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激瀑(彩墨)

一座吊桥在猛烈冲激的瀑布旁穿过,像古人说的“长虹卧波”。我们走过瀑布旁,会有一股凉意。因为瀑水下冲之际,会激起带水汽的“涧风”,有时还会冷得令人打颤呢。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世外(彩墨)

台湾处处有这样的景色——草木茏葱、温暖多雨又潮湿,却景色宜人。 现在,在这么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脚下,有草原向这边延伸过来,形成一段平坦的阶地,远远一条流瀑冲泻而下,渔人在他家附近的溪边垂钓,画面很有“诗情”的氛围。

共有约 70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