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五

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

─力度與結構的完美結合
許平和
  人氣: 117
【字號】    
   標籤: tags:

歐陽詢(557-641),字信本,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人。歐陽詢一生經歷陳隨及唐初,在隋朝就已名震寰宇,高麗(韓國)都曾派大使前來求書。歐陽詢未曾因盛名而驕,書藝亦未被盛名所絆,反而老來筆健,其傳世的名作如「化度寺碑」、「九成宮醴泉銘」、「溫彥博碑」都是晚年之作,其中「九成宮醴泉銘」更有「楷書極則」之譽。

九成宮位於天臺山,有一回唐太宗前往避暑,天臺山雖林靜山幽,可惜唐太宗住了多日,天總不下雨,難消暑氣。李世民在林中正發悶之際,忽見遠處一注泉水從岩石中湧出,李世民見泉水清冽,嘗了一口,只覺水味甘醇,瞬時通體舒暢、暑氣全無。李世民非常高興,將此泉命名為「醴泉」,並命人為文記載,立碑歌頌皇恩。欽定撰文者魏徵,而擔當書寫此碑重任者即是歐陽詢。

歐陽詢此時已是七十六歲老叟,鬚眉皆白,然精神奕奕,眼不花,手不斗,只見二寸方楷字字穩健挺拔,令人難以想像如此筆力雄強的字是出自老人之手。「九成宮醴泉銘」的另一特色是險峻而又嚴密無懈的空間結構,整碑的位置輕重渾然天成,一字一畫不能絲毫移動,完美地呈現他對書法結字的標準:「四面停勻,八邊具備,短長合度,粗細折衷」。

歐陽詢的楷書對後世影響深遠,在書法藝術活動已經漸趨式微的當代,歐字仍是許多學習楷書的人優先選擇的臨摹範本,其「勁中有險」、 「險歸平正」的書風魅力無窮,可見一斑。@*

參考資料:

十大書法家 趙冷月主編 世界文物出版社

歷代書法欣賞 陳振濂著 蕙風堂印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鐘繇從小就喜歡書法,十一、二歲年紀輕輕就隨著老師到山東抱犢山臨摹秦、漢摩崖石刻,長大後對書法的喜好程度更是只能用「癡」來形容.........
  • 衛夫人書法師承鍾繇,善長隸書楷書。由於衛夫人並無留下任何書法作品讓人參照,我們只能從兩段唐人的書評中想像魏夫人的書法風貌:其一是韋續在《墨藪》中稱讚魏夫人書法”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
  • 王羲之熱衷書法,總是廢寢忘食苦練習字。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不辭辛勞尋找與拓印歷代碑刻,因而累積大量的書法資料。他還在家中的書房、院子、大門邊等各處,擺好桌椅,上面放著筆、紙、硯、墨,一有好的字體構想,隨即下筆書寫。由於不斷的勤學苦練,他的書法造詣才能達爐火純青的地步,而作品也被千古傳頌,流傳至今。
  • 王羲之任性率真而不做作,喜歡即興書寫。據《晉書‧王羲之傳》記載,《蘭亭集序》就是他酒後的即興書寫佳作。還有有一次,他到學生家裡,看見人家有一張棐木製的桌子,桌面光滑潔淨。王羲之就在上面寫字,一半楷書,一半草書。
  • 許多書法名作在不同朝代受到的評價都有所不同,或褒或貶,審美角度互異,品評內容自然不一。而能像《蘭亭序》一樣,在每個歷史時期的審美觀念裏都被奉為「神品」的情形,可謂少之又少。《蘭亭序》通篇靈動活潑、暢快淋漓,但每一使轉、提按,每一筆牽帶,或連或斷,都交待地清清楚楚,絲毫不失法度。變化多端的用筆化入結構章法,呈現出豐富多樣的體態與疏密合宜的空間,「大小、長短、匾狹,均各還其態,率其自然」。妍美中帶有遒勁,飄逸中又顯圓融平和,令人「玩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這是許多古老民族的共同傳說。舊約記載的主神創世時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動植礦物等等,那也是為人預備一個能賴以生存的環境,和生命得以循環不息的範圍。所以人是世間的主體,是萬物之靈。這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根源,也是米開朗基羅藉以讚頌主神造人之榮恩的創作主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