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岁月中的珍藏

作者:张卉中
好多班上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事,感觉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 frwl/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几年前,曾以文化推广志工的身份去拜访被誉为“大地画家”的沈国仁教授,他当时已八十多岁,虽然有些木讷,但让人备感亲切。约十年后,在初中同学“Line”群组的交谈中,赫然发现这位画家竟是我们的美术老师,真感到汗颜,觉得自己太过迷糊,对不起老师。

初中时,学校除了月考和期考外,没有小考,也不记得有什么回家作业。刚从小学五、六年级恶补中解脱出来,平时回家只看故事书,根本没去翻阅课本。到了考前才开夜车,可是喝了咖啡仍睁不开眼,成绩的惨烈可想而知。半个多世纪过去,还梦到考前发现课本还没购买的惊骇。

对初中的记忆非常有限,除了导师的音容教导依旧清晰,只记得自己曾当选卫生股长,提名的同学说,因为你看起来很干净。在环境整洁的名校,可苦了我这个领导无方者,难怪同学回忆说,经常看到你在打扫。同学还谈了好多班上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事,感觉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连出去远足好像也沾不上边。好在同学上传了照片,同学的脸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则不知怎么对自己交待这段几乎空白的岁月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发生在美术课上。我画画也是漫不经心的,沈老师曾说,你的构图很好。老师总是给予正面鼓励,其实他没说的是,上了色就可惜了。记得有一年即将开学前,想起暑假美术作业还没动工,临时将过去一幅画加工一下交差。老师看了看说,你家里还收藏了多少幅画?老师真的没生气,他的幽默令人暖心,印象深刻。

然而,毕业四十多年后,竟然连老师的姓名都忘了。在偶然的机缘下,去拜访这位画家教授时,连老师的国字脸也没引发连想。又过了十多年,才得知这位受人敬仰的沈国仁教授是我们的美术老师。在那样一个清纯的年代中,我的心究竟安住何方?感觉对不起老师。但是我深信,在漫长的岁岁月月中,老师的宽大包容一直启发着我,引领着我,历久不衰。

春风化雨,谢谢老师教诲之恩。@*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位讲法语的瑞士友人在睡梦中居然讲起中国话,醒来还继续讲,例如说,没关系、老杨、老李等等,但不知自己说的是啥,想必是曾经在中国转生。因此,他们想结伴来台湾寻根。
  •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着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 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的发明,渐渐取代了人们的手脚,以前动手动脚才能做到的,现在往那一躺,按几个按键、甚至张张嘴,自动化的电器就帮你轻轻松松的做到了。
  • 取道南二高南州交流道,行抵屏东县七块厝聚落,在葱茏乡野间,张家古宅赫然在望。寂然坐落七块路上的旭昇居,几经风霜,典雅风华依旧,静静述说着大时代小村落的悲欢传奇。
  • 来到新竹青草湖畔的“奕园美术馆”,仿佛到了世外桃源,景物让人心旷神怡、暂忘尘世烦忧,奕园的主人赵明教授今年80岁了,他笑着说,人生不空过,办个画展吧,也出书纪录一下岁月痕迹,如果有人买书,或许也可以为社会尽点棉薄之力。
  • “骊歌初动,离情辘辘,惊惜韶光匆促⋯⋯”当骊歌声起,炎夏催红了凤凰树上的花,六年的国小生活将与我告别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