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背朝阳光看蓝天

作者:青松

(fotolia)

  人气: 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今天天气很好,天蓝得透彻。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到外面去,仰头看蓝天。背后的阳光温热,目光所及之处,天都是蓝的,那种开阔与澄澈似乎能换掉大脑里积累了半天的疲惫。背朝阳光看蓝天,是我最喜欢的姿态。

没有人不喜欢蓝天,也没有人不喜欢阳光。对喜欢的东西,人本能地就想拥有,拥入怀中,心里才踏实。在室内忙碌久了,走到阳光里,我会本能地朝向太阳的方向站立,仿佛只有面朝阳光,才能满足内心对阳光的渴望。

但是,我又发现面朝阳光的问题。头顶的天空明明是蓝的,但是在太阳照射过来的方向,天空却多了灰白的色调。而避开阳光直射过来的方向,转身去看,天空才是我所喜欢的纯粹的蓝色。所以,如果面朝阳光,就没法看到澄澈的蓝天。

后来,我改了面朝阳光的习惯,每次到外面休息,都是背朝阳光,仰头看蓝天。背朝阳光,虽然无法拥抱阳光,但阳光依然照在我身上。没有拥有,却有陪伴。更重要的是,不面对直射的阳光,眼里看到的是蓝天。

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比喜欢而想要拥有的东西。喜欢得太深,便成了挥之不去的执念,到头来累得反而是自己。倘若转身试一下,就像背朝阳光看蓝天的样子,或许就会多了几分从容,也能多寻得几分美好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安门是明清皇城的正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最初的名字是“承天门”,寓“承天启运、受命于天”之意。清朝顺治八年(1651年)更名为“天安门”,一方面包含了皇帝是替天行使权力、理应万世至尊之意;另一方面,又寓有“外安内和、长治久安”的含义。
  • 正是本诗中李白自己描述的这一类遇仙经历,使得他一生中始终满怀希望、不辞劳苦的走着自己求仙问道的路;又正是这种对得道出世的坚信和这些始终不渝的追求的经历,造就了李白这一中国诗坛独特的“仙才”,写出了那些“奇之又奇”的千古华章!
  •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具有博士、硕士的高等学位,是活跃在各个尖端科研领域的学术带头人。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纷纷走入佛法真、善、忍中修炼,生命在不断升华中,他们所掌握的知识技术,也更加娴熟精湛。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德才兼备,对社会进步,文明起到重要作用,但却遭遇当局不遗余力的残酷迫害。
  • 每年春天几十个品种,数万株樱花在温哥华陆续盛开,灿烂夺目美不胜收。
    每年春天几十个品种,数万株樱花在温哥华陆续盛开,灿烂夺目美不胜收,成为温哥华春天独特的一道风景线,温哥华由于历史的原因,樱花在这里也给不同人群带来了不同的意义。由于市政建设的需要,温哥华看樱花的地方很多,许多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美丽的樱花。这里我们主要以几个我觉得比较经典观赏樱花的地方。
  • 清朝官员张潮评价花隐道人,自古以来,隐于花间的人大多是高人韵士,而菊花尤其与隐者相得益彰。高公旦的“花隐”,妙在完全没有重蹈陶渊明之履,隐于闹市,更胜一筹。
  • 烧毁五百车的木柴,只需豆子那么点儿的火苗;销毁累世的苦痛,需要耗费多少心力,多少时间?古印度有一则故事,提供了一个参考答案。
  • 我仿佛看到,又一组高楼冒了出来,侵占更多的天空,为开发商带来厚利。许多住户将欣喜地迁入新居,带着他们的手机,而不是风筝。
  • 阿里山的春天,吉野樱在和煦的阳光里,生气勃勃地向天空宣示着白色的意涵。
  • 当你被汹涌的风浪肆虐时,当你一次又一次被风浪击倒时,请不要放弃站起来的勇气。闭上双眼,放开胸怀,将泰山容纳在心里,你就能够镇住汹涌的波涛。当你睁开双眼,已然发现,早已置身泰山之巅。俯瞰万丈之下,那些涛浪似乎在“肆虐”,在“疯狂”,只不过荡起了更美的浪花,奏响了更雄伟的乐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