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春天的阿里山

文、图/王金丁

阿里山高大的巨木林(摄影:王金丁)

  人气: 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1
阿里山春天,吉野樱在和煦的阳光里,生气勃勃地向天空宣示着白色的意涵。

这棵吉野樱不过一个人高,枝桠展开的范围却足够十几个人牵起手围绕。花朵开满枝桠,黑色弯曲的枝干优雅地伸向四面,身前身后的淡红花苞,在风中垂著头等待开放,斑驳藓苔沾满枝干,灰白片片。在弥漫着花草气息里,游客的惊喜飞舞樱花枝叶间,旁边几棵山樱花还在春风里摇曳著红色花朵。

河津樱前长长的棚廊上,紫藤忠心地缠绕着棚柱,到处攀爬。从廊下望过去,粉红山樱后面就是那棵吉野樱了,晨风从吉野樱花上拂来,白色花朵在风中得意的向我翩翩招手,阿里山春天,仿如在樱花上洒下三月的细雪。

2
怀着敬仰的心情造访“三代木”,沿途山路已落英缤纷,樱花花絮从空中缓缓飘下,飘在微湿的下坡石阶上。

一棵高大的山樱,在绿叶间摇曳著红色花朵欢迎络驿穿梭的脚步,游客中有人说:“园区里到处都有樱花,今年谢了,明年春天还会再开。”过了石桥就看见了三代木了。

三代木乃桧木三代同一根系,枯而复荣,古老树根是第一代,已经在地上躺了大约一千五百年了,枯死后,经过约两百五十年,一颗种子偶尔飘落枝干上,吸取了枯树的养分,成长的二代木,根老壳空后,经过三百年又长出第三代,至今仍枝叶茂盛。抬头仰望,老树干上新生的一棵树,已长了青翠绿叶。

宁静中,悠游的山风带来几片落叶,缓缓飘下,只见几个游客快步走过桥来,伫立三代木下,然后拿起相机拍照后,又奔上了山坡。

我站在树旁思索著,那地上的母亲树可知晓,在浩渺天地间躺了多久?

3
往姊妹潭路上,经过一片巨木森林,路边有几棵倾倒地上的老树,是树根上飘附的种子,又长出幼苗抚育成新树;阿里山上的老树跟年轻的树木,共生互长的景象很多地方都可以碰到。

潭边一片广阔高大的柳杉林,仰头转身,仍然看不尽巨树的顶端;在森林里悠然散步,偶而能遇到从高耸的枝干间筛进来的阳光,山风带着岚气飘荡其间。忽然,一队登山客从后面快步赶来,谈笑间已随山路转了弯,消失在森林尽头。

森林里又静了下来,循着登山客的声音走去,却被头上涌来的一团雾气给挡住了,靠在壮硕粗糙的树干上,此时,一群擎天的巨树横在眼前,那是涵养了千年岁月的巨木,不觉间,跟着巨木进入了悠远的时空。

4
姊妹潭边的山樱就显得孤寂了,环绕湖畔,只看到这一棵。

海拔两千多公尺的阿里山上,涧水汇流到这里,形成了广阔的天然湖泊,就是眼前的姊妹潭,朵朵白云飘荡蓝色湖水里。沿着湖边绕了半圈才走到这棵山樱树旁,红色花朵在巨木绿水间,展露著美丽的姿貌。

站在山樱树下往湖心望去,两座茅草搭盖的凉亭映着湖面,正是熟悉的经典画面,凉亭里木构走道通到湖边,几个游客轻步走在上面,生怕摇动了湖水,四周桧木森林环绕,头上的蓝天飘着白云,快乐的游客在姊妹潭四周喧哗嬉戏,仍然扰不了这片宁静,从湖上望向幽幽森林,感觉是个遗世独立的世界。

步上环潭栈道,两个背包青年从步道尽处走来,还没走近,已带来了缕缕山风。风里,虫鸟的声音衔著桧木清香。抬头仰望,一棵棵高大的桧木插向天空。回到湖边时,背包青年已站在那棵山樱树下,一会又来了几个游客,站在这里远远望去,红色山樱花衬著青山绿树,尽是一幅良辰美景。

5
一条野溪从吊桥下潺潺流过,前面就是“神木车站”了。一列列的桧木车厢停在铁轨上,等著倦游的旅客,山风里送来了宁静。一棵巨大的神木倾倒在铁轨旁,斑驳的树干上写满岁月的迹痕,夕阳为他铺上了一层金黄。

火车轮子慢慢滚动了起来,矗立山腰的慈云寺响起的钟声,一波波清晰地传了过来,惊起几只鸟儿扑著翅膀,轻声地飞上树梢。

该下山了,步上石阶时,云雾已慢慢升起,暮色从森林里拢来。我拨开云雾,心想,得再去看一眼,在阿里山上站了千百年的“三代木”。@*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竹编艺术家林根在的《玉花盘》,圆形花盘,口大底小,弧线从盘口向盘底缩小,织纹层层变化,纹路间装饰编花,更显得花盘的细致高雅。
  •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唐玄宗游月宫》,音乐优美、意境高远,让我有一种从没有的奇妙感动,思索著这感动时,脑海却又被唐玄宗与仙女在月宫里,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过去…
  •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 姐姐倔强的个性造成现在离我们那么远,想到这,就想起小时候唱的那首《离家几百里》的美国民谣,姐姐真的嫁到遥远的美国,应了母亲说的,筷子丈量的距离。
评论